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網遊短篇】Early Summer 6

想了一下,項晨逸說:「我一直在想,能不能把自己的帖刪掉。」

「可以啊,只是會被罵得更久、更兇。」衛采明回答。
「欸,為什麼?」項晨逸問得快。
「因為你湮滅證據。」衛采明答得順。

「沒有啊,我只是不希望更多人針對那帖來回覆。以官方論壇那串來說,假如我把留言刪掉,多事的人就無法針對我做攻擊了。只要再也沒有回應,事情也就能解決啦。」項晨逸說得信心滿滿。
「你刪文有什麼用?要打筆戰的人都會準備證據,你的留言搞不好早就被拍起來了。就算你沒有別的意思,你的動作在別人眼裡看來,還是只有一種可能,叫湮滅證據。」
「……」話被衛采明完整推翻,讓項晨逸不太開心。

「什麼嘛,這次明明真的不是我的錯。」項晨逸接著說。
「你的錯分明是從你在論壇多事的回覆開始。」衛采明說:「不過這樣也好,經歷一些事以後,你總是能有所長進。」
「那篇回覆到底哪裡錯在哪裡?我怎麼看不出來?」項晨逸問得心急。
「你用主觀的角度去看,當然覺得沒問題。但是從外人的角度看,語氣差到究極。」衛采明解釋:「你覺得不重要的錯誤,在別人眼裡可是會被放大數十倍。」

***

明明只是不斷地被罵,項晨逸還是慶幸自己今天和衛采明見面了,不然,說不出所以然的重擔總是壓在心頭上,令人難受。


--歡迎來到鎮世之星Online--

下午,項晨逸回家以後,如往常地完全不K書,一屁股就是坐上電腦螢幕前的椅子。
登入了遊戲,項晨逸打開裝備視窗,想看看手邊有什麼裝可以用,以應付明日的公會戰時……

「幹!」項晨逸傻眼。
雪夜抄是強裝被洗掉,他則是連一把武器都不剩……

「還滿體貼的嘛,怕我冷死在街頭,所以沒有剝掉身上的衣服……」一向怕裝耗損,所以不把強裝穿在身上的項晨逸,此時笑得很僵硬。
「什麼啦……現在是怎樣……」項晨逸想敲桌發洩怒氣,卻發現自己沒什麼力氣好用了。
他推開鍵盤,趴倒在螢幕前。

遊戲正在運行的輕快配樂,和項晨逸的哀怨成了極大反比。

項晨逸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想發呆。
他想試著哭一場,就像班上總是對男生撒嬌的女生一樣日日哭不停。
但是項晨逸覺得為了一個屁遊戲哭實在是沒有意義,所以他繼續趴在桌子上。

那些裝都是他辛苦得來的,有些是爭戰的獎品、有些是通力完成的任務、還有些是……
「那把刺槍我才用了幾次啊?嗚…--」項晨逸發出近似小狗的悲鳴聲。

項晨逸勉強坐起身,關掉螢幕,拿出手機。

「嘟……嘟……」
「喂?」衛采明回應:「現在不是熱線539時段,有什麼事請長話短說。」

「我裝被盜到只剩身上的輕甲。刺槍、盾牌、龍麟盔甲都飛了。」項晨逸平靜地敘述著現狀,好像這些事不是發生在他身上。
「幹。」一秒。
「哇,阿明你居然說髒話!」項晨逸覺得能聽到總是在裝君子的衛采明說髒話,是件難能可貴的事。

「我去跟GM說。」衛采明決定得快。
「不要。」項晨逸也回應得快。
「為什麼?」衛采明相當疑惑。
「如果我們去跟GM說,雪夜抄會以為我是為了擺脫盜裝的嫌疑,故意假裝自己也被盜。」項晨逸說得冰冷。

「只不過是因為這種小事?」衛采明的聲音略有慍意。
「這種小事?你是很喜歡我被繼續罵下去就對了?」現在的心情已經夠糟了,項晨逸實在不想要衛采明再來激怒他。
「雪夜抄如果連這種事情都要沒有根據地罵,這次就換我去嗆他們。我會嗆到他們生不如死,還你一個痛快。」衛采明以極快的速度,清晰地說完一串話。

「不要。我自己的事,自己解決,輪不到你出頭。」什麼事都是被衛采明解決,讓項晨逸覺得自己很孬種。
「你什麼都說不要就好啦!」衛采明難得著急:「你的意思是,你要穿50等的輕甲去對抗比雪夜抄強很多的退魔天團?」
「就是。」項晨逸充滿自信:「我不相信自己都打得過雪夜抄了,還打不過退魔天團。」
「你如果失敗呢?黑色領域的裝備全數毀損;水瓶消耗殆盡;全員被殺爆,一起降一等?」

「……!」衛采明的話讓項晨逸害怕:「我不可能讓這種事發生!」
「這種事100%會發生。」衛采明說得確切。
「我什麼都不會就是只會打遊戲,我很強,所以我說不會發生就是不會發生!」項晨逸怒吼。
「我懶得再跟你這種不可理諭的人說了。」衛采明掛電話:「你開會頻問,讓大家做決定吧。」

「誰不可理諭啊,硍。」項晨逸把手機扔到一旁,重新打開螢幕,移動滑鼠。
游標移上對話框。


[會頻]

