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6626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網遊中長篇】Early Summer 11

「……都已經這麼久了,逸怎麼還不回話?」
看著螢幕上的對話飛快洗著,衛采明想笑,卻又沉重得笑不出來。

在玩遍十幾款線上遊戲之後,還是只有現在的「鎮世之星」帶給他最多快樂的回憶,其中,做了從來沒有過的嘗試,組了一個小型公會就是一大宗。

煞汽娃娃和草莓泡泡都是很能幹的女孩。
煞汽娃娃有咒術強化,所以放魔法的速度比一般魔法師快上不少,非但不是全隊的累贅,還總是能在關鍵時刻作為後衛,補上一記遠距攻擊;
草莓泡泡則是與Vinous相輔相成的弓箭手,通常是Vinous先放普通的一箭,吸引注意、惹火敵方,草莓泡泡再趁機補上如雨降的毒箭,短短時間就可致命……

Vinous總是能很冷靜地思考,也能同時跟豆腐和柳丁打成一片、很認真地開玩笑,這是衛采明自己所無法做到的;
通常殘觴會先替中毒的隊友解除狀態,再替大量損血的隊友治療,而柳丁負責支援殘觴,替隊友治癒損血較少、但是不做處理就會釀成死亡的傷,或是進行神聖攻擊;
豆腐則是一支隊伍裡,通常應該具備至少三、四位的角色--肉盾,他往往快樂地替神諭挨揍,再快樂地讓柳丁補血……

這就是「Black Range」--項晨逸總是掛在嘴邊的「黑色領域」。
取這名字似乎只是單純為了帥罷了,沒辦法,男孩子總是沒有太多腦子去思考很有涵義的名字,不過也沒關係,反正大家都很喜歡這公會名,這也很好記。

從初賽到冠軍賽,黑色領域帶起了話題,讓許多人驚嘆不已。
至今,一個新生的七人公會成為大團戰的冠軍,已成為東線伺服器不會再被人推翻的紀錄、即將昇華為傳說……

要殘觴離開這個公會、這個從拉人到申請,全是由他一手包辦的公會,真的很難。

原本,衛采明並不打算和解。
雖然在吵架那時,看到項晨逸反常地跑開了,衛采明動搖了一下,可是他還是不打算道歉。

衛采明覺得自己是對的--他認為,道歉的前提是犯了錯,而自己並沒有犯錯,所以不需要道歉。
可是,衛采明現在決定道歉了,因為他覺得自己雖然與項晨逸歧見日益加深、快要到了兩者不可相容的地步,他依然不想離開這個「有著家的感覺」的公會、獨一無二而團結的公會……

「每個人的話都回應了,惟獨不理會我,難道我真的做了什麼媲美殺人放火的事情嗎?」
「還是那個時候,逸先是被殺辰祭風殺爆,後來連吵架都輸我,終於自尊心潰堤,開始鬧彆扭了?」
衛采明逕自猜測著。

神諭:抱歉,剛剛垃圾車跑掉了,我追出去,耽誤了一點時間...
煞汽娃娃:小諭,沒有跌倒吧?
哈哈哈我是豆腐:是會.長當然沒問題囉~~
柳丁一台斤一元:+_+!!又來了!!豆腐開始示愛了=""""=||||
Vinous:(點頭)(抖抖抖)

「什麼啊,居然是追垃圾車……」

衛采明還以為項晨逸終於厭惡他到不理人的境界。
知道了神諭不作聲的這段期間內,原來是項晨逸跑去追垃圾車了,這才讓衛采明鬆了一口氣,卻又有種被耍的感覺。
衛采明把握時間,飛快地key-in。

殘觴:逸,我有事要跟你說!

