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祭司之路18-天晴池傳說(下)

***



「艾德霖,你怎麼還在睡!」海蒂喚著我,還不時地搖搖我的肩膀。
「……幹麻?」我睡眼惺忪又無力地坐起身。
「幹馬生小馬啦!不說這個……大事不好了!王子殿下現在在和騎士團的尤里西斯決鬥!」海蒂著急地拉著我。
「什麼!」這麼快?

我嚇得從床上彈起來,連忙脫下睡衣、套上騎士服。一旁的海蒂拿起一塊馬賽克在我重要部位遮呀遮。
在我換好衣服以後,海蒂拉著我往中庭狂奔(來福,快跑?)。


老哥……老哥他超強的,不會有事吧。
雖然席諾大哥是中央大陸騎士公會史上最年輕的公會長,雖然席諾大哥15歲時就把他們教劍術的老師打到叫爺爺,雖然老哥vs席諾大哥的決鬥總是輸,雖然……!
啊啊啊啊啊!天哪,老媽的話是對的,早知道我就叫老哥不要抵抗啦!


當我穿上音速小子的球鞋,飛也似地趕到現場時,圍觀的群眾們正爆出大大的驚嘆。
「尤里西斯,你…沒事吧?」我還聽見席諾大哥著急地大叫。

「發生啥事了?」我連忙以擠CWT之氣勢把排山倒海的圍觀群眾撞開,殺出一條血路,衝到老哥和席諾大哥面前。
我以為老哥和席諾大哥應該正打得如火如荼,什麼龜派氣功還有魔貫光殺砲都出來了,想不到現在老哥卻倒在席諾大哥的懷中,緊閉著眼……

「尤里西斯!」我大驚地把老哥從席諾大哥的懷中搶過來:「你死了嗎?」
「還……沒……咳咳!」老哥連說話都很吃力,還咳血。

「小親親你別死,我馬上叫御醫過來!」席諾大哥湊近老哥。
「靠,世界上哪個御醫不是死老頭,和烏龜賽跑都輸?現在才叫最好是趕得上啦!」老哥罵了一會以後,繼續咳血:「咳咳咳…咳!」
「尤里西斯,別再說話了!這樣會死得更快!」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抱緊了老哥。

此時,天上忽然降下一場暴雨。
一旁圍觀的群眾們頓時跑進走廊躲雨,只剩我、老哥、席諾大哥站在透天中庭,無語相對。


「艾德霖……聽我說……咳咳!」老哥劇烈地咳著,頓時牽動到頸子上的傷口,血從大動脈裡噴免錢的。
「我聽!尤里西斯,你說什麼我都聽!」我從口袋裡摸一塊OK蹦出來,貼到老哥的傷口上,總算是抑制了噴血池的發生。
「我好久……沒有看見天晴了……」老哥的氣息微弱。
屁!昨天是大太陽、前天是大太陽、大前天是大太陽、大大前天也是大太陽……!

「尤里西斯……!」我噁心巴拉地握住老哥的手。
「請你……讓這場雨……停下吧。」老哥說完這句話以後,嚥下最後一口氣。
「尤里西斯!我會達成你的心願!所以你不準死!」我不斷說著八點檔當中死一個人時旁邊的某人不先打119而是先一邊痛哭一邊說的台詞--我也不想說這些話,如同老哥大概不想在這裡被席諾大哥殺死;但是比照我的嘴巴會自動,老哥大概也是自己飛過去給席諾大哥砍吧。
席諾大哥是那種要是有人逼他殺死老哥,他一定會自刎或是要老哥趕快殺他的那種人,所以席諾大哥砍死老哥的機率比中樂透還低……

扯遠了。
要是我手邊有枝法杖的話,這種傷口早點用個終極治癒術就搞定了。
前幾章在打架的時候,奧里亞被小黑的王水玩成那樣子,我還不是治好他了。


「……你叫艾德霖,是吧?」沉寂已久的席諾大哥開口了。
「是,王子殿下。」我僵硬地回話。
「我看見了……」席諾大哥流下兩行熱淚:「看見了你們兩個人之間切也切不斷的紅線!」
「嗄?」兄弟是用紅線嗎?

