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82000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吾命單篇】連床事,都來競爭吧!(H,陽、判X烈火)

「喂,你不是說過你對男人沒有興趣嗎!」微涼的手心撫上小腹,讓審判紅透了臉,他不自覺地減緩了反抗的動作。
「為了讓書賣好一點,這麼寫是一定要的嘛。」太陽以「你怎麼連這點都不知道?」的語氣解釋著:「粉紅說普遍級的銷量才好,也沒等我說話,她就動筆了。」
「你這個太陽騎士,正事不幹,居然以當死靈法師寫作的對象作為正職,真是……!」

「閒暇時間就不要盡說些嚴肅的事嘛。這一集的劇情超級緊湊,害我身心俱疲得很,你要不要試著治癒我呢?」
「不要。」一秒,審判回答。
「啊?你還真的實踐了剛才的話,完全不答應我的要求了……我離開聖殿都經過了半年,你應該想念我,該和樂地與我相處啊。」太陽說著,臉靠上審判的肩膀,若有似無地摩蹭。
「誰會想答應你這種事。」也對……或許過沒多久,太陽又要再去找那名死靈法師,讓她寫書了……太陽應該很累吧?

「嘻嘻……」
「?」注意到太陽居然在竊笑,審判自體諒太陽辛勞的情緒中回過神。
「我從來沒有為了這種事徵求你的同意,這次當然只是問好玩的!」太陽解開審判褲頭的拉鍊,手竄進褲子裡。

「喂…!」審判還來不及開罵,身子就開始無力而酸軟。
「你每次都說不要,但是上次不就是很開心的樣子嗎?早知道我就應該帶一點酒來灌你……」左手只是輔助!太陽的右手包覆起審判的分身,微微收緊,再開始上下打動。
「…唔嗯…」審判的呼吸變得急促:「我才不會再…喝酒…」

太陽笑得越來越燦爛了:「嘴張開。」
「啊?」不想照做,但審判直覺反應地張開嘴。
太陽自襯衫口袋裡拿出一小顆糖果,打開糖果紙以後,送進審判的嘴裡。

「這是…糖果?」審判含了一會:「你當我是小孩嗎?」
「這當然不只是普通的糖果。是的話,我早就自己吃掉了。」

「那…這個是…?」審判有不好的預感。
「不用幾分鐘就見到藥效了。」
「……你這個混帳!」審判一把推開太陽。

太陽的右手收緊了一些。
「哈…啊…!…啊啊……」刺激性的痛楚自下身迅速傳了上來,讓審判皺眉。
「不論是在聖殿內,還是聖殿外,你都別忘了--是我主宰著你。」太陽以左手將審判推回椅子,逼近了些:「你不要出了點風頭,就以為自己是真正的主人。」
「……」審判低頭不語。

「現在,要不要聽我的話?」太陽放開雙手。
「……一切隨你。」已經相處了這麼多年,審判還是不習慣太陽的翻臉速度之快。
「好,是你說我能隨便的。」太陽又回復了笑容。

太陽將審判的黑色長褲拉至膝蓋,拿出乳液,在下身的入口處抹上一些。
審判對太陽難得的溫柔感到不習慣,甚至有點忍不住。
太陽收起乳液,向椅子旁的桌子伸手。

「啊……!嗯啊…--」忽然,一種冰涼且粗大的東西插了進來,讓審判恐懼:「太陽…那是什麼!」
「你不記得放在旁邊的是什麼東西嗎?」
「是你的劍!」審判睜大了眼:「……幸好不是我的劍或太陽神劍。」
「……」太陽原先期待著審判會說「你怎麼能拿劍來做這種事!」接著是一陣掙扎,沒想到,審判竟然是這麼輕描淡寫的反應?

