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3/31】祝我自己生日快樂!XDD

好耶,會點進來的人就是被前面兩位魔族的假正經台詞騙倒了(死)
什麼「美好的時光稍縱即逝……」,我在打這篇文的時候都已經4/1了。
與其說是打生日文,不如說是在打愚人節大笑話(噴)

這次收到了很多禮物和祝福,謝謝大家XD
在此依照時間把全部項目貼上,圖普遍都被我修改了大小和打光,請大家不要介意。

如果圖或文不想被我放上來,請趕快說一聲喔,我會徹下來^^
還在趕文或圖的人,你們就慢慢來吧,有這份心意我就很高興了~


(1)首先是凜月的文:


看著窗外,太陽呆呆的靠著窗檯。
今天是他的生日,但是大家都太忙了,沒空理他。
連羅蘭也只是說的聲:「生日快樂。」就草草帶過。
但,太陽知道,這一切都不是重點...

「雷瑟還記得嗎?」太陽喃喃。

自從上個月和審判告白那次後,除了偶爾沒人時會抱一下、親一下之外,就沒有任何發展了。

「難道...雷瑟只是為了不讓我難過...才...」

「咚!咚!」敲門的聲音傳進太陽耳裡。
「請問是哪一位聖騎士兄弟前來與太陽交流光明神的慈愛?亦或是帶來了光明神的耳語?」
「太陽!我是綠葉!」綠葉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喔...」太陽打開門。
門外站著一群人,包括綠葉、暴風、烈火、寒冰等聖騎士們,還有太陽小隊的成員和亞戴爾。
太陽快速的瞄了一下,還是沒有那黑的亂七八糟的身影...。

「太陽!祝你生日快樂!」眾人齊聲。
「謝謝你們。」太陽露出燦爛的微笑。
又聊了一會兒,眾人才紛紛離去。

太陽收到不少禮物,有蛋糕、藍莓餅乾、書、衣服、酒...等,甚至還有色情書刊、保╳套、潤╳液...
他將禮物一鼓腦全丟到桌子上,看向時鐘,已經是十一點了...

正當太陽準備就寢時,門外傳來呼喚聲:「格里西亞...」
太陽心不甘情不願的打開門,卻驚呼:「雷、雷瑟!?」
「晚安,」審判輕聲說:「你要休息了嗎?」
「正要。不過沒關係,進來吧!」太陽希望能留住審判。
「好...」

一陣沉默,令太陽很不舒服。他問:「有事嗎?」
審判顫了一下:「我記得...今天是你生日。」
「是呀。」太陽有些期待。
「...祝你生日快樂。」審判溫柔的說。
我就是再等這一句!太陽露出大大的燦爛微笑。
「還有,這給你,」審判從懷中拿出一條和他脖子上一模一樣的金色項鍊。
「哇!謝啦!」太陽驚呼:「上面有我和你耶!」
審判笑了笑:「那是請魔法師做的特效,我也有一條...喜歡嗎?」
太陽將審看摟進懷裡,說:「當然!」接著他抱怨:「這麼晚才拿來...我還以為你不愛我了!」
審判躺在太陽懷中說:「...我是魚,你是水。」
太陽挑了挑眉,想到一個惡趣味剛好可以整審判。
他問:「怎麼證明?」
「順你的意。」審判就知道太陽會說這句話,早有心理準備。
「你說的?」
「我說的。」
「好~~那我不客氣了~~~」
「輕一點!上次你害我下不了床...嗚!啊哈---!」


END


***

好甜好甜(掩面)
說到「我是魚,你是水。」我居然想到魚水之歡這種不要臉的成語你是太陽我是月亮我們心連心不分離……(夠了你別再靠腰了)

吾命處女文能寫這樣真不錯,我第一篇文都沒這麼好的說。
而且第一次被我奪走了,真的很不好意思(羞掩面)(你在第一次個三小啦)
太陽一陣驚喜的樣子很可愛ˇ(難為太陽了……每次都是他被整///)

(2)小渺的圖:



雖然她自謙說她畫得沒有我漂亮,但我覺得很不錯喲^///^
不過後面那位算……古裝嗎=A=?
很想對圖給點心得或建議,但我其實也沒畫多少,所以請原諒我啦,小渺!(雙手合十)
MSN有機會遇到再聊一下吧^^,不過請不要每次都用隱藏好嗎=_=?都挫到我(抖)

小渺你把我的文都看過一次那種毅力真的很嚇人……(抖抖抖)
祭司我會再努力出的,你再等著吧+_+

(3)小洛太的圖:



是尤里耶XD!
你還真的畫尤里出來了(灑花)(我期待你說過的其他圖喲)

幾點稍微提一下,別生氣喔|||
背景顏色太深了(指)
頭髮吹動的話,披風也要跟著被吹動喔。
頭型需要好好注意一下!
還有,陰影深一點、身材細一點吧XD

你的CG很乾淨,至少比我的好+_+(我現在都已經不敢畫CG了OTL)
剩下的我們留言版聊^^

(4)小楓的禮物和圖:



先送來的是這個↑
很可愛喲,而且30日就送到了^////^

小楓不用說什麼「禮薄情意重……」的,我還「此物何足貴,但感別經時」咧XD
原本我想把小鞦韆拿出來,但阿嬤說我會把它弄壞,所以我就沒拿出來了。
如果整盒拿起來,裡面的鞦韆就會晃呀晃的+_+
把上面的橡皮筋拿掉應該會晃更大吧?很想幹這種事又有點不敢(不知道為什麼)



這個是我期待已久的圖^///^
雖然掃上來有折到,效果不好,但原圖真的很可愛ˇ(尤其是蛋糕,好精緻ˇˇ)
收到的時候,因為滿大張的,所以很感動--(我超喜歡)
覺得顏色很樸實、可愛,氣氛也滿溫馨的一張圖^^

是說,格里西亞和羅蘭家族臉到了。
羅蘭的眼睛應該再小一點,顏色也比較淺,眉毛會比格里西亞剛毅。
理想的角度,中間的格里西亞可以是正面。
雷瑟的背骨架部分有點問題、格里西亞的手太小了、陰影也是需要注意……。
OTL!我怎麼開始輾人了(抱頭)

小楓,剩下的信裡再提吧XD(等我模考完再回信OTL)
然後草莓送我的文是哪篇0.0?
她的無名有找到,文倒是沒找到-.-"""(一定是我太笨|||)

(5)水狐的圖:



這個被我縮圖了,不然會被卡到。要看原大小請點圖喔!
我看半路截圖的時候還很閃亮啊,完稿之後就變得很溫和了^///^
後面某兩位遁入無形的聖騎該不會是白雲和綠葉吧(爆)
for後面多了一個m="=?

