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單篇】似友(暴風X亞戴爾)

出了聖殿以後,暴風一臉清爽,走起路來大步流星。

「你怎麼這麼開心?」剛才不是還倒在公文前哀嚎嗎?亞戴爾疑惑。
「你看!今天王城裡這麼少人,重點是,王城裡很少女人!」暴風的腳步輕快:「太好啦!我這受了公文荼毒N久的眼睛暫時不會瞎了!」
「有女人經過囉。」亞戴爾提醒。
「喔喔!」暴風左顧右盼,看到女人就拋一個媚眼外帶一個瀟灑的笑容。


如亞戴爾上午所說,平日大排長龍的便當店,今日到訪的人奚奚落落。
買了兩盒便當以後,暴風和亞戴爾就近在廣場的噴水池前坐下,一邊發呆一邊進食。

「為什麼不回聖殿?」暴風問。
「今天天氣很好,為什麼非得要悶在聖殿裡?」亞戴爾吃一口飯。
「附近的天氣一年四季都很好,有什麼好稀奇?」暴風又問。
「也對。不過總是要出來走動,不然生褥瘡就不好了。」亞戴爾夾一口菜進嘴裡。

「褥瘡?」暴風睜大嘴:「那已經到植物人的地步了!」
「我們24小時都坐在那裡,和植物人有什麼差別?平時還有人替植物人翻身,我們有嗎?」亞戴爾喝一口茶,繼續吃飯。
「……沒有。」暴風低頭哀嚎自己的聖騎士生涯如此悲哀。

「別難過了,你還有我。」亞戴爾摟起暴風的肩膀。
「嗯……。」暴風沮喪地點頭一會。

「…咦!」暴風忽然抬頭,坐得離亞戴爾遠好幾步。
「怎麼了?」亞戴爾不解暴風的動作意義為何。

「雖雖雖…雖然因為我風流倜儻、花名在外,就算我長得很帥還是從來沒有一個女孩願意當我的女朋友。但是我要先和你聲明喔!我不是太陽、不會因為交不到女朋友就變成同性戀,所以你不要受太陽的影響表現出一副同性戀的樣子!」暴風顫抖。

「你是因為昨天被隊長帶出去賞雨,受到刺激了,才會想這麼多。」亞戴爾把暴風拎回自己的身旁坐好,把被暴風暫時遺忘的一盒便當交給暴風,接著坐回原位繼續吃飯。
「對啊…下雨有什麼好看的,為什麼要把我帶出去……。」暴風掩面。
「好了,隊長不在--至少這一星期不在,你不用再害怕了。」亞戴爾淡淡地安慰兩句,把便當裡最後一口飯菜吃掉。

「咦,你吃完了?」暴風傻眼,他連便當都還沒拆開耶。
亞戴爾點頭:「你不餓我可以吃掉你那份。」
「不准!」暴風擋著亞戴爾:「改公文消耗很多血糖的!我要好好補充啊!」
「不然你就會餓到見光明神,或是被隊長丟給死靈法師復生成死亡騎士。」亞戴爾把垃圾分類丟進廣場的垃圾桶裡以後,坐回暴風的身旁,無事可做地陪暴風聊天。

「如果你變成死亡騎士,執念會是什麼?」暴風一邊打開便當的蓋子,一邊不經意地問。
「…和你一起把永遠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公文改完。」亞戴爾小聲地回答。
「啊?」暴風沒有聽清楚,於是湊近了些。
「--誰知道呢?」亞戴爾將音量放大為平時說話的狀態:「總之我一定能變成死亡騎士。」

「……有你這個朋友真好!」暴風細想一下,才清楚亞戴爾方才說的是什麼,開心地勾起亞戴爾的肩膀。
「放開我。」亞戴爾被暴風勒得喘不過氣。
「什麼嘛,你可以和我勾肩搭背的,我就不能和你勾肩搭背嗎?」亞戴爾越是掙扎,暴風越是捆著亞戴爾。
「好啦,隨便你。」亞戴爾笑了。


