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81215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吾命中長】吾命天子6(格雷H、寒冰X審判)

忽然,胡琴絲滑若流水般的樂音,在偌大廳堂中迴響。
站在龍椅旁側,宮廷樂師已經領著許多熟稔音律的樂官,開始與絲竹的聚會。

「怎麼這麼快就奏樂了?」平時,不是還會有司儀或是一些老官來幾段廢話連篇的致辭嗎?
「舞會早就開始一個時辰了,再這樣拖下去會來不及,當然得趕快奏樂。」寒冰回答。
「……」審判遲疑一會,點頭。

天哪……舞會原來早就開始一個時辰了!
要不是有些「私人的事情」耽誤到,太陽早就進到宴會廳、舞會早就開始了!
審判心虛著。

一個時辰前--


「你做得很好嘛。」氣派地坐在床邊,太陽讓裙擺開至胯間。
這時,審判跪在太陽的前面,雙手扶著太陽的分身,張嘴盡力舔舐,任由太陽咨意地從他的口腔進出、蹂躪他的舌根。
「唔嗯……呼…嗚……」就算百般不情願,審判還是應用了在這幾日間學到「不抵抗比較不痛」的道理,所以順從了太陽的要求。

就是聽出了審判呼吸的困難,太陽更是惡意地將欲漸脹大的分身頂上審判的喉嚨口。
太陽輕撫著審判的黑髮,往前一推。
「…唔!……嗯…」審判已經含到極限,他想後退,頭卻被太陽按著。
審判張嘴得很痠,但是一想到牙齒要是不小心碰到了,自己會落得什麼樣恐怖的後果,審判就努力堅持著。

「為什麼不繼續了?」太陽示意。
「……嗯。」審判悶哼地回話。
審判前後移動著頭部,由淺至深,快速吞吐著太陽的一切,遵循著太陽超過的要求。


「!」真的是太舒服了,不過多久,一鼓熱流竄起,太陽明顯感覺到自己已經到達頂點,便往前一挺進,將全部龍種灑下審判的喉嚨深處。
「…咳!…咳咳咳!」審判勉強把全部吞嚥下去,熟悉的腥味佈滿口腔,喉嚨還乾澀得可佈,真是最糟的狀態。
「看你的樣子,好像很不舒服。朕真是有義務讓你舒服些。」

太陽拉住審判的手,手臂一環,將無力得往後傾的審判,整個人拉了回來。

「咳咳……咳!不…不用了……謝殿下…」審判低頭摀嘴,不止地咳嗽。
太陽將審判抱上床,扯開審判不久前才整理好的裙擺,將審判纖長的腿架上肩膀。

「你夠了吧!這還要做什麼!」看見太陽下了床,站立得英挺的樣子,審判先想到這是新姿勢,後才想起厄運又要降臨這一回事。
「一切不是很瞭然?」撩開自己的裙擺,太陽一個對準,撞了進去。
「…啊…哈啊…嗯…啊--」審判鮮明地感覺到痛楚,還有太陽進得比平常還要深且快,也許是因為姿勢與方才……審判為太陽的服務。


「你今天都沒有違抗朕,看來是學乖了。」太陽蓄意地用力插進又抽出,像是想貫穿審判。
「…你加諸在我身上的痛苦,我全部都會記著……!」熱楔不止地出入,使得審判吃痛,他卻還是咬著牙根,氣勢不滅地回話。
「喔?朕還以為花了那麼多精神在你身上,你能至少學會些服從,但是就現在看來,調教還十分不足。」太陽想教訓審判,於是猛然往外一抽,再遁入至底。

「啊……啊啊--啊嗯…!」逐漸習慣疼痛以後,審判反而感受到快感,沒有任何示弱:
「你說要再教育、我還以為…會是更刺激的,但是,這大概是你的底了!」

沒有聽見預期的求饒,也沒有得到期待的服從,太陽沒生氣,只覺得審判富有繼續攻略的價值。
既然一次不行,就來第二次。
太陽加諸一計攻陷至窄道底限的激烈突刺。

「哈…啊啊…哈啊!」審判終於禁不住地放開緊咬的下唇,發出不太情願的低喘,聲音中還聽得出些享受意味。
「下次,就是你凱旋歸國的時候了。朕會好好地準備一番,以歡迎你。」看見審判的臉上沒什麼痛苦的表情,太陽總覺得不太習慣。
「…唔嗯…啊…--」汗水沾在一大片玫瑰色的肌膚上,審判大張著腿,隨著太陽的進出擺動著腰,逐漸被強烈衝擊帶來的快感淹沒,意識模糊。


「……」想起耽擱舞會的原因,審判羞紅了臉,下身竟還感覺到一絲灼熱。
「雷瑟,怎麼了?」寒冰察覺到審判的臉色奇怪。
「沒什麼!」審判搖頭,努力將少兒不宜的思想驅逐出腦。

