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祭司之路19-奧斯丁脫隊

【十九】來自鬼魂的呼喚


「老哥,有些事是你不該懂的。」我拍拍老哥的肩膀,隨意唬爛一句。
「這有什麼好不該懂?」老哥像個好奇寶寶一樣鍥而不捨地繼續問。

「也許牽了手的手,來生還要一起走--所以有了伴的路,今生還要更忙碌--」忽然,一陣連續劇「孃痂」的主題歌自老哥的口袋裡傳來。
這手機鈴聲其實是席諾大哥替老哥改的。由之前在夢的世界裡聽到的「練舞功」說到現在這首「牽手」,可見席諾大哥品歌的標準十分獨特。

老哥隨即自口袋中拿出獨角仙形狀的白色手機,掀開獨角仙的翅膀……也就是手機蓋:「喂你好,這裡是水娘親美容護膚中心。」
「我最可口的小蜜糖、最可愛的小親親、最萌的小寶貝,你就不用再裝了--我知道我沒打錯電話喲--」由於席諾大哥說得大聲,連站在旁邊的我都能清楚聽見手機另一端傳來的聲音是多麼花痴。
「……!」老哥強烈顫抖著。
席諾大哥繼續說:「我方才喝茶的時候顫抖了一下,有感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呢!這意味著你剩下的時間都是假期了對吧?」

「這是……?」朝晴扯扯我的袖子。
「忘了介紹。我叫艾德霖,180公分,50公斤,三圍是99、99、99……呃,另外一個人叫尤里西斯。好,有什麼問題你就問吧。」我簡單又匆促地自我介紹完,也介紹了老哥。
朝晴點點頭:「為什麼和尤里西斯對話的人,明明是男生的聲音,卻叫尤里西斯『小蜜糖』、『小親親』、『小寶貝』呢?」

「孩子。」我不禁拍朝晴的肩膀。
「是…!」朝晴抬頭看我。
「你沒聽過有種人叫『同性戀』嗎?」我平鋪直述。
「……。」朝晴訝異地看著我,一秒,一臉恍然大悟:「原來啊,這麼簡單的事我怎麼也想不到呢,真是的。」

「總之,尤里寶貝啊,為了與你共度接下來的假期,我花了半個月的薪水搭高級傳送陣,現在已經到波賽勞爾了喔。我馬上去天晴池找你--」老哥的手機裡飛出愛心。
「什麼?你怎麼能離開公會?你也有假期嗎?」老哥頓時花容失色。
「你忘記了嗎?上個星期我去南大陸打死靈軍團,因為任務評價是SS,所以得到了整整一個月的假期--以備不時之需啊,我到現在還沒用呢!」席諾大哥以「嘖嘖,你都沒有好好關心我」的語氣說話。
「……」老哥連席諾大哥的話都還沒聽完,隨即關掉手機,抽出手機電池,把手機放進背包裡最深的一層,然後一臉呆滯地看著我。

「我良心建議你最好趕快跑路吧,不然我也不想看見老哥你穿上新娘嫁紗和席諾大哥即刻去度蜜月……我記得老媽說過,席諾大哥對你求婚了。」我表面上淡淡地說,心裡卻笑得快岔氣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哥捧頰尖叫完,隨即以光速捲走了。

「既然和老哥道別完了,你就跟我一起回隊友身邊吧。我要帶你去見小黑。」目送老哥逃命以後,我回頭面對朝晴。
「小黑就是你說……長得很像我夢中人的那位?」朝晴有些遲疑。
我點點頭:「你還是飛飛妖的時候,在夢的世界裡看見小黑時不也有些驚訝嗎?所以你夢裡的人就是小黑,不會錯了。」
「……那好。」朝晴率先踏出腳步往城鎮走,我隨即跟上。

一路上我們有說有笑的。
朝晴是個超級好相處的乖孩子,我問什麼他都答、我提什麼他都說對……。
喔喔,和朝晴相處,有種我被超級尊崇的感覺!果然我被普隆賽斯欺壓了這麼久,朝晴是前來安慰我破碎心靈的小天使啊!

