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66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月短篇】今宵帝城月(上,范統X珞侍)

「--對不起,我不該問你的。」珞侍跳下樓台:「你快滾吧……不,我走就好。」

「珞侍!」一把衝上前,范統怕珞侍走人,連忙抓住珞侍纖細的手腕。
「!」下意識地,珞侍拿出一張符咒,修長的手指在其上比劃一陣,就是丟出。

「你憑什麼碰我?大膽!」

「砰砰砰砰砰砰--」

***

過沒多久,在城內那間一大碗飯要五串錢的平價餐館裡。

「……」坐在范統的對面,珞侍已經回復平靜。

「珞侍大人怎麼又跟這個白流蘇的在一起?」
「傳言是不是真的?就是米重說的那個……」
「難怪珞侍大人都半大不小了,還沒有中意的女孩啊--真是可惜了這麼漂亮的孩子。」

難得看見珞侍這麼親近人的樣子,店內的客人又是一陣指指點點與竊竊私語。

「……」東方城的人是流行把悄悄話說得很大聲,還是這早就是全民陋習了?
范統雖然想否定著這些閒話,卻也沒真的表達出來,只是非常努力地持續扒著難得不用錢的大餐。

--太好了,雖然還有點痛,不過終於能和珞侍說話……

剛才差一點被珞侍第二次殺死的范統,憑著他近期在東方城內災難無數的經驗,終於習慣受重傷。在當場,他硬是只吐幾口血就爬起身來。
還在思考要不要叫人來幫忙搬屍的珞侍,見狀先是一愣,隨後為了賠罪,才帶著一臉傷後需要營養的范統來吃宵夜。


『你怎麼常常死盯著月亮?那上面有仙女對你微笑嗎?』
絕對不能說錯話的關頭一定要用筆談。
范統拿出隨身攜帶的紙筆,寫完遞給珞侍。

「你想得太遠了。」珞侍搞不懂范統為什麼會這麼想:「我只是……沒地方好待,才會在城樓。」

『你有家啊。雖然我住的房間小到多放一張坐墊,就會沒有足夠的氧氣供人呼吸,可是我還是要回去……你比我幸福太多了。』寫寫寫寫寫--
「……」提到「家」這個名詞,珞侍面無表情的臉,忽然黯淡了下來。

『有心事要說,不可以悶在心裡,不然會變成星期一少年喔。』瞧見珞侍如此明顯的表情變化,范統一陣緊張,又是振筆疾書。
「星期一少年?那是什麼?」珞侍的表情變成疑問。

『好不容易能休息兩日,到了星期一又要恢復疲勞的工作生活,所以在一週的第一天,憂鬱症總是特別容易發作--不過我每天都得上工就是了,幸好沒得到憂鬱症。
啊,離題了。反正就是你如果不把心事說出來,會得憂鬱症。』范統一隻手握筆,另一隻手不嫻熟地吃飯。

「我的心事輪不到你聽。」淡淡的,好像慍怒,又有些開心的樣子?
「……暉侍失蹤了這麼久,我能理解女王陛下的心情,可是…我也一樣痛苦啊。她為什麼一定要一直用那張冰冷的臉孔對著我?」
「女王陛下用那張臉對著大家,我沒有意見,反正我不是那些人……但是,我是她的兒子!我也需要有人聽我的心事,然後安慰我!」

「……」不是說沒有要說給我聽嗎?怎麼忽然開始說了?
「抱歉……讓你聽到這麼不成熟的發言。」暴怒總算平息了,可是現在還是有些生氣的樣子,可能是惱羞成怒?

「大人就是要盡量不成熟啊,你就算成熟,也不會有人怪你的。」寫字寫到手痠,范統不禁直接說話。
「……你到底要說什麼?」跟范統說話,真的好累。
「小孩子就是要盡量成熟啊,你就算不成熟,也會有人怪你的。」范統持續做錯誤越來越大的解釋。
「喔,我懂了。」珞侍愣了一下,這才微微點頭。

「不懂了?你不懂了?」范統露出相當驚喜而開心的表情。
「嗯。」珞侍低下頭:「謝謝你啊,你的安慰還滿有用的……」

「…還沒有人對我說過這種話呢。」
珞侍輕輕嘆氣:「想不到是認識不過幾個月的人,對我說出這種體貼的話。」

「你笑起來還滿難看的嘛。」果然美少年不能成天憂鬱啊。
「……」
「啊啊啊啊啊!」怎麼能踹我那裡啊!我不能生啦--對不起祖先啦--
「啊,我忘記你總是說反話……動手抱歉。」珞侍嘴上道歉,倒是完全沒有歉意的樣子。

***

隔天的放學時分,范統與月退跟著大夥一起離開了大迷宮。

「你們走的速度變快了,看樣子已經對這裡很熟了。」
「珞侍,你好。」在大門口看見珞侍,月退還是一貫溫和的樣子,還多添了一抹笑容。
「你沒有在等我們?」還記得珞侍會等他們,不過是因為月退長得像暉侍。當珞侍沒有再來的時候,范統還以為珞侍看開了,現在看來…沒有啊?

珞侍淡淡地對范統點頭,表示自己就是在等他們,接著,目光掃過兩人:「餓了吧?一起去吃東西?」
「只要你這次不再半途離開。」還是一樣親切而內斂,月退的語氣裡,卻多了幾分命令氣味。
「不要。」范統拼命點頭。


到了依然昂貴的飯館,三人在上次待過的包廂坐了下來。
范統很怕這次的氣氛會跟上次一樣糟,不過一切是范統多慮了,因為那種鬱悶的氣氛自頭至尾都沒有出現過。

為了不要惹是生非,范統一向很少講話。
可是眼前的兩個人都是他的朋友、已經習慣他說反話了,所以范統應該可以盡情說話。

「你的精神看起來不太好,有心事嗎?」月退的手肘放在矮桌上,雙手交疊,縮短距離地看著珞侍。
「有嗎?我沒什麼感覺。」那張臉實在是太像暉侍了,就連那溫柔的態度都好像,讓珞侍頓時有種親友重回身邊的錯覺,一下子就展露了淺淺的笑容。
「……」為什麼,我插不上話?


【Continue】

這個聽起來很色(?)很像BL小說的篇名,其實是取自劉禹錫想念白居易時所寫的詩=_=
沉月一今日完食wwww很好看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