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單篇】Aspirazioni saranno realizzati(微H,格雷、陽冰)

「兩位小弟弟,歡迎光臨啊。」
顧攤的人是一名中年男子,樣貌相當普通。出現迎接的聲音卻是甜美可愛的小女孩聲線。

格里西亞和雷瑟才覺得怪異,就出現一名淡得看不出來的粉色皮膚、金色捲髮與湛藍雙眼的小女孩,雙手撐上桌子:「你們好!」
「……。」格里西亞和雷瑟對看一眼,覺得對方的歲數看來明明和他們差不多,為什麼叫他們小弟弟?

「你們來買捲軸嗎?」小女孩的笑容燦爛,水靈大眼眨啊眨,過幾秒,有些皺眉:「不行呢,你們是神聖屬性的,不好操控死靈魔法。」
「不是…我們只是對這個攤子很好奇,所以來看看!」格里西亞聽到這裡居然在賣「死靈魔法」的捲軸,興趣特別盎然,但是基於普遍深植人心的職業歧視,格里西亞又有些害怕。
「這樣啊?這裡除了捲軸以外,也有賣其他書喔,像是漫畫什麼的……要找給你們看嗎?」小女孩笑容開朗。

「妳把我們當小孩子啊?居然想給我們看漫畫。」格里西亞嘴上在說,手已經在書堆裡摸索,隨手一撈,「咦?這本書怎麼沒有標題?」
「喔喔!」小女孩不可置信地掩嘴:「籤王!」
「……籤王?」沉寂已久的雷瑟看見小女孩的反應,非常疑惑。

「呵呵呵--沒…沒事!」小女孩以銀鈴般的笑聲掩蓋不小心出口的話語,「這本書有魔法喔!翻書的人是怎麼樣的人,裡頭就會顯現怎麼樣的內容!」
「哇啊,聽起來超神奇!」聽見小女孩的話,格里西亞雙眼一亮,動手就想翻書。
「先別翻!」小女孩蓋住格里西亞的手:「你們要在回家以後,兩個人一起翻才有效果。現在翻開,裡頭全是白紙喔。」

看著格里西亞興奮至極的表情,雷瑟有些無奈:「這本書要多少錢?」
「相逢自是有緣,這本就不收錢了!」小女孩笑瞇瞇的。
「……。」聽見這話,雷瑟有說不出的怪異感,竟有種「相逢自是有緣?說不定未來還會再遇到這個怪人」的強烈預感。

「哇,妳真是大好人!」格里西亞笑容滿面地轉頭:「雷瑟,我們快點回聖殿翻這本書!」
「格里西亞,你確定要把這本書帶回去?」

還沒等到格里西亞回答,雷瑟就離書攤越來越遠了,原因是他被格里西亞火速拖走。
「一路順風喔!」小女孩朝著頭也不回的格里西亞還有遲疑的雷瑟揮手。


回到聖殿以後。
在走廊上,格里西亞還是一味地向前衝--

「停!」雷瑟拉住格里西亞。
「唔!」格里西亞跺下腳步,腳底快要擦出火花來。

「你的房間到了。」雷瑟說完,轉身就想走。
「你和我一起進來吧。難道你對那本書沒有興趣?」格里西亞提議。
「……。」雷瑟覺得這書多少有問題,但是真要說對這本書有沒有興趣……,有,而且相當濃烈。

趁著雷瑟還在猶豫,格里西亞踹開自己的房門,兩手一推:「這種事有什麼好考慮?看就對了嘛,又不會因此少掉一塊肉!」
「好啦,看就看。」雷瑟被推進狹小的房裡以後,在床邊端正地坐下。

格里西亞帶上門,大步併到雷瑟身旁,一坐下便興奮地將書放到他和雷瑟之間,期待地翻開第一頁……。
一打開,裡頭的紙真的是全白,沒多久就開始浮現圖案。


「格里西亞,這本書會隨著翻書的人而改變內容,對吧?」
「是…是啊……。」格里西亞回答得心虛。
「那書裡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畫面呢?」雷瑟看書一眼,再看著格里西亞:「啊,我懂了,原來你是這種人。」
「我就是這種人又怎麼樣!」聽見雷瑟揶揄的口氣,格里西亞漲紅了臉,想放下書的手改變了心意,把書捉得更緊。

