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單篇】浴衣奧義(格雷、陽冰)

聽了太陽的抱怨,審判這才稍稍放鬆臉孔,別過太陽走進房裡。
太陽將門帶上以後,坐回床邊的包裹旁。
此時,審判已經將包裹全拆開。

「天哪、你是怎麼拆的!」太陽已經拆了幾分鍾,都沒能把那裹滿了膠帶的包裝拆開。想不到審判才進來幾秒,裡頭的東西就已經拿出來了。
「這個。」審判坐在包裹旁,拿起用來拆包裹的匕首:「聖誕節的時候,我和羅蘭交換了禮物。很巧地,他送了我一把刀、我也送了他一把刀。」
「你們兩個有深仇大恨嗎?互送刀幹麻啊?」太陽還隱隱約約記得,審判的房裡有一罐防狼噴霧,是寒冰送的……真不知道這又是什麼意義了。

「不,這是因為他關心我的人身安全,才會送我刀。」審判緩緩道來:「被你調戲過的人都知道,十年的太陽騎士訓練還有三年的太陽騎士在職生活,總計流逝了十三年不能碰女人的日子,讓你成了名符其實的變態。害得我都相信『太陽騎士十三年,俊男賽公主』這件事了。」
「……。」聽了這句話,太陽在心中幹一聲,心想著等會就「幹」這件事,溫文地笑著:「就算你說我是個變態,我也沒有聽見;就算我真的聽見了,我也不承認自己是個變態喲。」

「你如果要繼續欺騙自己的話,請便。」審判將匕首插回腰帶旁的皮鞘。
審判滿喜歡這把俐落的匕首。
長劍攜帶起來不方便。這把匕首可隨身攜帶,審判在遭遇危險時,不但不會不小心把太陽殺死,還能即時有效地自保。
當然,寒冰送的防狼噴霧也是個好東西。不過這似乎是女生專用的,總是帶在身上有點害羞……。

「太陽,我來找你不是為了抬槓,我是對這個有興趣。」
貨物車會開到這附近,還滿稀奇的,想不到居然是來送貨給太陽。
審判想起自己對包裹的好奇,於是拿著包裹內容物的深靛色衣物問:「這是什麼?」

「浴衣。」太陽答得快,把被劃成兩半的包裹裡剩下的物品全倒出來:「還有扇子和木屐可以搭配喔。」
審判聽了太陽的回答,還是不解。
「這是一種來自東方島國的民俗衣物,通常是在入睡前後的時間或是祭典時穿上。」太陽拿走審判手中的浴衣,把它在床上攤開來,衣物大概的款式便顯現了。

「你為什麼要買這個?」審判看了,覺得花色頗漂亮,對這異國服飾有好感。
不過這衣物好單薄,和審判衣櫃裡全部的騎士服差了十萬八千里。

審判接著問:「你要穿嗎?」
「我穿這個在聖殿裡趴趴走,不被聖騎士們側目、光明神一個老人家都要怨嘆祂居然有個扮裝癖的太陽騎士了!」太陽一口否決:「這是買來……。」
太陽還沒說完,審判想起太陽的衣櫃裡還有女僕裝、護士服、蘿莉塔洋裝、小洋裝等等一切亂七八糟的東西,隨即接話:「收藏,對吧?」

太陽點點頭:「你知道幹麻還問?」
「驗證一下罷了。」審判說。
「驗證?我還驗屍咧。連這種事都驗證,真是沒有意義。」太陽吐槽一會後,看著審判的眼神忽然迸出精光。

「……。」審判寒冷一下,知道太陽的房裡沒有窗子,所以不會有風灌進來,於是遲疑地望回太陽:「你為什麼用這種眼神看我?」
「審判,你要不要穿穿看?」太陽把雙手放上審判的肩膀。
這動作乍看之下是太陽想勸審判,所以開始與審判稱兄道弟,但這其實是預防審判逃脫--要是審判想走人,太陽就會立刻把雙手往下壓,讓審判無法站起身。