「太尉閣下…!」
「太尉閣下,能不能……」
「太尉閣下--」

忽然,有四、五位身著華服的女孩擠到寒冰的面前,每個人都是一臉嬌羞。
原來這些大官的女兒,想來邀寒冰一支舞。
看到寒冰原來如此受歡迎,審判愣住。

「所…所以可不可可不可……」
「太尉閣下,拜託了!」
「太尉閣下--」

在審判愣住的期間,女孩們已經說完她們各自的話。

「謝謝你們。」寒冰只是風輕雲淡地答了一句。
「……」
聽見答覆,女孩們都心知自己吃了閉門羹,只好悻悻然地提起裙擺,奔回家人身邊。


「你怎麼不和她們跳舞?」審判不解。
「…搶殿下的風頭,不好。」寒冰指向宴會廳中央。
「啊?」順著寒冰意指的方向,審判遙望。

太陽被一大群熱情的宮妃包圍著。
除了平時深居後宮的嬪妃以外,其餘的美女,都是身為政治樞要的皇親國戚,或是與其有若干關係者。

太陽對於邀舞是來者不拒,腰部、臀部、大腿該摸的都摸到了,美女們看起來還被摸得好開心的樣子。
正愜意的太陽,舞伴是一個又換過一個。

「你說真正的理由吧。」審判認為太陽根本沒空閒注意到角落。
「想陪你。」寒冰回答得輕。
「我不需要人陪。」審判回望寒冰,一把捉住寒冰的視線,讓寒冰凍結。

--這是什麼?
--是……溫柔?
聽見寒冰不接受邀舞的真正原因,審判的心中難免產生暖意,但就是覺得寒冰的態度奇怪……

「我知道你不需要人陪,但是…我更需要你在身邊。」寒冰說得很慢。他既沒有足夠的勇氣說,口才也不足以表達出內心所想的。
「……」審判閃躲寒冰的目光。
寒冰輕撥開審判覆在臉頰旁的髮絲,撫上審判的臉龐,多麼希望審判願意正眼看自己。


『朕不知道了什麼?朕知道的事多得很,至少比你多。』
『可是你不了解雷瑟!』

也許是刻意遺忘了,所以寒冰現在對幾天前的夜晚,太陽對他做了什麼,印象已經相當模糊。
現在留在寒冰心裡的,只有不妙--深深地不妙。

寒冰以為,他能一生都安穩地待在審判身邊。
就算一直以來,審判什麼都不知道,也沒有關係,反正……這種感情,本來就不適合坦承。
寒冰不需要審判有任何回報、也不需要審判對他抱持同樣的情緒。
他深深地認為,只要能繼續對審判有所付出就好--只是這樣,已經足以令人高興。

但是太陽咄咄逼人的態度,讓寒冰深感不妙。
寒冰很怕一切正如太陽所說,其實,自己對審判才是一無所知的……
現實似乎叫喚著寒冰、等待寒冰表態一切。


「伊希嵐……?」審判知道這氣氛不太對,但是沒有出手阻止。
「我們換個地方說話。」寒冰站起身,拉著審判的手。
「嗯。」審判跟著寒冰離開。

感受著寒冰緊握的手傳來的溫度,審判憶起小時候,自己和寒冰就像親兄弟一樣,常常拉著手。
可是隨著年齡增長,自己怕犯了禮儀,也就不敢再和寒冰有太多接觸,而寒冰自己……似乎也是如此。

究竟寒冰花了多少歲月去習慣逐漸的生疏、又花了多少的精神,去抑制自己對審判的思念?
審判一直都不知道,也從來不會知道,抑或是,不想知道。


和寒冰一起穿越盛裝的人群,來到燈火闌珊的樓台。
審判靠著雕花的圍欄,目光對著寂靜的星空,真正想看的事物,不在這視線能到達的地方。
寒冰靜靜地來到審判的身後,將審判擁入懷中。

「喂…!」他到底想表達什麼?
擁抱明明沒什麼好奇怪的,審判就是對寒冰的舉動抱持著疑問。
「……」抱人的寒冰,比被抱住的審判還羞窘且僵硬了一百倍,完全無法回應疑問。
他只有把審判擁得更緊,頭靠上審判的肩膀。

夜晚的空氣沁涼。
點點螢火在附近燎飛,也等不到宮娥拿輕羅扇來撲玩。

良久,審判扶著寒冰的背,接受了寒冰的擁抱,放棄再多說。
都已經一起生活了這麼久,今晚,卻是審判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與寒冰相處,不是以「哥哥」這個身份,而是對等的。
審判很想推開寒冰,卻又捨不得。

