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單篇】絕對意外之箭(H,陽冰)

***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藥。」

聖殿的審判所裡。
審判仔細看了箭上的液體。不論顏色、味道,審判都沒有見過。

聽到審判的話,太陽卻放心了不少。
因為審判熟知各類型的毒藥。而審判辨認不出寒冰中的這種藥,也就表示這藥真如太陽所想,是無毒的。

「寒冰,你要不要到光明殿給教皇殿下看看?」審判問。
「……。」寒冰認真地搖搖頭:「我不想去爬那一長串樓梯。」

「…寒冰,那你現在覺得怎樣?」太陽感覺到攙扶著寒冰時,壓在他身上的重量漸漸增加--很明顯的,寒冰愈來愈失去體力了。
「很焦躁、很熱……我想,回房裡睡一天,總會好起來。」寒冰說。
聞言,太陽不安地望向審判。

「寒冰都這麼說了,我想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你就扶他回房吧。」審判回答太陽。
「嗯。」太陽遲疑地點頭完,扶著寒冰,出了審判所。


回到寒冰的房裡以後,太陽替寒冰換下了女裝、穿回平時的騎士服。

「你不穿久一點嗎?真可惜啊……!」眼見寒冰揭掉長長的假髮,太陽的心中有說不盡的不捨。
要不是方才的寒冰穿得真是太可愛了,太陽才不會毫無怨言地以全程半揹的累人方式把寒冰帶回聖殿。

「……。」什麼叫真可惜!寒冰冷冷地瞪了太陽一眼。
「!」被寒冰一瞪,太陽趕緊自寒冰的床邊站起身:「我先走了,你慢慢休息吧!」
「快走。」寒冰其實不大希望太陽走。因為中了不知名的藥真是怪恐怖的。
然而寒冰覺得越來越熱了。這熱既是病態的燒灼感,又和感冒時的燒燙完全不同。
寒冰下意識認為自己不能再碰觸任何一個人。否則會發生什麼事,他不敢去想。

太陽才要往房門的方向踏出腳步,又縮回原地:「……我還是留下來照顧你好了!」
「……。」寒冰聽見太陽的話,一陣欣慰。但他反對:「你不要再留下來打混了。」
「哇,你和審判一樣都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嗎?」太陽皺眉:「你居然知道我真正的目的是打混……。」

了解你的人都知道你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打混好嗎?
寒冰在心中吐槽一會。

「我們也很久沒聊聊天了,今天正好來培養感情嘛!」太陽坐回寒冰的身邊。
「!」寒冰朝太陽退開一步,動作快得他自己也沒發現。

『寒冰為什麼要避開我?』太陽疑惑一會,直覺認為這和藥性有關。
『這藥不太對勁,效果還似曾相識。』太陽的腦子飛快地轉著,尋覓著一切線索。
『還是先靜觀其變吧!如果這真的是我想到的藥……那我就盡可能替寒冰解決,不要讓他太難過!』太陽心想。

「寒冰,之前情人節的巧克力你還沒有給我耶。」太陽先隨便找了個話題聊。
「都已經過了十幾天,你還提這個?」一個情人節巧克力有這麼重要嗎?
「你總有給審判吧?都給了審判巧克力,怎麼有不給我的道理?」太陽依據往年的經驗,對寒冰這麼說。
「沒有。」寒冰回答:「今年我並沒有做巧克力。」
「咦!」寒冰為什麼不做巧克力了!該不會以後也不做巧克力了吧!仁慈的光明神呀拜託別開這種超級大玩笑,會死人的!
太陽一嚇。

「因為我看了一本食譜,裡頭說到巧克力的原產地……。」寒冰回想著:「當地的人把可可的果實作為水果、吃可可的果肉,而我們吃的是可可籽,所以市面上所有的巧克力其實都是原產地人吃剩下的渣渣。」
「……。」只要不是吃虧,其他什麼都吃得下去的太陽,就算是聽到寒冰這麼說,還是覺得世界上都有這麼多人吃巧克力了,就算是渣渣也不會怎樣:「不管,反正白色情人節快到了,你要記得做巧克力送我喔!」
「你不要像去年和前年一樣,在收到巧克力時對我說『I love you』之類的鬼話,我就做巧克力送你。」寒冰說的同時,帶著淡淡的笑意。
「我對光明神發誓!」太陽舉手。反正表達愛意的方法還有很多種啊,什麼送花送卡片推倒壓倒撲倒的,任君挑選、包君滿意!
「好啦,沒那麼誇張。」寒冰搖搖頭。

