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網遊短篇】Early Summer5

「…這個混帳,我又是哪裡惹到他了!」好不容易才平息怒氣,當今日事今日畢再說話,項晨逸又握緊了拳頭。
「那種人你就不要理他,你不爽,最稱他的意了。你現在再出聲反擊,也只會讓符文戰記看笑話。」衛采明趕緊說。
「他含沙射影耶!我就不能跟符文戰記解釋嗎?」項晨逸覺得自己受到委屈。
「該知道的,大家都會知道,不需要你去越描越黑。尤其是符文戰記,你就先不要說,而是去聽聽別人怎麼說。」衛采明試著安撫項晨逸。
「好啦!」項晨逸又吐一口氣。

符文戰記:我就是不認為是黑色領域盜的裝,才沒有通報GM,直接迎戰

「…是嗎?」瞥見對話框出現的一句,項晨逸睜大眼。
「看吧,你何必以為大家都誤會你了?」衛采明輕笑:「平下心吧。衝動之下做的事,不會對你有任何幫助。」
「……吼。」項晨逸覺得衛采明好囉唆,卻也沒想到要抱怨。

符文戰記:回到正題,今日事,你為什麼帶阿盜和阿神來?
盜亦有盜:不是今日事帶我們來的,是因為神諭在論壇嗆人,我和神愛才想來替今日事助陣
神愛世人:是啊,神諭在你來之前,還跟我們嗆了很久
神愛世人:他現在根本是因為你來了,才會這麼謙恭的樣子!真是雙面人...

--我是…雙面人?
項晨逸愣愣地看著對話框跑著,忽然忘記自己曾經在論壇回覆過什麼。

符文戰記:別說了,明明是今日事先在論壇發文 內容這麼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是他想挑事端
今日事今日畢:會長,是我知道大家都有怨氣,但是不敢說話,才會站出來!
符文戰記:我不希望在區頻教訓人,所以你們現在不要再多說,跟我回公會

「欸…!」項晨逸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看見倒在地上的今日事今日畢、盜亦有盜、神愛世人加進符文戰記的隊伍,跟著符文戰記一起離開了。

[密語]
符文戰記:我先走了,希望今天沒為你帶來太多困擾
符文戰記:以後,我們有機會再對戰吧 我知道你真的很強,你絕對不是因為我們沒有裝,才贏得上週的公會戰
神諭:我才要說對不起!!!是我先嗆人沒錯,我的態度真的很差!
符文戰記:...勇於認錯是好事情 一切先別想太多,我就先走了

在符文戰記回話後沒多久,螢幕上已經消失了四個人的身影。

[區頻]
草莓泡泡:副會大人,你終於來了~~會長,你沒有死真是太好了!
煞汽娃娃:小諭,恭喜你報仇了
Vinous:杯子,你來得真是超慢,是被大神龜附身了嗎?
柳丁一台斤一元:呼...我的紅藍水都丟光了T_T...會長,你說過你會負責的!(大指)
哈哈哈我是豆腐:柳丁,大家都鬆了一口氣,現在只有你這個錢奴在要錢啦~

「逸,論壇那裡的事情,儀優已經替你擺平了。」衛采明出聲。
「你說…小優?」項晨逸驚訝。
「嗯,是她。」衛采明移動滑鼠,拉下論壇頁面的捲軸……

--黑色領域在此對大家道歉。會長神諭真的不是故意說任何話!
我們其實也受了很多委屈,會長才會一時生氣,說出不該說的話……大家看得出來吧?那些話真的都不是有意的!

