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網遊短篇】Early Summer4

「嗯,難怪挑在城東,因為那裡有重生點嘛。」看完信以後,衛采明笑得燦爛:「想洗白是嗎?這還是我國中的時候做的事呢。雪夜抄裡真是不少幼稚小鬼。」
衛采明點下操作列的商城。

--2009/5/3 系統進行商城維護,如帶來不便,請多加見諒
「……」火紅的一行字,讓衛采明愣了一秒:「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雪夜抄要挑這一天來PK了。」

--鎮世之星的PK系統:

只有在每日的特定時段、官方舉辦活動的期間、某些伺服器內(關於各伺服器解說,詳見p85)或是特定城市裡才能進行PK。
如果想要在上述以外的地區或時間PK他人,就必須在商城儲值,購買「惡意PK蛋」。該物品可使用次數是在解封後隨機決定(1~100次)。

對某一名玩家使用惡意PK蛋以後,聲望會扣五點。
(註:初始的聲望是0,每執行活動任務或是玩家在公佈欄的請求,聲望就會加五點。
當聲望達到負值,玩家名會成為紅色,不論何時何地都可讓他人PK,且攻擊的一方不會被扣聲望)

被使用惡意PK蛋的人,除非手邊也有惡意PK蛋,否則無法回擊對方。
《惡意PK蛋x50的序號貼在主程式的光碟套上,使用日期不限,請盡速至官網儲值處進行兌換。》


「我真不知道我的手邊有這麼多好東西呢。」衛采明放下前幾日在大批發商場買的攻略手冊。

--id:chs0037521
  暱稱:殘觴
  惡意PK蛋x50 加值成功!

官網的頁面顯示出這幾行字以後,衛采明切回遊戲,確認背包裡是否多了一組物品。
「不知道會抽中幾次呢。」衛采明雙擊PK蛋。

--解封中,請稍後……

「一、一百次?」衛采明不敢置信地看著一個已經被打開的PK蛋:「我真該找個時間去買樂透了……不,我還沒到法定的20歲,真是去買只會被抓。」

***

遊戲裡的天空永遠蔚藍。
從雲流過的緩慢速度,不難看出這個虛幻世界的緩慢悠哉。

這裡是所有公會誕生的源頭大城,蒂卡娜。
大大的地標拱門以及大展翅膀的女神,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一直豎立在最前方。藍色的傳送陣在門裡旋轉著、發著光。

廣場的米色地磚舖出許多不同的幾何圖形,還有些藤蔓與螺旋圖騰佈在其中。
一旁是古典造型的路燈、長椅、建築……這畫面是如此精緻。

「轟轟轟!」
環境的靜謐,被一道道突破地面的石柱打破了。

「看我的神翼術。」項晨逸按下F6,一道發光的金色翅膀便長出神諭的背後,再瞬間散去。
神諭的速度一下加快了不少。
極力地向後退,盾牌勉強護住身子,讓他躲過一、兩道石柱。但是隨著雪夜抄的魔法師,神愛世人,手杖一揮,後頭又有更多石柱爆出!

「磅!」
神諭被許多尖銳的石柱忽一刺擊,便摔落在地上,盾都掉了下來。

[區頻]
今日事今日畢:神諭,你要是肯道歉,我們就不會再繼續為難你

「咻咻--」
就在敵方語畢之時,數十枝金色箭矢射上神諭。

由於神諭的血條已經降到最底,被動技能的光之防禦終於發動,展出一道巨大光盾,一連擋下十來枝箭矢。同樣是被動技能的急速回復也幫上不少忙,一下子替神諭回復許多血。
一秒,盜賊,盜亦有盜,忽然自地面鑽出,對神諭潑出一大把黑色泥沙,把神諭好不容易回復的血全數打下。

「去他們的……三個人打一個,算什麼男人啦!」項晨逸握緊拳頭,又再放開,手指放上鍵盤……

神諭:我又沒有做錯事,為什麼要道歉!!!!

項晨逸盡全力移動游標,讓神諭能跑多遠就離得多遠。
對弓箭手而言,射程越遠,命中率越低,所以跑遠能讓神諭少受點傷害;盜賊則是近身攻擊型,要想攻擊就非得追上,這種打帶跑戰術能讓神諭不只是處在乖乖挨打的完全逆勢。
沒想到盜亦有盜跑得比神諭更快。他繞到神諭面前,拔出兩把短刀,一口氣劃出血紅的大X型,終於把神諭殺到剩下最後一滴血。

「!」項晨逸慌了,他坐立難安,真想以顫抖的手指按下登出,然而強大的自尊心絕不容許自己這麼做。

如今,項晨逸不想神諭死,因為他好不容易才讓神諭升上79等……
一想到死亡之後可能要面臨的掉裝、掉等、掉經驗值,項晨逸就相當痛苦。身上的這些東西可都是以後幾個月要靠著吃飯的工具!