「對不起……是我介入你們、是我當了第三者……!」席諾大哥掩面:「我不該阻撓了你們如此美好又純潔的愛情!」
「嗄嗄?」這位先生你搞錯了,我們這個不是BL小說,而是有善良風俗的輕小說喔。
「……你就帶著尤里西斯走吧、帶著他遠走高飛。」席諾大哥拍拍我的肩膀。
「……。」靠,人死了才要我帶著遠走高飛是怎樣,人是你殺的你卻不願意付喪葬費用嗎?

我還來不及抱怨這戲怎麼這麼難演又沒有下台便當可以領,席諾大哥隨即把我和老哥一起裝進麻布袋裡再丟上馬車,緊接著馬車把我們載回了家鄉……


「阿霖,尤里寶貝發生了什麼事……?」老媽看見我拖著一袋屍體回家時,一臉驚訝。
「他被王子做掉了。」我回答。
「什麼!」老媽睜大眼:「你說尤里寶貝被王子先姦後殺又始亂終棄?」
「……。」太太你確定我真的有這麼說嗎?

雖然老媽的雙眼在流淚,我卻看見她掩在手帕下的半臉是微笑的,不知道她是不是顏面神經失調。
老媽隨即把我捉進屋子裡,再把我和老哥一起推進偌大的地下室……


「阿霖,我知道尤里寶貝一定有什麼心願,是只有你才能完成的!」老媽打開地下室的燈。
「咦,你怎麼知道?」我大驚。
「喔呵呵呵,那當然啊,死在皇帝手上的那些大將軍們不是都這樣嗎?」老媽一邊笑一邊揮手。
「……。」-_-|||
「總之,阿霖,你要好好地和尤里寶貝相處喔。」老媽留下這句詭異的話以後,把厚重的鐵門關起來。


聽到「喀吱」一聲非常大聲又明顯的上鎖聲,我就知道這是怎樣了……
老媽要把我活活餓死在這間地下室、要我和老哥殉情嗎?靠!要殉情也得找席諾大哥啦,我不過是個弟弟,拿來陪葬太沒誠意!人家光緒帝死的時候慈禧不就把淑妃推下墳墓裡陪葬?

我在心中抱怨的同時,已經在地下室裡四處走動。
排除生鏽的鐵處女、染著黑血的狼牙棒之類有的沒有的東西,我還看見這地下室裡有好幾排大書櫃,全部擺著和魔法有關的書。
於是我拿下幾本厚厚的書,把蓋在封面上厚厚的一層灰塵拍掉,接著開始閱讀……


意識到魔法的存在--

我是一個非常懦弱的人,平時總是被人欺負。
媽媽非但沒有安慰哭泣的我,還不時告訴我,要我快點燃燒我的小宇宙。
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我不知道小宇宙是什麼東西!

有一天,有一群人把我關在廚房裡,要我把廚餘桶裡的蛆挖出來吃,才肯放我走。
我的心裡好恐懼、好恐懼……!我不想打開那個萬頭鑽動的廚餘桶!我不要吃蛆!
我不停地顫抖、我和神祈禱,但是過了好多天,都沒有人來救我。
我一直心想著,不論是誰也好,快點來幫助我吧!
忽然,從氣窗裡飄進來的落葉,銳利地刮壞了門把、外頭的大鎖掉落,我能出去了!
頓時,我知道自此刻開始,我擁有了一種力量……


