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80837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祭司外篇】不是魔族

「幹麻?」艾德霖感覺普隆賽斯看著他的目光怪異。
普隆賽斯笑笑,把手伸進艾德霖的衣服裡。

「等等…妳…幹麻啊!」艾德霖的下巴簡直要掉下來。
「喔喔,看你一個竹竿樣,想不到你的胸膛還挺結實的。」普隆賽斯使勁地摸。

奧里亞傻眼。
奧斯丁低頭。幸好他喜歡上的是音。

「啊哈,找到了。」普隆賽斯找出海蒂給艾德霖的綠水晶:「海蒂,反正妳入隊了,不需要再和我們遠距聯絡。這個就給奧里亞吧?」
海蒂早就料到普隆賽斯的動作是這麼一回事,於是乖巧地點頭。

「哪,接好。」普隆賽斯將綠水晶朝奧里亞一扔。
空中劃出一道翠綠的拋物線。
奧里亞伸手,接住:「那我這就帶大王離開。」
「…這麼快嗎?」奧斯丁轉頭看著奧里亞。
還沒等到奧里亞的回答,奧斯丁就感覺到自己身子一輕,離原地越來越遠了……。

「把我放下來!你想讓路邊的人看笑話啊!」
有鑒於用攙扶的實在是太慢了,空著力氣不知道怎麼用的奧里亞乾脆把奧斯丁摟起身,一陣快跑。
這種完全居於弱勢的姿勢令奧斯丁感到一陣錯愕--告非,以前都是他把奧里亞這樣抱起來的,什麼時候輪到奧里亞這樣抱他了?
「以前你在逼我讀書的時候,也沒管旁人會不會看我笑話,把我這樣拎起來就是往沼澤裡丟了。」奧里亞回憶:「我還記得,那裡頭有好多鯊魚……。」
「自從你的屁股被鯊魚咬一大口之後,你再也沒有從全校第一名掉下來。」奧斯丁哼哼。

「……。」奧里亞決定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另外發語:「大王,接下來要去哪裡?」
「你不知道要去哪裡?」
奧里亞點點頭。
那奧里亞跑這麼快究竟是為什麼?奧斯丁咋舌。

「你白痴什麼啊!我根本不知道這附近有什麼城市,你問我有什麼用?」奧斯丁怒吼。
「……唉,我的大王真是太沒用了。」奧里亞嘆氣。
「沒用個屁!你轉大人的時候我都已經幾百歲了,殺過的人比你吃過的飯多!」奧斯丁又是怒吼:「還有,你既然不知道要往哪裡走,就停下來!」
「是。」奧里亞隨即停下腳步。

這麼一煞車,地面都要擦出火花來,奧斯丁差點摔出去。
奧里亞的手一收緊,奧斯丁總算是勉強停留在奧里亞的懷中。

奧斯丁又是罵:「你要停了也不會說一聲嘛!」
「你要我停,我就停,這樣也不對?」奧里亞將奧斯丁放下。
這麼說也有道理啦……。奧斯丁揚眉,正色:「那你是不會抱緊一點嗎?我都還沒買靈骨塔就要被你摔死了,到時候你難道要把我燒成灰灑大海?」
「抱緊?不,大王,我對摟男人沒有太多興趣。」奧里亞回答:「還有,你如果讓我燒,那一點灰都不會剩的。就算有灰,我也不會灑進大海造成環境污染。」

「……。」奧斯丁從來沒有這麼想痛扁奧里亞過,可他偏偏打不贏:「修改記憶的魔法一消失,你就不把我當你哥了是不是?說話真是一點尊敬都沒有。」
「不,大王永遠是我的家人。」奧里亞恭敬地答話。
「那你就不要一直大王大王地叫了,早就說過這真是拗口到不行。」
「但你又不真的是我哥,我難道要叫你大哥?」奧里亞難得露出為難的表情。
「那你就不要叫我大哥啊,不會叫名字?」奧斯丁不懂奧里亞為何一臉遭遇難題的樣子。

