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祭司之路20-朝晴多功能

我向奧里亞揮揮手。
奧里亞向我揮揮手。
……好可愛喔怎麼辦,把奧里亞帶回家,我媽一定會很喜歡的!

我媽和我哥都非常喜歡養寵物。
我哥養孔雀來當座騎還算正常,比較扯的是我媽曾經養鱷魚來作伴--請大家務必試想家裡地板成天濕搭搭的,只因為有隻綠綠的、光亮光亮的東西在到處亂爬,那個人養這隻東西的理由還是因為太寂寞。
不過有一天,老媽不小心踩到那隻鱷魚的尾巴,幾個月來一直和老媽相安無事相處,還被取名為「波吉」的那隻鱷魚就因此不爽到咬了老媽一口……於是那天的晚餐桌上,出現一道奇特的肉絲沙拉。

「隱心,請告訴我是誰影響了艾德霖、使艾德霖的聖光被黑暗之氣堵塞住。」朝晴一隻手捧著盤子,另一隻手在盤子正上方劃圓著。
只見朝晴沒有碰到盤子,裡頭的水卻自己動了起來,形成一波波濂漪……。
沒幾秒,更神奇的事情發生了--盤裡的水浮現夜空,還有一點一點的星辰,而且盤裡的星辰們飛快地逆時針旋轉著!

「艾德霖,閉起眼,等待影響你的人出現吧。」朝晴輕輕地說。

……不行哪!
聽了你的聲音我就想睡覺,要是閉起眼以後我睡著了,那我不就在這路途中被普隆塞斯拋下,從此變成走失兒童?
話雖如此,我還是閉起眼了。

赫然,我的曾祖母、曾曾祖母、曾曾曾祖母都一個一個在我眼皮底下出現……怎麼都出現女的,沒有一個是曾祖父、曾曾祖父或曾曾曾祖父?

「!」我忽然打一個冷顫。
是…是誰在摸我的臉啦?
手超冰的!是坐月子期間被虐待所以體質才差成這樣喔!

『你長得和我好像……不,簡直是一模一樣。』有道冷徹心扉的聲音在對我說話。
我嚇嚇地睜開眼。

眼前這人有一頭披肩的紫色頭髮、一對有神的紫色眼眸、清秀的三角臉--是我最常在鏡子裡看見的容貌。
但是這人的氣質和我完全不同……他好可怕、好有壓迫感。
他不正是…小黑的主人,錫亞?

『你幹麻發抖?我又不會害你。』錫亞抬起我的下巴,更近距離地看我。
錫亞戴著一雙短皮革手套、穿著無袖高領的貼身背心、皮革長褲、披著短披風--這一身黑很明顯是名刺客!

『請你不用在心裡打量我--你心裡想什麼,我都聽得見,所以你這樣一直評論我,會讓我很害羞。』錫亞放開我:『……你來找我是為了什麼?為了你身上的黑暗之氣嗎?』
「呃……。」我努力地靜下心:「對!」
『抱歉啊。因為我是和龍一起同歸於盡的,有些怨恨無法消散,所以就留在人世間了。不過……。』錫亞懶懶地說:『我還真不清楚你和我的血緣關係明明這麼薄,為何你會繼承我的樣貌和怨氣。』
「……。」天知道老媽以前是不是幹過在端給上司的茶裡加指甲或水溝水這種缺德事,導致身為她兒子的我,必須要無來由地繼承很多造孽東西?
就如同我老哥。他是個除了個性有點變態扭曲以外,其他方面都很優秀的乖小孩(而且他不會初一十五忘記拜拜或吃素喔),可是他就衰到被同性戀糾纏二十年!
所以由此可見……老媽一定有造過什麼孽,才害得我和老哥必須母債子還!