「這什麼東西啊!」我嚇了一跳,但還是繼續看。


燃燒生命的魔法--

風啊、土啊、水啊、火啊、金啊,他們都是我們的朋友。
就在我站在火龍面前,發誓要把這龍捉來剁碎肉包成小籠包時,腳下的土忽然問我:要不要我們幫助你?
緊接著,吹過來的風、不遠前方的池子、附近的礦坑,甚至是那條龍噴出來的火,都問我:要不要我們幫助你?
我一個人實在無法對抗強大的龍,於是我都答應了。
我把自己的生命作為能量,召喚出這些元素,讓大自然替我打了場勝仗……


「我想到了!」我大喜:「我找到讓大雨停下的方法了!」
我才剛說完,厚重的鐵門就被推開,老媽欣喜若狂地說:「太好了,你趕快開始實行吧!外頭要淹大洪水了,可是沒有人做諾亞方舟啊!」


我被放了出來以後,開始沒日沒夜地做晴天娃娃,在每一只晴天娃娃們身上灌注意念--我就算是犧牲生命也沒關係,請老天不要再下雨了!
一天一天地過去,我努力地量產,但是純手工比不過外掛,這夢的世界又沒外掛,所以我的手快斷掉了……
就在我做出第一千隻晴天娃娃,窗框已經塞爆了晴天娃娃,連年大雨把整個國家的水淹到人們的胸前,大家都進化出鰓或蹼,甚至是開始人吃人的時候……

「放晴了!」在我疲憊地閉上眼以前,看到的最後一幕,是那外頭的暴雨終於停了。



***



「少爺、少爺,醒醒啊……」有道我沒有聽過的聲音在呼喚我。
不要……我快累死了……再讓我睡一年吧。
等等,睡一年已經變成植物人了吧!

「少爺……夢的世界已經結束了,現在晚上囉。」這聲音是男生的沒錯,很柔和,仔細聽卻又滿有朝氣的。
這個人不斷地搖我的肩膀--最近都流行這樣叫醒人嗎?

你是誰?
你先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吧?
「我啊?我叫朝晴,早晨很晴朗的意思。你可要牢牢記住!」

好……我知道了,我這就起來……唔,這個枕頭太舒服了,我捨不得起來啊。
咦!哪來的枕頭這麼先進居然會溫溫的!


「!」我趕緊坐起身。
「你終於肯起來了。」老哥懶懶地說話:「你是要壓在我身上睡多久啊?我身上不知道有多少細胞是被你壓死的。」
「是不是還有一個人在這裡?是個男生,聲音很好聽……」我急忙左顧右盼。
「我沒看到呢,你問那隻好了。」老哥回答我。

我往空中一瞧,帶我們去體驗「悽美愛情故事」的飛飛妖就浮在前方。
「飛飛妖,你有沒有再看見一個人?是個男生。」我問。
「男生?飛飛妖我沒看見。」飛飛妖在空中飛呀飛。


「謝謝你們體驗了我們的故事,你們兄弟是所有進入夢的世界的人當中,最入戲的一對!多少情侶都無法像你們那樣把我們曾經發生的故事表現得淋漓盡致!」此時,雲邊忽然發出金光,有個男人的聲音憑空出現。
「……」我的下巴掉下來。

「飛飛妖,為了感謝你這幾百年來克盡職守、讓這麼多人體驗了我們的故事,我們要讓你自現在的型態解放、讓你以前世的樣子回到人世!」另一個男人的聲音跟著出現。

「親愛的,你真是太仁慈了!」
「哈尼,別這麼說--」
然後是兩個大男人噁心的打情罵俏。


雲邊的金光直直往飛飛妖射了過來,現場頓時激出一陣白光,刺眼得像是我一睜開眼馬上就會瞎掉。
良久後,金光像是潮水一樣逐漸消退,雲邊不再傳來男人的聲音還有光芒。
我害怕地睜開眼,只見眼前真多了一個人,是個男生……靠!這小說裡怎麼這麼多男生啊!要是我是女生我一定爽死,但是我不是啊!