「名字……?」奧里亞開口:「呃…奧…奧……。」
「你是舌頭肥大嗎?好好的話也說不出口。是奧斯丁,奧、斯、丁--」奧斯丁試著讓奧里亞唸出名字。
「!」奧里亞嚥下一口氣:「大王,還是讓我繼續這麼叫你吧。」
「……。」這個不可理諭的傢伙……。

「拜託了!」奧里亞鞠躬。
「叫就叫嘛,幹麻哀求我?」奧斯丁有種自己在勉強奧里亞的感覺。
「謝謝大王。」奧里亞起身。

「對了。」奧里亞自外套口袋中摸出一瓶藥:「大王,我們用飛的就能找到城市了!我這裡有長出暫時性翅膀的藥水。」
奧斯丁將藥接過手,打量:「……你確定雞會飛?」
奧里亞聞言,收回奧斯丁手中的藥,遞上另一瓶。
「企鵝最好會飛啦,駁回!」奧斯丁看一眼,退還。
奧里亞再換上一瓶。
「麻雀?那麼小的翅膀要摔死你跟我?」
奧里亞抽下藥,遞上新的。
「麒麟?麒麟沒有翅膀好不好!」
奧里亞顫抖著換上新藥。
「天使翅膀?我們是魔族耶!」
抽手,再拿出一瓶。
「飛鼠這是什麼東西啦,還有你哪來這麼多怪怪的藥……。」

還沒等奧斯丁說完,奧里亞隨手再抽出一瓶藥,喝下,緊緊抱住奧斯丁。
一對色彩鮮明的翅膀自奧里亞的背後迸出,用力地開始拍動,濕潤的雙翅逐漸分開。
兩人緩緩離開地面。

「哇!芭比夢幻仙境的蝴蝶翅膀耶,給你拍拍手!」一見到奧里亞背後是什麼粉紅色的東西,奧斯丁就一陣悶笑。
「……要你管!能飛不就好了!」奧里亞羞得低頭:「你失去魔力之後真的很廢耶!連個傳送術都不能使了!」
「你覺得我廢就把我丟到路邊吧。」奧斯丁攤手。
奧里亞抬頭:「你明知道我不可能拋下你。」

「那你還嫌棄我?」奧斯丁佯裝出不悅的面目。
「我……。」奧里亞才想說他一生也沒做什麼,就是對奧斯丁夠鞠躬盡瘁了。想了想,還是屈服:「我不過是一時嘴快罷了。」
「呵。」奧斯丁笑出來:「下次再嘴快,就把你那張嘴用粗針縫起來。」
「……。」我們已經是唯一能互相依靠的家人了,大王他不會真的這麼做吧?…應該……應該會的樣子。


在空中尋覓了一會。
兩個人飛離陰森的北都,偏往南邊。

「呼,終於找到城市了。」在翅膀消失的前一刻,奧里亞躍身,降落到一座城口。
「『且堤葉』?聽都沒聽過的小城。」奧斯丁瞥了城牌一眼。
「至少這城裡有總工會,我們就進去吧。」奧里亞攬起奧斯丁的肩膀,支撐起奧斯丁虛浮的身子,帶他走進城。

進城的一路上令奧里亞難受。

「你怎麼一臉不舒服?」奧斯丁疑惑。
「有好多人在看我們……難道我們是魔族的事情被發現了?」奧里亞低聲。
聞言,奧斯丁探了探:「什麼嘛,你沒發現看我們的人都是女孩子嗎?」

經奧斯丁一提,奧里亞左右張望一下,發現死盯著自己的人真的如奧斯丁所說,都是女孩,而且這些女孩個個捧著臉頰,雙眼愛心。
奧里亞猛地顫抖。

「奧里亞,你就是太少上來地面,才不知世事。」奧斯丁拍拍奧里亞的肩膀:「以我們這種相貌在人間過活,一定要習慣這樣的眼光啊。」
「大王,我不懂你的意思。」奧里亞認真地回答。
「沒關係,改天我帶你去男公關酒店打工,你就會了解『店長之下、萬人之上』那種被捧上天的紅牌感了。」奧斯丁微笑。
「……。」奧里亞想說不要,但一想到就算拒絕,奧斯丁也還是會裝做沒聽到,奧里亞就懶得答話。