今天不熱,甚至是有點涼,但寒冰的臉頰流下幾滴汗水。
太陽注意到這點,問:「寒冰,你熱嗎?」
「很熱……。」寒冰的呼吸稍稍加快了些。
「那你怎麼還穿著那件見鬼了的寒冰騎士制服?」把這種只適合在北極穿的衣服時時穿著,真的好嗎?
「沒力氣脫。」寒冰說得簡短。

於是太陽伸手替寒冰脫去外套。
才將外套放到一旁,寒冰握住太陽的手。

「寒冰,怎麼了?」太陽看著寒冰。
寒冰原先把太陽的手握得死緊,像是生怕太陽離開一樣。被太陽一喚,寒冰趕緊放開太陽的手:「不……我沒事。」
寒冰別過頭:「你先走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你是十二聖騎、情同我的兄弟耶!我怎麼可能放著你一個人面對不知名的藥?」太陽說得認真。

原來他留在這裡,不只是為了打混……。
瞬間,寒冰有些感動。

「……。」總覺得此時的寒冰看上去,頗為不安。太陽問了,問得遲疑:「寒冰,你要聽我對藥的推論嗎?」
「嗯。」寒冰應聲得快。
「剛才我在審判所問你的情形,你說你很熱、很焦躁,就我看來你還越來越無力,外加剛才你應該是無意識下握住我的手,可見你是恍神了。」太陽說得肯定而流暢:「我懷疑,你中的是(嗶--)藥!」

「……你怎麼對媚藥這麼清楚?」寒冰問得認真。
「前陣子我才在暴風的保利達C裡加了這種東西啊。下午,亞戴爾去找暴風吃午餐的時候,就發生了很好玩的事呢……。」太陽笑得陰險:「噢不,我什麼都沒說,你也什麼都沒聽到喔。」

「……。」寒冰不想相信自己中的是這種下流的藥,卻又覺得太陽的話很有說服力:「為什麼C國追兵對A國公主使用媚藥呢?」
「嘖嘖!」太陽拍拍寒冰的肩膀:「你太沒有見識了。」

太陽開始分析他的想法:「C國不希望A國與B國聯姻,於是想阻撓A國的公主去B國。C國如果傷害了A國的公主,到時候A國和B國一定會聯合起來對C國宣 戰。所以C國想讓B國不要A國的公主,就對A國的公主下(嗶--)藥,讓A國的公主自己在路途中勾搭男人。如果A國的公主不乾淨了,B國當然就不會和A國 聯姻。這樣一來,C國也就不會面臨A、B兩大敵國合作的處境。」

「喔--」寒冰點點頭:「虧你想得出來,你真是太邪惡了。」
「……。」太陽差點想說謝謝誇獎:「那你現在覺得怎麼樣?還是不舒服嗎?」

「呃……我……。」寒冰的臉微紅著:「你還是……先走吧。」
「有什麼關係?我們兩個都是男的,又不會因為這鬼藥發生什麼後果不堪設想的事!」太陽說得信誓旦旦:「如果你還穿著剛才那套洋裝,我還怕自己會不小心推倒你呢。」
寒冰的臉一沉。
「這…這是開玩笑的啦,啊哈哈哈--」太陽很擅長打哈哈。

「砰!」
「咦?」太陽看見寒冰往後倒下了:「寒冰,你現在到底怎麼了?」
「難受……。」寒冰掩面。
「哪裡難受?」太陽不解寒冰如此嬌羞的少女反應是怎樣。

「……。」和太陽相處的時候,寒冰往往多話,但此時的他不願多說。
「啊,原來你搭帳棚了。」眼尖的太陽一下就瞄到寒冰的異樣:「什麼嘛,這種小事!我們都是男的,這有什麼好說不出來?讓我幫你吧,我很行喔!」
「你到底是要行什麼……?」寒冰差點聽成勾欄院的名妓說出口的話。

「唔嗯……太陽…你在幹麻啊!」已經昏昏沉沉許久的寒冰,一秒驚醒。
「幫你啊。只要射了,你應該就不會再被這藥困擾。」太陽說得自然,好像在做跑腿或澆花之類的舉手之勞。

