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網遊短篇】Early Summer2

「嘟……嘟……」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號碼關機中……」
「……shit!」項晨逸差點想摔手機,幸好他還殘存著一絲和金錢有關的理智,這才克制住極為衝動的本性。
看著由於殘觴與煞汽娃娃的離開,所以討論得火熱的對話框,項晨逸想不到自己該key-in什麼。

衛采明的手機很少關著,現下讓項晨逸有些不知所措。
「阿明為什麼生氣?我明明就沒幹麻。」項晨逸抓了抓頭,藉由按摩頭皮來刺激思考。但是人類的腦細胞天生就是90%都在罷工,項晨逸就算把頭抓破,也不會想到任何突破點。

神諭:先走,大家81

打完這句話,神諭按下啟動列的關機,起身,離開書房,回到臥房裡。
躺上床,神諭把玩著手機。
這手機又輕又薄,是很容易搞丟的類型。除了音質較可取以外,其他功能和流行手機比起來,都是極端貧乏。

「早知道就不該這麼早離開了,應該多說說剛才的戰況,爽一下才對啊。大爺我一度一打七耶。」項晨逸沒好氣地自言自語,心頭被說不出的怪異壓抑著。

看一下通訊錄,裡頭有老師、同學、外校朋友、網友、家人……
其中,寫著「殘觴」的一列優先來電群組,裡頭有衛采明的家用電話和手機,還各自設下不同的鈴聲。
從好不容易要到電話,到打電話得很順手,這不免勾起人一些回憶……


「牧師不是很難練嗎?你在遇到我之前,到底是怎麼撐下去的?」有一天,項晨逸和衛采明用手機聊著。
第一次打電話是件令人緊張的事。但是在項晨逸要到電話以後的第一個月,他的通話費暴漲八百多元,這些全用他打工的血汗錢付了。
為了省錢,項晨逸特地換了一家門號,從此只要到網內互打免費的時段就開始狂call衛采明,連功課不會的都一併拿來空中教學。

「也許是以前練劍士或格鬥家習慣了,現在覺得等升不起來是件滿新鮮的事。」衛采明平淡地說。
「你從來沒有打算跟隊嗎?或是加公會。」項晨逸懶懶地躺在沙發上,百般無聊地看著電視。
「跟隊要配合時間,入公會又要把打到的東西分贓,這些我都不喜歡。我把鎮世On當成娛樂,閒著就練,也許是積沙成塔了。」

「喔喔?」對極度無耐心的項晨逸而言,「積沙成塔」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他一時之間興奮了,開始仰慕起衛采明:「阿明,教我吧!教我怎麼積沙成塔!」
「……」衛采明對項晨逸的反應感到驚奇:「我要怎麼教你?熱線539的時間都快過了。」
「見面啊!我們見面慢慢聊!找個時間吧?這個星期六,我學校要辦美術班招考,我不用去上加強班,也就只有這一天了!那就這麼說定了!」
「……」喂,我都還沒有同意,你就說好了?

於是在那個星期的星期六,項晨逸很難得地起了大早。
對著種在床邊的花豆苗道了聲早安以後,他開始套上休閒服。

在此之前,項晨逸在床頭種的是綠豆。
在豆苗受到放任教育而逐漸長大之下,有天,它們居然全數消失了--直到晚餐時間,嫩綠半白的葉菜類出現在盤子裡,他才知道自己的植物去了哪裡。
所以項晨逸改種花豆。至少,至今他還沒聽過有人吃花豆苗。
不過這也只是至今,也許總有一天,他的盤子裡會再出現奇怪的東西。

