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單篇】神秘水果酒(審判第一人稱)

***

格里西亞和伊希嵐熟了以後,三不五時就喜歡去敲伊希嵐的房門。

「伊希嵐,我還要一點藍莓餅乾!」
「好,等等我。」

起初,伊希嵐是這樣。

「伊希嵐,我還要一點藍莓牛奶!」
「…你確定只是一點嗎?」

過沒多久,伊希嵐的回答變成這樣。

「伊希嵐,我還要一點藍莓蛋糕!」
「……你有幾個胃?」
「我只有一個胃,但是我有五條小腸喔。」

後來,伊希嵐這樣質疑了。

「伊希嵐,我要吃藍莓泡芙!」
「你饒了我吧…我好累喲……我已經連續一個星期沒有脫下圍裙了……」
「那就不要脫啊,你不覺得你這樣還滿可愛的嗎?」
「哇啊啊啊!不要摩蹭我!你好可怕、好像我之前在街上遇到的怪阿姨!」

再來,伊希嵐尖叫了。

「伊希嵐,我要吃藍莓霜淇淋--」
「你給我滾!」

我最後一次看見格里西亞進伊希嵐的房間那時,格里西亞是走著進去、躺著出來。

***

今天,十二聖騎坐在一張長桌前,開晚餐聚會連絡感情,而我們十二小聖騎被特許參加了。

其實我覺得不需要連絡,他們的感情就已經很好了。
我也一直嚮往著,長大之後可以像現任的十二聖騎一樣,和其他的十二小聖騎相當地有默契。

「寒冰,你的學生真的是這一屆當中,最符合十二騎士形象的。」太陽騎士大人優雅地坐在餐桌前,以湯匙舀起濃湯。
「是啊--虧我好不容易找到不討厭的小孩,正想好好鍛鍊他呢。想不到這孩子不需要做個性訓練--」寒冰騎士大人滿意地笑著,摸摸坐在他身旁的伊希嵐的頭。

「咳。」我的老師開口:「寒冰,吃飯的時候請遵守禮儀,不要吃其他東西。」
「唔?」寒冰騎士大人疑惑地看著我的老師。
「審判是在叫你,把手中的寒冰小騎士放下!我看你快要把他咬爆了。你不要寒冰小騎士,聖殿還要呢。麻煩你不要在眾目睽睽之下搞謀殺好嗎?」刃金騎士大人懶懶地說。
「咦--?我有嗎?」寒冰騎士大人驚訝一看,這才發現自己手中的小孩,臉上有被舔過跟咬過的痕跡,一轉眼就青青紫紫的,活像剛被家暴。

「雷瑟,真的要說到伊希嵐怎麼這麼符合『寒冰騎士』的特徵,都得感謝我呢!」隔著太陽騎士大人,格里西亞小聲地對我說話。
「對啊,想當初他還很害羞呢。沒想到被你纏上一個月之後,他不但冰魔法大幅進步,還變得不喜歡理人。」我點頭稱是。


除了伊希嵐的轉變之外,失去伊希嵐的慰藉以後,格里西亞也變得很奇怪。
這要從有一天,我在審判所的走廊上遇見格里西亞時說起。

「雷瑟--」格里西亞飛奔過來。
「怎…怎麼了?」我被他一把抱住。

「雷瑟……你……」格里西亞磨蹭著我的肩膀和脖子:「身上有好香的藍莓氣息啊,是不是剛吃過藍莓點心?」
「嗯。」我點點頭。

「那--親一個,好不好?」格里西亞抬頭,以極端懇求的眼神望著我。
「呃……我……」親…親一個?那我現在得去漱口了。希望格里西亞別親得太大力,久一點倒是不錯……
欸,不行!這個時候,我應該要拒絕才對!就像老師說的,男孩子怎麼能隨便跟別人親親呢?