***

待終於買到房子,已經是黃昏時分。
由於這城裡一大堆面向陽光、通風良好、風水一級讚的房子,逼得奧斯丁連連拒絕,房屋推銷員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裡做錯。

「那……這間呢?我奉勸兩位客人最好不要,因為這裡有那個……那個……。」介紹到僅剩的最後一間時,房屋推銷員相當害怕。
這房子同樣是陽光好、通風佳,還位在以風水學而言會招財的水穴。但曾經有人在此死於非命,在水穴加持之下,現在「鬧」得可厲害了……。

「就要這間!」奧斯丁亮起眼來:「我聽見同胞的歡迎聲了!」
「大王不是已經變回人類了嗎,哪裡來同胞的歡迎聲?」奧里亞感到奇怪。
沒錯,人類不可能聽見鬼魂的聲音。難不成奧斯丁其實沒有變成人類?

兩個人要付錢的時候,考慮著應該要分期好還是一次付清,壓根沒有討論到貸款這條路,讓房屋推銷員相當驚奇。
「什麼嘛,這種數字?」收到房屋契約時,奧斯丁遞出磁卡:「那就一次付清。」
「…客倌,你確定戶頭裡的錢夠付清這屋子嗎?」房屋推銷員傻眼。

卡刷下去之後,房屋推銷員深深認清眼前的客人真的非常有錢。因為扣除房子款項之後,奧斯丁的戶頭裡還剩下五億多。
五億,這可是奧斯丁和奧里亞兩兄弟不要工作也能吃香喝辣幾百年的數目啊。

奧里亞看了下帳單:「大王,我都不知道你有這麼多錢。我做些任務,戶頭裡現在也不過幾千萬。」
「我可是首都的酒店爭相挖角的頭牌!工時少又自由、薪水爆多,一次小費比月薪多更是常有的事!」奧斯丁自傲地笑笑。

出了房屋交易所以後,再到附近採購了一些衣服、食物等等日常用品,兩人才回到他們剛買下的大洋房。

「現在要做什麼?要打掃的話,這裡乾淨得見鬼,也輪不到我們的份。」許久沒有做過家事的奧斯丁對打掃這件事很雀躍,看到房子裡乾淨得一塵不染,有些失落。
「不,普隆賽斯要我們安定下來之後連絡她,所以我們現在報個平安吧。」奧里亞在寬廣客廳裡的白色牛皮沙發上坐下,拿出普隆賽斯交付的綠水晶。

「知道怎麼用這個嗎?」奧斯丁站到奧里亞的身旁,打趣地看著水晶。
「我還算是…有點印象。」另外一顆水晶還在海蒂的身上,所以奧里亞專注心想著海蒂。

綠水晶起了變化,裡頭漾起許多不同的顏色,最後逐漸合成清晰的影像。

「小普小普,奧斯丁和奧里亞找我們了!」先是小女孩的聲音傳出水晶,接著是海蒂和普隆賽斯擠在畫面裡。
「喲。」普隆賽斯向奧里亞和奧斯丁打招呼。她小麥色的皮膚上出了不少汗水,看來是趕路多時。
「我們在一座小城裡買到房子了。」奧里亞直接切入話題。
「那很好啊,你們效率真快。」普隆賽斯爽朗地微笑。