「我出門了!」遁出大門,項晨逸往SOGO的方向狂奔,抵達目的地的時間比約定的遲了兩、三分鐘。
在座椅處,他看見一名年紀相仿的青少年……
「初次見面,逸。」


「……」現在的項晨逸還是懶懶地躺在床上。
衛采明那時的微笑忽然浮上心頭,清晰得讓他有些驚訝。

***

隔天,明明是週末,項晨逸還是起了大早。
他連日常衣服都沒套上,維持著單薄的背心和四角褲,就走向書房,彎腰按下書桌下的主機開關。

「明知道什麼都沒有,我怎麼還是打開了?」項晨逸坐上皮椅。
明明已經被母親耳提面命地囑咐過不能玩椅子,他卻還是不時讓椅子玩「轉啊七彩霓虹燈」的遊戲。

五月份的日光相當充足,早晨還有些涼意。
聽見登入Windows的音效,項晨逸這才自面壁狀態回過身,右手放上滑鼠。
連桌布都是鎮世之星的圖,桌面上有到處亂排的眾多捷徑圖示,項晨逸雙擊其中一樣。

--歡迎來到鎮世之星Online--

延遲十幾秒,電腦才自忙碌中撥了點空,打開遊戲。
項晨逸在鍵盤上敲打一下,按下Enter,場景立刻自登入畫面轉換到公會。

「咦……」看見物品列閃動著,項晨逸點下背包,赫然發現一樣他從來沒有的新物品--80等的白色刺槍一把。
雖然項晨逸從來沒用過刺槍,角色轉職以後也不打算試試,忽然來臨的武器依然讓他感動萬分。

「碰!」
項晨逸猛地起身,椅子便往後一滑,撞上牆。

「這個面惡心善的傢伙……不對,面惡心善不是這麼用的!」

項晨逸猛衝回房,差點被母親掛上的Hello Kitty藍色門簾打個正著。
他一把撲上床,好像把床當成仇人。而一床被子是仇人的血肉一樣,被項晨逸不斷翻弄、摔打著。

「在哪裡、在哪裡……!」項晨逸把手伸進蜷縮成一團的白色被子中。
「喂,你不准說不要啊,我都已經進去了。」手伸得更深入了些。
「就這樣,別動……」大範圍搜索了想要的東西。
「唔…!」被趁亂跑進去的枕頭壓到手了。
「放心,這不會痛。我會很溫柔的。」低頭。
「……」沉默幾秒。

「靠,我在說什麼啊!到這年頭,我連被子都能意淫了嗎?我一定是壓力太大了!」項晨逸有些抓狂,乾脆一把掀起被子:「喝!」
「…咦,找到了!」項晨逸拿起輕薄的一支深靛色Nokia,按出通訊錄。
「一定要接、一定要接!」項晨逸拿著Nokia對空拜拜。
「……喂?」電話裡出現了人聲。
「喔耶,哈利路亞、菩薩保佑!」項晨逸握拳。

***

早晨10:30,是SOGO一館開始營業的時間。
咕咕鐘從10:25就開始響了。
直過了五分鐘,在項晨逸眼裡,每個都長得很欠扁的娃娃才乖乖滾回鐘裡。

「呵啊--」項晨逸陷在SOGO門口的椅子上,一本英文講義拿到手上才兩、三分鐘,就快讓他闔上眼皮。
「既然你這麼想睡,怎麼還挑這個時間找我?」衛采明來到項晨逸面前。
「呵,晚安啊,阿明。」項晨逸笑一下,坐直身子。
一看見項晨逸本人,想說教的衛采明有些提不起勁,小愣一會,才坐到項晨逸身旁:「我在問你,找我做什麼?」

「那把刺槍,真是謝謝你啊……我知道那要去水底洞窟才打得到,辛苦了。」項晨逸的語氣聽起來不大在意,說這話對他而言卻是極大的難為情。
不論是道歉或是道謝,對項晨逸而言,一向都是十等十的難題。
「你總是只有這種時候才會放低姿態。」朝項晨逸瞥了一眼,衛采明翹起二郎腿:「那就不枉費我花了一整晚去挑戰一堆咪咪爛掉的母殭屍了。」
「我…靠!」聞言,項晨逸羞窘的臉色轉變為氣憤:「你是為了看我對你鞠躬哈腰,才去打那把刺槍嗎?我還以為我們是朋友。」