太陽隔著寒冰的長褲先是亂摸一陣……。
「太陽…不要摸那裡!」寒冰羞得轉過頭。
「別太害羞啦你!」太陽快要爆笑卻又不敢笑出來地看著寒冰一臉扭捏樣。

「……啊……嗯……。」寒冰輕喘著,臉龐的櫻粉越來越明顯。
「……。」太陽笑不出來了。
此時看著寒冰,太陽感覺到自己起了很糟糕很變態很邪惡的生理反應。

「稀巴爛,你不準再給我叫出來了!」太陽不敢再去看寒冰的臉……他從來不知道男人也能有這麼煽情的樣子啊!可見(嗶--)藥真是太強了。
「不要叫我稀巴爛!」寒冰下意識地回答完,語氣變得為難:「太陽,你不要再玩,我就不會再叫出來。你乾脆拿張膠帶把我的嘴貼起來,或是你現在快走。」
「我都快要破關成功了,你怎麼能事到如今要我把電源關上!」太陽一邊和寒冰抬槓,手快速地褪下寒冰的長褲和底褲,握起寒冰的分身。

「不…不要了……。」寒冰感覺得到自己在太陽的手中愈發熾熱、昂揚……這真是羞死人!
「口嫌體正直是不行的。」太陽堅定地否決完,先是隔著薄薄的手套以掌心包覆、磨蹭著寒冰的分身,接著是快速地上下打動。
「嗯…唔嗯…。」寒冰閉起眼。

太陽已經盡可能地快速握動、甚至是微慍地握深了些,但寒冰絲毫沒有要洩的跡象。
直到太陽在心中請求光明神助以後,濁白的熱流才冒出頭、傾洩。

「啊啊啊啊啊!」太陽原先才鬆了一口氣,沒想到寒冰的分身很快又硬了起來,這嚇壞太陽:「稀巴爛你一定是太久沒有好好解決了對不對!」
「誰會整天想著DIY啊?」寒冰一臉害躁地正色:「好了,你就不要再管我了!」
「你幹麻一直叫我不要管你?都說了我不可能棄你於不顧!」太陽一臉有情有義海上男兒的樣子。

「…你這是多管閒事。」寒冰坐起身,想將太陽推開。
「你就不希望我關心你嗎?」太陽抵住寒冰的手,微微往後倒。
「不是…我是因為……。」寒冰想解釋自己並沒有辜負太陽好意的意思。

「……。」太陽收起笑容,一臉認真地與寒冰四目相交:「寒冰,就讓我照顧你吧?」
「!」一個沒坐穩,寒冰一跌,壓倒了太陽。

「呃…!」寒冰的心砰砰快跳著。這樣疊在太陽身上的姿勢,令他羞而難耐。
「寒冰,接下來就讓我替你解決困難!」太陽靠著枕頭半坐起身。
「這是…什麼意思……?」寒冰覺得這話有點恐怖。

太陽沒有回答寒冰的問題,而是抱住寒冰的腰,捉住寒冰的下巴,臉往前一湊。
「嘴張開。」太陽輕聲一喚。

寒冰愣愣地照做。
太陽的舌頭頓時竄進寒冰的口腔裡,與寒冰的舌頭糾纏著。

「不……!」寒冰不安地後退著。太陽的一隻手於是抵在寒冰的背上,不讓寒冰再往後退。
「嗯--…。」寒冰在一對小舌交纏的過程中,清楚嚐到藍莓牛奶的甜味。這是因為方才太陽在半路上吃的點心。


「--哈啊…!」當寒冰終於被太陽放開之時,他趕緊大口大口地呼吸。
寒冰的雙眼起了些水霧,太陽的臉上也有了些潮紅。
兩人對看一眼。
太陽微笑著,寒冰則是低下頭。

就當成是得到了默認,太陽又把寒冰摟回懷裡。
他的手竄進寒冰的衣擺,柔滑地撫上寒冰的腰枝、背脊。
太陽再輕啃著寒冰的頸邊、肩頭。

寒冰不抗拒。
更正確來說,藥性正驅使著寒冰好好地配合太陽、接受太陽的擺弄。

「--啊…嗯……。」寒冰的呼吸愈發快速。他無力地靠著太陽的肩膀,感受太陽賦予上微麻發燙的細吻。
隔著潔白的手套,太陽的手自寒冰的小腹游移到胸膛上,先是咨意地輕撫,接著是尋找樂子般地揉捏起粉色的突起。