「好了吧?放下那本書。」雷瑟想將書闔起。
格里西亞拍開雷瑟的手:「雖然內容有些奇怪,不過這也是我們第一次看見這種東西。不如當作是增廣見聞,好好地看下去!」
「我才不想增加這方面的知識!」雷瑟不想看書頁,目光卻還是不由自主地游移上去。
雷瑟的臉頰正燒燙著。

「雷瑟,『花開勘折直需折』呀!你至少要過著沒有女人的生活到四十歲,未來你能看到這種書幾次呢?在當下能把握的就該多加把!」格里西亞一邊說,一邊翻閱著。
「……。」雷瑟的手蓋上自己的雙眼,因為他知道自己還不到適合閱讀這種刊物的年紀。

「雷瑟,你覺得這個要怎麼做?」雷瑟沉默不過幾秒,格里西亞就說話了。
雷瑟提振起勇氣,拿開手,遲疑地望向書:「這個?」

還沒來得及把圖看清楚,雷瑟的肩膀就被格里西亞扶住。
雷瑟轉身,面對格里西亞:「怎麼了?」

格里西亞沒有回答,而是湊上前。
兩人的嘴唇輕碰一下。
雷瑟睜大雙眼。

「這樣應該不會錯。」格里西亞很快地後退,瞄書一眼,翻了一頁。
「格里西亞,你做什麼!」就算深知格里西亞一向好奇而勇於嘗試的個性,雷瑟仍然對格里西亞的行為感到相當詫異。

「你看,下一步要怎麼辦?」格里西亞把書拿到雷瑟的面前,讓雷瑟正對著圖。
「!」雷瑟的臉更紅了,他退幾步:「格里西亞,不要再做傻事了。」
「這才不是傻事,這可是一種稀有的經驗。這表示我們不是小孩了!」格里西亞笑笑。
「我才不要這種經驗!」雷瑟轉身就想離開。
格里西亞一把捉住雷瑟的手,把雷瑟拉回床邊。

雷瑟在當下的思緒有些混亂。他坐回格里西亞的身邊,面對著格里西亞。
「可以嗎?」格里西亞極想再續方才的吻,但他生怕雷瑟生氣,所以問得遲疑。
「呃……。」雷瑟不明白青澀的一觸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他有些害怕,好奇心卻也被格里西亞帶上。

良久,雷瑟點點頭。
於是格里西亞再次吻了上去。這次不只是碰上唇邊就縮回,而是張口,舌頭試探性地滑進去。

雷瑟不討厭格里西亞的吻,貝齒輕易地被撬開來,一對小舌交纏,流動著水聲。
格里西亞輕撫著雷瑟的髮絲,扯下綁著馬尾的繩子,讓暗夜般的黑髮垂至肩邊。

「唔…嗯…。」雷瑟不禁閉起眼。僅僅是在口裡翻動著,也讓他的體溫飛升。
雷瑟漸漸失去力氣,被格里西亞輕輕一推,他自然地斜倒到床上。

吻還持續著。
雷瑟的唇相當柔軟,吸引格里西亞多舔了幾下。

深吻時幾近窒息,令人腦中一片空白。
甜而麻的奇妙感蔓延開來,使格里西亞上癮,遲遲不放開雷瑟。

「唔……。」雷瑟的聲息微弱,呼吸粗重而困難。
「!」格里西亞覺得雷瑟的臉頰漲紅得不對勁,趕忙放開雷瑟。
「呼……呼……。」吻愉悅,卻也漫長,害得雷瑟差點就窒息了。終於能盡情地呼吸,他用力吸氣,再重重吐出。

「…雷瑟,沒事吧?」格里西亞的呼吸也有些急促,但他不感到難過,甚至思念著即逝的、若有似無的甜味。
「……沒事。」雷瑟思考著該不該回答,因為他覺得自己要是回答了,也許還會有什麼事發生。但他明白格里西亞在擔心,所以沒有想太久就應聲了。
「那就繼續,好不好?」格里西亞壓在雷瑟身上,感受著雷瑟溫熱的吐息。
「……。」雷瑟看出了格里西亞雙眼中的光芒,他想拒絕,卻找不到理由。

還沒等到雷瑟的回應,格里西亞解開雷瑟的披風,敞開衣襟,吻了上去。
「呃…!」雷瑟下意識地想推開格里西亞,雙手卻被捉住。

一開始,格里西亞還沒有頭緒。一吻上纖細的頸子,格里西亞不禁去舔、去輕咬,留下一點一滴的粉色痕跡。
有些酸、有些麻、又有些疼,複雜的感受一一自頸邊蔓延開。
此時,雷瑟竟然萌生了「繼續下去也不錯」的感覺,任由呼吸和體溫加速與竄升。