被寒冰抱著的時候,審判感受到滿懷的安心感。
審判不認為自己需要安心,此刻,他卻覺得眼眶很熱。
好像許多抑鬱的事物都要滿溢出來、好像…他終於找到一個場所,是容許哭泣的。


「……」想表白,寒冰又知道審判一定會拒絕,而他真的不需要拒絕。
一想到審判的話語,一如往常地簡單,又即將變得傷人,寒冰就無力得快倒下。
所以,寒冰始終不敢看著審判。

「……雷瑟。」寒冰好不容易開口了。
「嗯。」審判悶悶地回話。
「我真的…很喜歡你。」寒冰飛快地說完。

心一下子跳得好快。
寒冰害怕著某種時刻的到來,怕得想把審判抱得更緊,卻又怕審判會喘不過氣,只好隱忍下那些複雜又暗潮洶湧的情緒。

寒冰始終不知道,自己有許多比太陽還要優秀的特點。
例如,現在太陽要是害怕了,他一定會不顧人感受地篡緊審判,把審判勒得奄奄一息。
所以,寒冰實在是不需要害怕,因為,審判的回答,不一定是他所想的。


「……」審判應該睜大眼,他卻沒有,只是低下頭。

習慣了太陽令人窒息的表達方式,審判對寒冰始終沒有明確傳達,可是不代表不存在的情感,遲鈍了。
自小,寒冰對審判表達了無數的信賴、依靠、珍視、不可失去……可是,審判始終沒有發現這層層重疊的情緒中,隱藏的真正意思。

現在回想起來,自從幾天前,寒冰知道有什麼事是太陽加諸給審判的,那時,他的反應就相當特別,有憤怒、不捨、悲傷……
審判不記得寒冰說了什麼,不…那時候,寒冰根本沒有說話。
寒冰的目光,似乎在透露著什麼訊息--

『雷瑟,請讓我照顧你!』

……是啊,就是這一句。
只有這一句,才能表達出那個忠誠而木訥的目光。


「我…可能知道。」審判試著給予回答。
「咦?」寒冰抬起頭,扶住審判的肩膀,與審判四目相交。
「……」審判說完,又覺得這樣的回答不太適當,但是這是實話。

審判察覺得到,寒冰的關心、注視、憤怒、哭泣……每個舉動,都只為了他而生,已經超越親情或是友情,釋放著溫和的情意。
審判只是沉浸著,已經習慣了,也覺得背後的真相並不重要。

事實一旦明瞭,兩個人的關係會不會產生變化?
明明只要這樣也很好、當永遠的朋友或是兄弟,不是很好嗎?
這一切,根本沒有說出來的必要。
既然現在說出來了,未來會怎麼走下去,又有誰知道?


「你實在是不需要為了我,耗費這麼多心神……」越是細細回想關於寒冰的一切,審判就慚愧。
審判知道,自己早就欠得太多。
「……」審判的回答,剝奪了寒冰唯一剩下的些微期待:「--那是因為,我配不上你。」

審判想回答些什麼,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他低下頭,不忍看寒冰的臉龐。
這對寒冰而言,很殘酷。

「我怕你沒辦法自戰場上回來,或是……殿下不再給我機會,讓我對你述說。」
「咦?」他說的是什麼意思?他已經和太陽…正面衝突了,才會這麼認為?那又是為了什麼?
「我只是想讓你知道……」寒冰說得輕。

知道什麼?
知道你喜歡我嗎?
你為什麼要讓我知道?這對你、對我都不會有好處!


寒冰的話,讓審判莫名焦急:「是我太奇怪嗎?怎麼你和太陽都……」
「--殿下對你說了什麼!」寒冰的表情一下子從消沉轉變為警戒。

「呃…!」寒冰劇烈的表情變化,讓審判懷疑自己是不是說了不該說的話。
「殿下也喜歡你?」寒冰問得害怕。
「……」審判不語。

「殿下對你表明了嗎?」寒冰追問。
「沒…沒有這種事。」真的沒有……
「……喔。」得到了審判的回答,寒冰隨口應聲,表情很苦澀。
「不要認為我在敷衍你,我說沒有就是沒有。」審判就算非常不願意傷害寒冰,也絕不會選擇說謊。


「雷瑟,你一直給我很奇特的感覺……」
「啊?」話題怎麼忽然到這裡了?
「你很穩重、很聰明、劍術很好……你真的,相當地出眾。」

「你完全不需要人守護,甚至不容許人陪伴,但是,我就是想守護你。」寒冰深吸一口氣,把話說完。

「……」審判聽見自己給人「想守護的感覺」,怎麼樣都高興不起來。
「…我不會把你讓給殿下!……再怎麼說,都是我先喜歡上你的!」寒冰一向相當內斂,但是現在,他已經無法再多做容忍,還忍不住激動了。

