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祭司SP】不被承認的鬼王後嗣

聖堂的牆壁是全黑的,花窗照進的光是七彩的。
自沐浴在七彩光的隊伍下離開,奧斯丁完全隱沒進黑暗。

「你有沒有看到那小子?居然和公爵大人頂嘴耶。」
「沒辦法嘛,人類生下來的賤種。」
「是啊,作媽媽的都引誘大王了,作兒子的哪會是什麼好東西呢。」
孩子在笑、大人也在笑,都在笑奧斯丁的身世。

奧斯丁輕輕咬著麵包。
這麵包甜甜的、香香的,裡頭還摻了恢復體力的魔法。
奧斯丁食之無味。

在人間被母親養育時,奧斯丁深知母親很好、很溫柔……。
這樣賢慧的女人,怎麼可能去勾引男人呢?

奧斯丁真想回到母親身邊。
然而地府的人將奧斯丁帶走的那一刻,奧斯丁的母親就被殺害了。
只因為奧斯丁的母親曾是鬼王最愛的女人、知道許多關於地府的秘密。

現在,自從奧斯丁的母親死去的那一刻,奧斯丁就什麼都不是了。
他只是個死了母親的孩子、爸爸從來不愛的私生子、地位最下層的奴隸。


吃完一整天賴以生存的一餐--一小塊麵包後,奧斯丁又去工作了。

「你這下人,也敢弄髒我的衣服!」宮廷裡的一間房傳出女人的怒吼,然後是一聲聲鞭笞。
「夫人…對、對不起!」摻雜著哀嚎與涕泗,端湯的傭人嚇得爬出房間。

傭人房裡,大夥連忙為方才端湯的人治癒。
「蘭斯公爵夫人真是討厭!」一群人七嘴八舌著。
幾名傭人不斷說到近日他們是怎麼被這位公爵夫人欺負,程度嚴重到就算是弄掉根針都會被狠狠地抽打。

「一定是你這賤種害的,都是你帶衰我們!」說了一會,傭人們的目光忽然都對上奧斯丁。
「!」奧斯丁還沒來得及逃,就被一群人壓倒在地,踹著、打著。

奧斯丁什麼都沒做,但他就得被這樣欺凌,彷彿他生下來的用途就是如此。

「啊,舒爽多了。」傭人們的毆打結束了。
他們放下染血的拳頭,出了傭人房,繼續去做工。

奧斯丁呆愣地躺在冰冷而髒亂的地上。
他早就習慣這樣的生活,麻木了。

所以奧斯丁沒有反抗,也早就忘記反抗是什麼東西。
奧斯丁只知道如果還手,他可能會被泡進沼澤裡、被烙鐵燙、被……遭受更多難以忍受的事。

「嗄吱」一聲,木門被推開。
黑暗的室內透進一絲光芒。

「大夥們都在搬木頭,你這小雜種怎麼在這裡偷懶!」工頭看見奧斯丁就是罵,忽視奧斯丁身上為數眾多的傷口。
「……。」奧斯丁的身體流血著,不論坐起身或是說話都會疼痛。
「你這死雜種!大人我肯理你,是你的祖宗有燒香!而你……居然敢忽視我!」工頭見奧斯丁木然不理,便拿起手上的馬鞭,是狠狠地抽打……。


好不容易結束一天的工作,奧斯丁只想好好地睡一覺。
儘管他的房間既是滿滿的害蟲,又是堆積的灰塵,床上遍佈的細菌還可能使奧斯丁的傷口潰爛。
但奧斯丁好累。他沒吃飽、又要作工,如今只能靠睡眠補充透支的體力。

「你怎麼了?」

通過燈光昏暗的走廊時,奧斯丁被人叫住了。
那人用的是「你」,而非「賤種」或「雜種」之類的稱呼。

奧斯丁抬起頭,看見一位女孩。
女孩穿著一身澎裙束腰,一頭深色長髮。

「……我沒在這裡看過妳。妳是誰?」奧斯丁緩緩地開口,牽動著嘴角上的傷口。
「我是音。」女孩回答:「是魔王的孫女。」

魔王的孫女?
這麼光鮮亮麗的人,居然來關心我這樣低等的人嗎?

「讓我替你治療吧?我會治癒術……雖然是最低等的。」音緩緩走近奧斯丁,掌心源源不絕地冒出沁涼的水藍色光芒。

一百年過去,這是第一個對奧斯丁平緩說話的人,態度甚至是……溫柔。
只不過第二天,奧斯丁沒有再見到那名女孩。

「你們有沒有聽說啊,昨天哪,被詛咒的女人跟著魔王大人來這裡視察耶。」
「喔,你是說魔王大人的孫女嗎?」

偶然間,奧斯丁聽見如此的耳語。

魔王大人的孫女……是音?
音是受詛咒的女人?