再拉下已解的衣襟,格里西亞啃咬上雷瑟的肩頭,輕撫雷瑟平坦的胸膛。
「呼……唔……。」奇妙的躁動感騷擾著雷瑟,使得雷瑟期盼著某件事的到來,又嚴重地不解自己所期盼的為何物。

格里西亞向下轉移陣地,輕舔上一側粉色的尖端,吸吮、啃咬著。
「嗯…!」在格里西亞輕咬下之時,雷瑟皺眉了。微疼使他清醒了些。
伴隨著疼到來的微麻開始與理智較勁催促著雷瑟,分別要他表明加速進行抑或是逃開的心意。

格里西亞喜歡此時的雷瑟,大大的黑眸逐漸填上水氣。
溫和而甜膩的氣息,還有稚嫩的嗓音,讓格里西亞越來越領略這事情如何進行下去。
格里西亞的手往下撩起雷瑟的袍擺,再伸進底褲中……。

「!」小小的分身被格里西亞溫暖的掌心包覆著,使雷瑟輕微顫抖。
細膩地撫上,格里西亞以指尖搓動著雷瑟的分身。

「哈啊…啊……。」雷瑟的氣息更粗重了,聲音有些起伏,抗拒的面容竟流洩出一絲愉悅。
注意到雷瑟的變化,格里西亞感到有趣。下意識地,掌心開始上下打動,速度越來越快。
「…啊…嗯…。」意識越來越空白,雷瑟感覺得到,他快要把持不住自己。他的聲音漸趨壓抑。

「……不要了…。」
「啊?」雷瑟忽然說話,令格里西亞一時反應不過來。
「我說…不要了。」雷瑟再說了一次。

看他的表情,好像是生氣了……。格里西亞有些擔心,只好放開雷瑟。
雷瑟趕緊坐起身,披上披風。
畢竟這是被他脫的,格里西亞想替雷瑟扣上衣服,他卻怕自己忍不住捉住雷瑟、不讓雷瑟離開,所以遲遲不敢伸手。

雷瑟站直了身子,掉頭,推開門。
直到門「砰!」一聲關上,格里西亞才從如夢般的情景回到現實。
隔著門仍然能聽見雷瑟急促的腳步聲。

格里西亞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對男生起了興趣。
至於雷瑟會不會受傷害?這點,格里西亞懶得去想。


過了一小段時間。
呆坐在床邊的格里西亞想起怪書的存在,就算知道這書十分過激,被太陽騎士看見以後會被大大地訓斥一頓,然後……他和太陽騎士一起開心地鑑賞這本書,格里西亞還是不禁將書翻開,漫無目的地閱讀著。

「哇,這本書真的有魔法耶!」翻著翻著,居然翻出之前沒看過的頁面,讓格里西亞相當驚奇。
「什麼?我一直以為壓倒就是壓倒,想不到還能用推的?」
「喔喔,撲倒似乎也不錯!」
「咦!還能面對著?」
「咦咦!坐著也行、站著也行?感謝光明神!人體真是太奧妙了!」


……就這樣,格里西亞鑽研著轉變為百春圖集的魔法怪書,入神地在房裡讀到晚餐時間。

「砰!」格里西亞的房門突然被踹開。
「!」格里西亞嚇得從床邊彈起來。

「格里西亞,已經開飯了,你居然還窩在這裡,真是太難得了!」奇克斯站在門邊。
「喔,原來是奇怪廝你啊……。」格里西亞還以為太陽騎士知道他半天都沒有練劍,所以來算帳了,嚇得趕緊把書藏匿於無形。
「看你很失落的樣子,你不喜歡我來啊?」奇克斯的眉頭糾結。
「噗,你想太多!」格里西亞一聽見能吃飯了,心情大好,站起身,三步併兩步地跳到奇克斯身邊,搭上奇克斯的肩膀:「走吧!去吃飯!我都要餓死了!」

