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愛美樂蒂單篇】夢的意義(惠一X潤)

「吭吭、吭吭--」在二樓的巴庫拍動耳朵飛著。
「巴庫,發生什麼事了嗎?」酷洛米從沙發上跳下來,不解地看著巴庫。
「酷洛米大人,我聞到夢想的味道了,而且很近喔!」巴庫開心得在空中轉了一圈。

「咦……」酷洛米起先還不大置信。她的眼睛越睜越大,到最後變得亮晶晶的:「嗚呼!耶!美樂蒂,我就快要打倒妳了,現在絕對是神給我的機會!」
「味道是從那裡飄來的!」巴庫往下低飛,穿過大門下方設置的小門。

「是柊老大和小潤……?」來到樓中樓的扶手邊,酷洛米看著一樓客廳裡,小潤躺在柊惠一的大腿上這一幕,良久不敢相信。
「耶?他們兩個的感情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巴庫才在酷洛米的身邊站定,馬上傻眼。
「小潤哭過……」遠遠地,酷洛米能看見小潤輕閉的雙眼邊,有閃亮的淚光。

「啊?該不會是柊惠一那個傢伙又欺負弟弟了吧?」巴庫才抓住機會就打算趕緊詆毀柊惠一,忽然發現不對勁:「…酷洛米大人,夢想的味道是從柊惠一身上飄來的!」
「什麼?柊老大找到夢想了?」酷洛米吃驚地掩嘴:「如果是這樣,真是太好了!但是,連小歌都沒辦法幫柊老大找到夢想,所以,不可能啊……」
「酷洛米大人,妳就試試吧?」巴庫期盼地看著酷洛米。
「……嗯。」酷洛米不安地拿起旋律鑰匙。

「開門吧,夢想之門!」


另一方面,在夢野家。

「小歌……」美樂蒂出聲呼喚。
「怎麼了,美樂蒂?」小歌正坐在書桌前寫作業。
「夢想之門,打開了。」美樂蒂慢慢地說著。
「什麼嘛,那種事等我把功課寫完再說!啊啊啊--明天是最後一天了--」小歌抱頭苦幹著。
「啊……小歌……」美樂蒂對小歌的反應感到汗顏。


--是電吉他的聲音?原來,一直以來,都是小潤在替旋律鑰匙充電。
聽見熟悉的嘈雜電吉他聲,柊惠一被閃亮黑夜的魔法假象所包圍。

--不對,我可是兔耳假面,怎麼可能中惡夢魔法?
被施了惡夢魔法,柊惠一也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持續思考著。

--我懂了,原來是那把新吉他提升了旋律鑰匙的力量。這麼說起來,那把電吉他的來歷一定不單純。
柊惠一閉上眼,靜待象徵惡夢魔法到來的電吉他聲音停止。


「老哥,教我拉小提琴……」

白色洋房外的花園裡,種了許多常綠樹。
夏蟬鳴叫,樹影搖曳。

柊惠一回過神,注意到眼前抓著自己手臂的人,長得和自己很相像,髮色也與自己相同,只是臉稚嫩了許多。
--是小時候的小潤!
柊惠一一眼認了出來。

「……!」柊惠一抬頭環視四周,只見週遭和自家完全無異。他就待在被施惡夢魔法之前的原地。
柊惠一再低頭看一下自己,纖薄的身材和現實完全不同……莫非,自己是回到小時候了?

「老哥,你不想教我就直說喔,我只不過是奉老媽的命令來問你而已。」小潤扯了扯柊惠一的衣服。
「我教你。」
「啊?」小潤不敢置信地抬頭看著柊惠一。

自小潤有印象以來,大哥從來都很冷淡,現在的他卻在……笑。
現在的柊惠一正輕笑著面對著小潤。
小潤不知道柊惠一的笑容原來是這樣,還滿好看的,以致於看得出神。

「你不是要我教你小提琴嗎?東西應該準備好了吧?」柊惠一很快地收回笑容,自沙發上站起身。
「那…那當然了!你以為我是蠢蛋嗎?」小潤雙手遞上小提琴箱。

--你就是個蠢蛋。
柊惠一在心中說著。
他想像平時一樣,說小潤製造噪音、小潤是蠢蛋,但是小潤在現實裡哭的情景,在柊惠一的心中盤旋不去,使他無法說出過份的話。

柊惠一接過小提琴箱,打開蓋子以後,拿出弓和小提琴,再把小提琴箱放上玻璃茶几。
「是現在學的哪一首有問題,還是有聽到其他特別的曲子?」柊惠一做好拉小提琴的架式,看著小潤。

