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81215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吾命單篇】愛的藍莓蛋糕(H,太陽X寒冰)

雖然寒冰覺得這樣抱著,頗為詭異,但他懶得對太陽多說什麼。
反正太陽的每個動作都一定有理由在,和太陽理論是絕對贏不了的。那還不如省下說話的力氣。

太陽以為寒冰應該會要他放手,早就在心裡找了許多「天冷啊,抱著比較暖和」、「內陸國家和鄰海國家的氣溫不同,是因為比熱的關係」之類的唬爛理由,想把寒冰轟炸得無法思考。見到寒冰居然不吭一聲,太陽更開心了,再湊上身子。

「……!」此時的寒冰沒穿大衣,只穿著平時搭在制服裡的襯衣。太陽也只有穿著睡衣。
單薄的衣物讓寒冰感受到太陽溫熱的肌膚貼著自己的背……。
寒冰有些羞窘。

「寒冰,之前我們一起去出任務的時候,你不是中了C國弓箭手的招嗎?」太陽發語。
「……。」一聽到太陽提起「那件意外」,沒有察覺到這擁抱有點危險的寒冰,頓時覺得尷尬。
雖然那次全是因為被敵國陷害,可寒冰還是隱約覺得他們兩個做這種事不大妙。

「我們再試一次,好不好?」太陽說得輕聲。
為了找樂子,太陽使盡全力地蠱惑著寒冰。
「不行,真是這樣了,藍莓蛋糕做到天亮也做不完。而且我還要花時間準備大家的早餐。」寒冰拒絕得快。
「那好吧……。」太陽的語氣有些落寞:「我不對你怎麼樣。」
「咦?」聽見太陽放棄得這麼快,寒冰驚訝地在心裡鬆了一口氣。看來太陽還是體諒他手邊有事得做吧。

太陽才說完,就將手摸進寒冰的圍裙裡,在平坦結實的胸膛前遊走著。
隔著薄薄的襯衣,不用加重力氣,也能摸出平滑的肌膚觸感。
寒冰覺得這動作有點……噁心。但他回想起太陽說過的「我不對你怎麼樣」,所以繼續手邊的工作,放下打蛋器,在麵糊裡加進藍莓果醬還有一點植物油。

見到寒冰還是沒反抗,太陽決定為非作歹下去。這一次不只是隔著衣料,而是直接將兩隻手伸進寒冰的衣服裡……。
太陽的掌心微涼,先是摸上寒冰的下腹,到了胸膛處,便輕輕揉蹭起兩邊的乳尖。

「…嗯……。」寒冰的眼皮有些低垂,腳步有些不穩。
「感覺如何?」太陽在寒冰的耳邊問。
「……很癢。」對寒冰而言,這真的只是癢,卻還有微麻摻入其中。

聽見寒冰的話,太陽的指尖加重了力道,蹭著、拈著柔軟的櫻粉色尖端。

「……唔嗯…。」
腦子裡產生了奇怪的感覺,像是有什麼事情忍不下去了……。
寒冰的臉頰紅了一片,溫和的吐息越來越快,呼吸越來越深,甚至是停下手邊的工作。

「…唔…。」寒冰出聲:「…會痛。」
「那就不這麼動你了。」太陽的手自寒冰的胸膛前離開。
「……。」寒冰沒有說話。
寒冰其實想叫太陽不要再煩他,但微癢微疼的感覺在寒冰的腦裡久久不散,使他眷戀著、無法要求太陽遠離。

將早已過篩的粉類放進稍發的蛋黃裡,再放下蛋白。寒冰拿起打蛋器,繼續打發麵糊。
見到寒冰繼續工作了,太陽反而將體重加諸在寒冰身上,向下一壓,將寒冰抵上流理台。

「!」寒冰被太陽壓倒在流理台上,盆裡的麵糊差點飛濺出去。他不禁低吼:「……太陽,你是怎麼了?」
「好好利用你的時間,別管我。」太陽答覆。
「你要我怎麼不管你?」寒冰有些慍怒,實在不喜歡太陽繼續打擾他。

太陽沒有再和寒冰對話,動手就是將寒冰的長褲拉下大腿。手探進襯衣過長的下擺,再伸進底褲中,握起寒冰的分身。

「……哈啊…!」寒冰難耐地喘了出來。
「接下來要聽我的話,手邊的事一秒都不准停下來。」太陽命令。
「……。」寒冰被壓在流理台前,難以行動,只得勉強將小調理盆抱入懷中,使勁地打發麵糊。

太陽要求寒冰別受他的影響,手卻包覆、搓弄起寒冰的分身,再快速地上下抽動起。
「啊…哈啊…嗯…。」寒冰的呼吸愈發急促,握著打蛋器的手有些不穩。
太陽的手收緊了些,打動的速度急而快。

「啊啊…啊!」寒冰的眉頭撇下,不禁鬆手,打蛋器就這麼掉在桌上。
聽見細微的金屬碰撞聲,太陽將寒冰已經滲出絲絲液體的分身放開,對寒冰說:「我不是說不能停嗎?」
「…唔…。」聞言,寒冰低下頭。

寒冰覺得只要再幾秒,自己就會射出來。
他已經無力了,根本無法繼續製作點心。

太陽撥開寒冰的頭髮,咬著、細舔著寒冰的耳根,呼著幾口氣。

「唔嗯……。」寒冰覺得現在的景象真是難堪。但比起繼續製作藍莓蛋糕,寒冰竟然想太陽快上了他。
「你不繼續嗎?」太陽要求寒冰別停下任何工作。
「……把糖給我。」寒冰將難以出口的請求硬是吞下肚。