謝謝水狐~
讓你替我效稿、聽我說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我實在是很白痴=口=
我期待你手邊獨立開的文喔!等我這次模考完、補習班模考完、再下一次模考完、再月考完……我再來看文!(=口=""""""""!)(沒辦法,這些日期是連在一起的""")

最近我腦袋很糟糕(不,應該說我從來沒正常過)
但很幸運地,新的吾命文靈感很純潔(咻)
能夠認識腦袋同樣糟糕的寫吾命文的同好,我超高興^///^

(6)逸的圖:



你果然畫了暴風XD
我說什麼你就畫了什麼,好貼心///
話說這是原子筆?好強0.0

好久不見了!
每次和你聊天的時候,你的網路看起來都很艱辛(雖然現在終於又有了,但好貴|||)
期待終有一天你能和我一起聊吾命+_+(話說我們認識的原因還滿奇妙的)
謝謝你的圖,我很感動>w<
是說我最近去K了好多BL小說!有機會我們來聊一下!
(BL小說比言情小說好看很多呢)

(7)潮的圖:



喔喔喔!小黑!(捧頰)
沒有畫得不像啦>口<!我一看就知道是心愛的(?)的小黑黑(??)

你的生日我還不知道呢,告訴我一聲吧!下次我也要送你賀圖+_+
我們還可以來討論一下我要送什麼給你XDDD(雖然我畫得沒有多漂亮)

對於你看祭司的熱衷,我一整個好淚溢了Q///Q(小黑、小黑耶!)(麻煩下次來個奧斯丁! ←去死啦)
頭髮好漂亮///
我也很想要畫得這麼有光澤的樣子~
祭司好處就是帥哥多,畫幾次都夠用

(8)月雅的圖:



哇哇,非吾命或自創的圖+_+b

裙子和上頭的慶祝布條皺摺太少,地板斜度注意一下>w<
不得不說,背景好精緻、用色好淡雅>w<

謝謝月雅!改天再帶朝晴去撞你家(爆)
我N年沒畫女生了,收到的賀圖也只有你一張的是女生,所以有稀奇到XDD
月雅報上生日吧,等你生日的時候,我也要送圖^^
有機會我們還能來一起討論畫畫!畫畫真的是很快樂的一件事!

(9)熊的圖:



有縮圖喔,按圖看原大小。

今年真是個吾命滿滿的生日(爆)收到許許多多吾命的圖ˇ
熊,我還沒忘記你喔XD
因為比較早以前,自創文和吾命文每篇只要一發出來,你都會跑來說感想,所以我對你印象很深。
而且我還送過你吾命圖做生日賀圖~(雖然那時候畫得更醜了|||)

很多人都是因為許多事才會消失,就連我現在也差不多是消失狀態了,所以我不會怪你^^
當然,有空的時候,這裡隨時歡迎你喔^O^

(10)血狂的賀文:


  你說,你永遠忘不了那個月
  
  快樂的月、難過的月、等待的月、酸楚的月,還有
  
  第一次戀愛,第一次離別的那個月
  
  
  
  
  
  那天,一樣的早晨,下著濛濛小雨,人們一個接著一個的起床準備迎接一如往常的一天
  
  刺耳的摩擦聲和震耳欲聾的碰撞聲劃破了這樣的寧靜
  
  你出了車禍
  
  酒醉駕車的砂石車司機在雨中打滑,就這樣撞倒了正在等紅綠燈的你
  
  雖然沒有命喪輪下,司機也給了賠償,但你卻賠上了一雙腿和一個月的假期
  
  醫師說,你將永遠失明
  
  失明。對你來說這是多大的打擊,再也不能看見廣闊的天空、蒼鬱的山林、絢爛的彩霞、父母慈祥的笑顏……漆黑的世界是怎麼樣的?你不敢想像
  
  你發狂,你絕望,你不再對任何人展開笑容,只把自己鎖在小小的病房裡,如同把自己的心求在小小的心房,不願去看、不願去聽、也不願去接受
  
  這時,你遇見了他
  
  他夜和你一樣是個病人,住在這小小的病房裡,等待以後重見天日,或是永遠囚禁在這白色的牢獄
  
  一開始,你只是遠遠的看著他,觀察著他。漸漸地,藉由聽見模模糊糊的對話,知道了他的事,知道他有一頭黑色至肩的短髮、黑曜石般的眼睛,知道他孤癖膽怯,不太會交朋友,知道他喜歡看書、討厭吃甜食、家裡只有一個名叫夏佐的哥哥……
  
  也知道了他有一個好聽的名字,雷瑟
  
  但你不知道的是,你看著他,他也同樣在看著你,觀察著你
  
  不知道是誰先打破沉默,你們開始有了交集,你慢慢改變他的膽怯,他漸漸敞開你的心房;你重拾他的自信,他找回你的笑容。一個開朗陽光、一個穩重謙和;一個失去了雙眼、一個沒有了雙腿,兩個完全不同的人,因為相同的遭遇,成為一對莫逆之交
  
  一同吃飯、一同睡覺、一同接受治療。一同吃飯、一同睡覺、一同接受治療。你向他分享你的一切,他向你訴說他的點滴,你們交換彼此的秘密、彼此的心情,你快樂、他也快樂,他痛苦,你也好似刀刀刺在心窩,難過的無以附加。你們之間沒有任何隔閡,幾乎要與對方融為一體
  
  他知道你雙眼失明,他說:「我願做你的眼睛,引著你避過前方的顛簸,你看不見的,我替你看見,不論是悲壯的落日,還是書中躍動的文字,這世上的一切,我都幫你看著、記著,直到光明重回你的雙眼」
  
  你曉得他雙腿重殘,你說:「我願做你的雙腳,帶著你走過未來的路,不管是康莊大道,還是死蔭幽谷,我都會帶你行過、走過,你以前沒去過的,我帶著你去,你以後想去的,我也回陪著你走,直到這世界的每個角落都有我們的足跡」
  
  他笑了,你也笑了
  
   你注意到,什麼時候開始,他的一舉一動牽動著你的情緒,你喜歡他唇中溢出的笑語,喜歡他握著你的手說著他的故事;你開始喜歡用你修長的手指輕梳他柔順如 緞的黑髮,細細撫摸他白淨的臉頰、尖瘦的下巴和柔軟卻冰涼的唇,並試著在腦海中勾勒他的輪廓,雖然不論怎麼努力仍是像罩了層霧似的朦朧一片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你對他的感情超越了友誼,你想進一步接觸他,卻怕他討厭你了。你非常清楚你們不會像童話故事般有個幸福快樂的結局,卻還是會幻想、描繪你期盼的未來,再默默藏入自己心深處
  