太陽握著劍鞘,將劍柄推得更深入。
「唔嗯……唔……啊--…」不人道的擴張,熾熱的疼痛與冰涼的物品成了反比。審判發抖著。

--為什麼這個這麼大還進去得這麼容易,用我的卻每次都會卡到?難道我是狗狗或貓貓,所以有倒勾嗎?怪怪!
太陽忽然有了如此疑惑。
他拔出劍炳。

「…嗯…唔…啊啊…--」好像身體裡頭的東西都要一併被拔出來一樣的疼……審判卻相當快就適應了,反而期待著更痛更好。
太陽就這麼將劍插入、拔出、插入、再拔出,相當順手而快速地動作著。


「審判,不覺得和這個比起來,你比較想要我嗎?」看著審判汗流的臉龐、軟癱的身子,聽著審判的聲音,太陽就想趕緊進入正事了。他卻開不了口,只好誘導審判說話。
「哈…嗯--…唔…!」審判點點頭。
「點頭了……?粉紅給的誠實糖果真的很正點!」太陽完整地拔出劍,放置一旁,再一把扯下審判的長褲,解開自己的褲襠,抵上前。

「什麼?我剛剛說了什麼?」審判一回神。
「這種糖果的作用不只是發揮在說話喔。像你剛才就點頭了。」太陽盡量平下心,找到入口,長驅直入。

「唔啊--…啊!…痛!」審判瞇起眼。
「痛也是當然的,這點就不用誠實了……」太陽被狗吃掉一大半的良心難得地隱隱作痛。
一口氣插到最底,太陽猛然一抽。
「啊…啊--…嗯…」審判的一雙長腿夾緊了太陽的腰,讓太陽得以更深入。

「舒服嗎?」太陽笑得燦爛。
「還…可以……」審判重重地呼吸:「沒有寒冰來得好。」

「啥啊!」聞言,太陽傻眼:「你和寒冰做了什麼!」
「沒什麼……」審判越說越慚愧:「前幾天,我和寒冰一起完成了一項大任務,我和他都很高興,就一起喝了點酒,然後,我對他……」
「寒冰用起來是什麼感覺?」太陽覺得自己的下巴要掉下來了。
「…很緊、很熱,很容易讓人上癮呢。」審判開始思考:「還有,自從那天以後,我的膚質莫名其妙變好了……所以,我可以了解你這麼熱衷於這種事的心情。」

「我覺得如果是你,應該也很不錯……我真的不喜歡當被插的那邊,有機會,你也讓我上好了?」審判提議。
「沒機會!你永遠也沒機會!」一聽到審判想上他,太陽就一陣驚嚇:「我可是太陽騎士耶!絕對沒有人可以在我上面!」
「那就…騎乘式好了?你不是很喜歡這個嗎?」審判相當認真地提出解決方案:「你放心,我不像你這麼沒有同理心。我會好好地前戲完再進去。」

「否決!」太陽皺眉:「你太誠實了!我討厭你這麼誠實!」
「好吧,那我不說話,讓你繼續。」審判聳肩:「這次無法滿足的,我就再去找寒冰好了。」
「真是的,你別忘了我還在你裡面耶,說什麼寒冰?」太陽全抽出來,再遁入深處:「既然如此,我一定要滿足你!因為寒冰也是我的,你不准用!」

「--唔嗯…!」審判倒吸一口氣:「你太小力了!」
「#$%^&*……」太陽好像在戰鬥一樣,拔出的力道大得審判的身子都跟著顫動:「是是是,那我大力一點!」
熱楔拔山倒海地打了下去。

「呼……哈啊……太慢…太慢了!」審判像是在和太陽較勁一樣,又是否定。
「嗚……」信心不斷被重挫,害得太陽十分失落。
「喂…!」審判覺得下身一下子沒東西撐著了:「你怎麼軟了!不是說要滿足我嗎?」
「……」太陽惡狠狠地看著審判。

「我最討厭審判了--!」

***

「太陽?你和審判出了什麼事?」
當太陽和審判一起回到聖殿以後,他們在走廊上碰到烈火。
烈火見到兩人都相當狼狽,於是升起好奇心。

「只不過是打了一架。」審判淡淡地說。
「打架?為什麼?」烈火百思不得其解。

「他…他說我太弱了!」太陽指著審判:「他居然說我……嗚嗚--」
「啊?」烈火看著審判。
「我嫌他腎虧。」審判面無表情。
「……」烈火一臉驚訝地看著審判。

「吶,烈火,你試過吧?你覺得我腎虧嗎?」太陽一臉哀怨地搭上烈火的肩膀。
「…我可以不要回想嗎?」烈火冒黑線。
「你當然可以。」審判走到烈火的身後:「不如你現在就來體會,會比回想還準確--就由你來決定吧。究竟是我比較好,還是太陽。」
「……」烈火冒了無數的汗。

