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單篇】審判騎士裙底的秘密(尼奧X夏佐)

出了光明殿以後,尼奧在路途中思考。

「把夏佐打昏以後再行確認?不行,這樣夏佐醒來以後一定會找我拼命。」尼奧一邊走,一邊托著下巴傷腦筋。
「下藥好了?用噴霧劑之類的把夏佐噴昏,接著再掀裙子……不行啊,我哪來的藥?」尼奧越想越感到瓶頸。
「去問問格里西亞好了,整人的事情他最強了…有了!」才想到格里西亞,尼奧的頭上就亮起電燈泡。


「呼……祭司姊姊……等等我啊……。」

尼奧進到格里西亞的房裡之時,格里西亞正窩在棉被裡曬太陽、睡午覺。
一聽到格里西亞嘴裡喃喃唸著什麼,又看見格里西亞的臉頰上那抹淫賤的笑容,尼奧有些不悅。

「好啊,這死小鬼。他老師我煩惱到頭殻快爆了,他卻在那裡做春夢?」尼奧忿忿不平地走到床邊,大喊:「格里西亞,再不起來,我就把你從光明殿的階梯上推下去!」
「啊啊啊啊啊!」才聽見尼奧的話,格里西亞立刻從床上彈了起來。
定睛一見尼奧,格里西亞正襟危坐在床上:「老師,你有什麼吩咐嗎?」
「……。」尼奧笑了一下,捉起格里西亞:「跟我來。」


路途中,格里西亞還不懂尼奧為什麼要找他,心想著難道是他昨天偷放油膩術陷害尼奧的事情被發現了?
但是看著尼奧的臉,格里西亞又覺得他的老師沒在生氣。

當格里西亞隨著尼奧的腳步停下時,這裡是審判所外的走廊。
夏佐此時剛送完公文,正要經過此路走回審判所。


「格里西亞,對夏佐的裙子放風刃。」尼奧彎下腰,小聲地在格里西亞的耳邊說。
「……!」格里西亞先是覺得耳邊癢癢的,臉紅地顫了一會,過幾秒才猛然發現他老師吩咐了什麼缺德事。
格里西亞一臉害怕地望向尼奧:「老師啊,沒想到你有這種嗜好……。」

「!」尼奧用力地朝格里西亞的頭上揍一拳:「笨蛋!你老師的情人沒有一百也有五十,每個都比夏佐有胸有腰又有屁股,我哪還需要對『他』有興趣?」
「老師,不要每次都打頭,你會害我變笨……。」格里西亞幽幽地摸了摸頭上的腫包:「那老師你為什麼要幹這種變態的事,還要讓我和你作一丘之狢?」

「格里西亞……。」尼奧笑得曖昧:「事成之後,我帶你去吃你上次沒吃到的那種藍莓蛋糕。」
「!」格里西亞一聽,眼睛立刻亮了起來:「老師,就算你要去地獄,格里西亞也必定陪你走一遭!」

於是夏佐經過的地方,吹起一陣怪異的風。

「?」夏佐注意到這突來的風居然只吹下方,兩隻手隨即壓住飄飄浮上的黑袍裙身。
原先袍身已經飛到看得見白皙大腿的高度,但是夏佐快一步把裙角拉下。


「……硍。」尼奧原先握拳興奮地看著事情發展、等待著夏佐裙底的真相,想不到夏佐居然如此有防備……該不會是早就有誰用這招掀過他的裙子吧?
「老師,對不起……我無能為力了!」格里西亞淚眼汪汪地看著尼奧,表情透露著「有馬賽克也不是我的錯!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不能把風力加強嗎?」眼看夏佐就要走遠了,尼奧有些心急。
「老師……。」格里西亞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如果你想看到審判騎士大人穿著一些遮不住身體的碎片,提著劍來找你,我這就加強風力。」
「……。」尼奧自動在腦海裡想像這情景,不禁顫抖:「好了,我知道你盡力了,你這就回去吧。」
「是,老師……!」除了失去藍莓蛋糕以外,格里西亞其實也想探探夏佐的裙底,一見到事情沒成,表情有些失落。


待格里西亞離開以後,尼奧望著夏佐逐漸遠去的身影,思考了一下。

「不然……我這就正面衝突好了,夏佐至少不會太生氣吧?」尼奧忽然覺得這方法太簡單了,早知道就應該先用。
於是他緊跟著衝進審判所,在少人經過的走廊把夏佐抵到牆邊。

「尼奧,你今天是哪根筋斷掉了?」看著對自己使用壓牆術的人,夏佐也沒慌張,倒是心裡仍縈繞著許多公事,不想再多浪費時間。
「夏佐,我給你兩個選擇,看你是要自己脫還是讓我脫。」尼奧深呼吸一口氣以後,以很簡單自然的口氣問出很極端下流的問句。

「……。」夏佐才想閃身,尼奧就緊捉住黑袍的寬鬆袖擺,使夏佐踏不出一步。
尼奧擋住夏佐的去路:「你只有一個選擇,就是脫。」

「可以不要在走廊上脫嗎?」夏佐鎮靜地說。
「誰知道你是要去沒人的地方脫還是要在沒人的地方把我痛毆一頓?」尼奧說完,已在心裡做好了決定:「既然你扭扭捏捏的,我就幫你。」
「尼奧,你吃飽太閒沒事幹也不要來整我……!」夏佐還沒抱怨完,尼奧就捂起夏佐的口鼻,不讓夏佐再發出任何聲音,接著逕自動作起來。

隨即傳來一陣細微的衣物摩擦聲。
雖然是脫男人的衣服,尼奧不知怎地竟感到緊張,也許是因為謎底快要揭曉了吧。

此時場面之色情,只差沒有一個卡拉OK背景音樂,左下角再跑過一行標楷體外框字「激情嬌妻」,不然這就是拍起來投稿給玫瑰捅你眼都綽綽有餘。
話說就算是拍也不要拍成肥皂劇!要是尼奧脫完夏佐的衣服還有下一步動作,我們製作單位直接拍成A光比較有經濟效益……咳咳!