  這樣就好,你說。你不奢望能和他有個美滿的結果,只求把握你們一起共度的日子,雖然不知離別何時,但只要珍惜,就算只有剎那,在心中也是永恆
  
  但累積在心中的情緒總有一天會爆發出來
  
  醫院裡是禁酒的,嗜酒如命又生性叛逆的你怎麼可能會理會這項規定,在同樣嗜酒如命的堂兄尼奧的幫助下,一打一打的酒瓶神不知鬼不覺的進了你的病房,再在每一天夜裡進了你的肚子
  
  不知是哪一天的夜晚,你喝的比平時多了一些,不知什麼原因
  
  也是在那一天的夜晚,他比平時晚了一些才睡,不知是為什麼
  
  是巧合?還是上天刻意的惡作劇?在那個你喝醉、他沒睡的夜晚,你一直藏在心裡,想告訴卻不敢告訴他的話,隨著一陣一陣酒嗝和熏人的酒氣,和眼眶中滿溢出來的淚水,從心底宣洩而出
  
  你向他告了白,甚至……吻了他
  
  當你知道這件事時,已是你喝完酒的第二天早晨
  
  你羞愧、你懊悔,你覺得自己已沒有顏面再面對他,於是你離開
  
  離開了白色牢獄,也離開了與他在一起的時光
  
  外頭自由的陽光沐浴你滿身,卻照不進你心裡
  
  胸腔早已裝不下思念,就算回到自己的舊居,清藍的眼仍望著自己當初離開的方向,幽幽一嘆
  
  憶不斷……
  
  手指戀著那觸感,柔細的髮彷彿現在仍握在掌心
  
  耳朵也還記著那輕微的搔癢,從冰涼的唇中吐出的耳語彷彿仍在繞著
  
  心底,只剩他了啊……
  
  在你想念他想念的幾乎要發狂時,當時住的醫院來了一個令人欣喜的通知
  
  能移植的雙眼終於等到了!
  
  沒有什麼比這更令你高興的了,但在手術的那一天,你有些退卻
  
  他還在裡面吧?
  
  如果遇到了他,要說什麼……
  
  當時的後悔與羞愧打擊著你,它們叫囂著,提醒著你以前對他做過的事
  
  但更強烈的思念蓋過了這些膽怯
  
  真的、真的好想見他!
  
  一直壟罩著的烏雲突然散去了,你看向天空,露出和太陽一樣燦爛的笑臉
  
  你決定了,等手術做完,就要去找他
  
  同性又怎麼樣?腿重殘又怎麼樣?你從來就不是個喜歡遵循傳統的人,也從不去看別人的缺陷
  
  你一直都沒忘記,你說過,你願做他的雙腳
  
  你是絕不食言的
  
  你說你早已不記得當時是怎樣拆下繃帶體會重見光明的喜悅,你只記得你不斷奔跑著,電梯搭了一層又一層,病房找了一間又一間,只為了再見到你朝思暮想的人
  
  然而,什麼都沒有
  
  他走了
  
  早在你離開後的一星期,本來就虛弱的他熬不過病毒的侵襲,也離開了
  
  永遠的離開了
  
  一直都很堅強樂觀的心,碎成了許許多多片,但,你卻一滴淚都沒有落下
  
  你還沒跟他道歉
  
  你還沒跟他分享重見天日的喜悅
  
  你還沒看過他的模樣
  
  你還沒實踐你說過的諾言
  
  當一個人在傷心至極的時後,連眼淚都流不出來
  
  他就這樣走了,什麼也沒留下
  
  什麼也沒留下……
  
  你一把撞開了想上前關心你的護士,不顧走廊上人們的叫罵聲和驚呼聲,再次跑了起來,大口呼吸著,急著尋找你想到的事實
  
  經過一間間病房,轉過一個個轉角,最後,你停在公共廁所的洗手檯前,看著洗手檯前的鏡子
  
  鏡中的人有一頭燦金的髮,黑曜石般的瞳
  
  「那是雷瑟給你的禮物,他說因為他對你做過承諾,雖然無法和你共度一生一世,但至少這是他能給你的」
  
  在那只有三人參加的葬禮上,他的哥哥這麼對你說
  
  雷瑟沒有親人,夏佐並不是他的親哥哥。他們都是孤兒,從小相依為命,不管路平順或坎坷他們都這樣一起走過來
  
  但以後,沒有人會陪他一起往下走了
  
  再也沒有人會緊緊抓著他的手臂,一聲聲「哥哥」的叫,會在他唸書唸到睡著時,輕輕的替他蓋上毯子,會在他疲累至極卻仍堅持要工作時,生氣的喊他名字還把他鎖在家裡,再也沒有人會帶著溫和又抱歉的笑容說:哥,謝謝你……
  
  那場葬禮非常的安靜,沒有家屬的哀哭,沒有道士或牧師的唸誦,連風也靜靜的,彷彿在為不會再回來的人哀悼
  
  喪禮結束後,一封白色的信被遞到你面前
  
  「雷瑟在過世前要我交給你的」夏佐說
  
  你看著手中沒有多餘裝飾的白色信封,在夏佐和尼奧的注視下,緩緩地,將它打開
  
  雪白無痕的紙上,只寫了兩行字
  
  
  
  
  
  
  
    這是我來不及告訴你的話
  
      我喜歡你,格里西亞
  
  
  
  
  
  
  
  你慢慢將紙收起,抬起頭,讓風吹起你的髮、撫著你的臉。明明是陰冷的天氣,但風卻是溫暖的、輕柔的
  
  你彷彿看見他笑著朝你走來,在你唇上輕輕落下一吻
  
  
  
  
  
  
  
    「我喜歡你」
  
  
  
  
  
  然後,你笑了
  
  
  
  
  你說,你永遠忘不了那個月
  
  第一次嘗試戀愛,也第一次體會離別
  
  你曾說,你並不奢望有個美滿的結果,只求把握你們一起共度的時光,因為只要珍惜,就算只有剎那,在心中
  
  
    也是永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1這是格雷文(每個人都說是雷格!可是我寫的是格雷啊!)
  
  2這是綜合芭樂、肥皂、和老掉牙劇情的悲文
  
  3這是宋藍光的生日悲.....咳!賀文(雖然一點都不像......)
  
  4祝藍光生日快樂!

***

文好長……要不是鮮鮮需要登入會員,我會直接叫大家去開連結+_+

我今天明天都要模考的,不要害我這麼傷感啦XDD""""
這文很美。但雷瑟死得太早了(指)(你分明私心!)