一點也不冷的風徐徐地吹過。
天空湛藍。
雲朵們高掛在空中看著這兩個人,打賭著這到底是不是BL。

兩人沉默了一會。
暴風趁隙把中餐吃完了,收拾殘局以後,愣愣地坐回亞戴爾的身邊。


亞戴爾看著天邊流動的雲,今日的心情特別平靜:「……大家都回鄉了,你卻得留在這裡,會不會不爽?」

「啊…?」暴風對於亞戴爾忽然的問題感到莫名其妙:「其實也習慣了……不是每年都這樣嗎。」
「是沒錯。」太陽小隊的人每逢春假,就會一起到葉芽酒館去喝到通宵,但是每年都缺了亞戴爾一人。因為亞戴爾總是留在聖殿裡。
「而且……你剛才說得對。」暴風看著亞戴爾的側臉:「我還有你嘛!你最有義氣了,都不會對我見死不救!」

「和你在一起還滿開心的。不知怎地,我不是特別想出去玩,也許是一直以公文為藉口留在你的身邊。」亞戴爾說得緩慢:「說不定……我喜歡你。」
「……。」暴風要是聽到誰說這種話,一定會嚇得趕緊閃開,但是這話出自亞戴爾的口中,暴風竟覺得溫暖。
暴風一攬亞戴爾的肩膀:「……你別想太多了。」

亞戴爾遲疑地點點頭,起身:「是時候回聖殿了,我們走吧。」
「走嚕!」暴風站起身,率先跨出步伐。


暴風和亞戴爾一起回到聖殿以後,又是一陣埋頭苦幹。
過了幾個小時,暴風不支倒下,疊好的公文像是雪片一樣漫天飛舞了開來。
亞戴爾趕緊把公文整理好,再把暴風扶起身。


「暴風,我們出去吃晚餐吧。」亞戴爾搖了搖暴風的肩膀。
「嗯……。」暴風虛弱地回應完,無力地站起身。


平時,晚餐時間的聖殿應是燈火通明,今日卻只有暴風的房間點著燈。
暴風拉著亞戴爾快步穿過沒有點燈但不黑暗的走廊,走出大門,就到了王城街上。

王城的街道已經點好兩排的路燈,不論平日假日都車水馬龍的榮景今日不存。
找了一間餐廳迅速填飽肚子以後,暴風和亞戴爾又回到街上。


「要回聖殿了嗎?」亞戴爾問。
「不急。」暴風回答:「我們到處走走吧。」
「葉芽城只不過如此;我們每天都至少要走上一回,還有什麼能走的?」
「平時都是為了買東西或是工作才來,既然如此,我們今天就走不常走的路好了。」暴風回答:「……難道你那麼想回聖殿?」
「並沒有。」亞戴爾懶懶地回答:「就聽你的決定。」


走過有些商家營業、有些商家休假的商店街,暴風四處探了會,還是沒有發現有新意的景色。
最後兩人在橋邊歇息。


「果然沒什麼特別的。」亞戴爾向下看著緩慢的流水。
「我只不過是想和你一起逛逛。」背靠著橋,暴風隨手把被微風吹亂的藍色長髮撥整。

「今天的氣氛還不錯。」亞戴爾說:「氣溫雖然有些低,但是街道比平常安靜。可惜了你身旁沒有女人。」
「我是想要有個漂亮美眉陪在身旁啦……但是和你在一起好像也不錯。」

「啊?」亞戴爾看著暴風,一臉疑問。
「……如果一生都和你在一起,我應該不會膩。」暴風笑得瀟灑:「你呢?」
「你怎麼說,我就怎麼做。」亞戴爾攤手。

「……我們去澡堂好不好?」暴風突然問。
「為什麼?」
「要是澡堂裡只有我們兩個,一定很像是那裡被我們包下了。」暴風小小地雀躍。
「…走吧。」亞戴爾不懂得異議。


走了幾步路到王城街上的澡堂以後。

一如往常,大理石的出水口還是不停歇地流著稍燙的熱水;即使天花板挑高,熱霧還是裊繞在白色的大浴池中。
如同暴風所說,澡堂真是空無一人。
暴風匆忙忙地沖了澡以後,催促起亞戴爾。