看見普隆賽斯的微笑,奧里亞有種安心的感覺。
奧里亞對普隆賽斯點點頭。

「買到房子了?那接下來要生一打--的小寶寶喔!」海蒂將雙手張開,示意著一打究竟多龐大。

一打?人類有這麼會生嗎?又不是豬。
奧里亞在心中反駁完,才想起他應該快點解釋自己還沒有交過女朋友、奧斯丁更是剛被甩。
但他總覺得海蒂這話裡有說不出的怪異。

「啊哈哈哈……海蒂,妳別開玩笑!人家要認真過日了,妳不要隨便想歪!」艾德霖擠進畫面裡,把海蒂推開。
「海蒂錯了嗎?不是啊,海蒂的馬麻說,一但有了房子就要安定下來,要生小孩嘛!」雖然不見海蒂的身影,但聽著海蒂的口氣,不難想像她那張蜜桃般粉撲的臉頰已經不服得鼓了起來。
「啊啊啊!」艾德霖驚悚:「我靠!妳說男人要用哪裡生啊?而且這兩個是誰去生!」
「男人要用哪裡生?海蒂沒有學過,不知道耶。至於不知道誰生好?就猜拳決定吧!」海蒂把艾德霖擠到一旁,重回畫面。

「……。」原來是這個意思啊。聽完海蒂和艾德霖的對話,奧里亞感到悲哀。
「普隆賽斯,該切畫面啦,不然奧里亞快吐了。」奧斯丁湊到奧里亞身旁,對著綠水晶說。
「好,那我們一有進展,也會和你們說。顚波了這麼久,你們也累了,就好好休息吧。」普隆賽斯揮揮手:「再見。」
普隆賽斯語畢,水晶便消失了光芒,恢復為自身的翠綠。

奧斯丁起身:「哇,一切都解決了,感覺真好。」
「大王,你要去哪裡?」奧里亞將綠水晶收回口袋裡,轉頭看著奧斯丁。
「洗澡啊!要常常洗澡,保持乾乾淨淨的形象,才會被女生喜歡呢。我都已經一天沒洗澡了,噁!」奧斯丁往樓梯走:「浴室是在二樓,對吧?」
「是啊…。」奧里亞想問奧斯丁某件事,卻想不起自己應該說什麼。
奧里亞才一眨眼,奧斯丁就已經跑上二樓,消失在某間房裡。


進了寬廣透光的浴室,奧斯丁以為自己成了人類,應該能沐浴在陽光下,但他竟然和以前一樣無法承受光線。
奧斯丁只好將白色的紗廉拉上,澄黃和煦的夕陽便被擋在窗外。

「這房子真的很棒,裡頭什麼都有,什麼都是新的。」奧斯丁摸一下流理台還有浴缸,連掛在架子上的純白浴巾和毛巾也去搓了搓:「哇,毛巾軟綿綿的,擦起來一定很正點……啊!我想起來了!那個賣房子的說他們一直很想把這間賣掉,才會附全新高級家具!」

奧斯丁再走到大鏡子前。
鏡中,奧斯丁的身旁隱約有三個白色的半透明身影。
「……。」奧斯丁覺得自己變成人類了,應該是看不到異界兄弟啊。但他居然還是看到了,該不是這房子鬧得太厲害吧。

「我先跟你們說,要跟我們一起吃飯散步聊天什麼的都不是問題,但洗澡的時候絕對不要也待在一旁!我啊,可是非常注重隱私權的。」
奧斯丁說完,鏡中的身影蒸發了兩個。還剩下一個。
「妳。」奧斯丁指指:「我不會因為妳是女的就不修理妳。因為我不打女人,但不一定不打女鬼。」
在鏡中,最後一個身影也消失了。

「這地方陰氣真的很重耶,還沒完全入夜,鬼就能待著。難怪這房子便宜又大間到好詭異。」奧斯丁開始脫衣服:「沒關係,我喜歡這間房子!換到別間,可就不會有高級全新家具了!還要去選購,真是太累太費時了。」

解開領巾,打開一顆一顆釦子……。
鎖骨、胸膛、小腹一一展露出來。
上衣投進置在一旁的洗衣籃,籃板球一分。
再來是皮帶、長褲……。

脫下全身的衣物以後,奧斯丁將水龍頭轉向熱水,把象牙白浴缸沖洗了一會。
暖暖的清水持續流出,冒著熱氣……。

「死了,這裡沒有沐浴用品!」早已踩進浴缸,拉起浴廉,拿起蓮蓬頭將些微哆嗦的身子淋了個徹底的奧斯丁,這時才發現自己遺忘了一件好重要的事。
在街上採購時,碗、杯子、刀叉、花、花瓶、拖鞋……什麼都買了,就是沒有買到沐浴用品!