這篇文滿憂傷。現代設定重啟我想寫聖殿學院的決心(握拳)
一直以來,聖殿專欄都有你支持,而且你出現得滿定期,我很喜歡和你聊天子>w<!
等你生日我送你圖!(不過我還不知道你的生日= =+)

剩下的,我們到鮮鮮再聊!
總之……這篇真的很棒,很有意境~(我感想無能|||!)
你激發我寫吾命的熱情了+口+

(12)羽歆的圖:



這個也有縮圖。
又一張祭司XDD(心)
祭司能夠有這麼多圖,我真的高興到要撞牆了T///T

海蒂還有皇冠的說,她是個完全不像公主的公主(內褲上的草莓小花例外+_+b)
奧斯丁差點認不出來>w<(他是長髮啦)
朝晴才剛出來就有位置了,他應該很高興XD(尤里,我的尤里555)

恭喜羽歆的掃瞄器終於復活了=ˇ=你畫得超可愛~~
雖然最近你有點消失了,不過能和你在留言板上聊天真的很開心!
尤其有的時候你提到學校的私事,讓我覺得你的生活真是多采多姿~~

我還沒有你的生日喔,等你生日我也要畫圖給你^^

(13)露娜的吊飾:



是雷瑟、雷瑟!(捧頰)
小小的超可愛,尤其是衣服很精緻!但我手機拍下來太廢了……和實物差了兩萬八千里只差沒大逃亡(?)=_=
信紙還是太陽耶XDD閃閃發亮的!
今天我有把審判帶去炫燿,一堆人都說很厲害,還有人因此說要上景美(爆)
再等待露娜的生日到來,我還會送圖的^^(雖然我畫得不是太漂亮……)

說起來,我算是一踏進吾命文就認識露娜了///
能夠收到這樣拿來賣錢都不為過的精美禮品真的讓我很高興~~
我也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和你敲詐圖OTL(←你也知道喔)
能夠認識你真的很幸運!(待新的吾命單篇打完,我再拜託你畫聖殿學院插圖)(你去死啦)

希望露娜的學測順利!只要我基測也順利,我們就無毒一身輕了!

(14)阿冠的文:

注意:此乃BL文


這是吾命騎士的同人,是送給藍光的生日賀文


藍光生日快樂唷!


  暴風騎士失蹤了!留著堆到可以跟比薩斜塔並駕齊驅的公文失蹤了!


  這一件事可不得了了,全自動公文處理機的消失造成了極大的騷動,整個聖殿上上下下都在尋找他的身影。


  其中最倒楣的是太陽騎士-格里西亞。


  「太陽騎士長,麻煩你解釋一下。」


  教皇拿著一張紙,用力的放在桌上。


  太陽縮了縮脖子,湊上前,其實裡面內容非常簡短,但越是簡短的內容就越是有力。


  「我要休假去!所有工作交給太陽即可。」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還是用血淋淋的紅筆寫的,尤其「太陽」二字寫得特別雄壯威武,甚至用楷書體寫,整張紙散發著快被工作壓垮的怨氣。


  「呃......」


  太陽吞了吞口水,心思繞著該怎麼打混過去,但眼前教皇的怒火已經可以比擬暴風的怨氣了。


  「太陽,平常暴風的工作量很大,但他不曾把工作丟了就跑,現在人不見了,甚至還留下這份針對訣別書,你說說看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


  「冤枉啊,」太陽乾笑幾聲。「我只不過像『平常』一樣在他休假時把工作快遞到他家去而已。」


  而且他還順便送了個亞戴爾過去幫忙,怎麼說也沒虧待他嘛!


  「我不想管了,」教皇嘆著氣,接著換上一副正經不過的臉「總之,你必須儘快把暴風找回來,否則聖殿所有公文都交給你批改!」


  「咦?」


  在太陽露出晴天霹靂的表情後,連人帶信被攆出房間。



  「事情就是這樣子,所以要麻煩你快點去把暴風找回來。」


  拿著血書,太陽沒好臉色的搧著風這麼對著亞戴爾說著。


  「咦?我嗎?為什麼是我?」


  亞戴爾清秀的臉閃過慌張,頓時有些坐立難安。


  「當初不是我叫你送公文到暴風那的嗎?再說我看你們平日感情不是挺好的?怎麼?改公文改出感情來啦?」


  太陽斜傾的身子微微向前,露出狡詐的陽光笑容。


  「不愧是我的副隊長,連暴風也追的到手。」


  亞戴爾驚的往後挪動了一下,有點尷尬的回應。


  「我明白了,我一定會找到暴風騎士長的。」


  就這樣,太陽把工作又推給了亞戴爾,亞戴爾就這麼步上尋暴風之旅。




  其實暴風會在哪裡亞戴爾大概知道。


  酒館、旅店,以及他們去過的一個地方。


  雖然亞戴爾認為暴風肯定在那個地方,但基於難得可以拋下工作,他想要一個一個找,用這種足以耗掉一整天的方式過去。


  首先來到了酒館。


  「抱歉。」


  亞戴爾走向吧檯,詢問著酒保。


  「請問您有看過藍色長髮的男人到過這裡嗎?」


  酒保抬眼瞄了亞戴爾一眼,用一種沙啞的聲音回答著。


  「你說的是暴風騎士吧?一個小時剛走。」


  本來以為對話就這麼結束,誰知酒保就開始抱怨起來。


  暴風騎士喝酒喝到爛醉就會開始胡亂拋媚眼,不分男女,幾乎酒吧裡所有人都被拋過。


  奇蹟的就是女孩子差不多百分之百都接收並直接撲過去,而男的在愣了幾秒有三分之二貼過去。


  酒保抱怨著他這裡可不是同志酒吧,不過說歸說還是不小心說出他趁隙偷摸暴風屁股一事。


  後來亞戴爾把他蓋布袋拖到巷子送了他幾腳後就離開了。


 
  接下來亞戴爾到了一家暴風常去的旅店。


  其實他並不認為暴風會在這裡,但還是跟在酒吧一樣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


  「你好,請問你是否看過一名藍色長髮男子長得很英俊。」


  站櫃檯的是一名年輕的女性,面貌秀氣,她面露出笑容,公式化的回應,但公式化歸公式化,其中內容卻是驚悚到不行。


  「有啊,五十分鐘有來過,身邊還圍著一群男人,一夥人醉醺醺的要求開房間。」


  哇靠?這是怎樣?