「龍……?」我忽然想起來,小黑曾經說過,錫亞去屠龍以後,就沒有再回家了。
『對。』錫亞點頭:『……那傢伙過得還好嗎?』
「你說小黑?」我問。
『廢話。不是他還能是誰?』錫亞答得不耐煩。

「嘛,他過得很好!」我緩緩道來:「尤其是遇見朝晴的時候,他很開心喔。因為朝晴的身上有你的味道……咦,朝晴說他遇見你了?」
『嗯。』錫亞說:『我是在不到幾年前遇見他。我生前接了很多任務,殺生太多,死了很久才好不容易從煉獄裡爬出來,就在煉獄門口遇見朝晴。』

「他為什麼在煉獄的入口?他也殺生太多?」朝晴怎麼看都不像啊。
『你看他一整個手無博雞之力的文弱樣,有辦法殺生嗎?當然不可能啊!』錫亞看著我的眼神充滿了鄙視,彷彿我說出來的話相當弱智:『他只是碰巧經過那裡啦。 朝晴說,他感覺得到過沒多久之後,自己能夠再轉世回人間,所以他要先去一個叫什麼……靈簿獄的地方,等待人間的人召喚。』

『去天國也是吃吃喝喝的,沒什麼好玩,所以我就陪了朝晴一下。他也和我說了很多事情。』錫亞說:『總之,他為了保護相當重要的人,知道了天機,所以就悽慘到回天家見天父啦。好不容易能再回人間,這次不論對方變成什麼樣子,他都要去見那個人一面。』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頓時,朝晴方才唱的歌,那下一段歌詞浮現在我腦海裡。
啊,這是我們國文課時教的東大陸歌曲--李之儀的《卜算子》。

「那個重要的人叫什麼?隱心?」我不禁又問。
是什麼人值得朝晴付出他的生命呢?是喜歡的人,抑或是朋友?
如果是喜歡的人,會是什麼樣的人呢?
長得……可愛嗎?
啊啊,有點想看--

『對啊……啊靠,你知道了還問我!』錫亞扁嘴:『好啦,不閒聊了。你到底要不要我把你身體裡的黑暗氣息驅逐出來?』
「當然要!拜託你了!」我雙手合十。

『那好……。』錫亞抽出腰間的短劍。
「等等…你要幹麻?別、別殺我!」我退幾步。
『就說了不會害你,你是怕什麼?』錫亞捉住我的肩膀。

一秒,我聽見悶悶鈍鈍的一聲,然後是陣陣疼痛……。
我頓時呼吸困難…!

娘親啊,我被不知道是曾曾曾曾曾曾祖父還是曾曾曾曾曾曾曾祖父輩的人刺殺了!還是一刀捅進肚子裡再順便把腸子掏出來的死法!
我死得好冤啊--

『我這連豬腸都不吃的人,才不會掏你腸子出來!你是鬼哭神嚎個什麼勁啊!』錫亞重擊我的頭:『深呼吸。』
於是我重重吸一大口氣。
『呼氣呼得多一點。』錫亞又說。
於是我張大嘴,把氣全倒出來。

我感覺到被短劍刺中的傷口濕濕的,很明顯是在流血。
除了血之外,還有一些我看不見的東西也跟著流了出來。

『好啦,我替你把髒東西放掉了。』錫亞將他的短劍收回腰間以後,冰冷的手撫過我的傷口。
瞬間,我的傷口不痛了。
「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好神清氣爽的感覺啊!我不禁讚嘆。

『別動。』錫亞命令。
「喔好。」我不動。
『……。』錫亞在我的額頭上用指尖寫上不知名的東西:『你有了這個印記以後,要好好鑽研神術大全喔。對你有利的神術,全部都會顯示成金色字的。你再也不用費力氣去記動作,很簡單就能學會一切強招。』
「喔喔,雖然你的態度不友善,但你其實是個好人!」我由衷認為。
『啊,謝謝誇獎啊。祝你早點來這裡找我和天父。』錫亞笑笑。
「我嚴正拒絕你的祝福!」我才不要英年早逝!

