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網遊短篇】Early Summer 8

「人,群中,哭著,你只想變成透明的顏色;
你再也不會夢,或痛,或心動了;
你已經決定了,你已經決定了……」

懶懶地在床上躺著,聽見電話正在響,項晨逸實在沒什麼想接的意思。
他想找點書來看,或是寫作業,卻忽然發現生死關頭的大考已經過去了。
項晨逸的生活像是什麼都沒有了,他再也失去了正當理由,作為偶而逃避OLG的藉口。

「你,靜靜,忍著,緊緊把昨天在拳心握著;
而回憶越是甜,就是,越傷人了;
越是在,手心留下,密密麻麻、深深淺淺,的刀割--」

項晨逸伸手,在床邊摸到電話。
「嗶。」
「喂?」項晨逸無力地應聲。

--也許是同學、也許是朋友、也許是小優……
--好了,我不用裝了!鈴聲就擺明著,這通是阿明打來的。
--真希望阿明能給我個交代啊…我可不要鹿頭牌、黑馬牌、家樂福或3M的!那叫一捲膠帶!

「你怎麼下線了?被打死了,所以不高興嗎?」電話另一頭的聲音很自若,很澄澈,毫無才剛算計別人的樣子。
「……」這傢伙在扯開話題嗎?還是他不認為自己耍奸?

「大家都在團辦慶祝囉,我們已經領到獎金五十億了。難道你是有什麼急事,才不能過來嗎?還是快點上線吧。」衛采明的聲音聽起來相當關心。
「呃,我……」比起慶祝,我更想跟你好好談談。我總覺得,我的作風離你越來越遠了--我怕再這樣下去,我們不再是朋友!
「怎麼了?基測都已經結束了,你應該想多晚睡就能多晚睡吧?你這團長不來的話,大家都沒什麼獲勝的實感呢。」衛采明勸誘著,只不過是希望項晨逸能上線跟大家一起聊天。

「就算晚睡,每天我還是要在七點半前到校啊。時間不早了,你叫大家下線吧,我們改天再慶祝!」一時之間,項晨逸不敢問衛采明詳情,又不想像平常一樣先罵再說,索性逃避。
「你在說什麼啊?基測前一天你都和我聊到十一點多了,現在也才十點……」衛采明覺得項晨逸的反應真是莫名其妙。
「就這樣了,晚安!」項晨逸草草打完招呼,按下紅色的掛斷鍵,一把將深靛色的手機扔回床邊。


「好了,現在要幹麻?」項晨逸繼續頹廢地趴在床上:「看電視好了?不,現在只會播『玫瑰捅你眼』或『襤褸蜘蛛網』之類的!電腦也沒什麼好玩的……唉。」
「嗶嗶、嗶嗶--」
「?」聽見簡訊的通知音,項晨逸往前一爬,握住手機,打開新簡訊的內容。

『+886972XXX062
今天 下午10:31

逸,假日有沒有空?
我媽在菜市場抽到兩張電影票喔,我們一起去看吧。
就當作是慶祝你考完基測了,還有我們終於取得團戰的總冠軍!』

「好吧,就用那天好好談一下。」項晨逸按下回覆,再滴滴答答地按著數字鍵--

『不用到假日。星期五4:50的時候,你到學校的正門等我,好不好?
我們直接殺去電影院!』

***

到了星期五。
快速揹起書包,回絕了同學們偕同到網咖的邀約,項晨逸自三樓校舍飛奔而下。

「現在才剛五十分,他應該還沒來吧?」項晨逸不揹書包,改用提的,大步而緩慢地走在人潮還沒湧現的空地。
「咦!」亂瞄了週遭,項晨逸看見校門外有個太陽眼鏡戴在頭上,身穿黑色皮背心與皮長褲的人坐在機車上歇息著,貌似在等人。
「是阿明!他沒事穿這麼帥幹麻!」項晨逸有預感,繼續放著一個帥哥在校門邊,放學的時候女生一定會全被吸引走,這樣一來,學校裡的男生都沒有競爭力了!

此時,經過了四、五名女孩子對衛采明甜笑著。
衛采明回以一個淡淡的微笑。
女孩子們有些害羞了起來,有些還想上前要電話……

「阿明,走了!」項晨逸跳到衛采明的面前。
「啊……」由於項晨逸的出現,女孩子們一下子離開了。
衛采明一臉難看地搥項晨逸一拳:「你幹麻阻撓我的好事!」
「你是和我約好的,還是出來把妹的?」項晨逸接下衛采明的拳頭:「咦,你的眼鏡到哪去啦?」

「隱形了。」
「隱形了?它用的是什麼幻術!」項晨逸閃亮亮地看著衛采明。
「……」衛采明竊笑:「我用隱形眼鏡啦!我可不像你,穿著學校制服的襯衫也還好,一穿便服就完全不能看--我可是班草,比你有型多了!」

「幹,有型能當飯吃喔?」項晨逸滿面笑容:
「你靠那張臉交來的女朋友,沒用啦--『色衰愛弛』這句話聽過沒?意思就是等你老了、不能看之後,女朋友就不要你啦!」

「是喔?我又想看你跟許儀優能撐多久……這種小狗般的戀愛,持久度恐怕跟你本身的能力一樣,不到三分鐘就沒啦。」衛采明攤手。
「你……!」拐彎罵到床上去了?你是見識過喔?靠杯!
項晨逸慶幸自己剛才阻撓了那群女孩子與衛采明認識,否則花樣年華的少女們就要被蹧蹋了!

