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單篇】酒後留宿請小心(H,格雷)

稍一伸手,審判想把杯子放到桌上。太陽微微起身,替審判把杯子放好了。
喝水以後,審判稍微清醒了些,但是他心想,喝酒以後的胡言亂語被太陽當成日後的把柄就不好了。

「……我去洗澡。」審判正要站起身離開。
太陽捉住了審判寬寬的袖子,把審判拉回原位。

「…怎麼了?」審判的腰被太陽一把攬住,挪近了一些。
審判有些不安。過去的日子裡,他們並沒有坐得這麼近過。

「放輕鬆點。」太陽把審判壓進自己的懷裡。

本應該凍結的空氣,此時令審判感到異常熾熱。
是喝了酒所以身體發熱嗎?
還是審判騎士繁複的制服對這天氣而言太厚了、或是審判接收到太陽的體溫?


儘管十二聖騎之間開玩笑總是不免摟摟抱抱,但審判知道那是眾人的打鬧。
但是現在這場合要打鬧給誰看呢?


太陽離審判之近,讓審判碰觸到太陽溫和的吐息。
這是帶著一點酒的穗香,又暖和的氣息。

太陽並沒有箝制住審判,審判卻無法推開太陽。
這不是因為喝了酒所以腦袋昏沉、手腳沉重,而是審判竟然不抗拒太陽的動作,甚至感到點溫馨。


審判微抬起頭,正對上太陽依舊笑意的臉龐。
對比起太陽的一臉從容,審判嚇著了,赫然發現自己心頭掠過的情感如此複雜而特別。

審判才要逃開。
太陽握住了審判的手。
太陽不發一語,將審判的雙手放上自己的肩膀。


這一刻,兩人非常自然地湊近了。

……夏佐說得對,酒果然不是好東西。


「唔…嗯……。」審判的上半身前傾地貼著太陽,放在太陽肩膀上的手轉變成摟著太陽的頸子。
腦內一片空白,一時無法想得太多。審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盡量嘗試這種奇怪的吻。

太陽的舌頭伸進審判的口裡,審判便迎合了起來。
兩人像是在做主導權的競爭似的,舌頭互不相讓地交纏著,咨意地令水聲翻攪著,還滲出了微麻甜味。

太陽比較能喝酒,此時腦子顯然也比審判的清晰許多。他先發動攻勢,順手將審判的披風扯下,再打開審判的衣服。
事情發生得快。
審判知道現在的場景怪怪的,但是他直覺自己不能任人擺佈,也緊跟著解開太陽的衣扣。

太陽顯然想得到完全優勢,於是催深了對審判的吻,剝落著審判的呼吸。
一點一點酣熱的吐息漏了出來。審判因為難以呼吸而無力,手邊的動作慢了下來。

太陽抽出舌頭,撥開審判長至肩膀的黑髮,自頸邊到鎖骨,對審判落下一些細碎的吻。


「太陽……!」審判的良知一向相當有存在感。
儘管呼吸依然急促,但審判終於能出聲了。
於是他制止太陽。

太陽抬頭看著審判:「你很掃興耶……。」
「……。」掃興?原來你有興致對我做這種事!

只是喝點酒就接吻了……再這樣下去可是犯了(嗶--x2)罪的,我這審判騎士自己就是罪人,還混得下去嘛!
審判簡直要怒吼了。


「……不行嗎?」太陽皺眉。
「你怎麼忽然想……那個……。」審判有些難啟齒。
「……。」被審判這麼一問,太陽認真地開始思考了。
審判赫然發現,太陽自己也不知道他們之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我想,是因為你很好抱。」現在還攬著審判的太陽,像是確認自己的話一樣,再攬緊了審判。
「……!」審判把太陽推開,塞了塊枕頭到太陽的懷裡,就要轉身離開了。

太陽扣住審判的腰。
審判的腰平直而細。即使是平日,太陽也總是不經思考,手就先擺上審判的腰間。

太陽稍一收手,審判又回到太陽的懷中。

太陽低下頭,貼著審判的胸膛:「你的心跳很快,是因為緊張又害羞嗎?」
「……沒有這種事。」審判拿出平時裝酷的功力,扳著一張臉以面對太陽。

這時,審判的衣物是大敞的。他平坦的胸膛就這麼緊貼著太陽的耳畔……。
被太陽摟著的腰、貼著的胸膛,這兩個部位令審判特別感覺到炎熱。就連方才被太陽吻過的頸子和鎖骨都還微麻著。
只要是被太陽摸過的地方,都能讓審判顫抖。


「要是讓大家知道我們發生了這種事,他們的表情一定很好玩。」太陽的語氣輕快,像是在說「今天應該要玩什麼遊戲」一樣輕鬆的話題。
「……。」看著太陽收斂的笑容,審判倒沒有生氣,只是難為情:「你在威脅我嗎?」