「…拜託啦--我已經一個月沒吃到藍莓點心了……我快死掉了!就算只是一點點甜味也好啊!」格里西亞雙手扶住我的肩膀,眼神與其說是懇求,更像是飢渴。
「……」我把格里西亞一腳踹開。

***

話說有一天,伊希嵐必須練劍,而我剛好能休息,所以我代伊希嵐上街買做點心的材料。

「咦,我沒看過這間店。」我在王城街上發現一間沒看過的店,上頭正掛著斑駁的「點心屋」牌子。
既然是我沒看過的店,就應該是新開的,招牌卻很斑駁,真是不可思議。

「叮鈴--」
我推開店門,掛在門前的鈴鐺就被敲響了。

「不好意思,打擾了……」我環視店內。
「哇!小朋友,歡迎!」忽然出現小女孩的聲音。
「咦?」我往聲音來源處看過去,發現一位金髮的可愛女孩子坐在櫃檯後方的椅子上,正吃著草莓棒棒糖。
我這也才發現,這間店裡每一樣物品,不論是牆壁、擺設還是賣的糖果,都跟這女孩子穿的洋裝一樣是粉紅色的。

「你需要什麼?我幫你找吧?我這裡什--麼都有喔!」女孩子微笑著,雙手劃了一個大圈。

我對這個女孩子明明就比我還小,為什麼會叫我小朋友感到好奇,也不解為什麼會有大人讓一個小小孩看店,但我還是一五一十地,對小女孩說了伊希嵐想買的東西。


「咦,你手上的是什麼?」
回到了聖殿,我把材料交給伊希嵐以後,就遇見了格里西亞,於是我和他聊天。
「這是藍莓酒。」怪了,真的有這種東西嗎?

「你要喝嗎?」我把手上這瓶來路莫名其妙的東西交給格里西亞。
「喔!好熟悉好甜的香味--」格里西亞興高采烈地接過長瓶。

「我一直不知道藍莓可以做酒!伊希嵐怎麼沒有告訴我呢?」格里西亞端詳著瓶子:「這個是你從哪裡拿來的?」
「我去幫伊希嵐買材料的時候,店主送的。」那個小女孩看我的眼神一直怪怪的--我怕這個有毒,就交給格里西亞試喝。
對格里西亞被萬冰穿心也不會死的體質而言,只是毒酒,不會有事吧?

「走吧!」格里西亞牽起我的手。
「去哪裡?」
「回我房間啊,我們拿杯子裝來喝!」
「可是……」老師說喝酒不好。

「難得能得到這種東西耶,喝是一定要的啦!」格里西亞揮拳。
「也對。」像格里西亞這種本來就這麼糟糕的人,再學壞也沒多大的影響吧。

為了觀察酒是不是有下毒,我和格里西亞一起回房間。

「給你?」格里西亞拿一個杯子給我。
我搖搖頭。
「啊,我知道了--你老師每次看到我老師喝酒,都好討厭的樣子,我想,他一定跟你說過『不要喝酒』之類的話……」格里西亞把杯子放回桌上:「算了。」

格里西亞替自己倒完整杯以後,我們兩個一起在床邊坐下。

「哇!甜甜的、好好喝!」格里西亞才喝下一小口,眼睛立即為之一亮。
「格里西亞,不可以喝太多……」我還沒說完,格里西亞就已經喝乾一整杯,甚至接著把滿滿的一整瓶拿來灌。看來他滿有當酒鬼的資質。

「耶耶?沒了?」格里西亞喝完之後,沮喪地把空瓶扔到一旁,回過頭看我。
「格里西亞,你現在滿身酒氣的,好像晚上睡公園的醉漢。」
「……」格里西亞直直地盯著我。
「呃,你對我的話生氣了?」我往後退一步。

「雷瑟,經過仔細觀察,我這才發現你好可愛!」格里西亞懶懶地笑了。
「觀察?你當我是昆蟲嗎?」
「呵呵,我看見仁慈的光明神在招手了--」格里西亞往左倒一下,又往右倒一下,再倒回原位。
「什麼--不、你不能再看到光明神了!不然你會死掉!」我搖搖格里西亞的肩膀。