直到我們快回到城裡之前,朝晴忽然停下腳步。
那時,他的神色很怪異,甚至是冒冷汗了。

看著朝晴的異樣,我想起以前普隆賽斯發飆,往往是「那個來」的時候--難不成朝晴也是「那個來」?
但是想想,朝晴又不是女的,「那個」如果會「來」不是很嚇人嗎?
所以我馬上排除腦裡有問題的思想。


現在。
「喲呼!」在不遠處,我聽見普隆賽斯的聲音。

緊接著,一道藍色的細微光線射過來,直直穿透我的背包。
這是尋覓寶物光線啊。
為了日後能方便地找到我--這就是普隆賽斯一直沒有把那件祭司袍從我的背包裡拿走的原因嗎?

我才在想,一頭燦金長髮的人朝我和朝晴走過來。

「呀!好可愛的小妹妹喔,給姊姊抱抱--」普隆賽斯的第一個動作竟然不是問候我,而是一臉興趣地站到朝晴面前。
「等等…抱什麼!」朝晴還來不及驚慌失措,他就被普隆賽斯很輕易地摟了起來。

「普隆賽斯,他是男的。」我得趕緊澄清,不然這隊伍裡一堆娘胚不是太悽慘了嗎。
「喔喔,難怪我想推倒他!」普隆賽斯一個擊掌以後,露出「鳥為食亡、人為異性而死」的目光,偷摸朝晴很細滑的皮膚好幾把以後,才捨不得地把朝晴放下:「哇啊,有花香耶--出來冒險真是太棒了!」

「哪裡好啊,這根本就不公平!隊友裡居然只有海蒂是女的,而且她已經離開了!總是有一群男生擠在同一間房裡,空氣都不新鮮!」我由衷地說。
「孩子……。」普隆賽斯摸摸我的頭:「人生難免會有不如意的時候。」
「妳什麼時候不如意過了!」我怒。

「這個人是……亡靈法師嗎?」其他隊友跟在普隆賽斯身後陸續趕來的時候,奧斯丁說了這麼一句。
「!」我被嚇一跳。
死靈法師是使用死靈魔法的人、亡靈法師就是使用黑魔法的人了,這是不幸的象徵。
朝晴會是亡靈法師嗎?

「亡靈法師是什麼?」朝晴看著我,一臉不解。
「奧斯丁,他連亡靈法師是什麼都不清楚了,又怎麼可能會是亡靈法師?」我衷心認為。
「不是就好……。」奧斯丁繃緊的臉孔即刻放鬆了:「亡靈法師是被詛咒的種族、是連地府都不收容的人。要是進了隊伍不知道會惹出多少麻煩。」

朝晴聽了奧斯丁的話,知道自己剛才被懷疑成不好的人,眉頭有些收緊。
「朝晴,亡靈法師是已經死去的人。他們探索生命的泉源,以眾多靈魂作為魔力。」我安慰朝晴:「亡靈法師沒什麼人看過,所以書上沒記載那到底長什麼樣子,但是……我肯定它們絕對不是像你這樣啦。」

「可是,艾德霖……。」奧里亞也跟著開口。
「嗯?」我等待奧里亞的話。
「這個人身上沒有活人的氣息。」奧里亞一字一句說得清晰。
「……。」奧里亞話一出口,眾人的臉色都有些變化。

「朝晴他是飛飛妖變成的,當然不是人哪。」我說得快。
「啊?」奧斯丁和奧斯丁一起驚嘆。

於是我一五一十地告訴各位隊友關於朝晴的事,再讓大家互相介紹了一下。

「這麼說來,朝晴有可能是轉世了。」奧斯丁說:「東大陸流傳著一個說法--只要在死後把屍體保存起來,遊蕩的靈魂遲早會再回到同一具身體裡。我想天晴池那兩位成仙的男人只是幫助朝晴的靈魂從飛飛妖的軀殼裡出來,再回到原來的身體裡罷了。」
「原來如此啊……小黑,聽見了沒?朝晴是屍體一具喔,請你不要再聞他了!」聽完奧斯丁的話以後,我轉頭對小黑說。

只見小黑一直打量著朝晴:「可是他的身上有主人的味道--說不定他是主人轉世?」
「你想太多。」我由衷認為:「你主人個性這麼爛,朝晴的個性卻好得很,差遠了。」

「不,其他人的靈魂待在不屬於他的身體裡也是有可能的。」奧斯丁又說:「只是一具身體要過至少五百年才會切斷與前一個靈魂的聯繫,所以下一個靈魂要進到一具身體裡,個性也許會為了適應身體而改變。」
「所以……朝晴有可能是小黑他主人的轉世?」我咋舌。

記得在旅館時,小黑曾說過他主人要出去殺龍之前,說他會回來找小黑的。
……雖然人沒有活著回來,卻和小黑在夢裡相見了嗎?