穿過點燃燈火的走廊,格里西亞和奇克斯一起到了餐廳。
裡頭一排排的座位塞滿了聖騎士,廚房裡,好不容易準備完晚餐的寒冰騎士正要脫下圍裙。

「雷瑟,今天的馬鈴薯還有蘿蔔是我做的,你吃吃看吧?」
「唔。」格里西亞一眼就瞄到雷瑟和伊希嵐坐在窗邊。
伊希嵐的顏面神經已近凍僵,唯有在和深交的雷瑟以及格里西亞相處之時,才會難得地顯露出他的本性--相當健談而愛笑。

雷瑟原先在回應伊希嵐,目光忽然轉到門口,像是有什麼感應一樣,就這麼剛好地對上格里西亞。
「……。」雷瑟嘴微微張著,像是想叫喚格里西亞,卻什麼聲音也沒出來。

「格里西亞,你怎麼愣住了?」
奇克斯順著格里西亞的視線看過去之時,雷瑟的視線已經收回伊希嵐身上。
奇克斯問:「一個酷臉的和一個冷臉的,有什麼好看嗎?」
「……!」格里西亞原先想衝向前對雷瑟道歉,被奇克斯這麼一喚,主意拿不定了:「當然不好看!我們還是快點去看看今晚的菜色比較實際。」


吃完晚餐之後,格里西亞並沒有回到房裡,而是在練習場邊的草原坐了下來。
依靠著樹幹,聽著蟲鳴,看著點點星光。格里西亞思考著,自己什麼時候該對雷瑟道歉、又該如何道歉。
「如果是羅蘭,就算嘴巴上說不要,也一定會讓我繼續下去……。」格里西亞嘆一口氣。

「你怎麼在這裡?」
「咦?」聽見熟悉的聲音,格里西亞往上一看。這是上午的時候,被他糾纏著討冰吃的人。

伊希嵐在格里西亞的身邊坐下:「居然出現在你一向最不喜歡的地方,還在嘆氣……,有心事嗎?」
「我才想問你怎麼在這裡。」格里西亞往旁挪了點位置,讓伊希嵐也能靠著樹幹歇息。

「我來尋找做點心的靈感。」伊希嵐帶點淡笑地回答。
「……做點心也需要靈感?」格里西亞不解。
伊希嵐點頭:「雖然食譜裡的點心相當多種,我偶而也會想以自己現在擁有的知識和技術,做出獨一無二的樣式或口味。」
「喔。」格里西亞想問伊希嵐要是研究出新的點心,會不會給他吃,不過一想到伊希嵐最有可能為了留寒冰騎士和雷瑟的一份而回絕,他就不敢問。

「你呢?你在想什麼?」伊希嵐看著格里西亞。
「我?」格里西亞指指自己。
「嗯。」伊希嵐點點頭。
「……。」總不好說我在想該怎麼對雷瑟道歉……。

腦子快速運轉一下,格里西亞開口:「伊希嵐,你試過『接吻』嗎?」
「!」伊希嵐慌張:「…當然沒有!」
「噗。」看見伊希嵐驚嚇的神色,格里西亞就覺得好笑。

「你又有了!」伊希嵐不喜歡格里西亞笑他。
「當然有啊。」不過是今天發生的事,而且非常像是拐騙到的,格里西亞也回答得神氣。

「……!」聽見格里西亞的回答,伊希嵐相當詫異,因為他們總是待在聖殿裡,無法接觸到女性。
況且,連總是陪老師出去做交際的暴風也還沒交過任何女朋友,可見和女孩接觸需要相當的手段……,沒想到格里西亞能和女生交往到這種階段!

「嘻。」格里西亞拍上伊希嵐的肩膀:「稀巴爛,要不要試試看?」
「試?」伊希嵐低頭:「別想了,沒有任何女孩子願意和未來的寒冰騎士在一起。」
「你想太多了,現在的女孩都喜歡冷酷型,你當了寒冰騎士一定會身價暴漲。」格里西亞柔聲安慰伊希嵐。
「!」聽見格里西亞的話,伊希嵐出現一絲曙光:「真的?」
「真的!」格里西亞笑得令人安心:「所以,你要不要試著累積點經驗?」

「……累積經驗到底是什麼?」伊希嵐越聽越玄。
「你和我試試?」
「!」伊希嵐聞言,嚇得後退許多步。

「稀巴爛,回來啦!」格里西亞以對待小動物的方式,向伊希嵐招手。
「我說過好幾遍了,你不准再叫我稀巴爛,不然我就不給你冰吃!」伊希嵐後退更多步。
格里西亞前進幾步,將伊希嵐拖回身邊:「好好,不叫你稀巴爛了。」