這個人長得很秀氣,皮膚是白皙又帶一點點鵝黃……也許是東方人吧,聽說東方人的皮膚是以黃色為基調。
繼續敘述眼前這人--一頭黑色長髮綁成低馬尾放在胸前;頸子上掛著一張很小的銀色牌子;穿著深靛色上衣、腰間的綁布固定住一件很長、白白的、飄飄的長裙;袖子是白色的超長飄飄袖。總之這個人穿著我從來沒看過的衣服,整個人看起來都輕飄飄的。
髮色和眼睛都是黑色,卻是不同於小黑還有奧斯丁的超級深黑色。

「兩位少爺怎麼愣著?」這個人看一下我和老哥。

我看一下老哥。
老哥看一下我。
老哥巴我一巴掌。
我也巴老哥一巴掌。


「……這裡還是夢的世界嗎?」我問。
「你揹的是法杖,這應該不是夢的世界吧?」老哥愣愣地回答。

我和老哥對看一秒。
老哥隨即衝到這位忽然出現的男生身邊,摸摸那個看起來材質很棒的裙子,又戳了戳那個超長超礙事的飄飄袖。
我也衝過去……

咦!除了亞狄恩以外,我終於又遇到一位比我還要矮的男生了!
不過這男生看起來也才15、6歲,比我還要小,所以要是再長大一點也有可能比我高……噢不!


「等等,你們在做什麼?」在我戳了戳男生的臉頰,赫然發現這膚質真是棒呆了以後,男生退了一大步。
「這位小弟弟,不用害怕喔,哥哥們不會傷害你--」老哥笑臉迎人。
靠……老哥這樣有夠恐怖!
每個誘拐小妹妹的怪叔叔也都說他不會傷害人啊!


「你是…剛才那隻飛飛妖嗎?」我問。
「……?」身分不明的男生歪頭,顯然是無法回答我的問題。
「那你的名字是不是叫……朝晴?」我試著說出我沒有說過的音節。
怪怪了……這名字真是怪怪了,顯然和大家不同,不是從英文音譯過來的名字。

「……朝晴?」老哥吃力地說完,看著我:「你在說哪國話?」
「朝晴?」前方那位男生倒是說得很順口:「是早晨很晴朗的意思還是會招到很多愛情的意思?」
「前者!你一定就叫朝晴,錯不了!」這男生說起「早晨很晴朗」時,我特別覺得耳熟。
對啊,他就是那位聲音柔柔的、很好聽的男生嘛!

「你怎麼能斷定呢?」朝晴皺眉。
「憑……」我努力地想一下:「剛才我睡著時,做了一個夢,夢裡有人喚醒我--那個人的聲音和你的一模一樣,他說他的名字就叫朝晴!」
「噗!」老哥聽完我的話,一陣悶笑:「你頭殻燒壞喔,這種沒根據的事情也能隨便拿出來說!」
「好,我相信你的說法,我的名字就是『朝晴』了。」

「咦!」
「耶?」
我和老哥同時不敢相信地發出驚嘆。


「我現在什麼都想不起來……我只依稀記得大仙和我說,有個人現在很徬徨無助,要我去指引他。」朝晴提著下巴深思。

「那位徬徨無助的人,你見過嗎?」我趕緊問。
「有,我在夢中見過他。那個人似乎也睡了很久很久,他的夢才能到達我這裡。」朝晴趕緊回答我。

「你可以告訴我那個人的髮色和眼睛顏色嗎?」我已經幾乎能確定朝晴他在夢裡看見的人是誰了!
「喔,那個人有著一頭到大腿的黑色長髮,還有一雙深紅帶點淺粉色的眼睛,真是奇特……」朝晴說。

「……靠,我以我爺爺的名發誓,你在夢裡見到的絕對是小黑!」我大叫。
「怪了,你們都在說些什麼?」老哥一臉疑惑。




【Continue】


這一章好看嗎XD?感想記得要交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