***

當小潤醒來,他發現週遭完全沒變,只不過他和柊惠一都變了--變回大約七、八歲的模樣。

--酷洛米那個傢伙!都跟她說了,不准對我施魔法,她居然還這樣!
起初,小潤在心中大肆抱怨著。
不過,在他聽了柊惠一悠揚的琴聲以後,腦中所有的雜念一下子消失了。

--什…什麼嘛,這些只不過全是那個自以為是的傢伙製造出來的噪音,沒什麼了不起的!

小潤在心中惡評著,卻無法阻止自己去聽柊惠一的琴聲、去看柊惠一拉琴的樣子。
小潤從來沒有仔細地看過柊惠一,所以他很難相信,在拉琴的此刻,背後彷彿長出一對羽翼,看上去相當神聖的人,會是他的大哥。
而小潤居然開始有點了解,母親的眼裡,為什麼從來容不下柊惠一以外的任何人。


「小潤,不吃嗎?」
「啊?」小潤自思緒裡回過神,往旁看著叫喚自己的人。

--你都已經幾歲了,還這麼矮,真是可憐。為了給你補充營養,我的蛋糕就給你吃吧。
「有草莓的這塊蛋糕給你。」柊惠一將自己的一份推給小潤。
「老哥……」小潤感動地看著柊惠一,一時忘記自己為何會討厭他。

「惠一少爺!這是夫人專程自法國帶回來給你的蛋糕啊!」賽凡斯強站在柊惠一的身旁大驚小怪著。
「小潤是我的弟弟,蛋糕全部都給他吃,很合情合理。」腦中閃過全部的甜食熱量總共有多高,柊惠一說出相當體貼而不符合心聲的話以後,毫不心虛地啜了一口皇家紅茶。

「小潤,不吃嗎?」柊惠一看著小潤。
「……」小潤十分不習慣毫不口出譏笑的柊惠一。
他開始懷疑,自己的記憶難道有錯嗎,還是因為這是在夢的世界裡,所以柊惠一變得比較不一樣呢?

--那,這是在誰的夢裡?
--不會是在我的夢裡吧!
一個突兀的問題忽然閃過小潤的腦海,使小潤目不轉睛地看著柊惠一,想從這年幼卻俊帥的臉龐裡找到些許蛛絲馬跡。

「唔?」一股忽然到來的草莓香氣與甜膩,把小潤從正經的問題邊扯開來。
「好吃嗎?」原來是柊惠一見到小潤遲遲不動手,乾脆自己用銀叉將草莓慕絲蛋糕放進小潤的口中。
「唔!」小潤直點頭。

***

「搞什麼?這一點都不像真正的我。」泡在灑了玫瑰花瓣的大理石浴池裡,柊惠一有些汗顏。
柊惠一向後靠上潔白的柱子,慵懶地全身浸在香氛池水中。

--找不到酷洛米,夢野和美樂蒂也沒有出現,我的夢為什麼這麼奇怪?
--這個夢境代表了什麼?我的夢……究竟是什麼?
柊惠一試圖從惡夢魔法發生以後,他所經歷的所有事物裡找尋線索,他的腦子裡卻全部都是小潤--完全沒有外物、外人、外力的介入,只是被小潤毫無空隙地填滿著。

「我的夢真的和那個笨蛋有關嗎?那真是太悲哀了。」柊惠一輕嘆。

嘴上是這麼說,其實柊惠一覺得這個夢不錯,因為,這次自始至終,他都沒有和小潤吵架或是打架。
要是自己別再出口傷害小潤,說不定就能藉此體會到難得的兄弟和平共處,也算是種處世經驗。
至於這個夢究竟代表什麼?時間到了,謎底自然會揭曉,不需要過度煩惱。