「你都怕穿了給人笑話,還問我要不要穿,是想讓我被笑話嗎?」審判一陣懷疑的眼光投射給太陽。
「什麼?你要穿啊?那你現在要自己脫衣服還是讓我脫呢?」太陽忽略審判的話,擅自認為審判同意了。
「……。」對於自主權被藐視,審判有些發怒:「我不要穿。」
「什麼嘛,別害羞!既然你不敢自己脫,就讓我替你代勞吧!」太陽把審判的拒絕曲解為害羞,手一伸就碰上審判的披風領,順手把審判的披風解了開來。

「我沒有說我害羞!還有…你別再脫了!」審判一把捉住太陽的手,另一隻手拿出匕首,不由分說地抵著太陽。
太陽被劍抵著,苦笑一下,連忙向後退一步:「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見到太陽停止動作,審判並不想傷害太陽,就把匕首往後收了些。
太陽隨即細微動作地自口袋裡拿出一罐小催淚瓦斯,往審判一噴!

「咳咳…咳!」審判瞬間意識到太陽的意圖,連忙振袖一揮,把大多數的噴霧都抵擋掉,所以不至於流眼淚。
但審判的雙眼一時間還是有些酸澀,這令他慌亂了。

太陽趁著審判握不緊匕首之時,將匕首往地上一丟。
緊接著,太陽撲上審判,把審判壓倒在床,還沒忘了捉住審判的雙手:「小朋友,隨便玩刀是不好的喲。」
「……。」審判惡狠狠地看著太陽,正想膝蓋往上一蹬,讓太陽無法傳宗接代又頓時痛得哇哇大叫。太陽卻快審判一步地緊壓住審判的袍擺,令審判的腿也無法動作。

「上次我花了多久時間把你的衣服全脫下?」被審判怨毒地瞧著,太陽反而愉快到了不行,有種惡作劇得逞的舒爽感。
「……五分鍾。」審判思考了一下以後,回答太陽。
「那我這次一定要比上次快一半。」太陽自信滿滿地說完,用手臂壓制住審判,空下來的手自然是開始解審判的衣服了。

「叩、叩」,太陽的邪惡陰謀才要邁向成功,門板上再次傳來敲門聲。
「……幹,這個來敲門的人死定了。」太陽掃興地將審判扶起身,替審判穿上披風以後,走去開門。

打開門。
站在門外的人是寒冰。

「稀巴爛,你好啊!」太陽笑容滿面地揮揮手。
寒冰點點頭。
寒冰注意到審判自太陽的床邊走向門口:「……?」

審判先是狠狠地往太陽的胯下踹一腳,令太陽痛不欲生地在地上打滾,再拍拍寒冰的肩膀:「你要加油。」
「啊?」寒冰被審判突來的話語弄得霧煞煞。
可審判沒有多解釋,一揚袖擺就瀟灑地離開了。

寒冰聽了審判的話,一時起了離開的念頭。但他見到自己手中已經端了一杯溫暖的藍莓牛奶,於是彎腰將太陽扶起,帶上門。
「這個是……?」寒冰將手中的藍莓牛奶交給太陽以後,逕自坐到床邊,看著攤開的浴衣。
「當然是衣服!」有鑑於剛才告訴審判得太多,以致審判拒絕他,太陽這次就不多說了。

太陽坐在寒冰身旁,喝一口藍莓牛奶:「對了,來找我有什麼事?」
「睡不著,就只是這樣。」寒冰簡短地回答。

「……。」一星期前是綠葉、三天前是烈火……怎麼大家睡不著都來找我啊?是好康逗相報嗎?
太陽倒也不覺得麻煩,反而覺得晚上常常有兄弟來找他是件好事。
至少他可以從兄弟們身上摸個兩把,以安慰自己空虛的心靈。入睡的時候也才不會特容易春心蕩漾。

又或者是春天到了,大家都隱隱有些發情,以致於晚上特容易失眠,才來找難兄難弟聊聊天?