打公會戰時,我們的水吃得很兇……如果我們可以去盜別人的裝,為什麼還要這麼辛苦地討論戰術、吃水呢?
我口才不好,不知道該怎麼說明。總之,有些事情,過路的大家可能不夠了解。
只希望大家如同副會長所說的,不要單憑片面之詞去評斷一些事……

「儀優是個好女孩。」衛采明說。
「咦?你怎麼忽然這麼說?」項晨逸更驚訝了。
「比起我拖了這麼久,才去救援你,她很快就讓大家沒有再說話了。」果然還是女生出來說話最有用啊,這個世界真的是……

「論壇到底怎麼了?」項晨逸皺眉。
「你都沒有再去看嗎?那裡的回覆刷得好快。你說話太嗆了,所以大家都在罵你。」衛采明頗有責備的意味。
「……」項晨逸覺得自己已經知錯了,事情也已經告一段落,實在沒必要再聽衛采明的說教。

「雖然儀優已經替你擺平了,但是你還是越快去親自和大家道歉越好。逃避得越久,只會讓事情越糟糕。」衛采明提議。
「不是有道歉就好了嗎?符文戰記都已經說可以了。」項晨逸實在不敢去看論壇。
「那路人呢?你只要不去道歉,大家還是繼續認為你是個死小鬼。」衛采明盡量說得心平氣和,但他感覺不到項晨逸的悔意,所以不太開心:「你現在可以罵論壇那些路人N遍。在檯面上,你還是得去道歉。」
「欸,我沒錯啊!我是真的對不起符文戰記,我也對他道歉了,可是其他人干我屁事啊?」項晨逸越說越急。

「砰砰砰砰砰!」

「哇靠,是天祝……」眼看一名散發金色光芒的天使不停地攻擊神諭,白色的對話圓框裡還顯示著「9HIT、10HIT、11HIT……」,項晨逸傻眼地對向由於發動攻擊,腳下正踩著魔法陣的殘觴。

[--你已經死亡,請選擇原地復活(經驗值與物品掉落更多)或回到重生點--]

「阿明,你太過份了。想不到我不是被雪夜抄打死的,而是在滿血的狀態下被你這牧師一擊打爆……」項晨逸覺得下巴鬆鬆的,隨時都會掉下來。
「沒辦法,我用說的,你又不聽,我只好硬著來啊。」衛采明攤手。
「你是有多硬啦,靠杯。」項晨逸說著,眼看著神諭倒下:「哈…哈哈哈哈--」
「喂,你笑什麼啦……感覺好恐怖。」衛采明猛然一顫。

項晨逸按下「回到重生點」的選項。
神諭快速從傳送點裡走了出來,撿起自己掉下的裝備。
項晨逸接著按下惡意PK蛋……

「幹,我要砍死你!」項晨逸打開技能列表,按下一招自從學會以後,從來沒用過的技能--捨命攻擊。
身上散發極為強烈的聖光,神諭轉身就衝過去,連續不斷地以刺槍劃出十字捅上殘觴。

「你不知道我是快要拼學測的人,火氣很大就對了?照顧你這死小鬼真是麻煩!」衛采明按下F2、F3與F4,在竄出的天使身上加上150%的攻擊強化,再給 自己加上50%的防禦強化,任由神諭怎麼攻擊,都不痛不癢,相反地,他召出的天使一劈下去往往對神諭有一、兩百滴血的重傷害。

「誰叫你照顧我了?要道歉你就自己去吧,大爺我懶了!」項晨逸點了不少被動技能。每次被攻擊之後,神諭都頓時回了不少血,還一次比一次強力地增強著防禦。
「你不去道歉,我就把你殺回一級。」衛采明不耐煩了,乾脆打開技能列表,按下技能樹最頂端的十字威壓,讓天上砸下一個範圍有48格大的金光閃閃、銳氣千條之黃金十字架……

草莓泡泡:哇!!!!副會長!!!不要啊啊啊~~~
Vinous:這就叫...正副會鬩牆?
煞汽娃娃:小諭,為什麼你們兩個忽然打起來了?????
柳丁一台斤一元:嗚哇~~~他們現在打得比剛剛的圍攻還火熱耶!!!馬麻我怕怕!!!
哈哈哈我是豆腐:(抱住柳丁)乖,給葛格香一個,不怕不怕...
Vinous:喂,台上正熱鬧,你們在觀眾席相親相愛是怎麼樣?...該不會是昨天看的斷背山在心裡生根了吧?
哇哈哈我是豆腐:不,我看的不是斷背山...我是看"王的男人"!
Vinous:(抖)