奧斯丁才在驚悚,奧里亞就氣喘吁吁地推開門:「大王,我買到沐浴乳、洗髮乳、潤髮乳、洗面乳和牙膏了!」
聞言,奧斯丁一陣欣喜,打開白色浴廉:「哇,有你真好!」
「我可不是屈臣氏。」聽見「有你真好」這話,奧里亞一揚眉,將瓶子們遞給奧斯丁,轉身就要走了。

「等等…!」奧斯丁往外捉住奧里亞的衣袖。
「還有事嗎?大王。」奧里亞止住腳步。
「從架子上拿下一條毛巾,來幫我擦背吧?」奧斯丁的語氣提議,本質是命令。

***

離開浴室以後,奧斯丁坐在臥房裡讓奧里亞幫他吹頭髮。
這可不是兩個人感情好,而是因為奧斯丁的頭髮一吹往往需要半小時,他根本懶得自己來。

「大王,看來你已經好很多了。」奧里亞一手拿著梳子,另一手拿著吹風機,把長髮一束束吹乾再梳整。
「是好很多了,尤其剛洗完澡,真是非常神清氣爽啊。」奧斯丁回應:「對了,沐浴乳是哪裡買的?味道很不錯呢。」
「城外好像有不少皂草,所以城裡有很多間沐浴用品店。我想到你急著用到,也沒特別去注意店名,隨便衝進一間,付錢以後就匆忙走了。」
「皂草是嗎……。」奧斯丁忽然起了主意:「反正我們也沒事幹,明天出去採皂草吧。我以前學過配藥的,絕對可以做出比那更香更好的沐浴乳。」
「好。」奧里亞還以為奧斯丁會對沒有僕人和物資的生活感到不習慣,不過照這麼看來,奧斯丁似乎過得很愜意。

一會,奧里亞忽然想起自己有個問題該問:「大王……。」
「嗯?」奧斯丁等待奧里亞的話。
「只要用我的淨化火來燒,不到一天,你就能恢復成魔族了。你想嗎?」奧里亞問。
「不了。就算不當魔族,我當人類也還是有基礎魔力。更何況死靈魔法我多得是,又不是不當魔族,我就活不下去。」奧斯丁拒絕。

「你的魔力太少,手邊大部分的死靈魔法都不能用了吧?只留著基礎是無用的,就算再過個幾十年,你的魔力還是追不上你作魔族的時候。」奧里亞補述。
「那就等我對人類這身分膩了再說吧。」奧斯丁悠悠地回答。
「不行,再過一段時間,你身上殘存的魔族氣息會全數逸散。到時候,你如果想恢復魔族身份,我可能得用淨化火燒你個把月,你會很痛的!」奧里亞說得有些心急。

「那我就不當魔族了。」
「大王!」奧里亞心急一喊。
「擁有優於各種族的戰鬥能力、魔力就這麼讓你開心嗎?」奧斯丁問。
「是,幸好我不是弱不禁風的妖精、什麼素質都笨拙只有生命力高的人類、對於魔法一點辦法都沒有的獸人,亦或是必須靠緞製武器防具維生的矮人。」奧里亞說得快。

「你不知道妖精作魔法師、人類作商人、獸人作戰士、矮人作鐵匠,都比魔族自古以來總是作姦犯科來得好。」奧斯丁有些低頭。
「……大王?」聽見奧斯丁的話,奧里亞有些詫異。

「你不知道各大陸的鬼王都在混什麼。你接點暗殺去做就算了,這種的人類也常幹。但各大陸的鬼王多半是在協助當地的皇家或是商幫做些暗算人的卑鄙勾當,以維繫自己的利益。」奧斯丁道來:「魔族就是因為他們擅長魔法、不容易死亡、攻擊力特高,才會盡是做些和殺人有關的工作。」
「世界上總是有些事一定要有人做,卻沒有人願意扮黑臉,我們魔族只不過是接下了那些燙手山芋……不是嗎?」奧里亞說得遲疑。