台版的經驗值需求是韓版的2.5倍之多,上到60等以後,練等就再也不是人過的生活了……
但是,只要升上80等,神諭就能二轉成聖殿十字軍,就能學到更強的技能,也就不用再因為攻擊力不足而頻頻換裝了!

天哪…好不容易辛苦到現在,就快要捱到80等了,現在--卻要死了?

今日事今日畢:你的副會長都道歉了耶,你確定自己真的沒有做錯事??

「!」項晨逸皺眉:「阿明這個笨蛋,沒事道什麼歉!」
「可惡啊啊啊!這個混帳在囂張什麼!」

「砰!」項晨逸氣得捶桌子。
「呃啊…痛痛痛--」


[會頻]

草莓泡泡:會長,對不起>_<|||
草莓泡泡:我的水已經沒了...
哈哈哈我是豆腐:我的也是...真是對不起...

「真是的,今天真是太沒面子了!」看見黑色領域的大家,始終都想幫忙,卻因為無能為力而相當著急的樣子,項晨逸的氣消了一大半。

神諭:不怪你們,這禍是我自己惹出來的,我根本不該喝你們的水
神諭:以後我一定會補你們!

「唉……」
項晨逸冒汗的手心放鬆了。
他知道,自己再這樣拖下去,沒有任何得救的可能,所以還不如……
就在項晨逸把對話切換回區頻,掙扎著打算道歉之時,數不盡的箭枝突然出現,且全朝著他密布而下…!

「是箭雨,我穩死了!」項晨逸想讓神諭逃開,可是箭雨的範圍之大,根本讓人無處可躲!
「!」
「…是阿明的…祈福?」

神諭的週遭忽然發出極大的金色光芒。有名天使緩緩地脫離神諭身後,往天空一躍,身型化為雲霧而消失。
頓時,神諭的HP與MP全滿,防禦還增加了20%。

Vinous:杯子,你怎麼這麼慢才來?
殘觴:對不起啊...我也是在想辦法解決這件事呢

神諭:你為什麼要向論壇的人道歉?我明明就沒有做錯事!

項晨逸先是對救星的到來感到欣喜,一股不明的怨氣卻也同時快速竄上。
「……」看見項晨逸的話,衛采明不知道到底是自己拖太久才來惹到項晨逸生氣,還是項晨逸真的在針對道歉這件事。

殘觴:你這個笨蛋,要罵人就應該罵到神不知.鬼不覺,要到又平靜又不帶髒字的地步!
殘觴:你應該說"真是對不起,你說得很對,我真的太笨了...還有,我這麼笨的人,實在是不知道怎麼盜裝"這樣才對啊!

神諭:你說的話又和你替我道歉有什麼關係?
殘觴:不先道歉的話,大家都會覺得我們黑色領域是壞人,事情拖越久,公會樹立的敵人就越多
神諭:他們那些不長眼睛的傢伙當我們的朋友也沒什麼用!要打就來打,從來沒在怕!

殘觴:喔?你要打?你確定現在是在"打"而不是"被打"?

「啊,慘了!」只顧著回衛采明的話,項晨逸這才發現神諭正呆站在原地被弓箭手、盜賊與魔法師圍攻,無數箭矢與小刀、火球齊下,才被加滿的血一下子又去了一半多。

神諭:阿明,你快幫我想辦法!!!
殘觴:我看你很不喜歡我幫你想的辦法喔,例如......道歉?

神諭:對啦,我就是不喜歡你在那邊低聲下氣,搞得好像我們黑色領域天生下賤!
神諭:不管啦!這些事情等打完再喬,先幫我加一下

「逸當我是他的誰啊?他要我補,我就幫他補?」至此,脾氣一向良好的衛采明也開始不悅了。

殘觴:你覺得你的命很重要,但是我覺得我的MP也很重要,所以我不想浪費MP來救你
殘觴:反正你距離死也不遠了,"不要垂死掙扎"這句就是在這時候用的,不是嗎?