「你也說得出『朋友』這字眼?自從煞汽娃娃來這公會之後,不論是我、Dino還是豆腐,你都沒什麼來關心了吧,真好笑。」衛采明的微笑還是掛在臉上,看上去頗為諷刺。
「你是兄弟就應該要體諒我。」項晨逸皺眉。
「是啊,上次網聚的時候,你『娃娃』、『娃娃』地一直叫,照片都拍了N張,還餵人家吃冰淇淋和沙拉,瞎子都看得出你想追她。我沒有去阻止,這就是在體諒你啦。」衛采明平淡地說著:「你嚴重見色忘友。」

「喂,說到沙拉……」項晨逸扯了扯衛采明的袖子。
「你別扯開話題。」衛采明拿開手。
「我餓了,我們先去覓食好不好?」項晨逸扁下一張臉:「你一定是騎機車來對不對?不然你是用爬的爬過來嗎?現在就帶我去牽你家那頭老到跑不動的綿羊吧。」
「……」這是央求吧?為什麼聽起來這麼像命令?

衛采明指指面前:「去SOGO不就有了?」
「告非,那種高消費水準的地方我去不起啦,我現在都馬省吃儉用在買點卡。如果你包養我,我現在就去SOGO吃給你看啊!」
「嘖,如果你是像煞汽娃娃那樣大眼睛的,或是像泡泡一樣大胸部的,我就包養你。」說著說著,衛采明其實也餓了。

「哈哈哈--」項晨逸笑了:「去你的,怪罪我見色忘友,自己還不是春天來了。」
「干你屁事啊。」衛采明覺得項晨逸的笑好欠打。
「哎呀,我回家的時候塞兩顆柳丁進去就變大了。你看見以後說到做到、要包養我喔。」項晨逸站起身:「你要不要走了?給我快點!」


還記得,項晨逸第一次與衛采明見面那時,衛采明提議了。
「要不要坐我的機車?」
「……」項晨逸不想玩命:「喂喂,你不是才高二嗎?怎麼會有駕照?」
「就算高三也還是沒有駕照啊,可惡的是考駕照的法定年齡最近被調整到20了。」衛采明說:「有駕照的人不遵守規則,照樣出事。我一向都很遵守規則,從高一開始騎機車到現在都還沒出過事喔。」
「不了…我還有稱霸東線伺服的偉大夢想,不想玩命……」
「到了。」衛采明停下腳步:「這台就是我的車。看你是想走路到火車站,還是讓我載。」

回到現實裡。

「阿明,你是在生蛋喔!怎麼這麼慢啦!」早晨人少,不會有人上前關心,項晨逸就扶著衛采明的肩膀,很不怕死地站在後座吹風,就好像在學校和同學三貼一輛腳踏車時,踩著火箭筒那樣自然。
「兜風」這名詞,怎麼看都比較適合用在騎機車這件事上,只不過現在迎面的風都是熱的。

「唉,我勸你越晚考駕照越好。」其實,能夠變速的只有俗稱的重機,這種小台的scooter真的就只能這麼快了,所以衛采明沒有因為項晨逸的話就再加快速度。
「怎麼說?」聽不大到衛采明的聲音,項晨逸便貼近一些。

「你如果去考駕照,多次下來很有可能害死考官。所以為了讓他們活久一點,你真的不要太早去考駕照。」
「拜託,那至少是五年後的事情了,那就五年後再說吧。」項晨逸聳肩:「更何況,你以後還載我的話,那我才不要花錢弄台機車。」
「你都越來越大隻了,我怎麼可能一直載你。」衛采明覺得項晨逸一天比一天還要像死小孩了……他現在就已經很想把項晨逸推下後座,日後當然不可能繼續載他。


【Continue】


這篇太平靜了,讓人打瞌睡-_-zzZ,下篇終於要繼續戰鬥~~!(據說是「激戰」X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