  亞戴爾很努力的維持臉上的表情,戰戰兢兢提出問題。


  「那、那他們真的去開房間了?」


  「嗯?沒有,那位藍髮的先生好像突然酒醒了,用力推開他們就逃走了。」

  
  唉呀呀,真是太好了。


  亞戴爾真的打從心底的鬆了一口氣,要是暴風因為喝醉而發生什麼事,他不僅不會原諒自己,還會主動要求太陽把他丟下懸崖再扔大石塊下去。


  真是太好了。


 「嗯,真是謝謝妳的配合,還有這件事情希望不要對外宣揚。」


  亞戴爾道謝後離開前還特地跟櫃檯小姐囑咐一下,要是明天報紙上的頭條是「暴風騎士轉性了?」或者是「暴風騎士性向未明且投懷送抱?」那他真的可以直接去切腹了。


  離開旅店大門,亞戴爾喃喃的說著:「看來還是只剩那個地方了。」



  亞戴爾現在來到的地方是深山間的溫泉地帶,翠綠環繞,空氣新鮮,蔚藍的天空配上這樣的景緻,是十足度假的聖地。


  此地盛產硫磺,又位於火山帶,因此有著數個天然溫泉,而且這裡地形崎嶇,開發不易,能來到這裡的人少之又少,是個能夠放鬆心情獨處的好地方。


  亞戴爾踩過草地,一邊尋找著暴風的身影,一邊思考如果找到要說些什麼才好。


  但就在他想好前,暴風的身影已經映入了眼簾。


  暴風就泡在溫泉中,濃濃的煙霧教人看不清他細瘦的的身軀,但那顯眼的藍髮是不管怎麼樣也遮不住的。


  「暴風騎士長。」


  輕聲喚了喚,亞戴爾試探性的走近他身邊。


  暴風泡在水中,眼睛幾乎完全瞇起來,似乎是有點想睡但又還沒睡著的情況。


  「暴風騎士長。」


  這次他加大了些音量,而暴風總算抬起頭,眼睛仍然一片迷濛,溫泉所冒出的熱氣令他的雙頰添上幾抹紅霞。


  「亞戴爾?你怎麼在這裡?」


  「還問我怎麼在這裡,你失蹤了,聖殿所有人都在找你,隊長派我來的。」


  亞戴爾蹲下身子,沒好氣的回應著。


  暴風腦袋轉了轉,像是想起了什麼,點了點頭。


  「喔對,我翹班了。」


  亞戴爾很無奈的詢問著。


  「好好的為什麼翹班?」


  暴風細細的柳眉一下就皺了起來,面有埋怨之色。


  「什麼好好的?我都快過勞死了。」


  「你工作到快過勞死又不是第一次,說吧,到底是怎樣?」


  這次暴風直接乾脆不說話了,心情煩躁的看向遠方,盯著漂浮中的雲不開口。


  亞戴爾重重嘆了一口氣,突然說了聲:


  「辛苦你了,生日快樂,暴風騎士長。」


  暴風愣了愣,像是瞬間醉意與睡意全消般的瞪向亞戴爾。


  「你......呃,我......」


  「我知道你今天生日,本來想等你下班後再給你驚喜,結果沒想到居然會翹班。」


  暴風覺得很不可思議,一瞬間環繞在周邊愁雲慘霧的氣息都沒了。


  「亞戴爾,沒想到對我這麼好。」


  暴風站起了身子,打算快穿衣服離開這裡回到聖殿去,而亞戴爾一看到裸體沒心理準備一下子臉就紅起來。


  而暴風一臉打趣的說著:「咦?還會臉紅啊?看這麼多次還是沒抵抗力?」


  看很多次這點並沒有說錯,每次暴風加班都是亞戴爾留下來陪他,有時吃飯,暴風洗澡時還會替他遞衣服,所以不小心看到加上刻意偷窺,亞戴爾看過暴風的身體並不會少於十次。


  亞戴爾,搔了搔頭,湊上前在暴風唇上蜻蜓點水的留下一吻。


  暴風眨了眨眼,明顯還沒反應過來。


  亞戴爾推了他一把,說著:「我可為了你跑了好幾個地方,快把衣服穿一穿,告訴你,今天你下班後的時間都是屬於我的。」


  說這句話時他還刻意靠上暴風纖細的肩膀,唇在耳朵旁吹了一口氣。


  暴風縮了幾下,朝他瞪了幾眼:「少來了,你以為我是不知道你利用這個時間來休假的?要找到我很容易吧?」


  「這可不重要,重點是下班時間也要到了,接下來時間都歸我的了。」


  「該不會包括晚上的時間吧?」


  「你說咧?」


  「.......我看我還是努力趕公文吧。」


。。。。。。。。。。。。。。。。。。。。。。。。。。。。。。


唉呀呀,第一次打吾命騎士的同人,不知道打這個算什麼東西,沒頭沒尾的感覺


果然還是比不上藍光啊~~


不過還是祝你生日快樂XD

***

XDDD 要亞風有亞風,一整個爽到(啥)
害我開始想寫亞風了……(望向吾命單篇)

寫得不會很差好不好!至少我看得很開心(爆)
暴風騎士醉醺醺地到處誘拐人是怎麼樣OTL!(怎麼可以誘拐你老公以外的人)
如果我是男人我就會撲過去,不過其他男人其實不太敢說|||

阿冠有機會要再寫吾命單篇啦(拇指)記得要主攻亞風!(你屁)
你超有發展潛力!(拍肩)
啊啊,亞風是萌之王道~~(捧頰)(雖然萌的人一直不多,還被許多其他配對阻撓

(15) 狗狗的圖:



我當然記得這位是啥……這不是某終極大坑裡曾經被襲胸的寒冰嘛(爆)
我很喜歡那篇文的說,可惜沒有接完T^T(好吧,我最近也捅了個大坑,沒資格說人|||)

寒冰好可愛XD小短褲~~(你夠了)
我之前送你的生日圖,我怎麼看都覺得不滿意- -"""
希望你的生日再到,我這次可以送張好一點的T_T
圖很鮮豔漂亮~~寒冰冰最萌了!(圍裙人棲大好ˇˇˇ)



(你好我是寒冰!)(沒人叫你出來啦)
↑某藍光家的布偶,目前正在陪藍光打生日文中

(16)燁影的短漫XDDD



封面就是隻……讓人很想推倒的審判(你夠了)



第一頁,太陽因為任務的關係來找審判,卻沒在房間裡找著@_@



忽然聽到審判小親親(?)叫喚的聲音,赫然發現……審判判變得好小一隻!(驚)



於是聖殿裡有名的BL之狼(?)開始調戲超萌的審判騎士長+_+



(中場休息--請稍待審判修理太陽)(誤)



審判因為受不了太陽的騷擾,決意帶太陽去找教皇伸冤商討解決方法。
於是超萌的教皇要太陽想辦法讓審判恢復原狀,原因--

「聖殿可一日無太陽騎士、卻不可一日無審判騎士。」
(太陽:臭老頭,你給我記著!總有一天我……嘿嘿嘿--



準備一下「任務道具」(野餐盒、點心),太陽就帶審判出發了!
(這裡有點LM的感覺/////)



↑野餐盒全新功用--裝載審判
(現在附審判的野餐盒大特價,一個一千萬歐元!有人要買嗎?)