「那你來找我正好。」太陽把香香甜甜的藍莓牛奶一口喝光,將杯子放上床邊的桌子。
抹了抹嘴以後,太陽笑著對寒冰說:「你要不要穿穿看這個?」
「為什麼?」寒冰狐疑地望向浴衣。
只見這衣服不特別奇怪,要穿不會說不過去。但太陽為什麼找寒冰試衣呢?

「這衣服很涼爽喔。最近每天都是高溫30度,你一直穿著寒冰騎士的制服不會中暑嗎?頭一次看見你的制服時,我還以為你是被自己冷到,才穿雪衣呢。」太陽沒有回答寒冰的話,而是向寒冰推銷。
「……。」寒冰聽了太陽的話,相當動心……這件騎士服真的很熱,不適合在最近穿。

「而且這是外國來的衣服喔!你一生很有可能只會在我這裡穿到一次!」太陽笑瞇瞇地繼續說,同時趁著寒冰思考的時候,將寒冰的外套脫下。
「……好。」寒冰總覺得沒有什麼理由能拒絕太陽,拒絕了大概也會被當成沒聽到,良久才回答太陽。

這時,太陽早就把寒冰寥寥幾件衣服全脫下了,已經在替寒冰穿浴衣。
把這簡直只是一塊布料的衣服替寒冰披上,再把稍寬的袖子整理好,繫好帶子……太陽三兩下工夫就替寒冰穿好了浴衣。

「覺得怎樣啊?」太陽坐回原位。
「是很涼快沒錯,不過……。」寒冰本來就很冷的臉微皺眉:「能把內褲還我嗎?」
聽了寒冰的話,太陽更是把四角褲藏到身後:「稀巴爛啊,這件衣服就外國的傳統來說,本來就是不穿內褲的。」

「喔。」少話的寒冰懶得和太陽爭論,姑且相信太陽的理由。
寒冰又說:「……還有,你別叫我稀巴爛。」

此時的太陽為了浴衣犧牲奉獻。就算「稀巴爛」這綽號,他簡直叫到習慣了,他還是把寒冰當成老祖宗地連忙對他陪笑:「我知道了,伊希嵐!」
「……。」其實過了這麼多年,寒冰就算不喜歡太陽這麼稱呼他,他這不爽也不過是心酸的,因為他知道太陽不可能在私底下不叫他稀巴爛。
此時,太陽居然叫了寒冰的名字,令寒冰有小小的感動。

趁著寒冰愣住之際,太陽把寒冰的領口拉開了些,又把寒冰的裙襬拉開了些……。
「噗!」太陽爆血。

充滿了骨感的鎖骨和肩膀、修長的大腿……要是眼前是個美女就好了,但是寒冰的俊臉感覺也很不錯啊啊--
寒冰這麼高、又不是審判和羅蘭這種纖細型俊男,這樣若隱若現卻也令人血脈噴張……!

「太陽,你怎麼了?」忽然見到太陽噴血,寒冰嚇一跳,真怕自己從這房間走出去以後,隔天早上,叫不醒太陽的人就以為太陽被殺了。
「沒事。」太陽趕緊掏出手帕將鼻血擦擦,一臉優雅地面對寒冰。
寒冰點點頭,總覺得太陽方才的表情活像是看到穿得很少的女祭司。

寒冰才想表示他覺得太陽真的很奇怪,就感覺到自己的肌膚被碰觸了……不,不只是碰觸,那隻手甚至在寒冰的肌膚上游移著。
「太陽,你做什麼!」
沒想到太陽的兩隻手分別竄進了寒冰的衣襟和裙襬裡,寒冰頓時毛骨聳然了起來。
太陽的手相當容易地自寒冰的大腿向上摸到重要部位、另一隻手一到寒冰的胸膛前,修長的手指便在粉色的乳尖前不安分地蹭著……。

「伊希嵐,不要害怕,這不會疼的。」太陽向下壓上寒冰,輕輕在寒冰的耳邊呼氣,藍莓牛奶甜甜暖暖的氣息打上寒冰的臉龐……。
太陽與寒冰簡直零距離,眼見就要湊上寒冰的唇……!