「啊…找到了!」遠遠地,有一群人的腳步聲踏過來。
「……!」普隆賽斯立刻站起身,才要拔劍。
「他們不是敵人。」小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到普隆賽斯的身邊。他按下普隆賽斯的手,普隆賽斯這才沒有抽劍。


「你們就是打敗鬼王的那支隊伍嗎?」一位穿著輕甲的女劍士領著幾名不清楚職業的人向我們走過來。
「……。」聽見「鬼王」二字,奧斯丁微微皺眉。

「是,找我們有什麼事嗎?」普隆賽斯先跨出腳步。
「是這樣的--中央大陸的公主被魔王綁架了,中央大陸派魔鷹傳書過來!」女劍士還沒來得及喘氣,就急急地向我們說明。
不派鴿子傳書,而是派老鷹?那麼事情真的很大條啊。

「那……你們找我們有什麼事?」普隆賽斯又問了。
「……。」那名女劍士大概是想不到普隆賽斯會有這樣的反應,嘴角抽搐了一下,再畢恭畢敬地對普隆賽斯說:「北大陸總工會本部在此請求你們去營救中央大陸的公主。」
「呵啊……。」聽了轟轟烈烈的「拯救公主」請求,普隆賽斯懶洋洋地回答:「那又關我們什麼事了?」

「中央大陸的國王親自指定,要打敗鬼王的隊伍去執行這項任務。」女劍士說完,自口袋裡拿出一張紙:「要是你們完成這項任務,中央大陸將會頒給你們屬於皇家 的通行證。以後你們即使沒有任務在身,又或者你們是別的大陸的傭兵,依然能自由出入中央大陸,憑證還能在生鮮市場享有購物七五折的優惠。」
女劍士一邊說著,空白的羊皮紙頓時浮現黑色的草寫文字,上頭甚至有皇家的印鑑,證實女劍士不是在唬爛。

打敗鬼王,就有資格去拯救一國公主,甚至能進而取得屬於皇家的通行證?
該不會奧斯丁其實強得和魔王有得比,只是他對我們放水吧?
……的確非常有可能。

傳說每個大陸的鬼王都有隸屬自己的死亡軍團,他們的勢力簡直可以和大陸上的皇宮匹敵。
也許奧斯丁是見到我的女裝,不想對女人出手、再加上之前和亞狄恩見過面了,不想傷害他認識的人,才會這麼簡單就加入我們的隊伍。
而且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奧里亞在我們隊裡,所以奧斯丁順著奧里亞的話。

「大王,那名『魔王』該不會是……?」奧里亞扯扯奧斯丁的袖子。
「是音小姐,錯不了。」奧斯丁思考一會後,轉頭看著普隆賽斯:「吶,妳會接這任務,對吧?」
「……。」看著奧斯丁的臉,普隆賽斯大概是感覺到什麼不對勁,原先對生鮮市場購物七五折的一臉興趣變回無趣:「不,通行證這東西還有很多機會能拿的,不差這一次。」
「嗯。」奧斯丁點點頭以後,隨手一揚披風……。

「大王!」奧里亞捉住奧斯丁的披風:「你之所以問普隆賽斯要不要接任務,就是不想去討伐親族吧?既然我們沒有要接這任務,你為什麼要走呢?」
咦?奧斯丁這樣揮揮披風就能走?是有這麼方便!

「我要回去幫音--所有我能做到的事,我都要幫她做!就算我幫不上任何忙……只是回去見她一面也好。」奧斯丁低頭:「你清楚自從我接下『鬼王』這個職缺以後,已經多久沒見到她。而她…會綁架那位以『鍊金術』著稱的公主,大概也是有什麼大事要做了,我應該能對她有所用處。」
……鍊金術?