「砰!」

「重死了,格里西亞,你不要壓在我身上!」格里西亞突然一把倒在我的身上,於是我使勁地想推開格里西亞。
「我很苗條耶,你不可以這樣說啦--你都這樣打擊人家的自信心,真是死相--」格里西亞竄緊了我。
「誰死相了!你好噁心!」我更用力地想推開格里西亞。

「咳咳咳…!格里西亞,我快要…喘不過氣…了!」呼,無力了,但是我還是持續想推開格里西亞。
「喘不過氣?為什麼?」格里西亞在我耳邊呼出暖暖的氣。
「……」我顫抖:「因為你抱得太緊了!」

「怎麼可能是因為我嘛…哈哈哈--」格里西亞才放開我,又對我伸出手:「我知道了!一定是你的衣服穿得太多了,那好,我幫你鬆開--」
「我自己有長手,不需要你幫忙。」我拍開格里西亞的手:「我要走了。」
「欸,你都拋棄我……不行!不能這樣玩弄我!不可以走啦--」格里西亞往前移,又把我整個人壓倒:「脫這個看起來很簡單啊,一下下就好了嘛。」

「可是你不知道穿上去不簡單啊。」我忽然注意到自己的注意力被轉移了:「格里西亞,我叫你不要繼續脫我衣服!」
「咦?你有說話嗎?」格里西亞先是鬆開我的披風,再到處亂摸,好像我的衣服很好玩一樣:「你這衣服怎麼這麼奇怪?一件、兩件?」
「是一件內袍加上一件長袍加上一件外袍再加上袍擺上的裙邊。」我解釋。

「這件跟這件是連在一起的嗎?」格里西亞扯扯我的外袍跟長袍。
「不是,這件跟這件才是連在一起的。」我放下他扯著我長袍的手,把另外一頭的外袍交給格里西亞。
「喔,原來是這樣啊,你超聰明耶!」格里西亞點點頭。
「這是我每天在穿的,我怎麼可能不知道……」我才在回話,又注意到什麼怪怪的事:「喂!你手伸到哪裡去了!」

「雷瑟,你的皮膚不錯耶,有保養喔?」格里西亞又亂摸幾下。
「停…停下來!…唔嗯……夠了!你摸到哪裡去了!」明明格里西亞的手心是涼的,他的手一滑過我的皮膚,卻讓我覺得很熱。
洗澡或換衣服的時候,自己會摸到是當然的,我就從來沒什麼感覺。一換成給別人摸,卻相當不一樣,甚至莫名其妙覺得麻麻的,究竟是為什麼?
「嗚?我也不知道那裡是哪裡耶。」

「那好吧,你繼續摸好了。可是你咬我脖子幹麻!」嗯,不太痛,反而是癢或麻的感覺比較明顯。
「咦,我有咬你嗎?我怎麼不知道?」格里西亞摸摸我的脖子:「耶,上頭真的有印子耶,好好玩喔!」
「好玩你個光明神啦,快點放開我!你再繼續壓著我,小心我跟你老師告狀。」

「耶--?我還沒舔也還沒吸也還沒摸到重點耶,總之就是還沒玩夠!你不能這麼對待我!」格里西亞隨即驚慌失措地坐起身。
「你是要對我做什麼事?越聽越恐怖……!」我打了冷顫。

自此,在不久的後來,格里西亞終於開始接受喝酒訓練之後,我就一直不敢跟他太接近。
通常格里西亞邀請我到他的房間,我一定不會去,就算真的要去,我也寧可站著,都不坐他的床邊。

***

直到現在,大家已經是真正的十二聖騎了。

「嗚--我要喝…藍莓酒……嘶……」

為了問太陽是不是把太多公文推給暴風了,才會害得暴風不知道潛逃到哪裡去,所以我推開太陽的房門。
此時的太陽正流著口水趴在書桌上。

怪了,要睡也該睡床上,太陽有可能因為讀書勞累而睡倒嗎?