「…要再加倍羞辱我嗎?」看著螢幕上出現一點也不意外的字,項晨逸嘆一口氣。
衛采明是項晨逸最好的戰友,他的支字片語卻像鋒利的刀,往己方的項晨逸身上丟……

神諭:我們手機上說吧?這些事比較複雜,用字說不清楚
殘觴:......好


「I know this will not remain forever.
However it's beautiful.
Your eyes, hands and your warm smile...
They're my treasure.
It's hard to forget.」

我知道,這不會維持到永遠。
但是它很美麗。

你的雙眼、手心,和你溫暖的笑容……
它們都是我的寶物。
令人難以忘懷。

「I wish there was a solution.
Don't spend your time in confusion.
I'll turn back now and spread...」

我希冀著解決方案,不使你再陷於迷惘之中。
我現在就轉身,並張開雙臂……

「!」

古文翻譯、整句翻譯……上了高中什麼都要翻譯,以致衛采明下意識地開始翻譯手機鈴聲的歌詞。
難得地呆滯了一會兒,衛采明這才發現手機正在響。
他連忙拾起手機,打開滑蓋。

「靠,我當初真不應該因為這支的廣告音樂好聽,就買下來。」
由於這支手機是熱控式,在滑蓋打開的一瞬間,電話被掛斷了……
「天哪,逸一定會以為我在耍他。」衛采明百分之百肯定。

衛采明這次不再手忙腳亂了,他井然有序地打開手機,按著數字。

「嘟……嘟……」

「阿明,你是怎樣啊!自己說要談談,卻用這種惡劣的態度?」電話彼端果然傳來怒罵。
「逸,聽我說,我的手機是熱控式的,夏天熱熱的所以不小心按到掛掉!」衛采明知道不趕快解釋,項晨逸一定會什麼話都聽不進去,劈哩啪啦持續亂罵。
「……夏天熱熱的?夏天不熱是要冷喔,你怎麼說出這麼怪的句子?」聞言,項晨逸終於緩和語氣:「好吧,有什麼事你就快說。」

「我……對不起。」很少道歉,但是絕對知錯能改,且不忌認錯的衛采明開口:
「我明知道團戰的時候,你不會接受這樣的安排,還硬是做了,真的很抱歉。」

『這傢伙是誰?他是衛采明嗎?還是他其實是會跑進別人家裡吃花椰菜、有十一根手指跟綠色皮膚的寄生型外星人?』
『如果是阿明的話,他只會丟下三個字--對、不、起,就一臉自己已經很有誠意的樣子了吧?他怎麼會這麼低聲下氣的?』
『他有陰謀對吧!他有陰謀!說不定是想先道歉,讓我放下戒心,再忽然重砲射擊,來一計星光迴路遮斷器!』

「!」由於道歉實在是太誠懇了,項晨逸愣住。

「逸,怎麼不說話?」衛采明覺得自己已經很誠懇了。
要是項晨逸還找他麻煩,自己隔天可能會騎機車到項晨逸的家門前,拿黑色大塑膠袋蓋人……

「你在…跟我道歉?」
想了一下,項晨逸覺得衛采明不像是會幹那種事的人。
感覺到一絲和解機會,項晨逸頗為高興,只是他一直在意著衛采明說過的話……

「像我這種不知變通、假正義、腦子多生了,也不知道是用來幹麻的人,值得你道歉嗎?」
良久,項晨逸語氣低迷地回答。

「……」他在講我說過的話嗎?我當初…沒有說得這麼重吧?

「你說的也對,在每個遊戲裡,我都免不了吵架。
我明明不想吵架,可是有時就是會莫名其妙蹦出一句話,然後跟人吵起來……」
總是吵架,所以總是被阿明罵,可是就連為什麼會吵架都不知道。

「逸,那沒什麼關係!」不是朋友的人受傷害不關我的事,完畢。

「我就是很不爽明明話可以好好用講的,甚至是要我道歉都沒關係,卻偏偏要用罵的,而且就是喜歡強調我是『白目的』國中生……幹!他們鄙視國中生嗎?他們是沒唸過國中喔!」
他們要罵,我就不會罵嗎?為什麼我就一定要忍氣吞聲?
的確,有的時候是我的問題,但是不是每一次--可是,為什麼就一定要我低聲下氣!