「亞戴爾,你在生蛋嗎?怎麼這麼慢?」看著亞戴爾洗澡,暴風快睡著了。
「洗得仔細一點才不會把細菌帶進池子裡。」亞戴爾拿起蓮蓬頭把身上的泡沫衝掉。
「你很慢!」暴風說完,搶走亞戴爾手中的蓮蓬頭,對著亞戴爾亂噴一會,接著把亞戴爾推進浴池裡。
「靠,你是在趕投胎喔?」脾氣溫和的亞戴爾難得發怒了。

「我是你上司,你要注意說話的口氣。」暴風進了浴池以後,舒服地趴到浴池邊:「亞戴爾,我今天改了一整天的公文,骨頭快散了--」
「……。」亞戴爾坐到暴風的身後,替暴風按著肩膀。
平時,亞戴爾若是見到暴風快死了,也會替他揉揉肩膀醒神。但是現在暴風沒有穿衣服,亞戴爾一下子就按到骨頭了。
深怕太過用力會弄痛暴風,亞戴爾的下手不敢太重。

「亞戴爾,你沒有吃飯嗎?」暴風出聲。
「我吃飯的時候就坐在你的對面。除非你那對眼睛是裝飾用的,否則你應該最清楚我有沒有吃飯。」亞戴爾稍微加強力道。
「開個玩笑而已嘛。」暴風隨性地揮揮手,安撫了亞戴爾。

「……待在你身邊實在是累死了,一下要替你張羅吃的、一下要替你搥背、你太冷或太熱我還要找暖爐或電風扇。」亞戴爾不禁抱怨。
「從太陽要你來做我的救星到現在,好歹也過了幾年,你還不是撐下去了。」暴風緩緩地回答。

「審判騎士長、魔獄騎士長甚至是寒冰騎士長還有烈火騎士長都曾和我抱怨過隊長真是太難伺候,我卻覺得你比他還要難伺候。」亞戴爾說。
「那是因為太陽喜歡欺負他們、惹他們生氣。而且你這副隊長做得也盡善盡美了,太陽再刁難你,他也會良心不安吧。」暴風說。雖然他覺得太陽沒有良心這種東西。

「隊長是個好人!」亞戴爾得出詭異的結論。
「好恐怖的人,我知道。」暴風懶懶地附註。
「隊長有那麼恐怖嗎?」亞戴爾自從成了太陽小隊的副隊長直到現在,始終認為太陽是個好隊長、是再盡職不過的太陽騎士。
「……也沒有啦。」暴風細想了一下。


暴風捉住亞戴爾的手,轉身坐到亞戴爾的身旁。

細細的流水聲迴蕩在偌大的浴池裡。
另一端獅子型的出水口無聲地抱怨看這兩人一起洗澡真是無趣,怎麼都沒有轟轟烈烈的OOXX呢?

兩個人像是都累了,沒有再多說話。
良久……。


「今天過得開心嗎?」暴風發語。
「和平日差不多。」亞戴爾徐徐地回答。

「…也對。每天都是公文公文公文,我簡直不知道我這暴風騎士負責的工作是什麼。」暴風長嘆一口氣。
「寒冰騎士長也很忙,除了得負責聖殿的餐點,還要不時做點心給一些爬到他房間前哀嚎的聖騎士吃。」亞戴爾已經見過這情景好幾次了。
「……。」暴風點點頭,思考了一下,像是在猶豫該不該說下一句話。

不過多久,暴風開口:「亞戴爾。」
「怎麼了?」亞戴爾回應暴風的呼喚。
「……在私下,你以後叫我的名字,好不好?」暴風看著亞戴爾,笑了。




【END】


啊啊,亞戴爾和暴風是萌到快變成渣渣的王道>v<b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