***

「噗噗--昨天那兩個人真的好好笑……不知道為什麼,就打起來了呢。」

坐在某一間咖啡廳裡,許儀優攪拌著高腳杯裡的冰奶茶:「薇薇,妳不覺得他們兩個的感情真好嗎?」
「嗯,好到每次只要在一起,對話框永遠都是他們兩個在洗,我們完全插不上話。」段薇絮戳著波士頓蛋糕上的草莓,遲遲沒有吃進嘴裡。
「我原本覺得,殘觴總是很正經,看起來很難相處,不過昨天啊…他真的好厲害。」許儀優翹起腳:「他居然叫符文戰記來了。還有,論壇原本吵得很兇,沒想到他一篇回覆以後,叫罵聲少了好多。」

「副會大人哪裡難相處!他是很溫柔的人,也很照顧我們!會長很強沒錯,可是要不是有副會在,我們團裡每個人都去喝西北風好了,哪來的錢買水和裝!」段薇絮氣喘吁吁地回完話,才注意到許儀優異樣的目光:「小…小優,妳怎麼這樣看我?」
「妳喜歡殘觴嗎?不然怎麼每次都在說他?」許儀優眨眨眼,一臉笑意對著段薇絮。
「呃…啊?」段薇絮的嘴巴開開:「I don't know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啊啊?」許儀優故意說起重話:「我就說,殘觴超級正經的,顧著小逸就好像在顧小孩一樣,總是囉囉唆嗦的。我討厭他。」

「!」段薇絮一把將叉子陷進白色蛋糕裡,猛然站起身:「就說了,副會長人最好了!總是很有禮貌,又很聰明,外加很有手腕!我知道會長很厲害,否則他也沒辦 法撐起一整個公會,但是他真的是人在福中不知福,總是三番兩次地惹麻煩來,要不是有副會長在的話,一切都毀了!我…我也很想幫他,可是我就是不知道怎麼把 他在論壇上的回覆轉圓…他說那些是什麼東西啦!果然,就只有副會長才有辦法讓大家動之以情呢!」

「好了,薇薇……坐下、冷靜--」注意到其他客人的側目,許儀優尷尬一笑,拉著段薇絮的手,把她按回座位。
「唔?我…我沒有激動……!我沒有……」段薇絮坐下以後,猛然把一整塊蛋糕塞進嘴裡:「咳咳、咳!」
「妳…幹麻一次把整塊吞下去?妳想謀殺自己嗎?」許儀優趕緊把自己的奶茶推到段薇絮的面前。

「唔…唔嗯……」段薇絮趕緊捉起愛心型的吸管,猛吸,狂吸,好不容易把蛋糕吞了下去:「咳…咳……85度C的蛋糕哪裡好吃啦,明明就酸得要命……還好貴喔,一塊居然要35元,我寧可拿這筆錢去交流道買玉蘭花。」
「玉蘭花又不能吃,妳買那個要幹麻?」許儀優注視著段薇絮:「妳真該把頭髮留長一點,然後去買點蝴蝶夾什麼的,把自己弄得可愛一點。」

「可愛也不能吃啊,為什麼要買蝴蝶夾?」段薇絮皺眉。
「當然是找一天把殘觴約出來。既然你說殘觴人最好了,那他一定不會拒絕妳吧?」許儀優托著下巴:「殘觴啊……認真說起來,真的很不錯呢。」
「是啊,副會大人很帥……」段薇絮下意識地拿出手機,看著桌面圖。

在粉紅色的PHS手機螢幕裡,有一名女孩和一名男孩站在一起。
女孩有一頭長至肩膀的秀髮,穿著背心和短裙,似乎不敢和男孩站得太近。
戴著一副無框眼鏡的男孩則是頭髮稍長,還穿著學校制服,襯衫和領帶。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