上了山頂以後,太陽當然要甜甜蜜蜜地欺負審判想辦法找讓審判恢復的方法!



由於那件事下來審判睏了,太陽要帶審判回聖殿。



回到聖殿,由於那件事下來審判有點髒髒的,太陽要讓審判洗澡。



↑偷看時間不多,請大家好好把握XD



偷看者,丟小鴨鴨;
不給看者,用數位相機拍下來(誤)



洗完之後,審判忽然一聲嬌嗔驚嘆…!



將將,像泡麵一樣變回來原大小了= =+



好了,沒了= =+(信紙上的真結局不給看XD)
附,審判判and太陽大變態一張^^



還有--親愛的奧斯丁////(他一天比一天帥了!)

……燁燁,辛苦你了m(_ _)m
如果是我,根本不會有你這種毅力Q_Q
我很喜歡這份禮物,真的!不要再給我更好的了,不然我遲早會愛上你(羞奔)

有機會我也畫漫畫送你……好吧,我覺得我分鏡動作都很無能。
你進步一整個好神速啊啊啊(尖叫)我也要多加努力了!
雖然最近都沒有通信到、MSN也遇不上,但我真的時時掛唸著你(羞)(去死啦)

基測加油喔^^我們一起努力!
我看上今年落成的大溪高中…PR只要80而且風景超漂亮!
風景是寫作的人超需要的東西啊(握拳)

申請入學我保證填大溪了,如果第一次沒上就拼魔鬼衝刺班來二次!
要是第一次有上,我會叫我媽帶我去苗栗玩>////<(來吧,我們一起來喝咖啡!你那位很可愛的馬麻也要一起來喔XD)

(17)夜羽的賀文:

呃...如果文章不好看,請不要拿西瓜.椰子.鳳梨.榴槤和石頭一切被K中會很痛的東西丟我,其餘的都OK
原本是想畫圖給你啦!!但是我不會像你們一樣隨手畫畫都是一張圖,我得要看著東西畫才可以,所以畫賀圖這點就被我扼殺了...
至於賀文的部分...我好像打太多廢話了,請你不要介意啦!!
難得我一篇文可以打7XXX字,巴比你就好好接受一下這處女作吧XDD
因為你生日剛好是星期二,所以我就提早打給你啦!!你就提早多一歲吧XD(遭打)
先祝你生日快樂囉!!
以下文章有虛構也有真實的部分


「媽咪,巴比...巴比他是不是不要我們了?」
「不是啦!櫻,妳的巴比現在正在做他最喜歡的事」櫻的母親正在極力安撫著櫻
「真的嗎?為什麼巴比都不回來找我們?」
「這個...妳的巴比正在踏上BL作家...咳,是作家之路,所以目前下落不明中」
----------------------------------------------------------------------十幾年後
我叫做緋月 櫻,身高162cm,體重4X公斤,目前就讀某祭司學院 菲德斯,高一生...咳,我幹嘛介紹我自己啊!
正當我在內心吐嘈我自己的時候,突然傳來...
「主人」
「嵐,有消息嗎?」
「沒有」那位被我稱呼為嵐的非常簡潔有力的回答了我的問題


我好像聽到上帝在跟我耳語說要介紹嵐,別問我為什麼聽的到上帝說的話,別忘了我是」祭司」,真是多虧了我進錯學院,媽咪妳害慘我了啦!你們什麼時候看過拿 著弓箭的祭司,反正目前我是見習祭司就是了,但那也只是表面上而以,實際上我是死亡領主(夜羽:死亡領主當祭司?櫻:反正那所學校各種種族都有,不差我一 個)


說太多廢話了,我的守護靈 嵐汐,我習慣簡稱嵐,目前也只有我一個人能這樣稱呼他,人族刺客,擁有一頭水藍色及背長髮,和一雙銀白色的眼眸,
我在剛入學後沒幾天的上課途中偶然遇到受了傷的嵐,並用初階治療術治療他(那時剛學會初階治療術,所以現學現賣,還好沒越治療傷越重...(ex.翅膀斷掉,呃...人類好像沒有翅膀)
(夜羽:「妳又不是X德霖,他也不是X斯丁,妳怎可能讓他翅膀斷掉」(詳見某位已經刪掉的我要成為XX的某篇)櫻:「妳不是我的前身嗎?」夜羽:「哎啊! 被妳發現了」櫻:「妳別一直吐我嘈啦!」天音:「妳們兩位別吵了,妳們兩又不是這篇主角」)為了報恩,所以嵐就跟隨在我身邊


「哎!還是沒有嗎?」我已是一臉無奈的看著嵐,我的巴比,在我的媽咪還懷著我的時候離開了家,踏上一去不復返的爆肝,咳,說錯是作家之路,目前行蹤不明中,我的媽咪 蘭,也在幾年前就帶著他的守護靈御幻離開了家,不知逍遙到哪去了,所以我現在正踏上千里尋父+尋母之路中


「沒關係的主人,遲早有一天一定會找到的」
「櫻,妳放學有事嗎?聽說車站前有一家新開的蛋糕店賣的蛋糕很好吃,我們一起去吃好不好?」我的好朋友楓藍雪,一看到我就很熱情的跑來邀約我一起去吃蛋糕
「嗯!好啊!那麼嵐...咦?人呢?」正當我要轉身叫嵐先回家時,嵐早一步的先離開我身旁
一路上我和楓藍雪有說有笑的,從一開始的結識一路說到現在的生活,我們幾乎無所不聊,直到...
「吶,櫻,剛剛那男的是誰啊?好帥喔!是妳的男朋友嗎?」楓藍雪一臉像狗仔隊想挖八卦般詢問著我
我先是無言了一會兒,接著就在內心咒罵楓藍雪:妳這個死小孩,什麼時候也變這麼八卦了?
但基於禮貌性,我還是回答了她這無聊的問題
「不是,他是我家的守護靈,叫做嵐汐」我非常簡略的介紹了嵐,畢竟我懶的再多動口說一次
「我還以為他是妳男朋友呢!可惜啊!」楓藍雪一臉惋惜的看著我
幹,此時我心中冒出了這髒話,這死小孩,腦袋到底裝些什麼,是豆腐嗎?還是豆漿?到底給我想到哪去了
「櫻,哈囉,回神囉,妳想吃什麼蛋糕啊?」
正當我內心還在咒罵楓藍雪這個死小孩時,楓藍雪卻突然丟了一個非常無關緊要的問題給我,顯然剛剛我還在咒罵楓藍雪時,我們早已走到蛋糕店了
「隨便」我隨口就將一句不經大腦思考的話脫口說出以回應她的問題
「那我就幫妳挑囉!」楓藍雪興高采烈的為我選蛋糕,彷彿像是在幫我挑丈夫似的
「喔」
「妳覺得這個怎麼樣?那個好像也很好吃...」我一臉黑線的看著楓藍雪指著一堆蛋糕