太陽與審判對看一眼。

「架走?」審判提議。
「當然啊!」太陽大力地點頭。
「你房間比較近,就那裡?」
「不行,曝光率太高!我們還是挑間自習室吧。」
「嗯。」

再次眼神交流,太陽和審判一齊點頭。

「什…什麼啦!」烈火還來不及害怕,就被太陽和審判以一人拉一隻手的方式拖走了。


在最近的自習室門上掛上「清潔中」的牌子,太陽關門,鎖上,走到審判面前。

「要用什麼方法決勝負?」太陽一臉殺意。
「好問題。」抓著烈火雙手的審判,將烈火側過身,抬起烈火的下巴:「總不能輪流吧?」
「當然不行!這樣一來,後來那個比較吃虧!」太陽也努力思考著:「不然,我們就比誰能先讓烈火射!」
「不錯的主意。」審判點頭,沒有任何遲疑,手腳俐落地褪除烈火的盔甲與披風。

「啊?你們在說什麼!」烈火一臉絕望地看了看太陽,又看一看審判。

「我要選下面。」太陽打開烈火繫在腰間的皮帶,拉下褲子。
「好卑鄙。」審判的語氣沒有起伏:「那麼,為了證明我比你更強,我要只用後面就讓烈火興奮。」
「……」
太陽與審判的目光一對上,一道電流爆出。
「!」烈火想跑。

「嘶嘶嘶--」
太陽隨手拿出一罐噴霧,對烈火一噴。
「咳、咳咳……太陽,你對我噴了什麼!」烈火的身子一軟。
「幹得好。」審判給予太陽讚賞:「剛剛那種糖果還有嗎?」
「當然有啊。」太陽剝下糖果紙,將糖球放進烈火的嘴裡。

一切前置工作就緒以後,審判的手伸進烈火的衣襟裡,在平坦的胸膛上游移著:「烈火騎士長,是哪一邊讓你比較舒服,你一定要好好地說清楚。」
「呃…審判…你在做什麼!」烈火有些站不穩。
審判緊擁上,烈火便整個人貼上審判,算是站直了點。

「想也知道最後的勝負會是如何。」太陽的手放進烈火的褲子裡,握住烈火的分身,急速地打動。
「…哈…啊……唔……」烈火輕輕皺眉。

審判沒有再回話,側過臉就吻上烈火,舌頭竄了進去,與烈火纏綿。
「唔…嗯…唔嗯--」烈火不懂為什麼自己只是在走廊上走路都能遭遇這種事,現在更是被審判的深吻大大攪亂思緒。

審判攪動著烈火的舌頭,舔舐著烈火的唇瓣,右手支撐著烈火的背,還放在衣服裡的左手,搓揉起烈火的乳尖。
「…呼…嗚--嗯……」呼吸相當困難,烈火的臉龐一下就紅潤了,還在審判的調戲之下,發出若有似無地囈聲。
良久,審判放開烈火。

「哇,審判你居然佔掉這麼多地方!不公平!」太陽覺得自己居於劣勢了。
「你自己先搶了要塞,這才叫不公平。」審判一挑眉:「不然,要換位置嗎?」
「那就換!」太陽欣喜溢於言表,急忙推開審判,取代烈火身後的位置。

太陽扯下烈火的長褲,拿出乳液,粗略地抹上後方入口後,搗入!
「--…不…嗯…嗯--哈啊…!」烈火激烈地顫抖著,聲音聽來吃痛。
「真是不溫柔啊。你確定這樣做,烈火會舒服嗎?」審判則是蹲下身,雙手扶住烈火的分身,輕送進口裡。
「……!」看見審判的高招,太陽忽然後悔自己和審判換位置:「對喔!居然還有這招!」

「--嗯…!嗯…!審判…不要這樣……」相較起後方的痛楚,審判的服務對烈火而言就像是到了天堂……好像還能看到天使在灑花呢。
「哼,我會讓你知道,你現在的行為是大錯特錯。」太陽笑得颯爽。他抽出熱楔,再一記激靈地送入…!