『……好好照顧小黑和朝晴吧。』錫亞摸摸我的頭:『你是個特別的孩子,一定可以的。』
「……!」居然被祖先稱讚了!我有點開心:「你說…我很特別?」
『你長得和我一樣帥耶,憑這點就夠特別了吧!』錫亞說完,往我的小腹踹一腳:『好了,你可以滾了!』
「我不要用滾的!我要用走的!」痛!


「艾德霖,沒事吧?」溫和的聲音喚著我。
我猛然張開眼,只見大家都在,但錫亞已經不在了。

「……時間過了多久?」我問朝晴。
「五分鐘內,阻礙你脈落的惡氣已經被排除,你的脈落甚至被打通了呢。看來你的祖先對你很好。」朝晴微笑。
「我遇見了……錫亞。」我說:「錫亞交代我,要我好好照顧你。」

「!」朝晴一臉不相信地捏了捏我的臉:「咦,現在我才發現你長得和錫亞好像,原來你是他的後代……。」
「……。」小黑這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木乃伊都能一眼認出我長得像錫亞了,這傢伙也才和錫亞見過沒多久,居然就不記得錫亞長什麼樣子了……?
這純粹是朝晴記憶力太差的問題還是這個世界裡的人瑞其實都得了一種睡睡病,所以大家喜歡一直睡,睡一睡起床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那你說的脈落……是什麼東西?」我不解。
「你如果有轉職,教會的主教應該會替你開眼啊,難道他沒有嗎?」朝晴問。
「呃……我根本連教會都沒去。我們是做完一項任務後,直接獲得全隊轉職的資格。」而且這任務能解決,還全然是因為被我們討伐的那位鬼王禮讓我們一整隊的老弱婦孺耶。
「那好,你現在已經被開眼了!」朝晴舉起食指:「那就拿出你的神術大全,確認一下哪些招式是你有能力再進階學習的!」
「喔好。」我連忙開始掏背包。

「艾德霖,你怎麼走這麼慢?」普隆賽斯停下腳步。
「妳等我,我要試驗一些神術!」我說得自信。
錫亞都說我會變強了,那我一定真的會很強!

我才翻開燙金封面的神術大全第一頁,就有一行字閃閃發亮著……。

「聖光火箭砲?」這什麼怪怪的招式名啊?
「……!」朝晴聽見我的話,先是一臉詭異地皺皺眉,隨即又恢復為平時總是面帶微笑的親切模樣:「你要試試這招嗎?」
「OK。」我點點頭,朝隨意的遠方一揮杖:「聖光火箭砲!」

杖頂端的綠寶石凝聚了強大的白光,又覆上一層紫光!
「茲茲--」一聲,一顆白色的圓球發射出去--!

很慢、很慢地發射出去。
慢到一旁經過一對母子。小孩想要碰碰這顆漂浮在半空中的球,媽媽卻掩住小孩的雙眼,說「不要看」,然後心急地把小孩帶走……。
慢到……亞狄恩睡著了,小黑連忙接住。


呵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連我都快閉起眼了。

「磅!」
「砰--!」

……我忽然聽到不遠處有建築物被摧毀的大聲響!
這根本是大砲嘛!


「呼,幸好我們已經出了首都,不然你這樣可能會毀損好幾排的房子。」朝晴有些心驚地說。
咦?我們出波賽勞爾了?難怪在走路。

「哇啊!艾德霖,你轟出去那個聲音好大聲耶!你怎麼忽然變這麼強!」普隆賽斯雙眼閃亮地看著我。
我指指朝晴。

「朝晴,你也讓我變得這麼強好不好!」普隆賽斯連忙握起朝晴的手。
「呃……。」忽然被普隆賽斯握住手,讓朝晴的臉龐變得有些紅紅的:「妳已經太強了,實力根本不是這個年紀該有的。我如果再替妳加強的話,到時候妳只會氣血攻心而死。」
「這樣啊……。」普隆賽斯一臉失落地拍拍朝晴的肩膀。

朝晴雖然是被拍肩膀,卻一臉痛苦,好像有人用氣功波轟他的樣子……。
我赫然發現,這些年來我居然能被普隆賽斯拍這麼多次肩膀都還沒死,說不定其實我才是本作最強的人?

