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闇騎士單篇】只是感冒!(洛特X穆亞)

於是,兩位闇月騎士在走廊上吵了起來。
一般的騎士們已經司空見慣,經過也只是笑了一下。倒是這次又引來許多見習騎士在旁觀摩。

『菲斯洛,我們都已經吵得這麼大聲了,穆亞怎麼還不來?』洛特傳聲。
「……咦?」菲斯洛正在氣頭上,原先準備要脫褲,以表示自己真的很窮了,忽然接到洛特的傳聲,小愣一會。

「繼續吵啊你!我看你停滯了一下,該不會是打算脫褲喊窮吧?要不要我幫你!」洛特半吼。
菲斯洛明白洛特是想引來穆亞,於是跟著吵下去:「你以為我這麼簡單就脫褲了?那裡我只留給小琪看啊,我脫上衣好不好?」
「你脫衣服誰看啊?脫一件一枚銅幣是不是?不划算啦!」洛特露出嫌棄的目光。
「……!」菲斯洛覺得洛特吵得太真了,尤其是那個鄙夷的目光……他不知道,洛特是真的在嫌棄他。


「你們還要在這裡吵到什麼時候?」此時,低沉的嗓音出現。
洛特和菲斯洛一同轉頭,對上狄耀嚴肅的目光。

「你們兩個,一個揪著對方的衣襟、另外一個扯住對方的皮帶,成何體統?也難怪騎士團的名聲越來越爛,因為每位大隊長心中都有座斷背山……」狄耀嘆氣。
「!」聞言,兩人雙雙放開對對方的鉗制。
「現在還是白天呢,要脫衣服請挑地方。還有,菲斯洛,你再這樣胡鬧下去,蒂莉琪不會生氣嗎?」狄耀往旁跨了一步。
「……」蒂莉琪向前一步,跨到狄耀原先的位置。

「…什…麼…?」菲斯洛臉色青紫地看著忽然出現的蒂莉琪:「不--小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們可以繼續。」蒂莉琪笑容燦爛,轉身。
「不!小琪,聽我解釋--!」菲斯洛狗爬般狼狽地追趕上,離開前,不忘回頭給洛特一個火爆的眼神。
洛特打哈欠:「要記得喔,拖欠一天加兩枚銀幣。」

吵架好戲沒了,見習騎士們交頭接耳一會,便各自回到工作崗位。
現場留下洛特和狄耀。

「怎麼,你和菲斯洛吵得不是很認真?」狄耀發語。
「怎麼看出來的?」洛特覺得自己可是全力嘴賤了。
狄耀一指洛特掛在腰帶邊的暗器:「你要是有心討債,應該會耍陰。」
「我才不會和菲斯洛打…!」洛特才反駁完,靈光一閃:「啊,說到耍陰……下次討債就從蒂莉琪那裡著手!」
「……」狄耀總覺得自己說了不好的話。

「狄耀,問你一件事。」
「嗯?」聽見洛特的語氣忽然變得認真許多,狄耀有些詫異。
「你知道穆亞發生了什麼事嗎?」洛特問。
「怎麼這麼說?」經洛特一提,狄耀開始思考。

「最近幾天都是這樣,穆亞的話少了很多、笑容沒有平常燦爛,而且很少出現在大家面前。」洛特敘述:「還有前幾天,我故意在穆亞面前訓練第七小隊完美的蓋布袋技巧,他…居然完全沒訓我!」
「照這樣聽起來,是真的有什麼事發生在穆亞身上了。」狄耀一想:「對了,似乎是從你抓到獨角獸右崽,順利完成皇命以後,穆亞才變得比較少話。」
「……也許就是如此。」洛特忽然想通了什麼:「謝謝你了,狄耀。」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以後,洛特大剌剌地將雙腳擺上寬敞的辦公桌,整個人陷進真皮辦公椅裡。
「是從幻夢林海回來之後,就開始了嗎?」

回想起那時,洛特肯定自己沒對穆亞多做什麼。
倒是真有這麼一時,洛特抱持著就算要把穆亞除掉,也勢必取得紫脈晶精的想法。
但是這在洛特知道,比起獨角獸或是騎士絕對正義的守則,自己的傷對穆亞而言更是重要以後,洛特就無法對穆亞下手。

雖然穆亞的腦子總是相當死板、熱血也許會在未來使他身陷進許多無謂的戰鬥、正直會讓他被小人陷害……
但是,穆亞對洛特而言,真的是很重要的朋友、是時時都無法忽視的人。

有時,洛特的確只顧著自己,沒有顧到穆亞的感受;
反觀穆亞,他一直都很關心洛特的傷、總是催促洛特什麼會議要開始了、囑咐洛特任務要小心……
想至此,洛特所剩不多的良心裡,居然升起一絲絲慚愧。