「逸,為什麼要在意他們說過的話?」
聽至此,衛采明有些不安。

「我一直覺得他們就是對人不對事、他們都莫名其妙來找碴、雞蛋裡挑骨頭……
到頭來,其實不是他們的問題,還是因為我自己的個性太白爛了--我就是沒長眼睛、每個人都說我很白目、很欠揍、很好玩所以大家都喜歡來找麻煩!」
項晨逸一直堅信著,自己是很好的,可是在網路上度過這麼久的歲月,批評與衝突簡直要磨光他的自信。

「……好了,不要再自怨自艾了。我跟你說過吧?我討厭看到人這樣。」

你明明就不差……你不過是比較直一點罷了。

了解你的人,都知道你恩怨分明,是比任何人都容易相處的人,你還是……改變我的人。
原本的我,打起遊戲來總是比別人還要快、還要強、還要賺,所以很自傲。
和你相處久了,卻讓我不知不覺地適應人群,變得不再自滿……

「你說我自怨自艾?這些你不是都拿來罵過我嗎?
就算上次沒有,上上次、上上上次,甚至是上上上上次都有啊!不要說我愛記仇,我只是聽太多遍,不知不覺就記住了……」

就算在被罵之後,真的很介意,也總是過了一、兩個星期就忘記了,可是,同樣的話被罵過太多遍,就不小心記下來了……
不都是這樣嗎?

「我……有嗎?」我頂多只會罵「笨蛋」之類的話吧?哪有這麼過分?

「吶,我很不配作會長吧?我們就找一天去公會辦事處吧,把會長職權轉移一下,這很簡單也很快……」

「……」
衛采明聽到項晨逸全程中說得最冷靜的一句,終於掛下電話。


--admin:[殘觴]離開--
--公告:[殘觴]卸下公會職務,退出[Black Range],感謝他對本公會的貢獻--

「…阿明!」
看見對話框出現象徵公會公告的橘色字體,項晨逸傻眼了。

「……采明你…怎麼了?你應該是不想離開這個公會,才跟我和解吧?其實我全部都想過了,我知道,你真的沒用什麼手段啊!」
「我在做什麼啊?……那些事情,阿明其實都知道,我為什麼要全部都塞給他聽……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想說那些……」
「我只是很鬱悶……都沒有人可以聽我說……我真的很難過……」

明知道不會再出現什麼更恐怖、更令人震驚的系統訊息,蜷縮在電腦前的項晨逸,還是不敢再多看螢幕一眼。

在兩人以電話交談的期間,公會聊天室裡還是一片歡樂的氣氛--豆腐耍笨、柳丁指責、Vino兩邊都吐槽,逗得兩位女孩子開心不已。
直到殘觴離開聊天室,甚至退出公會,聊天室瞬間化為一片沉默,然後是一場爆炸。


草莓泡泡:會長!!!!!!到底出了什麼事!!!!!!!

Vinous:會長,杯子為什麼要離開?你們說了什麼嗎?
Vinous:會長?不要不說話,這樣很恐怖...有什麼事就直說吧?我知道杯子不是心胸狹窄的人,你們一定是有什麼誤會
柳丁一台斤一元:葛格,是你氣到老大嗎?老大實在是不像會因為賭氣而退出公會的人...ˊˋ

草莓泡泡:會長!!你要叫副會大人趕快回來啊,不然我們只有六個人,就不能打公會戰了!!
草莓泡泡:會長...你最看重戰爭了,不是嗎?城戰就快到了啊!
草莓泡泡:副會長功能很重要耶!要是你在開戰時遲到了,沒有副會長帶領,我們可是進不去城戰的


「……不能到齊的網聚,算什麼網聚?還是算了吧。」
還是低著頭,項晨逸死氣沉沉的。

「至於城戰?嗯,直到團戰結束的那天,我都還很期待,但是現在……」
「還是算了吧。我們這種小公會,有可能贏嗎?」
「…就算贏了,也只會被說是耍手段--我才不要再為了網路,跟人吵架……」


【Continue】

關於這一篇裡,晨逸對采明說話的反常態度,下一篇應該有機會在軒軒出現的時候說到,至於為什麼可能寫不到,就是篇幅問題了>3<
大家應該覺得原本可以不要落得采明出走的地步,但是我得說--
NO、NO、NO,采明的離開是注定的XD|||(因為我的筆記大綱裡就是這樣寫的啦)(被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