「……唔嗯…!」審判睜大了眼。由於太陽激烈的抽送,動到烈火的身子,烈火的分身便一下子深入到審判的喉嚨前,使審判相當難受。
「啊…哈…哈啊……」太陽的噴霧裡裝的似乎不是好東西,被噴到的烈火非但不對痛感到排拒,吐出來的聲音聽起來還相當愉快。
審判注意到太陽的戰情順遂,也不願服輸,只好就照著現在的樣子,將烈火的分身吞吐得深一些。

「審判,我就要讓你知道,我既大力又快。這一切根本是你太飢渴了,我看誰都無法滿足你吧!」太陽以連同五臟六府一齊拔出之勢,將熱楔抽至入口處,再像是重錘一樣毫不留情地深深打入。

審判無法說話,只好以實際行動的較勁,來回應太陽的言語。
他以熾熱的舌頭,自頂端再到根部,仔仔細細地濡濕烈火的分身,再以口腔前後吐放著,吮吸著。
「--嗯…啊……」前面後面都舒服到讓人快見到光明神了,反而讓人覺得好疲累……烈火已經呻吟到嘴都痠了。

「看我的閃電戰術,絕不讓你阻撓我的戰事!」太陽一抽,再一氣呵成的上貫。
「……唔……」審判將掉在臉頰邊的黑髮繞到耳後,更加快速地舔著,吸著烈火的分身。

「你們…不要再這樣了!」烈火正在體驗所謂的成語「欲仙欲死」……
「怪了,誠實糖果對你沒用嗎?你應該要說舒服才對啊,你還想要更多吧?」太陽惡笑著。
審判不語,但他與太陽同感。審判認為自己為烈火帶來的絕對是舒服。

一秒。

「呃…為什麼每次做這種事,都會噴到我的臉上!」審判感覺到不對勁之時,趕緊放開烈火,腥熱濁白的液體照樣灑上審判的臉頰邊。
「好累啊啊啊,上次也是和寒冰做到虛脫……」太陽抽出自己的分身。
「呼……呼……」烈火虛弱地坐到一張桌子上。
「對了……?」太陽看著審判。
「嗯。」審判點點頭。

「是誰讓你射的!」
「是誰讓你覺得比較舒服!」
瞬間,太陽和審判擠到烈火的面前。

「呃……」烈火一陣驚嚇:「我可以說不知道嗎?」
「不行!」兩人有默契地一起回答。

「烈火不知道呢,那該怎麼辦?」審判遲疑地看著太陽。
「繼續上!」太陽用手比了b。
審判點頭,將烈火壓倒在桌上,翻開烈火的衣服,低頭啃咬著粉色的乳尖。

「哈…嗯…!哈啊…!怎…怎麼又這樣了!」烈火快要叫救命了。
「誰叫你不給我們定個勝負?」審判在烈火的耳邊細語著。
「…!」烈火輕顫。
審判向下舔至小腹,手握起烈火的分身,輕柔地搓動。
「啊…!啊啊……!」烈火瞇起眼,抽氣著:「…我是…哪裡對不起你們兩個了…」

「你沒有對不起我們啊。」太陽悠悠地回答:「你只是欠我們一個答案。」
堅信自己像是野狼125一樣,夠力又夠快的太陽,繼續專攻後方,一放進窄道,就是全力衝刺!
「…唔嗯……唔……啊…!啊--…」烈火的眼眶開始濕潤。

「只要你選我,我就不繼續為難你了。」審判抬起頭,正視著烈火。
「怎麼能讓審判贏?烈火,我是你的朋友耶!你應該要挺我才對啊!」太陽完整地抽了出來,再次挺進。
「啊……嗯…不……」


【END】


3…3P……(抖)
我朝更變態的路邁進了|||

標題取自我愛美樂蒂2(CN播放中)的ED歌詞「連夢想,都來競爭吧!」一句(汗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