「是啊……。」太陽承認得大方:「就當作是答應我的要求吧。這看起來不會比打狗或買藍莓餅乾難到哪裡去。」
審判感覺得到太陽很認真……也許是二十三年來沒有女人的生活令他爆發了。
然而審判還是逃避現實般地說著:「別開玩笑了……!」

「……我只是想抱你。」太陽一隻手輕撫著審判的臉龐,另一隻手捉起審判一層又一層的裙擺,審判細長的雙腿便在最後一層裙子下顯現得明顯。
審判靜靜聽著太陽的話,極力地想釐清原因。

「就算是為了我,也不願意嗎?」太陽問了,問得反詰。
「我……。」審判的確願意為太陽做任何事。
審判早就習慣太陽的存在了、早就離不開太陽、早就把太陽看得比自己還要重。


--好久以前,我就知道自己願意為了太陽放棄一切。
--如今,太陽要我放棄尊嚴,我肯嗎……?
許久,審判說不出話來。


太陽等得不耐煩了,手逕自摸上審判的雙腿間,隔著衣物握住欲發挺立的物體:「身為審判騎士,你應該誠實點面對自己。」
「…!」分身被握住的一瞬間,極端怪異感向審判襲了過來。

洗澡的時候這地方難免會碰到,但是審判不曾感到如此奇怪。
明明隔著衣料,審判卻感覺得到,太陽的掌心是燒燙的……但是太陽的掌心不可能燒燙,所以顯然是審判自己有了感覺。
就這樣被太陽握在掌間、被衣物摩擦著,審判竟軟癱了身子。


太陽撫上審判的胸膛,手指隔著手套搓弄、摩蹭著櫻粉色的突起。
這令審判感到沙沙的、微癢微麻。

「啊…嗯……。」審判好想叫太陽把手套脫掉,但是這樣開口,不就等於要太陽好好地繼續嗎?
所以審判怎樣也不敢開口。

注意到審判越來越扭捏的臉色,太陽有種捉弄人的快樂,簡直要爆笑出聲了。
但他還是忍住了自己的笑意。
太陽是真的想好好地抱審判,同時,他也想看審判究竟能為自己做到什麼程度。


太陽低下頭,以舌尖取代了手指,舔舐著柔軟的乳尖。
「…唔嗯…嗯……。」審判感到一陣甜蜜的微麻,身子酸軟得倒了下來,太陽便壓了上。
太陽褪下審判的外衣,把裙底拉開……。

聽著衣物摩擦的窸窣聲,審判不禁恐懼,但他知道怎麼說、怎麼逃都是無用的,不如嘗試看看好了……就當成是一種社會經驗?
太陽別過頭,在床邊的小桌上拿起一小罐乳液。

「太陽…不要!」審判還沒來得及要太陽脫掉手套,太陽的手指便貫進審判的入口中。
審判一時也沒表達出核心意思,被太陽聽成是無謂的抵抗。太陽只不過安撫了一下審判:「放心!有乳液在,不會太痛。」

我哪會怕痛啊!我要你脫掉手套!
審判在心中尖叫。

太陽的手指進去之時,審判弓起了身子。異物的侵入感令審判難堪地覺得自己像是在做直腸檢查。
纖長的指尖隔著手套的布料揉蹭著窄道,時不時傳來一些痛,卻又夾雜著絲絲舒服,這令審判欲加醒神了。

見到進去得順遂,太陽便一連再加了兩隻手指進去。
窄道擴張了些,仍然把太陽的手指夾得緊緊的,還透著懾人的熱度……。

太陽猛地將手指竄了進去,再抽了出來,快速重複著如此的動作。

「…哈啊……!」痛逐漸地渲染了開來,使審判的神情有些痛苦。

太陽的一隻手握起審判的分身,溫熱的掌心輕輕地搓握著。
又是那種沙沙的感覺……。

太陽戴著手套的手,竟令審判的身體愈來愈燥熱。
才一下子功夫,審判的分身頂端就滴出一些液體。可見審判積壓了很久,沒什麼去自我解決。

審判的意識越來越抽離。然而太陽的手指在窄道裡動著,點點痛楚又把審判喚了回來。
審判正視著太陽,遲遲不解自己此時究竟在做什麼、又為什麼要這麼做。
直到太陽抽出手指,換上他已然勃發的工具。


「為…為什麼是我……。」審判害怕了。他從小就鮮少害怕,然而此時被太陽抵在入口前,令審判嚇得話都說不好。
「你沒有發現嗎?我喜歡你啊。」太陽溫言安慰著,也正在表達自己真正的想法。