***

和寒冰分開以後,審判步伐沉重地自樓台走回宴會廳。

「審判,怎麼消失了這麼久?」

「……原來是你。」在燈光晞微的廊下,審判遇見太陽,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都快要分開了,你看起來,怎麼還這麼不想見到朕?」太陽的表情變得有些嚴肅。

太陽快步走近審判,把審判壓在牆上。

「隨便你要做什麼,不要在這裡就好。」審判抓住太陽正想竄進他衣服裡的手。
「喔?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朕就非在這裡不可。」太陽笑得邪魅。
「你真是…不可理諭。」審判輕微地顫抖。

太陽湊近審判,輕嗅著審判的髮香,忽然微微睜大眼。
『這是……寒冰的味道?……這是寒冰身上特有的藍莓氣息。』

不說這是因為寒冰方才的緊擁,審判的身上沾著寒冰的味道也不算什麼,畢竟他們兩個常常在一起。

這只不過是件稀鬆平常的事,卻讓此刻的太陽相當不愉快。
太陽原先只是想嚇唬審判,但是他忽然著急了。
他想趕緊以最快的方法,讓審判的身上再次沾滿自己的氣息,而容不下寒冰的一些些。


「…啊……哈啊…」

太陽甩開審判的鉗制,摸上審判平坦的胸膛,另一隻手自然地撩起審判的裙擺,沿著大腿撫上,握住分身,細細地搓揉起來。
審判一隻手撐住牆,不讓自己無力的身體往下滑,另一隻手摀住自己的口鼻,壓抑著根本不想發出的聲音。

罪惡、羞恥、亂倫、破碎的自尊……總是在太陽一次又一次的越矩下,拉扯、擊打著審判的意志。
審判卻又感覺得到,自己其實是沉浸其中的,甚至開始習慣這種被人命令、被人粗暴對待的感覺。
被太陽壓制著,讓審判從方才寒冰帶來的溫暖氛圍裡,再次墜回冰窖。

也許是對太陽的愛,使審判能一直忍受這種任意妄為而過份異常的行為。此刻,審判終於開始迷惘……

--太陽恐怕從來都不把我當成什麼……要是能對我有一點在意,就很好了。
--既然他從來不把我當成對等的,我又為什麼要一直呵護著、害怕這一切破碎?

--要是…現在能逃回伊希嵐的身邊,該有多好?……伊希嵐的好,原來在當下,是完全無法察覺到的。


「啪噠、啪噠……」
「!」聽見腳步聲,審判嚇得趕緊用手肘撞開太陽,闔上自己的衣服,迅速遁開。


被人中斷了事情,讓太陽相當不爽。他傲視著來人:「樞密使愛卿,廳內正熱鬧著,你怎麼不去呢?」
「唉。」清清楚楚地看見滿佈春色的景象,大地知道,太陽這項嗜好是從審判被污陷那時開始的。
就算大地很沒良心,還是對這段日子以來,飽受折磨的審判相當同情。

大地悠悠地說:「殿下,皇宮裡的每個人都是你的,你愛怎麼玩,都是你的事,可是你好歹也要替『玩物』稍微著想。」
「喔?怎麼說?」太陽向後靠上牆壁,懶懶地聽著大地的話。

「要是被人發現諸如前一刻的事情,你並不會受到任何影響,但是被你玩過的人……不論地位再怎麼神聖不可侵犯,都會瞬間自天堂跌落地獄。」大地以稀鬆平常的口氣,敘述骯髒的事情:「例如……大將軍大人。」
「哈哈哈,你說他?朕可是完全不在意。」太陽上揚著嘴角,神情冷酷。

不管太陽的反應如何,大地繼續說:
「大將軍這麼身分崇高、又屢屢建立軍功之人,要是被人發現他時常被殿下你這樣侮辱,不知道事情會怎麼傳開呢……
也許會這麼說吧--啊,審判大將軍這麼年輕,就有如此崇高的地位,原來是靠身體換來的?尤其接受了龍陽之喜?真是不知羞恥!」

「……」太陽抿著嘴,無可奈何地沉默了。
他何嘗不知道自己對審判做了多少殘酷的事,但是可怕的是,完全停不下來……
無法克制地,太陽想傷害審判、想看到審判受傷害的樣子。


【Continue】

本篇原本有很長很長一段關於羅蘭的事,被我剪掉了,因為這些我要在戰場篇才提到。
(↑絕對不是因為嗶嗶的原因,因為天子整系列都已經夠嗶嗶了)

口(嗶)、壓牆,都是這次另外加的(敲鍵盤到汗流浹背、臉紅心跳XD)
如果要說我對H生疏,那我就在這一回加倍討回來,所以原本這一回比較純潔,被我改一改,又變得跟前幾話一樣A……
(=_=|||)

還增加描寫了寒冰的感受。
在天子裡,寒冰真的很辛苦(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