「你要脫隊?真是不知道這隊伍比中國第一大沙漠還要進得去出不來嗎?」普隆賽斯邪邪地勾動嘴角:「小黑,制止他!」
小黑點頭以後,輕跳起身,隨手拋出血鞭。

「召靈語系.地獄犬!」奧斯丁隨即轉過身面對小黑,雙手爆出白光,一道深藍色的魔法陣自白光裡躍上半空中。
「啊啊啊啊啊!」我尖叫。
媽媽呀!是三顆頭的大狼犬!

「你是哭夭喔?」普隆賽斯巴我的頭以後,抽出劍來,狠狠地往狗劈過去:「要變也給我變隻Hello Kitty出來嘛,我又不喜歡狗!」
「汪!」狗很兇狠地踢踢腳,做出像是鬥牛的動作,然後朝普隆賽斯吐出長長的火焰漩渦。

「旋天柱!」普隆賽斯拿劍的手改變方向,往地上一砍,幾道火柱便連續竄出,把三頭犬吐出的火焰分段抵掉。
「啊嗚……。」三頭犬顯然害怕了。
看到普隆賽斯的笑容時,牠可憐的樣子就像我老爸被老媽家暴時的嘴臉……咳咳。

「汪!」三頭犬退幾步以後,轉而衝向我。
「喂,你冤有頭、債有主啊!要打去打普隆賽斯啦,來打我幹嘛!」我一邊尖叫一邊拿杖抵到面前:「熾…熾天聖十字!」
水藍色的十字圖騰立刻往三頭犬飛過去,然而三頭犬被砸到了竟然沒事!

「艾德霖,你那招等級不足了啦。打完這場之後給我好好進修你那本剛拿到的神術大全。」普隆賽斯吼我。
「普隆賽斯妳別風涼了、快救我!」眼見三頭犬就要撲過來,我下意識蹲下、抱頭!

「焚屍火!」奧里亞跳到我面前,向掌心吹了一口氣,再往三頭犬的身上一灑……三頭犬的身上忽然冒出很多藍色火焰!
「啊嗚--!」三頭犬倒在地上痛苦掙扎著,四肢不斷竄動,幾點火光往外飛散……!

「艾德霖,你不用躲火花。這火只會攻擊敵人。」奧里亞才在說。
「屁啦!我的頭髮頭髮頭髮燒到了!」啊啊啊!我的馬尾被整個燒掉了!我留了十幾年的頭髮啊!
「……等等…這怎麼可能?」奧里亞捉住我的肩膀,用手碰去我頭髮上的火。

「奧里亞,你不能碰那火!」朝晴忽然一喊。
咦?

我的頭髮瞬間被燒成短髮,但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換奧里亞被燒了!
但是奧里亞毫無恐懼驚慌之色,就這麼被自己放出來的火燒著,接著遲疑地望向奧斯丁……。

「大王,你又要把我變回之前的動物模樣嗎?」奧里亞微微皺眉。
「……我會當鬼王,全是為了音。」奧斯丁應該在說他的往事:「要不是她的地位比我高出太多了,我為了接近她,我才不會去當鬼王……然而你不願讓我去見她一面,我也不會對你動手。」
「原來如此,你的確是沒有對我動手……。」奧里亞的目光淡淡的,有些難過的樣子。

「傳送:北都--伊里亞伊賽斯。」奧斯丁將全黑披風揭了起來,包住他的全身。
一陣白光發散後,奧斯丁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人間蒸發。
三頭犬跟著消失、奧里亞也消失了……不,奧里亞沒有消失,只是變矮了。

「又變成這樣了……嗚嗚!我的御兄、我那四周都是俊男的夢想生活啊!」普隆賽斯抱起一隻藍色殼的烏龜爆哭。
等等那個御兄是什麼!
「奧斯丁那個混帳!他剛剛說是要去哪?」普隆賽斯恨恨地罵。

「北都,魔王的根據地。」被我們晾在一旁很久的女劍士趕緊開口:「你們要接這個任務嗎?」
「要!」
「喵!」
一人一龜同時回答,奧里亞還舉起他短短的手。

「那請收下這紀錄指針,它會帶領你們到北都。」女劍士才要從包袱裡找東西。
「不用了,妳直接把資料輸進我們的指針裡就好。」普隆賽斯將手腕上的紀錄指針卸下。
頓時,指針發出一道藍光光芒,穩穩地指向女劍士攜帶的羊皮紙。
看來這真的是皇家的物品啊。