「藍莓酒……真的有這種東西?」我很懷疑。

我疑惑地走到書桌前,抽出被格里西亞壓到的書,看看封面--這似乎是本死靈魔法大全。
我翻到方才開著的頁數。
「藍莓酒材料,糖二十克、水五百公克……啊?」用死靈魔法做藍莓酒?

「雷瑟……為什麼後來都…沒有藍莓酒了……好想喝……呼……」太陽還在睡。
「……」沒辦法,因為那間店在我去過一次之後,就消失不見了,所以我真的沒辦法再給你藍莓酒。

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的小女孩,皮膚好像是粉紅色的?
也許太陽該去探探那名換了身體的死靈法師,而不是找我要藍莓酒。

好吧,看太陽睡得這麼熟,我懶得叫醒他了。
我該在離開這裡之前,在他身上披件外套或毯子嗎?
算了,以這傢伙的體質,根本不可能感冒,就算感冒了也不會有多大的傷害。

我推開門,離開太陽的房間。

「雷瑟!」
我帶上門之後,聽到有人在叫我。
我朝左邊一看。

原來是寒冰。
他戴著頭巾、穿著圍裙、手拿竹籃,在不遠處朝我揮了揮手,接著「啪噠啪噠」地小跑步過來。

幸好聖殿不像光明殿的客人這麼多,不然被外人撞見寒冰騎士穿成這樣,隔天蓮霧日報:
「驚爆!寒冰騎士愛扮人妻公諸於世,竟晉升為全國男性心目中的女神,東籬愛菊大盤商有意找寒冰騎士接洽」……

太陽一看到就會馬上收藏起來的頭版一出現,被教皇殿下發現以後,難保寒冰不會被推下(嗶嗶)片火坑以便貼補聖殿。
咳,不是!
應該是好好地對寒冰訓話,提醒他下次不可以在走廊上穿成這樣了。

「雷瑟,我才想要找你呢。」寒冰走到我面前,面無表情的臉上浮現淡淡的笑容。
「有事嗎?」
「太陽要我做奇怪的東西,而我終於做出來了,可是太陽上次踩壞我的蛋糕,讓我很不高興,所以我不給他喝了。」寒冰朝竹籃裡摸索。
「喝的?」太陽要寒冰做喝的?除了藍莓牛奶以外,這次該不會是「超好喝、大人氣新發售、春季限定飲品--藍莓柳橙漂亮亮水噹噹給光明神祝福過的維生素XYZ(教皇掛保證,尚青喲b)」之類能減肥又養顏美容還能順便拿出去騙錢的東西吧?
「是啊。」寒冰點點頭:「真不知道太陽為什麼會這麼喜歡藍莓。」

「……」太陽會喜歡藍莓,就是你這罪魁禍首!
要不是在好久以前,你拿了藍莓給他吃,他現在也不會為了藍莓點心,每天都被你用空牛奶盒或打蛋器敲頭。
太陽最近甚至揮灑大把大把的銀子,走上尋覓終極藍莓點心的不歸路了--唉,希望仁慈的光明神能救贖太陽。
「藍莓海無涯,寒冰就是岸」,祝太陽早日浪子回頭。

「找到了。」寒冰拿出一個玻璃瓶。
「這是什麼?」我聞到熟透水果特有的濃烈香氣。
寒冰把瓶子遞給我:「你喝了之後,可以推倒我沒關係……」
「呃?」我是不是聽到什麼奇怪的話?

「我…什麼都沒有說!雷瑟,快點試喝看看吧?我覺得這次做得很不錯呢。」寒冰笑得有些心慌。
「……」我到底該不該喝這瓶奇怪的東西呢?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