就算夢遲遲不結束也沒關係,因為這個世界挺美好的,完全找不到惱人的事情。
也許小潤就是件惱人的事,不過和原來的世界相較起來,這裡的小潤,惱人程度小了很多。


「…老哥,我可以進來嗎?」
「……!」注意到澡堂的門被打開了一個小小的縫隙,柊惠一只是淡淡地點頭。
澡堂門被整個打開,小潤走了進來。

「你……」柊惠一開口了。
「呃…怎麼了?」小潤正在關門,很怕才進來就要被趕出去,所以僵硬地轉頭看著柊惠一。
「……你不准戴蛙鏡、穿蛙鞋進來。」他把這裡當成某個可以浮潛的度假小島嗎?柊惠一皺眉。
「喔!」聽到只是這麼簡單的事,小潤一下子甩掉身上的裝備,靠到浴池邊:「老哥,可以和你一起洗嗎?」

「不好,這樣不乾淨……」撒嬌是可以,不過柊惠一從來沒看過小潤撒嬌,尤其是對他這個哥哥,所以不習慣添上一筆。
「嘿!」柊惠一還沒說完,小潤就以翻牆的方式跳進浴池裡,陷進水裡,一去不返:「嗚哇啊啊啊咕嚕咕嚕咕嚕--」
「……」柊惠一一隻手把小潤從水裡打撈起來,開始考慮這裡該不該立一枝「水深危險」的牌子。

***

「嘿咻!」小潤努力地想爬上柊惠一的床。
「……你來做什麼?」儘管柊惠一這時很想補小潤一腳,但他身為人兄的良心會刺痛,所以還是把小潤拉上床。
「嘻嘻,我們一起睡嘛。」小潤滾到柊惠一的身邊,撲向大大的枕頭。
「不要,真是熱死了。」明明知道小潤沒有在徵求同意,柊惠一還是說了拒絕的話。

「老哥,有流星飛過去了。」
「……」聞言,柊惠一望向窗外。

夏夜清澈而明亮,繁星閃爍。
月亮高掛在空中,彷彿在笑著說:「呵呵,如果你指著我,我就會去割你的耳朵喔。」
「!」月亮上居然浮現美樂蒂媽媽的臉龐,想至此,柊惠一小小地顫抖。

「老哥,你會對流星許什麼願?」此時,小潤不是看著窗外,而是看著柊惠一:「我希望能找到夢想!」
「我不相信這種無稽之談。」閉上眼,柊惠一潑冷水。
「……嗯,也對…」儘管早就料到柊惠一有如此的反應,小潤的臉上還是難掩失落。
「不過,我的願望跟你一樣--」柊惠一也看著小潤:「我也想找到夢想。」

「……老哥!」聽見柊惠一接續的話,小潤露出豁然開朗的表情:「不然,我們一起去尋找夢想嘛!」
「怎麼找?」柊惠一覺得這件事聽起來很虛幻飄渺,而且不易實現,但是既然從小潤的口中說出來了,使他很想一試。
「咦,是我問你吧?我還以為老哥你這麼聰明,一定會有辦法。」小潤開始思考,露出艱難的表情。

「我想…遲早會有辦法,我們就慢慢試吧。」柊惠一很不習慣說安慰人的話,但是在今回,他努力擠出來了。
「……嗯!」小潤笑著點頭。
「……」看著小潤的笑容,柊惠一的心頭,難得出現暖暖的感覺。


「砰!」
白色煙霧跟隨各色星點爆出,惡夢魔法解除。


「老哥……謝謝你……」

「……」柊惠一睜開眼,感覺到腿上有重量,往下一看,小潤還睡在他的大腿上。
這一位小潤是染過頭髮,皮膚還曬成小麥色的。
「還是小時候比較可愛,變回來了,真可惜。」看著小潤臉頰微紅的睡容,聽著小潤平穩的呼吸聲,柊惠一不禁摸了摸小潤的頭,對自己的夢想終於有了些粗淺的認識。

--我的夢想,說不定得要有小潤的陪伴,才能達成。


「哈哈,是La音符耶。原來柊老大是La--」酷洛米打開黑色音樂盒,等待黑音符遊移進來。
「從他們兩個的表情看起來,似乎都做了很不錯的夢。」酷洛米笑著。


【END】

大嘴鳥、櫻桃小丸子、我愛美樂蒂……最近連續寫了一堆很幼稚的動畫的單篇=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