「才不是。世界上每個生命都有他活著的用途,沒有人可以隨意殺人。」奧斯丁說:「我深知這點,卻也殺過不少人--為了和別大陸的鬼王競賽、將北大陸衰落的魔族聲望拉回、賺取金錢、和大人物培養互信關係……。」
奧斯丁接著說:「其實就算沒有這些東西,我們也可以活下去。至少別族從來不會著眼在這些事物上。但魔族總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他們理性,所以背叛是 家常便飯、殺人比踩死螞蟻還要容易。如果魔族從來沒有這些力量,他們就會把心神放在『活下去』上頭,而不是殺人競賽、權力鬥爭。」

「…這些也是某些魔族才會幹的事,又不是只要是魔族就會去做,所以大王你還是可以當魔族啊。」聽了奧斯丁的話,奧里亞勸說的意志逐漸動搖。
「……。」奧斯丁放下奧里亞手中的吹風機:「不是魔族也可以活,所以我也還是可以不當魔族啊。」

「大王,我一向崇拜你,你是如此地有力量,帶領北大陸冥府走向興盛,我……。」
「所以我沒有力量了,你就看我沒有嗎?」奧斯丁打斷奧里亞的話。

「不……。」奧里亞早已習慣太過強大的奧斯丁,現在總覺得眼前的人不是他的王。
「我要力量做什麼?冒險還是做任務?這兩樣我都沒興趣了,那我為什麼要力量?」
「……好,我知道了。」奧里亞早就知道自己沒辦法勸動奧斯丁,但他還是想問。

***

隔天,兩人一早醒來,吃了早餐以後,就往城外走。

走動的時候,奧斯丁覺得自己已經和以往一樣有力氣,指尖甚至有魔力流竄的熟悉感。
奧斯丁還以為自己成了人類之後,魔力會全數喪失。但魔力居然在流失一天後全恢復了。

奧斯丁一點也不驚奇。
要是奧斯丁確信自己已經變成人類,他就會把蓋在一邊臉頰上的頭髮撥開,讓另一隻眼顯露出來,但他從來沒有。
所以奧斯丁從不認為自己施行那種死靈魔法以後就成了人類。


他們的腳程頗快,一會就遠離了出城的步道。

「皂草通常會開在哪裡?」奧斯丁問。
「我也不知道。總之,四處走走,總是能聞到一點鹼味吧。」奧里亞答覆。

奧里亞忽然停下腳步。

「怎麼了?」奧斯丁也跟著停下腳步。
「我聽見很奇怪的聲音。好像是有個女孩在大聲尖叫,她的聲音很悶,應該是嘴被封住了。」奧里亞聽著細微聲音。
「該不會是強X什麼的……。」奧斯丁皺眉。
「我們去看看吧?」奧里亞轉身。
「雖然魔族一向是反派角色,但偶而去英雄救美也好!」奧斯丁跟著奧里亞一同跑向聲音來源處。

景色變化得快,他們從片草不生的荒漠來到長了稀疏植物的山區。

「是這裡。」在一個寬廣明顯的山洞口前,奧里亞探頭。
「……那個男的在做什麼?」奧斯丁也跟著探頭。

山洞裡。
一名男子將小刀以燭火烤熟,再抵向女孩的眼前。
「嗚……嗚!」女孩啜泣,緊閉起眼。

男子硬是把女孩的眼皮打開,將小刀刺了進去。
「嗚嗚嗚嗚嗚!」一陣淒厲尖細的慘叫聲傳出洞穴。

尖叫了這回,女孩再也無法發出聲音。
她的全身已經被割下太多東西,不停地流血導致她無法生存。

「!」奧里亞才想衝進去,奧斯丁卻捉住奧里亞的手。
「…大王?」奧里亞小聲地疑問。
「……。」奧斯丁覺得這人不對勁。
如果洞穴裡的男子只是人類,奧里亞當然能去正面衝突,但這個人似乎不是人類。
奧斯丁只是緊捉住奧里亞的手,沒有給奧里亞任何答覆。