「這是……被鍊金術改變性質的物品?」女劍士一臉訝異地望向普隆賽斯:「是誰為你們改造這條紀錄指針的?」
「是一位叫海蒂的小女孩。怎麼了嗎?」普隆賽斯隨意一答。
「那…那是中央大陸的公主名字啊!」女劍士叫了出來。
「啊?」我們全隊也跟著叫出來。

「海蒂、海蒂你在嗎?」我趕緊掏出海蒂交給我的綠水晶。
綠水晶的中心忽然變得透明,有各種顏色攪在裡頭,接著漸漸浮現影像……。

「艾德霖這麼快就要找海蒂了?有什麼事嗎?」海蒂悠悠地回答我。
「你…你是中央大陸的公主?」我大驚。
「咦,海蒂沒有跟你們說過嗎?」海蒂歪頭。

沒有!壓根沒有好嘛!
難怪她內褲上的草莓小花這麼精緻,原來她是名公主……咳咳!

「妳現在被綁架了?」亞狄恩趕忙擠到我的身旁。
「沒有被綁架啦,音姊姊只是沒有先知會把拔一聲,就找海蒂去她家玩,還不準海蒂回家而已。」海蒂回答得快。
那不就是被綁架嘛!

「那位『音姊姊』是誰?她綁架你又是為了什麼?」普隆賽斯也擠過來問。
「音姊姊是第425代的魔王啊。她帶走海蒂是希望海蒂為她的愛人治病。但海蒂的鍊金術是不能對人體使用的,所以音姊姊要海蒂多看點書、想辦法救她的愛人。」海蒂繼續說。

等等,魔王替愛人治病?
剛才聽到奧里亞和奧斯丁的對話,感覺上奧斯丁很想見音、甚至是為了音才會當鬼王,可是音卻早就有喜歡的人?
那奧斯丁這次回去見音,不就等著被發卡?

「艾德霖,你聽海蒂說喔!」海蒂忽然發語。
「嗯?好!」我聚精會神。
「關於小普上次開寶箱發現的那件祭司袍…海蒂看書的時候發現,這是幾千年前屠魔戰爭的時候,『聖塔祭司團』的主教穿的祭司袍!這件祭司袍因為在戰爭裡被盜 賊盜走,輾轉流浪了好久,直到今日都還有人在找它,但一直沒人能找到……總之,那是樣寶物--艾德霖,你得帶著那件祭司袍來找海蒂!」海蒂說得急。

「等等,妳怎麼知道這祭司袍不只是長得像的袍子?」我問。
「小普戴的紀錄指針一直指著這套祭司袍啊!不然艾德霖被鬼王葛格帶到那麼遠的地方去,我們怎麼還找得到艾德霖呢?」海蒂快速回答我。

「那……!不能把這件祭司袍傳去給妳就好嗎?」我說。
「不行!」海蒂回答得堅決:「而且……鬼王葛格先前似乎有和艾德霖道歉,因為他說你身上的黑暗之氣比較多,比較適合當死靈法師--的確是這樣。其實海蒂一 直感覺到艾德霖身上有某種沉沉的氣在。只要你多穿那件祭司袍,袍子主人的聖光就會自然地轉移到你身上,在你身上的黑暗之氣也就會被驅趕出去!」

「等等,所以我身上的黑暗之氣關我得去那裡什麼事!」不,不要再讓我淌任何混水了!
「艾德霖,海蒂感覺得到你身上有絕佳的祭司資質…你正好可以藉著穿這套祭司袍來北都的期間,好好地改變體質!還有……你得來這裡救音姊姊的愛人,不然海蒂就不能回家了!……艾德霖,拜託你!」海蒂的語氣轉為懇求。


【Continue】


接下來的劇情會很緊,有小事件。
下一話進展的,會先說艾德霖身上為什麼有黑暗氣息、朝晴身上為什麼有主人的氣息、下個城鎮裡會遇到鬼等等。
然後打魔王事件的最終進展,容我捏他一下,最後救了魔王愛人的人不是艾德霖、是奧斯丁喔。奧斯丁還會因此付出很大的代價……。
總之,敬請大家期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