奧斯丁忽然起了不可思議的感受,好像……發現了與自己同樣苦的同伴。


「妳好,又見面了。」

十年後,再次在昏暗的走廊下相見。
奧斯丁還記得音,音的態度也和上回一樣溫和。

「你敢和我說話?大家都說我是被詛咒的女人……。和我相處,會讓你不幸。」音緩緩地說。
「和我說話才不好呢,會讓你變髒--我的母親是名人類,眾人都說我是雜種。」奧斯丁自嘲著。

音睜大眼。
儘管她知道了奧斯丁的來歷,但她沒有像宮廷裡的眾人一樣排斥奧斯丁。

於是他們聊上話了。

原來音出生的時候,她的母親難產而死;
音十歲生日時,因為權力鬥爭的緣故,她的父親被她的伯伯殺死;
音第一次學會用魔法時,一道颶風正襲上魔王的大宮殿。

……諸如此類的事情不斷發生著。
隨著災難越來越多、永遠也不停止,大家都認為這些與音有關、不願再與音說話。
只有魔王大人仍愛護孫女,音才不至於被眾人唾棄。

至於奧斯丁呢?
從來沒有人關心他。
只有音能難得地和他說說話。


又是一百年過去。
奧斯丁一直無法吃多,他卻自然地長高、長壯了。
原先像顆豆芽菜一樣矮小的他,現在竟然比宮裡的誰都結實。

常到圖書館裡遊歷的奧斯丁,氣質出眾,令宮裡的女人們紛紛注意。
奧斯丁翻閱的武書以及他勤苦的自主訓練更令他有了還手的能力--奧斯丁終於不再是被打也不得吭聲的孩子。
於是工頭不敢再找奧斯丁麻煩、孩子們也不敢再把奧斯丁作為出氣筒。


「奧斯丁大人,鬼王大人召見你。」達卡公爵戰戰兢兢地對奧斯丁說話。

這年,奧斯丁兩百五十歲。

宮裡的孩子們四散了。
現在宮裡只有些虛名的公爵、傭人還有……奧斯丁。

儘管奧斯丁的血統並不純正,但在一群烏鴉中,他的地位儼然最高。
就連曾看不起奧斯丁的公爵,現在也不得不對奧斯丁低聲下氣。

聞言,現在輪到奧斯丁看也不看這人。
他整整衣服便往正宮走。

「父皇,我是奧斯丁。」奧斯丁推開房門。
「雪赫卡……。」已經活了一萬多年的北大陸鬼王,因為重病而失明、失聰。

鬼王曾經俊帥的臉龐如今憔悴而削瘦。
他口中喃喃的,竟然是被他拋棄的女人。

「……。」聽見母親的名字,奧斯丁對鬼王一陣厭惡。
奧斯丁從他的母親被殺的第一秒開始,就下了一個決定--至死,都不原諒父親。

「雪赫卡…妳來看我了嗎……我好想妳…妳過來讓我看看啊……。」鬼王對空揮著手。
奧斯丁原先不打算過去。但他聽到父親的聲聲叫喚,竟然一時覺得鬼王可憐。
於是奧斯丁木然地走幾步到床邊。

「雪赫卡……我不是故意的…為了鞏固鬼族的地位、確認血統的純正……我才對妳下毒手……。」鬼王斷續地說著:「奧斯丁是乖孩子……是我對不起他…一定是我沒善待他,老天才讓這樣莫名的疾病臨到我身上……。」鬼王喃喃唸著。

奧斯丁一語不發地看著重病的人。
此刻,看見拋棄母親、殺了母親的人將死,奧斯丁應該開心才對。
然而他完全開心不起來。

「雪赫卡……來陪我吧!」只剩一口氣的鬼王忽然自被子底拿出一把匕首,就要往奧斯丁的心臟刺。
「!」奧斯丁驚險地閃身過去,拖地長髮被截斷一大截。
奧斯丁的頭髮一下短到腰上。

「是你去陪媽媽才對!」奧斯丁怒吼。

鬼王已經聽不到了。
鬼王已閉上雙眼。


當奧斯丁出了房間,宮裡所有的人都已經在鬼王的房門前等著。
眾人手捧披風、王冠,等待奧斯丁接受。

鬼王眾多的子嗣,早就等不了幾千年過去,各自在世界建立一片天地。
只有奧斯丁留了下來,留在這地獄裡煎熬了好久好久……。

所以,現在該是時候了。
該是奧斯丁揚眉吐氣的時候。

然而奧斯丁只是離去,不要王冠、不要披風。

「親愛的奧斯丁:
北大陸的冥府,只有你能領導。這點你最清楚不過。
yours truly,音」

不過幾天,一封便條就被老鷹捎來。
看見是音傳來的,奧斯丁的心動搖了。

奧斯丁可以不管北大陸冥府的存亡、不管此地眾多的鬼族因為沒有王的力量支持,從此互相啃食。
但他絕對不會不顧唯一對他好過的人。

所以奧斯丁戴上了王冠。


「你們在做什麼!」

幾年後。
奧斯丁穿過宮中的迴廊,偶然看見一名孩子被眾多孩子毆打著。

「大…大王……。」這些孩子看見奧斯丁,都嚇得顫抖。
「……。」奧斯丁見這些孩子沒辦法好好地說話,便嫌惡地一揚手:「……你們快滾。」

於是孩子們四散得快。
原地餘下倒著的孩子,有一頭稍長的銀色短髮。

「你為什麼被欺負?」奧斯丁看著這遍體鱗傷的瘦小軀幹,竟然像是在看以前的自己。
「……我沒有爸爸,又被媽媽賣來這裡。和我一起來的孩子都取笑我。」小孩緩緩地開口。

「……。」奧斯丁摸摸小孩的頭:「你叫什麼名字?」
「奧里亞。」小孩吃力地說。

奧斯丁點點頭。
他的手覆上奧里亞的眼皮,施加了魔法……。

「奧里亞……你雖然沒有爸爸、你的媽媽又丟棄你,但是……你還有我。」
奧斯丁緩緩地說:「以後全皇宮的人都會認為你是和我最親的人、你自己也會這麼認為。」




【END】


我是不是積怨太深才會寫出如此的白色情人節SP= =|||
背景和中古世紀有點關聯啦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