我說小姐,妳想害我增胖是吧!沒事指了一大堆蛋糕給我,我又吃不完這麼多,還是妳當我的胃像亞連一樣是無底洞是吧!更何況我的錢沒這麼多,我一個星期的錢才多少啊!夠了!妳別再指!我在內心不斷的哀嚎,最後我總算決定了


「草莓,我要吃草莓蛋糕」當下我快速的向店員點了一個草莓蛋糕,天殺的,在給她指下去,我就要破產了啦!難不成我要向店員說「對不起,我可以賒帳」這句蠢話嗎?
「每一樣都看起來好好吃喔!櫻,妳能不能提議我一個」楓藍雪的這句話拉回了我的思緒


小姐,如果妳不介意妳的錢和變胖的話,我可以提議妳全買來吃。我在內心裡這樣回應楓藍雪,但我總不能這樣說吧!這樣太傷她的錢了,但最重要的事,如果她真的照單全收的話應該會嚇到所有的店員和在場的所有顧客吧!


所以我就隨意的指了一個水果蛋糕「就這個吧!」
那時我並沒有仔細看價錢,不看還好,一看到價錢我就後悔自己怎沒事亂指了一個水果蛋糕,天殺的,這蛋糕竟然是這家店裡所有的蛋糕中最貴的一個,一個就要7X元,媽啦!不過就一塊蛋糕上擺了一些水果而已就賣這麼貴,你搶錢喔你


正當我在內心罵這家黑店時,楓藍雪也做好了決定
「好,我就要水果蛋糕」
聽到這答案,我還真是哭笑不得,啼笑皆非啊!媽啊!妳還真的要買這貴到要死然後又不能果腹的蛋糕?!我看妳真的是瘋啦~~!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快,錯,是痛苦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慢,當我回到家時已經九點了、九點了,果然是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啊!咳,我在說什麼啦?!這個 死小孩,明明就說吃完蛋糕就回家的,結果還拖我去逛街,害我一個月的生活費就這麼沒了,嗚嗚,我的生活費啦~~!!楓藍雪妳給我記著,我一定要找妳算帳


「主人」大概是嵐聽到了我開門的聲音所以從房中走出來
嵐的這句話使我拉回了我的思緒
「嗯...?喔!我回來了」聽到了嵐的聲音,我赫然發現我剛忘了說「我回來了」這句,剛剛在想這筆」帳」的事情想的太入神了,所以忘了說,幸好有嵐在,否則我現在還會處在負面的情緒中
「那...主人,妳要先吃晚飯?還是先洗澡?」
嵐還是依然簡潔的詢問我,不過這以算是他話最多的一次了,目前唯一看過他話多一面的人就只有我而已,我的守護靈嵐汐,他雖然外表冷酷無情,但私底下卻是一 個非常溫柔的人,他不但會作家事,還會做菜、顧家、顧小孩,外表長的又帥,簡直是十項全能嘛!!哪個女孩有幸嫁給他一定過的很幸福,據我所知,他曾被女生 倒追過,只不過全被他回絕了,咳,我到底在說些什麼啊?! ///


「主人,妳要先吃晚飯?還是先洗澡?」大概是嵐看我太久沒回應了,所以他又再詢問了我一次
「不了,我有點累,我想先用一下電腦後就去睡了。」
「那麼,主人,請妳早點休息」
「好」我這麼的回答完嵐後,我就拖著疲憊的身子回房


一回到房間,我就隨意的就將書包往床上一丟,然後人就往電腦桌前走,拉開椅子,坐下,按下開機鍵,原本是打算漫無目的的上網到處逛逛,但突然想起因為某些 因素需要,所以我辦起了人生第一個部落格」天空」,但這也不算是第一個部落格,正確來說應該算是第二個,第一個已經被我廢掉了(夜羽:「妳以為妳是天子 喔!還廢掉勒」)
還好明天是假日,我可以明天再處理天空,所以當我辦完天空會員後我就關掉電腦去睡了,雖然俗話說的好「今日事,今日畢」,但我要是」今日畢」的話,我想我 今夜也不用睡了,我才不想為了處理天空而徹夜未眠呢!我也不想用爆肝這種不優雅的死法死去,人家暴風是批改公文而死在書桌前,而我是處理天空死在電腦桌 前,難不成妳要叫粉紅把我復活成死亡領主?我都已經是死亡領主了,別再讓我死第二遍了好嗎?更何況我死了再被覆活能變什麼,變魔王?還是變BOSS?說了 那麼多廢話,結論就是:我要去睡覺,剩的明天處理
------------------------------------------------------------------我不是分格線
「主人,該起床了」
「唔...幾點了?」我一臉睡眼惺忪的問著嵐,顯然我現在還不想起來
「已經早上九點了」
「喔...」「!」「什麼,九點了?!」我簡直是用跳的方式起床
「嵐,你怎麼沒有早點叫我起床?」我帶著斥責的語氣對著嵐說
「昨日主人看起來很累,早上想來叫醒主人時,看見主人睡的很熟,所以就讓主人多休息一會兒」就算面對著我的斥責,嵐還是面不改色的緩緩道出這一句話


雖然嵐表情看起來沒多大的變化,但我看的出來他內心非常自責,這也不能怪他,我自己也有部份責任,只能怪自己昨晚玩太晚外加太晚上床睡覺,導致今天睡過 頭,媽咪說「早睡早起才是乖小孩」英文老師說「The early bird catches the worm」「早起的鳥兒有蟲吃」這句話說的還真是好啊!!


「不怪你」我緩緩道出這句話,說完後,我便起身走向廁所洗臉


洗完臉後,我走向飯廳吃早餐,我的早餐,嵐在我洗臉的短短幾分鐘內就做好了,其實我的早餐很簡單,一杯奶茶、一顆玉荷包、一片火腿加吐司就解決了,我才不 像古代王公貴族食前方丈,桌前擺一堆料理,他們知不知道老百姓們沒東西吃生活過了很苦嗎??咳...扯遠了,總之我要享用我的早餐了


「主人」
「嗯,今天還是拜託你了」


當我說完話的時候,嵐早已離開飯廳,開了門,執行我所交代的任務去了,說任務也太誇張了,其實也只是叫他去幫我找我的巴比和媽咪而已,你知道的嘛!!平常我在上課哪有辦法去找人啊,所以就叫嵐幫我去找啦!