神諭:大家在嗎?
煞汽娃娃:在!
草莓泡泡:我也在~
Vinous:大家安啊
哈哈哈我是豆腐:豆腐大人來也+_+
柳丁一台斤一元:嗯,大家都在^^~

柳丁一台斤一元:咦咦??那老大咧?老大到哪裡去了OAO!!!
殘觴:柳丁,不要大呼小叫
柳丁一台斤一元:想不到我大呼小叫也能被老大聽出來...(我還沒有打括號的說)

「太好了,大家都在!」已經打算等上一會兒的項晨逸,看到團裡的大家都在線上,而且回話極快,便一陣高興。
「……呼。」深吸一口氣,做好不被諒解的心理準備,項晨逸打字。

Vinous:有事嗎?
神諭:我的裝被盜了

Vinous:......
柳丁一台斤一元:O口O!!!!!會長,今天不是4/1!!!!
哈哈哈我是豆腐:...哇靠,明天就要打團戰了,這該怎麼辦

Vinous:會長,你身上還剩什麼?
神諭:50等輕甲一件,其他的沒有了
Vinous:那就不要打了,去告訴GM

「靠,Vino跟阿明說了一模一樣的話,他們真不愧是朋友。」項晨逸皺眉,繼續打字。

神諭:不行
神諭:去跟GM說,雪夜抄會以為我是為了擺脫盜裝的嫌疑,才假裝自己也被盜
煞汽娃娃:對啊

Vinous:那你要去打嗎?明天是去給退魔天團當沙包嗎?
Vinous:恕我說得難聽
Vinous:會長大人,你的一個決定,會讓我們全員在明晚生不如死
Vinous:我想,你所說的並不是最大的問題,因為這次大家一定會同心協力地解決

神諭:不要,我自己的事要自己負責,如同不是美洲人,不管美洲事
Vinous:...你說那是你自己的事,明天的團戰卻要把大家全牽扯進來?
Vinous:這根本是你自己的爭鬥心作祟
Vinous:你真正擔心的,不是會被懷疑或是被罵,而是你純粹想要展現你很厲害,不用很強的裝也能打贏

「囧。」被Vinous說了很多話,項晨逸有些不滿,但他沒有反擊。

哈哈哈我是豆腐:小V,別說了,會長不可能是那個意思
殘觴:Vino說得很對,逸,不要做賭氣的決定

柳丁一台斤一元:老大,我覺得神諭葛格才是這個公會的主人 他做什麼決定,我們就聽什麼
煞汽娃娃:我也是這麼覺得,而且就算會輸,我也不怕
煞汽娃娃:Vino,我知道你不是貪生怕死的人 更何況這一切都是遊戲,死了又有什麼關係?

草莓泡泡:可是會長真的要去打,這一看就知道是不理智的選擇
草莓泡泡:退魔天團要是看到會長的裝穿得最少,搞不好以為會長在挑釁,會開打得更用力
草莓泡泡:到時候,撇除物資的損失 戰時的恐懼感還有戰敗之後的錯愕,會讓人很難受...

神諭:我不可能恐懼和錯愕
草莓泡泡:會長,你快要考基測了吧?在基測的前幾個星期,我也都是在玩,所以我不會趕你去唸書
草莓泡泡:只是...你想像吧?明天你去打團戰,就會像是你在考基測的時候,題本裡的東西居然一題都答不出來

煞汽娃娃:泡泡,你真難得說教...
Vinous:我覺得泡泡已經講得很委婉了,會長如果還不接受,那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柳丁一台斤一元:(嚇!!)...Vino啊,你怎麼說得好像會長如果不妥協,你就會使用武力或是極道手段一樣-_-|||?
Vinous:欸,我可沒這麼說過,你是亂想到哪裡去了
哈哈哈我是豆腐:就是亂想到你會拿一根繩子把會長吊起來,用皮鞭很用力地抽他,逼他一定不能去打退魔天團,不然你就要脫他小褲褲...
Vinous:豆腐,現在都是關鍵時候了,你在開什麼P蛋玩笑啊?!而且我才不像是會幹這種事的人

哈哈哈我是豆腐:你就像是會幹這種事的人啊
哈哈哈我是豆腐:會長這麼幼齒,你一定早就妄想他很久了對不對?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能發揮一下
柳丁一台斤一元:(幼齒?這不是香港三級片才會出現的形容詞嗎? -""-||||||)

「……」繼上午,項晨逸又打了一個寒顫,不知道是早晚皆涼,還是今天本來就比較冷。


殘觴:總之,我反對你去打退魔天團
Vinous:我也反對,而且是頭號
草莓泡泡:會長,對不起...這次,我一定反對

煞汽娃娃:我贊成小諭一切的決定 小諭要去哪,我就跟著去哪
柳丁一台斤一元:我也是--我跟著神諭葛格上刀山.下油鍋-////-b
哈哈哈我是豆腐:會長,我永遠跟隨你!!!

殘觴:逸,你究竟怎麼決定?
草莓泡泡:會長,希望我們說了這麼久,你能多少聽進一些

神諭:我決定了
煞汽娃娃:說吧,不論你怎麼做,我都不會反對
神諭:娃娃...謝謝你...///

神諭:這團裡是7個人
神諭:以多數決來說,贊成的人是四個(我.娃娃.柳丁.豆腐)
神諭:所以,明天我們還是要去打

Vinous:...太犯規了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