「普隆賽斯,艾德霖好像打壞別人的房子了……。」亞狄恩這才醒來,一臉不安地說:「要不要過去看看?」
「喂,萬一別人要我們付修理費,那該怎麼辦?我們現在應該要快閃才對!」普隆賽斯強硬拒絕--各位小朋友們,這個姊姊醬子很沒有公德心,是不可取的行為喔。

「不用擔心,我會修房子的魔法陣。」朝晴說。
「咦!」眾驚。
「那不是我說的。是奧里亞。」朝晴把奧里亞捧到大家面前:「我只不過是聽得懂他說的話。」
哇啊,朝晴你居然聽得懂那幾聲喵喵喵在說什麼東西,太強了。

「我也會修理房子,不過那棟房子不能太大,不然我無能為力。」小黑說:「因為主人在出任務的時候,常常會在與魔物廝殺的途中,把零星房屋弄壞,所以我就順道學習了一些方便的技能。」
……小黑,你確定你這麼方便,不會是便利貼男孩一類的東西嗎?

「好!就這麼決定了!」普隆賽斯往剛才冒煙的方向跨出步伐:「我們去修理那棟房子,順便要點水和食物吧!」
我看要水和食物才是你的目的吧!

「普隆賽斯,等等!」朝晴忽然開口。
「怎麼了?」普隆賽斯回頭。
「讓我替你們加快速度喔。」朝晴說完,捧起掛在頸子上的銀色項鍊:「隱心,請幫我拿出催醒扇。」
朝晴說完,他的手中憑空出現一把水藍色的大折扇。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裏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朝晴一邊唱歌,一邊搖扇。
一陣舒服的微風輕輕拂上我們,風裡頭還有些不可思議的花香。

「好了,你們可以繼續走了。」朝晴收起扇子。

「?」普隆賽斯見到朝晴似乎沒做什麼,於是一臉疑惑地起步,才踏出第一步:「我的天父哇啊啊啊--!」
妳的天父哇啊啊啊--
只見普隆賽斯以非人的速度,腳底冒煙地朝北方衝了過去。

「喔喔!我也試試看!」亞狄恩一臉雀躍地提起腳步,接著便以嚇人的速度跟上普隆賽斯:「我的芙蘿菈女神哇啊啊啊--!」
我的娘親哇啊啊啊--
你們夠了沒!


我們一下就到了房子被打壞的地方。
原先普隆賽斯以為波賽勞爾這種大城附近會坐落的,頂多就是單棟房屋,不可能會有村莊的出現。
但她看到村牌以後,再拿起鮮少用到的地圖一對,赫然發現……。
「天哪!我們半個小時跑了50公里!」普隆賽斯捧頰:「有這種輔法的話,誰還需要傳送陣!」
「這裡是哪裡?」亞狄恩看了村牌以後,探進村口。

「咦,好可愛……。」亞狄恩忽然說。
「唔?」我連忙朝亞狄恩看的方向一看。

有個穿著一身桃紅色洋裝,裙擺短到風一過來,馬上就能讓人看見纖細潔白大腿的長髮女孩正在抓蝴蝶……。
哇啊,櫻色粉撲的臉蛋、水嫩的紅唇、白皙的皮膚--真是A級貨色!
但……她怎麼在墓地裡抓蝴蝶!穿著這麼鮮豔的衣服在墓地裡亂鑽好嗎?
更誇張的是,這村子為什麼把墓地擺在村口!

「你們在看什麼?怎麼這麼入神?」小黑也湊了過來:「……好不對勁啊。」
「什麼……不對勁?」我聽得有點毛毛的,僵硬地轉頭看向小黑。
「這女孩不知道是人是鬼,你們再看下去,小心長針眼喔。」小黑有些深沉地說:「這地方恐怕正在發生什麼災難。」
「……。」喂,長針眼那是偷看人上廁所或洗澡吧?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