男子把女孩蔚藍透明的眼珠挖了出來,以一罐清水沖淨,再用手帕包了起來。
「好漂亮……比任何寶石都還要漂亮的眼睛……。」男子癡迷地看著殘存許多血液的眼球。

「…大王,讓我進去!」奧里亞面色著急。
奧斯丁放開緊捉奧里亞的手。

奧里亞衝進山洞,向掌心吹一口氣,往男子一灑。
灰白色的火苗才要冒出,就被男子清水一澆,全數熄滅。
奧里亞知道自己衝得很急,但他的腳步放得很輕,不該被發現啊。

男子轉身:「這是哪裡來的貴客?」
一直以來,只能看見男子背影的奧里亞這時才發現,這個人的膚色是灰色,雙眼是沒有眼白的全黑。
這人一點生氣都沒有,甚至令人感到相當可怖。

「你……?」奧里亞皺眉。他想不起這樣的外型特徵是什麼--不是魔族、不是妖精,也不是人類。
「我來收集魔法材料。」男子拿起手中的眼球:「就是這個。你可別告訴我你是來搶的。」
搶?奧里亞怎麼可能會想要以如此殘忍手段得來的東西!
奧里亞一陣憤怒:「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那個女孩?怎麼能這麼殘忍地殺害她!」
「為了偉大的黑魔法,那女孩也只能犧牲了。」男子悠哉地回答奧里亞。

「你是……亡靈法師?地府都不接受的人……。」奧里亞不禁退幾步。
「我就一直不懂你們地府到底是出什麼事,連人類這種下賤生物死了都能進去,當亡靈法師的卻不能待下來。」亡靈法師自背包裡拿出一個空瓶,將眼球裝了進去,再收起空瓶。

奧里亞活了幾百年,還沒有遇過任何一位亡靈法師。他只聽聞過亡靈法師血腥殘忍,每一位都強大無比……。
「別後退!」亡靈法師逐漸逼近奧里亞:「你以為我會簡單放過闖入者嗎?……魔族的器官一定會帶來更多魔力,你那雙琥珀色的眼真漂亮,我要定了!」
感受著強烈的魔力波長,還有縈繞在亡靈法師身旁的死亡氣息,下意識地,奧里亞轉身就想逃。

亡靈法師拿出一道硬幣,往空中一丟:「無邊束縛!」
硬幣消失於無形之時,黑牆憑空出現,擋住通往洞口的去路,也擋住奧里亞的退路。
牆來自四方地逼近,將奧里亞困在原地,無法踏出一步。

亡靈法師就是如此職業。
它們強大,但施行每一種魔法都需要付出代價。

亡靈法師一喊:「荊棘之戀。」
許多黑色荊棘衝破地面,打破黑牆,綁縛住奧里亞的雙手雙腳。
硬刺扎進奧里亞的頸間和手腕,使得鮮血像瀑布般簇擁而出。
奧里亞被高吊上半空。

「…哈啊……!」奧里亞痛苦得閉起眼。
「……好痛苦的哀嚎聲。」亡靈法師一動食指,荊棘便降低了高度,讓奧里亞正對在它的面前。
亡靈法師再動食指,荊棘緊捆上奧里亞的頸子。
「嗚……呼……啊……。」奧里亞感覺到自己的頸子簡直要被折斷。
「和刨眼比起來,這痛還算好的。這樣你應該適應了點。」亡靈法師拿起方才對死去少女使用過的小刀,就要抵向奧里亞。