「……。」坐回格里西亞的身邊,伊希嵐不安地看著格里西亞:「你是…同性戀嗎?」
「@#$%^&*……。」我當然不是!你聽不出來我只是想玩嗎?
「你不要不說話,不然感覺很恐怖。」伊希嵐覺得格里西亞要是同性戀,就是稀有物品的一種,好不容易才忍住想去戳格里西亞的衝動。

「讓我親一下,我就回答你?」格里西亞一直惦記著親吻的奇妙滋味,非常想再一試。
「我才不要!」伊希嵐皺眉。
「這個很好玩喔,你一定會上癮。」格里西亞開始勸誘。

「可是和你……感覺很噁心……。」伊希嵐有些發顫。
「什麼很噁心!」到底是這件事噁心還是我很噁心啊……。
「因為你和我都是男生!」伊希嵐堅定地表達出自己的不願。

格里西亞知道,自己不論再說多少,伊希嵐都聽不進去,乾脆採取行動!

「呃…怎麼了?」忽然被格里西亞攬進懷裡,伊希嵐不解。
格里西亞不回答,抬起伊希嵐的下巴,就是一吻。
「唔…!」伊希嵐才想推開格里西亞,手就被格里西亞放到肩膀上,進一步環住格里西亞的頸子。

一切來得如此突然,伊希嵐的呼吸急促,腦中頓時一片空白,心慌得不知該作何反應。
格里西亞輕輕撫著伊希嵐的短髮,舌頭探進伊希嵐溫熱的口腔裡,就想纏上伊希嵐的舌尖。

一對小舌開始糾纏,格里西亞翻動起來,讓微麻滲透其中。
伊希嵐也回應起格里西亞,輕攪著,嚐到一些甜味。

深淺不致的呼吸和水聲,在寧靜的夏夜竟然一點也不顯得突兀。

「…嗯……。」伊希嵐的聲音飽含著喘氣,聽來曖昧不已。
順著格里西亞的施力,整個人倒進格里西亞的懷裡,火熱的交纏竟讓伊希嵐沉沉入睡。

「!」直到格里西亞微涼的掌心摸進伊希嵐的衣服裡,才讓伊希嵐清醒。
他放開手,一把推開格里西亞。

「幹麻啊!」格里西亞才正要沉淪,就被硬生中斷,有些哀怨。
「現在已經很晚了,老師要我早點睡,明天要教我做牛奶餅乾!」伊希嵐有些喘,但還是說得很快。
「啊。」格里西亞一聽見餅乾,不禁吞了口口水。只好狠下心,不拉住伊希嵐:「好吧,晚安。」

「晚安…!」伊希嵐趕緊站起身,在轉身離開之前,小聲地說:「…和你接吻…真的沒有想像中的噁心……。」
「……。」明明聽見了伊希嵐的話,一臉笑意的格里西亞還是提高語氣,問:「你有說什麼嗎?」
「沒、沒有!」伊希嵐相當尷尬,迅速逃離現場。


目送伊希嵐離開以後,格里西亞仍然懶懶地靠著樹幹,坐在原地。

草叢中的蟲鳴奚落。
晚風徐徐吹著,把草原吹得高低不整。

格里西亞若有所思地看著閃爍星空。
「雷瑟和伊希嵐都太可愛了……,不論是書上畫的哪種方法,總有一天,我都要對他們用上……。」
想起雷瑟的推拒、又憶起伊希嵐方才的反應,格里西亞就一陣悸動。

此刻,一顆流星墜下,在夜空劃下一線白晝。

「--!」格里西亞睜大了眼。
「幹!我剛才說了什麼!」格里西亞不敢相信流星出現的事實,可是流星的確經過了。
格里西亞頓時崩潰。
他寧可對流星說「錢錢錢錢錢錢錢錢--(無限重複)」或「女人女人女人女人女人--(無限重複)」,都不要是…剛才的…可怖的…明確的…話語。

「流星啊,難得的願望我可不想花在那種事上……,你回來好不好?我要重新許願!」格里西亞對空抓抓,想把已逝流星拖回原位。
「嗚--」格里西亞的眼眶開始發熱。

「我…我不要真的睡男人啊啊啊--我不要悲慘到當同性戀--!」


【END】


Aspirazioni saranno realizzati:義大利文,「願望一定會實現」之意。

用咕狗翻譯機重複試驗過,文法應該不會出錯…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