「喂,要不要上車?」衛采明把安全帽放到項晨逸手上。
「啊哈哈哈--好啦!」項晨逸惡狠狠地回答。

項晨逸戴上全罩式安全帽,習慣地坐上後座。
「怕摔出去變成『素食主義食人族』的主食的話,可以抱住我沒關係。」衛采明踩下油門。

項晨逸抱住…不,是「勒住」衛采明的腰。

「咳咳…咳咳咳--!」衛采明往後一個肘擊:「輕一點!」
「哎呀,比我媽的腰還要細好多喔,可是沒什麼肉,所以不太好抱。」項晨逸撇頭閃過攻擊以後,有點良心地放鬆了抱人的力道。

***

到了電影院。
在F廳,燈光已經暗下,還有兩、三分鐘就要剪票進場了。

「我去一下廁所!」項晨逸跑開。
「喔,好。」衛采明緩緩地走到男廁門口旁,靠上牆壁,自口袋裡拿出一本書,一邊閱讀,一邊等待。


「噁噁…噁噁……這裡怎麼…這麼…多…人--」在大排長龍的女廁前,段薇絮夾緊雙腿,顫抖且發出泣音。
「薇薇!妳看起來不太好耶,沒事吧?」許儀優拍拍段薇絮的肩膀。
「啊啊啊啊啊!」段薇絮仰天長嘯:「我忍不住了!」
「忍不住了?那…我們去另外找廁所吧?」

許儀優還沒說完,段薇絮就往右邊狂飆。

「薇薇!不能去那裡--」許儀優追了上去。
「我要離開了,請不要來找我……」段薇絮帶淚回望許儀優一眼,掩起面容,繼續飛奔。
「不行!那裡…那裡是男廁--!」許儀優煞有其事地喊住段薇絮,一臉悲傷:「我們不是說好了,要作小逸還有殘觴的天使嗎?事到如今,妳怎麼能放棄尊嚴?」

「但…但是……」段薇絮的腳步變得沉重。
「嗯?」許儀優等待段薇絮回心轉意。

「天使也有尿急的權力!」說完,段薇絮心意已決,頭也不回地持續奔向男廁。

「等等…薇、薇薇!妳確定天使會尿急嗎?妳這樣闖進去會嚇死一堆正在上廁所的男生,給我回來!」
受一陣驚嚇後,許儀優只得大放自然足,反覺金蓮步步羞,大步追上。


「唔?」才閱讀了一小段,衛采明就聽到一些吼叫聲,眼光往旁一瞥:「……是泡泡?」
「啊!副會大人!」狂暴到一半,段薇絮硬是煞住腳步,在地上磨出兩條燒焦痕:「遇見你了,好浪漫喔--」
「……」妳確定在男廁前的相遇很浪漫嗎?
即使無言了,衛采明依然風度良好地牽出微笑。

「副會大人,你跟誰一起來看電影呢?」段薇絮看著衛采明,雙手不安地交握在胸前。
『知道是哪個女人了,我這就去蓋布袋、打悶棍、挖陷阱……嘿嘿嘿--』段薇絮的靦腆笑容底下,隱藏叵測居心。

「啊--舒服多了!」漫步出男廁,項晨逸伸了個懶腰,一看見衛采明,就上前勾住他的肩膀:
「呀,阿明啊,因為我最近膀胱有點無力,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膀胱…無力?這麼年輕就這樣啊,現在的年輕人喔--』衛采明在內心搖頭。

『是…會長?』
看見「副會大人Happy X Happy Friday's」對象究竟是誰,段薇絮先是鬆了一口氣,覺得兩個男生看電影,說奇怪也不奇怪,真的追究起來,好像又滿奇怪的……
總之,一種相當複雜的情緒浮上心頭。

「喂,你有洗手吧?」衛采明滿懷不安地看了項晨逸搭在自己身上的手--很好,是濕的。
「當然有啊,我很愛乾淨耶--」語畢,項晨逸把手上的水抹了一些到衛采明的衣服上。
「靠,你把我當紙巾喔?抹到我身上做什麼?……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對我剛才差一點就能把到妹的事懷恨在心。」衛采明的面色明顯不佳。

--嗯,你是紙巾,還是SOGO賣的那種有圖案有花香的廁紙。
--可是呢,因為是擦完屁股,用過即丟的東西,所以有圖案和花香又貴到要用非洲錢買,也全然無用!
--哈哈哈,你這個花瓶小白臉……

「喔唷,那都是你說的,不是我說的喔。」心裡想的和表面上完全不同,項晨逸攤手裝無辜。

「呵呵呵……」衛采明冷笑:
「你說你膀胱無力對吧?那我就幫你跟許儀優說一聲,叫她下次陪你去藥局買阿銅伯膀胱丸,這樣一來,你就不會因為年少腎虧而自卑過頭……」

衛采明說完,搖搖頭,拍拍項晨逸的肩膀,表示萬分扼腕。
「幹!你這小人很喜歡報復喔!」項晨逸皺眉。


【Continue】

漫畫p2努力繪製中,有很大格的采明~(夏天就是想看帥哥嘛 ←?)
漫畫裡的服裝和小說不一樣。
有時間的話,我再來畫穿皮背心而且沒戴眼鏡的采明^////^

本篇非常努力地搞笑XD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