「阿明這個傢伙--!」項晨逸本來以為救星終於來了,想不到「救星」現在勸他不要做垂死掙扎……

神諭:好啦,你去好好愛惜你的MP吧
神諭:這一切都是我私家的事,從此和你沒有關係!!!!!凸>_<凸

殘觴:啊,我沒說過我的背包裡有惡意PK蛋嗎?還是一百次的那種。
殘觴:我好像也還沒跟你說過,我點了一項新技能,攻擊力能夠增強150%
殘觴:真是的,我來這裡幹麼啊......好心預備得這麼充足,最後卻被對方說是"他私家的事",然後我就得自己摸摸鼻子走了?

畫面中,才出現沒多久的殘觴正要轉身走回傳送點……

「不--!」
要是現在的科技真的進步到線上遊戲已經是虛擬實境,那麼身處其中的項晨逸一定不管後面的人正在用冰錐刺他屁屁,還是拿弓箭K他,甚至是用荊棘鞭SM他……項晨逸一個箭步上前就死抱住衛采明的大腿,好像鱉咬人一樣幾個小時都拔不下來,絕不讓衛采明離開!

不過現在的科技就是沒這麼進步。
項晨逸被衛采明絲毫不拖泥帶水的動作嚇得魂都飛了,只好趕緊以手指即將脫臼的瘋狂速度猛敲鍵盤!

神諭:阿明阿明阿明阿明阿明阿明救我!!!!!

「喔喔,逸要我救他啊……這該怎麼辦才好呢?」在定點按下游標,衛采明讓殘觴走回神諭附近。
衛采明往後攤進椅子裡,翹起二郎腿,一種從沒體驗過的愜意湧上心頭。

原來…捉弄人是件這麼好玩的事?
還是只有捉弄這個笨蛋才有這種獨特的樂趣呢?

殘觴:俗話說"天助自助者",你要我救你,不如把精神自對話框挪回你的敵人身上
神諭:該用的技能都用了,水也都喝光了
殘觴:......那好吧

金色光芒再次降下神諭,身影朦朧的天使飛躍上空,逐漸消失身影。
隨著金光緩緩褪去,神諭的HP被加到全滿。

殘觴:我說啊,你下次要嗆人,就應該有被耍陰的覺悟嘛
神諭:我沒有嗆人!!!我只是很誠實地回話
神諭:我不覺得自己有哪裡說錯

殘觴:喔?既然你沒說錯,那麼就是我說錯囉?
神諭:不...我沒這麼說!!!

殘觴:啊啊,這也沒辦法了
殘觴:一切都是你自己的事,那你繼續奮鬥吧
神諭:不要啊~~阿明!!!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哈啊…嗚--」項晨逸掩面,「啪」地一聲,大力倒在書桌前,再吃力地撐起身子。
「阿明這個渾蛋!」
「要不是為了那一點裝、那一點經驗值、那一點想回頭踹爆對方小蛋蛋的意志,我才不會這樣犧牲男人的尊嚴,跟人低聲下氣--」項晨逸向後撞椅背,又是一陣捶桌。

「哇,自從和逸認識以來,今回還是他第一次道歉呢。」看見對話框,衛采明一陣發笑,不禁開始幻想,坐在電腦桌前的項晨逸會是如何嚎泣、那黯然神傷的喪家犬樣……

殘觴:我不知道你錯在哪裡呢
神諭:我錯在我嗆了人,還嗆得不夠文雅.樹立了許多敵人
神諭:你好心幫我道歉.不對我見死不救,我居然還怪你!我是白痴!

殘觴:什麼嘛....
殘觴:我還以為你是白目國中生,其實該知道的你都知道啊

神諭: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就在項晨逸輸入一連串「對不起」之後,交易視窗終於跳了出來。
--玩家[殘觴]想對您進行交易,是否接受? yes/no

「太好了…終於等到這一刻……」項晨逸含淚按下「yes」以後,交易視窗裡立刻被擺上可使用100次的PK蛋。

「接下來……就是我報仇的時候!」收下PK蛋以後,項晨逸破涕為笑。
「嘿嘿嘿嘿嘿--」而且是相當陰險的邪笑。

雙擊PK蛋,對即將扣減聲望的提示快速按下「ok」,項晨逸的手指移上F7……

「--看我的聖十字攻擊!」


【Continue】

以某些方面來說…這篇也算是虐身虐心?囧|||
又爆字了啦>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