太陽以空在外頭的手,將一邊的糖罐推給寒冰。
寒冰打開糖罐,以小茶匙將糖細心加入麵糊內。

太陽抬起寒冰的臀部,將底褲扯下,再將纖細的手指伸到前方,放入寒冰的口中。
「舔得徹底一點。」太陽吩咐。

寒冰也沒想到他這時應該咬太陽一口,而是溫順地以溫暖而濕潤的小舌包覆起太陽的指尖。不一會兒,太陽的幾隻手指便全濕了。
將手指自寒冰的口中取出,太陽轉而將手指放進寒冰下身的入口,第一指與第二指相繼滑進窄小的通道中。

忍住異物進入的不適感,寒冰加速打蛋的動作。
麵糊逐漸起泡。

接著,第三指也進入了。
太陽開始上下抽動。
「……啊…嗯…--」寒冰有些疼,現在這樣跪著的姿勢更讓他覺得疲累。但他小心地遵從著太陽的話,一刻也不得停地打蛋完,再加糖進麵糊裡。

不一會兒,太陽心急地將三指抽了出來。
截下放在糖罐旁的植物油,太陽倒了一點到掌心之間,以此塗上、滋潤寒冰的入口。
將油罐放回桌面,太陽解開褲襠,一個貫上…!

「--哈啊…啊啊!」寒冰的面容有些痛苦。他打發麵糊的動作停滯。
見狀,太陽退了出來以後,再重重撞上:「別停。」
「…知…知道了…。」寒冰試著握緊打蛋器,沒幾秒,手卻鬆了開來:「…啊啊…嗯…!」

聽見寒冰的應聲,太陽真有種自己主宰著寒冰的成就感。
抽了出來,太陽又往更深處貫。
「唔……哈啊……哈啊--…。」寒冰呼吸得困難,粉撲的臉頰邊滲出汗來。
由於寒冰的嬌喘令太陽心癢難耐,太陽抽插的力道以及速度都加重得飛快。

麵糊終於粗泡了。
糖是最後一次加進麵糊中。
寒冰再將事先打發的蛋白加進麵糊裡,拿起塑膠刮刀攪拌均勻。

「好痛…啊……啊……嗯……!」連根拔起後,便是直衝,太陽簡直要把寒冰整個人都抽出來。
喘聲如潮汐般起伏,寒冰緊而熾熱地包覆著太陽,使得太陽愈漸勃發,在寒冰體內的竄動猛烈得令人吃疼,都引出了血來,還伴隨著絲滑水聲。
抽動、再抽動。

麵糊終於完成了!

寒冰心急地將模型掃了過手:「太陽,先別動……我要把麵糊…倒進模型裡…。」
太陽停止動作。
寒冰小心翼翼且吃力地將麵糊全倒進了鐵模具裡,以塑膠小剷將表面抹平……。

「太陽,把餅乾從烤箱裡拿出來,再把這個放進烤箱裡。」寒冰說。
太陽點點頭,把蛋糕半成品接過手,打開近處的小烤箱蓋子,拿出裡頭盛著餅乾的烤盤,再取而代之地將蛋糕模型放了進去。

「開160,定時30分鐘……。」寒冰指示。
照著寒冰的話,太陽伸手轉輪。

「……。」總算是了心事一樁。寒冰疲累地低下頭:「…你繼續吧。」
不等寒冰說,太陽當然要繼續!

忽然,太陽將寒冰翻過身來。
「哈啊…痛…!做什麼…?」寒冰微慍地叫出聲。
動作粗魯就算了,太陽居然還插在寒冰的身體裡沒拔出來,這讓寒冰疼得不像話。

太陽捧起寒冰的腰,退至入口,再用力進入。
「唔嗯!…啊啊…--」寒冰半臥在流理台上,雙手圈起太陽的頸子,雙腿下意識地夾住太陽的腰。
逐漸習慣了入口粗暴地被擴張,寒冰良久才體會到充盈感與速度帶來的快感,輕擺著腰,呼應著太陽的動作,讓太陽進得更快更深些……。


***


壓牆、推車、撲倒……。
當寒冰終於盼到太陽無力的一刻,早已經是太陽射了五、六次,也換了五、六種姿勢的時候。

俗話說得好:「資源有限、慾望無窮。」
這烤蛋糕以及餅乾的一個小時內,算是有了相當效率的運用。


寒冰無力地坐在廚房裡的小桌邊,上身癱軟在桌上,下身則是痠痛得挪動一下都不能大意。
太陽就坐在寒冰的對面。他方才將藍莓餅乾全吃完了,現在則是優雅地吃著藍莓蛋糕,還輕啜了口熱牛奶。

燭光搖曳著。
在一陣交歡後,此時情景是如此浪漫。


「寒冰,蛋糕和餅乾都很好吃喔!」不論是寒冰本身、抑或是寒冰做出的點心,太陽都品嚐得十分。這下他真是心滿意足了。
眼角藏了一絲不被人看見的水光,寒冰無力地答覆:「你喜歡?這真是太好了……。」

「但我更喜歡你剛才的樣子耶。你下次就不要穿衣服了,只穿圍裙吧?」太陽笑得開心:「這樣就能直接從後面來了!」
「呵呵呵。」聞言,一向溫順的寒冰不禁說:「……去你的。」


【END】


想寫這文很久了,但直到吾命五試閱才激發我的決心XD
感想啊啊啊--(敲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