「太陽…別這樣……!」光是太陽的撫摸就已經令他全身發燙,寒冰更想不到,他一直不明白用途為何的乳尖如今會被太陽拈玩著,而且這令他興奮。
「那接下來要哪樣呢?」太陽開開心心地對寒冰上下其手著,感覺到寒冰的體溫升高得飛快,一整個就是害羞、害羞、再害羞的樣子。

還不等寒冰的回答,太陽把寒冰往後推了些,讓寒冰跨坐在他身上。
寒冰頓時感覺到有什麼燙燙的東西在抵著自己,這令他害怕……。

「太陽,我……是被壓的?」寒冰忐忑不安地問。
「當然啊,我比你man這麼多!」太陽回答得自然。
「不…太陽…!讓我考慮一下……!」寒冰一想到接下來可能會發生什麼事,就怕得顫抖。他想趕快逃開,卻懾得完全無法動彈。

太陽也沒聽寒冰的話、給寒冰一點考慮的時間。
他悠悠地打開皮帶,解開褲頭。這動作不快也不慢,令寒冰看得緊張萬分。
對準,一個挺進。

「!」
「!」
一秒。

「哇…痛死了!」
「啊啊啊啊啊!」
頓時,雙方發出哀嚎。

「我的光明神啊,我那裡要流血了!」太陽尖叫。
「審判……救我……。」寒冰要哭哭了。

「你怎麼不知道先潤滑一下!」寒冰大罵。
「冤枉啊,我看過的(嗶--)片裡都沒有潤滑,所以我不知道要潤滑啊!」太陽回答得理直氣壯。
「那種片子裡好歹是男的對女的吧!我不是女的啊!」寒冰更生氣了。

「那……有沒有潤滑的東西!」太陽抱頭。
「我又沒有做過那種事,房裡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東西!」寒冰捧頰。
「去…去找大地借!」太陽反應得快。
「好痛喔……我不能動了……。」寒冰哀嚎著。

「那那那…!」太陽還著急著,頭上忽然亮起一個燈泡。

太陽先將分身自寒冰的體內退出,接著,他自上衣的口袋裡拿出一罐保養用的乳液。
脫下手套以後,寒冰抱起寒冰的身子,輕輕地在遭受非人道重創的小小入口邊塗抹著乳液,濃厚的麝香隨即蓋過一絲血腥味。
將乳液放置一旁。試探性地,太陽纖長的手指滑進極小的入口,在窄道裡竄動著,摻雜著血液,發出絲滑水聲。

「…你怎麼還有心情繼續……?」寒冰相當不安。
「因為我已經丟治癒術給自己啦,現在非常有精神呢!」太陽生平第一次覺得超強的聖光能力很便利。
「……。」神術是拿來做這個用途的嗎?

「乖啦,做完我再幫你治癒!」太陽微笑。
「…可以現在嗎?」寒冰問得悽慘。
「不行!那瓶乳液很貴,不能再多用了!你看有血在多方便啊?這真是仁慈的光明神的恩賜,人真是從頭到腳每個構造都有其用處!」太陽忽然開始讚頌仁慈的光明神。
「……。」你確定這樣繼續下去不會爆血身亡嗎?

寒冰如今後悔了。
早知道他寧可自己一人在房裡飢渴死,也不要現在被太陽蹂躪死。

把手指抽出來以後,太陽換上自己的分身……。
滑過大腿根部、游移在有弧度的位置……太陽摩擦著,找路!

「太陽…對準一點…。」敏感的地方被磨蹭著,令寒冰有說不出的躁動。
看著寒冰一臉辛苦的樣子,太陽反而有種惡整人的快感,就用分身的頂端乾頂著洞口,好不容易對上位置也遲遲不進去。

「太陽…!」不懂這種煩躁的心情是什麼,但寒冰此時的確是希望某些事確實地進行下一步。
寒冰在心中對光明神祈禱,請太陽不要再玩弄他了,否則寒冰下一秒絕對不是呻吟,而是用寒冰神劍讓太陽呻吟!