該不會是那時的思緒,在無意間透露出來,讓穆亞感受到了吧?
那麼…穆亞還真是個重義氣的朋友。
他在當下,竟然完全沒有表露憤怒或悲傷,僅僅是簡單過問以後,就奮不顧身地衝進湖裡,為洛特採來紫礦。

「所以…是我惹穆亞生氣了?」
「真想不到穆亞也是會生氣的人……」
「他要生氣,早就該生氣了,何必等到現在呢?」

都已經認識了三年,是唯一的至交了,穆亞這才難得表露情緒,讓洛特有些苦惱。
要是沒有認識這麼久、還不知道穆亞的好,洛特就不會對穆亞這麼煩心了。

「……要是有什麼事能引起穆亞的注意就好了。」洛特難得嘆氣。
「惹事也沒有用,穆亞都不罵了……」
「雖然穆亞總是一直唸、一直唸,讓人覺得很麻煩,但是不被唸又不習慣……」
洛特定下主意:「算了,平常都是他來找我,這次就換我去找他好了。」


於是,洛特來到穆亞的房門前。
洛特一向不具備騎士的一切,當然包含禮儀,所以他門也沒敲,就直接踹開。
「喂,穆亞……」

就在洛特打開門的那時,穆亞正坐在床邊解衣服,多一份太糾結、少一分太瘦弱,如此濃纖合度的身材展露了一些。
「咻--」洛特不禁吹口哨:「穆亞,你的身材真好耶。」
「?」穆亞轉頭望向門口:「真難得看見你在這裡,有事嗎?」

「你怎麼在換衣服?」洛特環視四周,注意到桌上擺著一碗湯,還冒著熱氣,「該不會是喝這個的時候打翻了吧?」
「…是啊。」一想起那碗湯的滋味,穆亞就感到恐怖,不過這可是蒂莉琪表示關心才送來的,得喝掉才是。

洛特帶上門,走進房裡,懶懶地靠上門板:「大熱天的,幹麻喝湯?」
「沒辦法,感冒了。」穆亞脫下弄髒的上衣,套上另一件潔白如新的騎士服。
「感冒?」現在是夏天耶,怎麼會感冒?洛特嚴重不解。
「在幻夢林海那時候,雖然上岸之後有用鬥氣烘乾衣服,還是著涼了。也許是那裡比較涼了些。」穆亞緩緩解釋。

洛特挑眉:「喔,那你怎麼沒有去找祭司?」
「醫官說,之前我們和怨鬼打的時候砸壞太多東西,所以現在藥品供應有限……」穆亞說:「祭司的力氣要省著,這些資源都要留給受重傷的人……醫官說我吃點藥,多休息就會好了。」
「所以…這就是你最近為什麼很少出現在大家面前、儀容有一點不整齊、還很少說話的原因?」那我剛才到底在為穆亞煩心什麼!
「如果常常和大家在一起,感冒會傳染;我生病了,也不大能注意到自己的儀容」穆亞苦笑:「再加上我有點沙啞,不能說太多話……」

「這樣啊……呿,害我這麼擔心。」洛特吐口氣:「為了賠償我煩憂的心,你要請我吃晚餐!」
「洛特,在初試,我就給了你二十枚金幣--那筆可不是小數目,這個月我已經透支了。」

「啊?」這麼說也對。面對病人,洛特難得良心發現:「那好吧,今晚我請你,你可不準挑太貴的!」
「謝謝你了。」穆亞微笑:「不過我需要吃點比較好吸收的,不能到餐廳。」
「什麼嘛,我難得有想請客的意思……」好久沒看到穆亞的笑容了,洛特的目光放專注了些。

「砰!」
門被大力打開。

菲斯洛突然闖進房裡:「穆亞,我聽小琪說了…原來你感冒了?」
「!」菲斯洛第一眼看見的是,洛特把穆亞壓倒在床上,而且穆亞的衣釦大部分都開著,這看起來頗像某種事進行到了一半……
「…喂…你們…在幹麻?」親眼見證新一對情侶誕生,菲斯洛不由得害燥起來。

「……」洛特看一眼穆亞。
「?」穆亞仍然是溫和微笑,看來是絲毫搞不懂現在的情況被誤會成什麼。

「……!」洛特的臉頰有些燒燙。
洛特緩緩起身,回頭,一對上菲斯洛就是劈哩啪啦開罵:「還不是你害的!你沒注意到門前面有站人嗎!怎麼這麼魯莽地把門打開!害我整個人被撞飛!」
「欸,你也沒有敲門過吧?怎麼可以反過來怪我?」就算被指責,菲斯洛還是在竊笑。


【END】

闇騎士1完食~
字數不夠多OTL因為我對這部還沒有很了解。
有寫錯請大家要指正喔,感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