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地獄少女單篇】破繭而出(愛X柚姬)

「……不行嗎?」小愛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身後。
我回頭一看,小愛的身影隨即顯現在我面前。

「不行!」我重重地搖頭:「妳應該已經活了很久吧?為什麼還會把食物煮成這樣?」
「我不用進食,所以不需要自己弄飯吃。」
「對喔。」不用弄飯吃啊,手藝當然不好!這麼說起來,我現在其實也不需要吃飯了,不過小愛還是為了我弄出……奇怪的東西。
我真不該一時心急,就責備她。

「啊!小愛,怎麼了?」看見小愛往裡頭躺著燒焦物的鍋子丟出一道黑火,我相當害怕。
「我要把這個流放到地獄裡。」小愛才回答完,攻擊已經正中食物。
「不對吧,小愛,地獄規則不是說,只要沒有拉線,就不能把對方流放到地獄嗎?」怎麼辦,小愛會不會因為再次違反地獄規則,而被打下地獄?
「開玩笑的。」小愛面無表情地說:「我只是讓它消失罷了。」

「……妳不用這麼做,直接把它丟進廚餘筒就好了!」地獄少女的功能才不是這樣用的!
「啊,對喔,謝謝提醒。」小愛點頭。
「……」不會不會。

***

草草吃完麵包加蛋的早餐,我就提著書包出門了。
已經回到現世這麼久,我還是對我的房間居然和之前一模一樣,而且我正就讀賽河內高中這些事感到驚奇……
這就好像,我還活著。

「雖然我不需要進食,偶而還是會想吃點什麼。」走在我的身旁,小愛一口一口地啃著我做的雞蛋加吐司。
「那妳會吃什麼?」我問。

地獄少女走在身旁,真的很奇怪。
地獄少女放假,差別應該只不過是「正在放假的地獄少女」才對,為什麼還會像是正常人一樣走在上學路上,結伴聊天呢?
我倒是很喜歡這種感覺,所以沒有多說什麼--我很喜歡,和小愛相處。

「輪入道攤位上的關東煮很好吃,等到冬天,我們可以一起吃。」小愛說。
「好啊!」我當然樂意。

前提是我能待到冬天……希望過越多個冬天越好。
只要我能像曾根老師他們一樣,在這世間走動、窺探著就好,就算我的名字不會出現在任何一張紙上、我是真正的空氣,我也不會感到難過。
就算秋惠不在了,我還有小愛……不,小愛就是小愛,不是任何人的代替品。

我就是喜歡小愛。
雖然小愛總是一點表情都沒有,讓人覺得很乏味,她卻是個非常體貼、關懷不形於色的人。

「我不是自己喜歡沒有表情。」小愛出聲。
「啊…不然,那是?」該不會又是地獄的規定吧?
「地獄少女不能有情緒。」
「嗯……」小愛好不容易解放了,卻又回到這個已經不知道做了多久回的崗位,而且永遠不能再離開,真是……對不起。

「也不是不能有表情,因為能這樣。只不過是沒有情緒,所以順帶地沒有表情。」小愛用手指把自己的嘴角往上抬。
「嗯…是、是啊!」這個表情皮笑肉不笑的,看上去比不笑的小愛還恐怖。我推下小愛的手指。

***

到了學校以後,我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小愛則是在我身旁的空位坐下。

我現在的位置,就跟以前在國中時一樣,而我身旁的位置同樣沒有人坐。
在國中,是因為秋惠消失了,我身旁才會有空位;
現在,坐在我身旁的女生也是某一天之後,就沒有再來上學了,應該是……被流放了。

沒關係,每一件事情背後都有不同的真相,幸福的是知道地獄通信、而沒有使用的人,所以地獄通信絕對有存在的必要,我沒有必要再多想什麼。
倒是……

「小愛,妳坐在這裡,可以嗎?」我問。
「沒有人看得到我。」
「喔。」我點頭表示了解。

小愛真是奇妙,想讓人看到時,別人就能看到,平時則是無人能看見。
不過我總是能看見,除了我並不是平凡人這點,有可能是因為……我是被小愛選中的人。
這件事真是不應該驕傲,但是不知怎地,我就是很開心。


上課時,小愛將椅子搬到我的身旁,和我一起看同一本課本上課。
我努力地抄著筆記,遙望著黑板。
高中十分地艱深,和國中差距相當大,所以我正努力吸收著。

「柚姬,這些都看不懂。」小愛的手指劃過我的課本。
「對不起…我也都看不懂……」唉,我都讓小愛救了一命,卻完全無法幫到小愛,真是的。

***

放學了。
我和小愛一起在夕陽餘暉下走回家。

回到家,一起吃了晚飯,觀賞了內容總是被地獄流放攻佔的各類節目。
然後,我們一起進了浴室。


小愛和我泡在同一個放滿了熱水的浴缸裡,她就坐在我的對面。

「鶇離開了,很可惜。」小愛抱著膝蓋,淡淡地說。
「柴田老師離開了?難怪明明同住在一座城市裡,我卻沒有再見過她……」柴田老師真的是很好的人,她很善良、很善解人意,也是我的依靠。
在柴田老師將「一切都是幻象」的這件事親口告訴我以後,我奪門而出,沒有顧慮提起往事的她的心情……我真的,很糟糕。

「雖然她對妳說,她早就對這一切疲累,可是她其實是為了幫助妳,才會來到這城市。」
「……」所以,柴田老師的離開也是因為我?因為她知道我接受了成為下一任地獄少女的事實,才會傷心得離開?
「她和妳一樣,能看見哪裡即將發生地獄流放,所以她和她的父親,柴田一,四處奔走著,總是不放棄地勸人不要拉線,卻被一再地無視和踐踏。」
「……」以這麼平靜的聲音,述說這麼慘忍的一切,真的好嗎?