「王水獻祭!」
「……大王?」聽見突來的聲音,奧里亞猛睜開眼。

奧斯丁的聲音一出現,黑色潮水便撲進山洞口,排山倒海地蓋向亡靈法師。
奧斯丁一挑動手指,亡靈法師使出的黑色荊棘便把奧里亞往高空掛,使黑水不傷害到奧里亞。

「!」亡靈法師一時沒注意到水竟是如此快速地到來,慌忙地拿出一支羽毛就要使出黑魔法保護自己。
「你別想得逞!」奧斯丁一彈手指,羽毛被憑空打下。

一秒,黑色浪潮襲向亡靈法師。

***

山洞裡什麼也沒剩下。
奧斯丁挑動食指,荊棘便鬆了些。

「下來的時候別碰到地板。」奧斯丁說。
奧里亞點點頭,勉強跳到洞口前,滿身是血的欲墜身子正好被奧斯丁接住。

「大王…你怎麼忽然有了這麼多魔力?」奧里亞疑惑。
「離開再說。」奧斯丁將奧里亞推開:「你也知道亡靈法師都是些比蟑螂還不死的傢伙,死了一次還能再活起來。」

奧斯丁回頭,對洞穴丟出一團黑氣:「血之氣圍。」
黑氣一進到洞穴裡,便化開成一大片黑霧,降到地面,在地上和牆上蓋滿了血。
這血有相當強的侵蝕作用,通常拿來作出奇不異的攻擊,此時卻是被奧斯丁用來以血腥味掩蓋住自己與奧里亞的氣味,以防亡靈法師的追蹤。

快步離開山區以後,奧斯丁才緩緩對奧里亞解釋:「我發現不過是睡了一個晚上,魔力就全回來了。以這麼可觀的魔力來源來看,我想我根本就沒有變成人類。」
「可是你在北都用的不是犧牲魔法嗎?怎麼可能一點損失都沒有……。」奧里亞一臉不敢置信。

奧斯丁停下腳步。
奧里亞也跟著停下腳步。

「大王?」奧里亞疑惑奧斯丁為何止住腳步。

奧斯丁將蓋住右眼的長髮撩了開。
淺灰色的眼眸顯露出來,裡頭流動著異樣的光芒。
「也許…只要有這隻眼存在的一天,我就不會變成人類。」奧斯丁解釋:「除了這張臉,我還從父親身上繼承了這隻屬於鬼王的眼睛。」

奧里亞從來沒有看過奧斯丁的另一隻眼睛。
一看見這眼,奧里亞對於奧斯丁的強大魔力從何而重生再也不感到疑惑。

這隻眼像座永無窮盡的銀庫,就連不懂魔法的人看見,都會深深感覺到裡頭蘊藏無垠的魔力。
就算奧斯丁全身的魔力都被抽了乾淨,它還是會將更多魔力賦予奧斯丁。

奧斯丁將黑髮放下:「……我帶你回城裡治療。」
「大王,你為什麼一直藏著你的右眼?」奧里亞不禁問:「在你作鬼王的時候,我看到冥府裡有很多人對你不悅,只因為你的血統是半人半魔。你的這隻眼要是顯露出來,他們就全閉嘴了……。」
「因為我根本不屑作個魔族,所以我也不屑露出我另外一隻眼。」奧里亞還沒說完,奧斯丁就回答。

「我只以我的頭髮、膚色、左眼……一切屬於我母親的特質為榮。」
「大王,我知道你厭惡魔族的邪惡本性。」奧里亞說:「但你從來不該如此。」
「……為什麼?」奧斯丁不解奧里亞的話中涵義。

「儘管你不是純正的魔族,卻是天生的魔族……。」奧里亞緩緩道來:
「你難道不這麼覺得?宿命束縛著你,使你討厭魔族。你的一生,卻必須作為一名魔族活下去。」


『知道嗎?奧斯丁,你也許討厭當鬼王,你卻無法不當鬼王。』以前還在冥府的時候,音曾經這麼對奧斯丁說過:『有一種東西叫命運,它比任何鬼王、魔王還要強,是神早就賦予我們的。』
『不,我當鬼王都是因為妳。要不是妳寫信過來,好不容易親眼看見父親死了,我一定開心得撇頭就走。』奧斯丁這麼不同意地答話。
『你得相信命運……。』音溫言:『我也一直憎恨著糾纏在我身上的命運力量,但爺爺說,這就是屬於我的命運。』

『就算你從來沒認識過我,也一定會有其他事情將你綁縛在冥府中,令你在冥府永不脫身。』音說得篤定:『因為這就是你的命運。你的命,就是作為一名魔族、作鬼王,一生一世。』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