「…唔嗯……!」夏佐有些難呼吸,努力地想抵開尼奧。但衣服太繁複,使得夏佐很難行動。
尼奧僅僅是踩住夏佐的黑袍一角、扣住夏佐的腰,就完全箝制住夏佐的行動。夏佐也只能如此繼續任人宰割。

就在一陣手忙腳亂地亂脫以後,尼奧忽然想起來--與其脫,直接掀開不是比較快嗎?
於是尼奧替夏佐把落到肩膀下的衣服穿了回去,接著直接掀長裙。

「借瞇一下!」尼奧相當有禮貌地示意完,不管夏佐有沒有同意,就彎下腰一探究竟。
看完,尼奧跪倒在地。

「為什麼……為什麼要代替我爹……為什麼既不是只有內褲也不是長褲而是短褲!」尼奧抱頭。
「是說,這是安全褲。」夏佐把裙子拉下,再把穿得亂七八糟的衣服整理整理。
「安全褲?」尼奧傻眼。
「我的老師說,他曾經被前任的太陽騎士、暴風騎士、大地騎士等人用各式各樣不同的方法掀過裙子,所以他誠心告誡我,夏天時袍子裡穿長褲太熱了,穿個安全褲就好。」夏佐緩緩解釋。

「……。」尼奧站起身來脫褲。
「喂喂,你幹麻啊?」夏佐臉色鐵青地往旁移幾步。
「你的裙子底下穿什麼關係到我的退休金啊!你就把我的長褲穿上,再跟我一起去見教皇吧!」尼奧說得快。
「拜託你別再脫了,『太陽騎士光著下體在審判所裡遊蕩』--這消息傳出去能聽嗎?」夏佐遮眼。


「尼奧,對不起啦。我全看見了,所以恕不賠償喔。」教皇將已經拍得不少戰果的相機藏進袖子以後,笑容滿面地走到尼奧和夏佐的面前。

「……。」這死老頭藏起來的東西也該讓我撈一筆了!尼奧望向夏佐。
「……。」真的是拿錢來利誘尼奧啊。夏佐望向尼奧。

「夏佐,你覺得教皇殿下的裙底會是什麼呢?」尼奧笑得燦爛。
「尼奧,我不想猜了,可以現在就確認嗎?」夏佐爽朗地笑笑。

語畢,兩人臉色陰沉地逼近教皇。
「!」教皇退一步:「你們想看……我就自己脫嘛!有事好商量,不必拿劍啊對不對!」


***


幾年以後,聖殿的晚餐時間。

「羅蘭,你不吃果凍對不對?給我--」格里西亞嘴上只說果凍,卻把羅蘭整盤晚餐都端到自己的面前。
格里西亞一會就把羅蘭的份吃完了,隨即又把腦筋動到艾梅頭上:「綠葉,你飽了對吧?布丁給我--」

已經吃完自己的份、羅蘭的份、艾梅的份,格里西亞還嫌不夠,湊到坐在身旁的雷瑟面前:「審判--」
此時,一道銳利且冰冷的目光直射向格里西亞。這正是伊希嵐凶狠的視線。

「嗯?」雷瑟看著格里西亞。
「沒…沒事!」格里西亞正要奪人食物的一隻手趕忙縮了回去。

「……。」雷瑟拉開椅子,站起身:「那塊蛋糕你吃吧,我飽了。」
「審判…!」伊希嵐也站起身,正想挽留雷瑟。

雷瑟才離開一步,忽然有一陣風捲過去。

「啊啊啊啊啊!」造成那陣風的人正是一邊尖叫一邊落跑的希歐。
至於希歐逃跑的原因,不知道是不是和緊跟在他身後快步的亞戴爾有關。

總之,這一秒,這陣意外到來的風挑起雷瑟的裙擺。
夏佐大概是忘記教導雷瑟護衛裙擺的重要性了,此時的雷瑟竟沒發覺到任何端倪。
格里西亞看見這情景,忽然憶起幾年前夏佐的裙擺飄起的一刻,於是極富興趣地死盯著雷瑟的裙擺底。


「咻--審判你真大膽耶!居然只穿內褲在裡頭,不怕被掀嘛?」格里西亞強忍住想鑽到雷瑟裙底的衝動,吹了聲口哨。

--只有你會去掀審判的裙子吧!
在場十二聖騎無不在心中反駁格里西亞。

「咦?」聽到格里西亞的話,雷瑟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趕緊亡羊補牢地蓋起裙擺。
但是為時已晚了……。

「伊希嵐、伊希嵐……你怎麼了?」見到伊希嵐倒下了,坐在旁邊的羅蘭趕緊接起伊希嵐軟癱的身子。




【END】


啦啦啦,好歡樂(炸)
大家有心得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