「在如此漫長的工作時間裡,我何嘗沒有思考過,為什麼我非得做這種工作;這些咒人者,或是被咒者,又有哪些是對是錯。」小愛將熱水捧了起來,淋到胸前:「我也想告訴柴田一和柴田鶇,這一切都只是徒勞無功,但是他們把我當成了惡人,如同前段時間的妳。」

「其實,什麼話都不需要說。」小愛的語氣有了轉折:
「幻象不要被戳破,總是好的。鶇當初因為一放棄了對地獄流放的阻止而離開,現在也該是時候去找他了。只要他們能一起遠離塵囂,到一座山上隱居,不要再接觸人群,他們絕對會比生活在什麼都有的城市裡還要好很多。雖然這樣只不過是眼不見為淨,卻是真正逃開了地獄。」

「我想,地獄通信是被需要的、本質是好的。」突然地,我很想這麼說。
「……我不知道。」
「!」身為地獄少女,卻也不知道地獄通信的本質是如何?

「隨著地獄通信越來越有名、越來越容易被使用,功用也越來越扭曲了。」
「……」關於使用方法,我記得以前是凌晨十二點時才能在報紙看見的空白欄位,接著是電腦,再接下來就是手機。

「怨恨被昭雪,人生因而獲得救贖者不在少數,但是更多的,是冤冤相報,或是人生完全沒有轉機。」
「小愛,妳在難過嗎?」就算只有一點點,我也聽出來了,小愛的語尾是顫抖的。
「……我不知道。我早就應該麻痺了。」小愛低頭:「妳當初會觸犯到地獄流放的禁忌,一點都不令人奇怪。就連我,也曾經觸犯到禁忌。」

「妳?怎麼可能……」小愛簡直是最完美的地獄少女了,給予對方應有的制裁、而且毫不偏頗……不是嗎?
「我差一點把柴田一流放進地獄裡……就算他沒有任何過錯,我還是誘惑著鶇、告訴鶇『妳的媽媽就是被一殺死的』這種事。」

小愛直述著,好像在說與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事:
「在很久之前,還有一個被地獄流放全滅的小鎮,裡頭有個小男孩叫拓真。
他被眾人指責是親手殺了父母親,就算這一切全部都是誤會,他還是走到哪裡都被指指點點、他被逼得完全無法生存--」

「就和妳與我一樣。」我不禁接話。
小愛點頭:「…我試著不要讓他被流放……最後,任何違反地獄流放的事情,妳知道後果。」
「嗯。」地獄少女,真的是很可悲的工作。
我相信這些只不過是千千萬萬件令小愛難過的事情當中,最令人心痛而深刻的點滴罷了。

「妳真的,很努力了。」
「…啊?」我被小愛抱住了,相當地溫暖……
「妳一定可以繼續在這世上待著,因為每個人,都有這個權力。」小愛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
「小愛……」我摟住小愛的腰。

我當然知道我可以。
一想到還有小愛陪著我,我就相當開心。
我知道自己還有未來,就算我早就是一個不存在的人。

小愛,是妳支持著我。
是妳讓我回到現世;
妳在親吻中,給予我有如生命一般的能量,就算只是現在的擁抱,也讓我十分安心……

***

洗完澡之後,我幫小愛擦頭髮,擦了很久,因為小愛的頭髮太長了。

「不用麻煩了,反正我不會感冒。」坐在我的床邊,小愛愣愣地讓我替她擦頭髮。
「可是妳這樣會弄濕我的床喔。」我相當仔細地,把小愛的黑色長髮一束一束擦完。
這黑色像是星夜一樣深遂,在現在普遍染成褐色的社會上,真的很少見,也很漂亮。

「妳的意思是?」小愛看著我。
「如果妳不嫌棄的話,就和我一起睡吧,這樣也比較溫暖啊。」
「……嗯。」小愛點頭。

太好了,我原本還在想,小愛隨時都會離開。
就連在學校時,小愛總是一下子消失、一下子出現,這種常態發生的事都讓我害怕。
就算過沒多久,小愛又要回去工作了,而我也不願意看見小愛的工作情形。
但是我希望在小愛沒有工作的時候,我還能再像這樣,一直和她在一起。

我和小愛很有話題聊,儘管聊得都是些嚴肅的話題……
我相當需要小愛的體溫,總是喜歡和她靠在一起。
也許是因為,她就是我、我就是她--我們本來就是一體的、本來就該在一起。

前段日子裡,小愛自我體內破繭而出時帶給我的痛苦,現在回想起來,就有如新生該面臨到的痛,是必須而值得的。


【END】

雖然一開始寫得很不順,還是在5000多字作結了,有始有終的,好開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