吃完了早餐,想說沒事情做,所以我又走回房間,打開電腦,繼續處理天空,喂!是誰說我偷懶不做家事,家事都由嵐在幫我打理,該說他太早醒來了,還是該說他 晚上根本沒在睡,每天早上起床,每件物品都在閃閃發亮,簡直比太陽騎士長所放出來的聖光還亮,都快把我的眼睛給閃瞎了,我超想對嵐說「能不能給我一副太陽 眼鏡」你覺得他都把家事做完了,我還能做什麼?


我登入了天空,開始處理我昨天丟下的那些」事」, 我的知識告訴我,在網路上不能用真名,所以我在天空的暱稱延用了我前身的名字」夜羽」,雖然說要處理那些事,但過了沒多久我已經在到處亂連結別人的天空和 爬巴哈去了,在我亂連結的結果下,我連到一個暱稱叫」藍光」的人的天空


藍光這名字好像在哪聽過。我認真的思索這問題,不過基於我現在沒事做的理由,我開始逛起藍光的天空


嗯...這個人腐的真不是普通的嚴重,發的文篇篇不離BL。這是我內心對藍光的第一印象,她發的文從太陽騎士長如何去拐他的十二聖騎士兄弟一直到太陽騎士 長如何拐他的十二聖騎士兄弟穿女裝拍照,然後被那些人砍去光明殿給祭司丟治療術(詳見某位說是黑暗文的那幾篇)...等,不過就目前來說她的文看起來還很 清水,至少還沒怎麼有香豔刺激的畫面


在藍光的天空逛了一陣子,我又開始亂連結天空了,我從藍光那連結到一個暱稱叫做」林蘭」的人,名字和我媽咪很像,她說我可以叫她蘭蘭,我開始和她聊天,和她交了朋友,她一發文我就丟了一堆心得給她,也因為她,我和藍光也變成了朋友


我和蘭蘭跟藍光無所不聊,我跟她們兩聊的很開,大概是因為興趣相投的關係吧!藍光說「我是她腦袋裡的寄身蟲,她要提的梗都被我提出來了」我說雖然妳是太陽騎士長,但我不是審判騎士長啊!!還是妳希望羅蘭也和審判一樣知道你內心在想什麼,想什麼邪惡的計畫


「主人」
「你回來了啊!嵐」
「主人,我馬上去做晚餐」
「不了,我剛才和楓藍雪出去吃過晚餐了」我邊看文章邊回答嵐


喂,是誰說時間只過幾個小時,時間已經過了幾個月了,只是中間我省略沒講而已,拜託,不要拖檯錢啦!你認為我有辦法在幾個小時內就和蘭蘭跟藍光混熟嗎?


「還是沒消息嗎?」我詢問著嵐
「沒有」
「好吧!你去休息吧!你應該累了」
「是,主人」說完這句,嵐很快的就離開我的房間,房間內一陣寂靜,我也難掩失望之情,我已經找了那麼久了卻都還沒找著巴比跟媽咪,連個消息都沒有,巴比跟媽咪到底消失去哪了


雖然難過,我還是繼續看著文章,人家可是在等我的回應呢!說也奇怪,藍光和蘭蘭都說喜歡看我打的成堆字山,普通人看到一堆字應該只有兩種反應,要嘛不是嫌這人囉嗦,不然就是嫌麻煩而選擇不看,不過他們兩竟然都說喜歡,著實讓我傻眼


回完了回應,我跑去學校的網站看有什麼新公告或是有誰發新文(夜羽:「學校網站發新文?」櫻:「我們學校網站無奇不有,不但可以發文還可以發圖」)
在學校的網站裡,我看到一個叫」靜月蘭」發的文,原來靜月蘭就是我失蹤已久的媽咪,要不是我在文章中看到」御幻」和」櫻」的話,不然我還真不知道靜月蘭是我的媽咪,原來媽咪就和我同校我都不知道,等等,照理說媽咪應該比我大才對啊!怎我媽咪會和我同校??


隔天,我就在學校和我媽咪來個母女相認的溫馨場面(?)我這才發現說媽咪變小六生了,就連御幻哥哥也變小了,叫一個年紀比自己小的小正太」哥哥」好像很奇怪,聽媽咪說有人想跟御幻哥哥搞BL,御幻哥哥,你還真受歡迎啊(?)


「媽咪,你知道巴比現在到底在哪嗎?」
「咦!我還以為櫻妳已經和他相認了?!」我的媽咪蘭以一臉誇張、吃驚加震驚的表情看著我,之後很快又轉換成「孩子,妳竟然還沒跟你巴比相認」的表情看著我
「嗯?是我認識的人嗎?」我以一個「不知者無罪,妳也沒跟我講清楚」的表情回看著媽咪
「妳當然認識啦!妳還常去他的天空泡茶聊天嗑餅乾呢!」


我在腦袋中思索任何的可能性,既是我認識的,而且我還常去他的天空那作客,難道說...我心底大概有個底了


「藍光」我和媽咪很有默契的一起說出了這個名字
「...」我汗顏了,天啊!!我和藍光聊了這麼久,完全都不知道他就是我找了很久的巴比,難怪第一次看到藍光這麼名字時會感到莫名的熟悉
櫻,妳的巴比叫藍光,要記著啊!!突然回想起小時後媽咪對我說的這句話,我更是整個人石化在那,只差沒來一陣風來把我風化了


「主人」被我和媽咪遺忘在一旁的嵐和御幻哥哥叫了我和媽咪一聲
「嗯?」我和媽咪依然有默契的回應嵐和御幻哥哥
「已經...」「上課很久了」大概是看御幻哥哥說不出口,嵐幫忙接了御幻哥哥的下文
「!」「什麼!已經上課了?!」我和媽咪異口同聲的說出,真不愧是母女啊!!
糟糕,會被記曠課啦!!我在內心暗叫不妙,等我衝到教室時才想到:對吼…我們班今天沒課,我今天來學校只是為了和媽咪相認而已


正當我還在慶幸今天沒課的時候,突然,我的腳離開了地面,我被嵐凌空給抱了起來,重點是這方式不是」公主抱」嗎?嵐什麼時候也會學會了公主抱啊?


「呃...嵐你怎麼...?」雖然嵐是我的守護靈,但被嵐這樣抱起我還是會害羞,畢竟我被男生抱的機會可是微乎其微
「我看主人好像很累的樣子,而且主人妳的腳...」
經嵐這麼一提,我才突然想起我的腳在幾天前的體育課扭傷了,難怪我剛才在跑的時候會覺得腳很痛
「那...主人,妳要回去了嗎?」
「嗯...已經和媽咪相認了,也掌握到巴比的消息了,但是你能不能放我下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