「--哈…哈啊……。」太陽終於進入之時,寒冰感受到一些痛楚--只是一些。
藥使得寒冰的痛覺裡摻雜了許多不同的興奮感。
寒冰迷迷茫茫的,自然而然地覺得舒服,還有種整個人被填滿的神逸飄然。

一埋入寒冰的身體裡,太陽便感覺到了……裡面又緊又熱,害得太陽快上癮了。
太陽也摟緊了寒冰,感受著人生真美好的一大事。

如今,太陽已經感到滿足,寒冰卻不滿足。
和太陽說什麼,大概都只會被刁難--知道這一點的寒冰,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就自己上挺腰枝,再坐下去。
「唔嗯…--」寒冰閉起眼。

壓抑了很久、又經過一些波折之後,甘美的收穫便迎了過來!
就像是吃到自己親手種出來的稻米一樣,這種感覺真是太舒暢了!

「伊希嵐,快一點!」太陽就這麼舒舒服服躺在那裡,享受開疆闢土衝瘋飛車的快感。
但,疆土,被他開到流血不止、衝瘋,還是這個飛車自己送上來……。
太陽連做這種事都打混,光明神老人家大概要為祂有這種太陽騎士而嘆氣了。

「……。」寒冰羞赧地開口:「…你今天晚上沒有刨冰吃了。」
「嗚嗚嗚嗚嗚嗚!」太陽頓時擺出孟克的名畫《吶喊》的表情,趕緊一個貫上…!

「哈啊…嗯--」寒冰的腰枝隨著太陽的挺進退出而擺動著。
床板發出嗄吱嗄吱的聲音。
寒冰頓時又疼痛了,但這痛鈍鈍的,甚至有些甜甜的感覺,不令人討厭。

衝上、退出。插進、抽出。快速地重蹈著。
舒服雖然是舒服,但太陽覺得好緊、好難動啊!
而且太陽已經快要上天堂了,但寒冰的分身卻沒什麼太大的改變,就是揚首在那。

「太陽、快一點…!」寒冰不想催促,但他很怕太陽弱的不只是劍術。
「嗚嗚--會痛啦!不要再逼我了!」駝鳥心態的太陽乾脆閉眼不看寒冰。
「……。」看著太陽的樣子,寒冰心生憐憫。

寒冰不再仰賴太陽,自己再動了起來。
「哈啊……哈啊……。」寒冰輕輕喘息著。
雖然這樣也是會舒服,但寒冰覺得腰好痠啊……。

太陽又睜開了眼,看著寒冰撐起腰、坐下,不禁心生感動……。
喔喔喔,寒冰,你果然是個人妻啊!除了會煮菜之外,另外一個功能也有了!
……咳!
太陽差點想誇獎出來,但他知道真的說出來,今天晚上就會沒有刨冰吃。
所以太陽一直不敢多說話,只是享受其中地讓寒冰服務他。
但想了想,太陽又覺得有點愧疚,於是再開始抽動。

「…再深一點……唔嗯…--」寒冰往前一傾,輕摟住太陽的頸子。
「現在用的是腸子耶,底在哪裡都不知道了,你還要我多深啊?」太陽的汗水涔涔,有點被動或是懶得動。


「…唔嗯!」
在短暫激情下,太陽先射了出來。

「哇啊!好好玩喔這個!」太陽歡呼一下。
「等等…你還不能軟……你應該是想幫我才對啊,怎麼是你比較高興的樣子!」寒冰發牢騷。
「哎,你好歹給我休息一下吧。」太陽囧了。

「寒冰,聽說你被毒箭刺傷了,我來看看你!」寒冰的房門忽然被踹開。
抱著一袋蘋果的烈火才要踏進房裡……。
「咦?你們在幹麻啊?打架嗎?」看見寒冰和太陽衣衫零落地交疊在床上,烈火不禁疑惑。

「……!」還迷濛著的寒冰被烈火這麼一呼,頓時睜大了眼。
只見自己跨坐在太陽身上,銀根什麼不該抽的銀行都抽了,但太陽什麼該抽的也沒抽出來,就這麼一臉開小花地給它放在裡頭不管。
寒冰又發現太陽的手就摟在他的腰間,而寒冰自己也是緊貼著太陽、抱著太陽。
這…這哪像是打架的樣子!

「我…和你做了什麼!」寒冰一臉驚嚇地看著太陽。
「沒做什麼。」太陽抖抖手:「你只是把我做到乾掉了啦。」




【END】


三天才打完這篇8000多字的怪東西,我也快乾掉了=_=
心得什麼的,大家就可憐可憐我,利用週休二日交出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