許多次想擁他入懷、想對他表達自己的想法……太陽遲遲無法理解這是不是友情。
會這麼自然地想做這種事,也許就是喜歡吧。

「是嗎……。」審判停下顫抖,即將被男人侵入的厭惡感減低了不少。可見這是個好哄騙的孩子。

太陽在入口前蹭了一下,尋找進入的位置。
如此的動作竟令審判心急。

當太陽打開審判的雙腿,終於挺進之時,審判痛得嚇死了。

「不要再進來了…不要再進來了…!」審判抽著氣又換著氣,想往後退幾步,下身卻麻得無法動彈。
就好像是被劍刺穿一樣的痛,這麼窄這麼小的空間被殘忍地撐開了,審判的眼眶邊都快掉出淚。

「不要動。」太陽白皙的臉頰滲出一些汗。他對審判的抵抗感到有些頭疼。
太陽捉住審判的雙手、壓制住審判的任何動作,湊上前封住審判的唇。

「唔嗯…嗯……。」隨著太陽擺動下身,審判的嗔聲被太陽的唇完封為悶哼。

這簡直是一種只有痛的行為!
起初,審判是這麼想。但是隨著太陽的抽動,他的痛被麻痺掩蓋了。


太陽動得有些吃力,但是對於填滿著審判這種事,他樂在其中。
先是撥去審判臉龐邊的絲絲汗水,太陽緊抱著審判,急迫地想安撫審判。

太陽攪動著審判的舌頭,翻動著審判紊亂的思緒。
審判的意識越來越渙散……痛似乎遠離他了。從現在開始,更多的是媾和的滿足感、擁抱的溫暖以及鈍疼中帶出的甜蜜。

「--哈啊…!」太陽這時的一個大挺進,觸動了審判。
難以呼吸的審判逃離了太陽的吻,大口大口地呼吸著,一些喘聲頓時洩了出來。

「……痛嗎?」看著審判吃痛的臉,太陽總是不忍心。
不過直到現在才問出來,不會太遲了嗎?

審判勉強搖搖頭。他已經感覺到一些愉悅。
一雙長腿夾住太陽的腰,審判緊緊貼和著太陽,像是唯恐太陽就這麼離去了。當然,審判的動作出於自然,他並沒有多想。

由於審判的合作,太陽進得更深了。他感覺著審判身體裡的溫度、感覺著緊緊被包裹住的快樂,分身在審判的體內欲發昂揚。
太陽又抽了出來,再打了進去。

「啊……啊……哈啊…!」審判的嗓音低沉,吐露出來的聲息卻甘美。

兩個人都深深地沉了進去……沉進了彼此。


***


日光自窗邊溢上窗框,再全數灑進房裡。
審判感覺到溫暖的光線,緩緩地張開雙眼。

怎麼會這麼重?
審判想坐起身,卻艱難無比。他赫然發現有個人壓在他的胸膛上,還睡到快要流口水的樣子。

「……。」雖然被上了,審判卻毫無難過或氣憤。

審判只是想順應太陽的請求。
如同以往,太陽要什麼,審判就盡力地給予什麼。

「太陽,該起床了。」審判一坐好,太陽就滑了下來。

審判拍拍太陽的臉頰。
不醒。太陽一如往常地毫無反應。

審判還在考慮要不要往太陽的頭上巴下去。

「--呼…。」太陽發出一點酣聲,摟住審判的腰。
審判頓時顫抖,連忙往太陽的頭上巴了許多下:「太陽,快點醒來!」

「……噢嗚!」太陽痛痛地抬起頭,湛藍的雙眼對上審判的黑眸。
太陽揮揮手:「早彎!」

是早安吧?
太陽若無其事的表現令審判頭暈了。

審判還在想,太陽如果自責的話,他會要太陽別想太多。
但是此時的太陽卻一臉神清氣爽的樣子。看來若不是把昨晚的事忘記了、就是把昨晚的事當成理所當然……。

「在我的面前,你為什麼還擺著一張審判騎士的臭臉?」太陽戳戳審判的臉頰。
「……。」審判真想告訴太陽,他現在不是審判騎士的低氣壓臉,而是發自內心的。

但是太陽的笑容很溫暖,使得審判很難去罵太陽。
看著不發一語的審判,太陽又摟了上去,就像是昨夜一樣自然。

「呃…太陽……!」沒有穿衣服令審判感到尷尬。他已經努力不去想了,太陽卻活像是要逼審判回想一樣。
「你的衣服都那麼難脫了,一定更難穿……我幫你穿吧!」看到審判一臉見龍的樣子,太陽放開了審判,手伸到床邊撿拾起散落的衣物。
「你還是先穿好你那套很複雜的衣服吧。」審判淺淺地笑了。

他們的感情總是那麼好。




【END】


請見!壓力大的國三生出產的謎文!(噴飛)
標題好難取啊啊--
感想殺來╰(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