「呀啊--!」寒冰一個驚嚇,將太陽踢開,用平常做鉋冰的魔法轟了太陽滿臉。
接著,幾根冰柱憑空出現,往下重重地紮上太陽的背部。
血濺當場。


***


在寒冰赫然發覺自己下手太重之時,太陽的光屬性已經開始流失。
寒冰於是驚嚇得趕緊把太陽送去光明殿。

從太陽的房間到光明殿的一路上都滴滿了血。
不說這裡是光明神殿,大家都要以為這裡是槍戰現場了。

寒冰到光明殿時,教皇好眠到一半就聽到急促的腳步聲,於是睡眼惺忪地著上披肩,走向光明殿門口。

「教皇殿下,我…我不是故意的!」寒冰以公主抱的方式飛奔地把太陽抱了過來,一張冰凍的臉難得恐懼。
見狀,教皇沒有責怪寒冰,只是搖搖頭:「我能理解你想這麼做的心情,雷瑟、希歐都已經對我說過同樣的話了。」
「……。」寒冰差點把太陽摔到地上。


多虧教皇的全力搶救還有太陽自身的小強生命力,太陽總算沒有去見光明神。
隔天上午。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教皇一向為太陽預備好的VIP床位旁,暴風捧腹大笑著:「太、太陽…你…這是報應!哈哈哈哈哈哈!」
「……。」太陽冷冷地瞥了暴風一眼:「再笑?小心我推倒你!」
暴風打了一個冷顫,不禁躲到亞戴爾身後。
亞戴爾往旁站了一步:「暴風騎士長,請你別再笑隊長了。否則隊長推倒你時,我只會為隊長準備(嗶嗶--)套、不會去救你喔。」
「我昨天看你幫我改公文這麼辛苦,才請你吃午餐耶!你居然只顧你的隊長而已,真是無情無義的傢伙!」暴風罵了一會以後,轉而站到審判身後。

「太陽,請你不要當著我的面威脅別人,否則當你推倒暴風那一刻,我絕對會把你丟進審判所。」審判一臉嚴肅。
「審判哪,你早就被我推倒過了,現在也還沒有把我送進審判所啊……你分明會捨不得我,就別再逞狠了。」太陽悠悠地說。
審判瞬間低沉。

「格里西亞,我們是聖騎士,不應該時時掛念著美色。而且以前你只對女祭司們色,沒想到現在對男生也……?」羅蘭抿唇。
「羅蘭--不要誤會我啦!我只是一時『冰迷心竅』!如果你再穿上之前我買的那件細肩帶女僕裝的話……相信我,我不會因為你是屍體就不姦的!」太陽一臉悲痛地伸手想捉住羅蘭。
太陽的慘痛哭訴原本應該對羅蘭有用的,然而此時的羅蘭只是認真地皺眉,接著練起倒退神功。

「太陽,我能諒解你的衝動……因為春天真的到了。」現場不責備太陽的,只有綠葉一個好人。
「!」聽了綠葉的話,太陽佯裝可憐:「綠葉兄弟,我想拜託你--」
「什麼事?太陽。」一聽到太陽有要求,綠葉湊近了些。
「讓我推倒你,好不好?」太陽相當有禮貌地問。
「……。」綠葉想拒絕,但他是綠葉騎士,不能拒絕耶怎麼辦。

「太陽,你真是沒有魄力!」烈火隨即跳出來擋在綠葉面前:「要推就不該問!要拿出氣魄!」
「那我有氣魄一點,你就會讓我推嗎?」太陽的雙眼隨即亮了起來。
「好啊!我會很有氣魄地讓你推!」烈火笑笑。

「……。」頓時,眾人認為烈火絕對不知道「推倒」是什麼意思。


【END】


我還以為我不純潔了,想不到我也寫得出歡樂=ˇ=
(不過這歡樂點全部都非常詭異就是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