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祭司之路17-天晴池傳說(中)

與海蒂散了以後,我回到房間,整理物品還有衣著。
沒多久,禮拜堂的大鐘被敲響。我趕緊趕到騎士團練習的大殿。
我到的時候,大夥都到齊了,個個交頭接耳,氣氛嘈雜。


「安靜了,各位。」小黑清點完人數以後,稍微放大音量地喊。
一會兒,整個大殿靜了下來。

「今晚是王子重要的宴會,大家要有規矩些,知道嗎?」小黑的態度輕柔得像是在對幼稚園的小朋友說話。
這如果是我們學校的老師,早就被推翻、遷都、人員改組、改朝換代!

「知道--!」整個騎士團的人興奮又整齊地答話。
……這騎士團太有紀律了,真不愧是小黑一手帶出來!

「等等進疆海廳的時候,大家不可以脫隊或亂擠喔。要乖乖排成兩列,不要多說話。」小黑細心地叮嚀。
「好--!」大家仍然既整齊又有元氣地回答小黑。

呃……狗狗們乖!
小黑丟球,你們撿回來,小黑就給你們摸摸頭喔!


走過花了許多人民的納稅錢興建的Great走廊以後,我們整團一起進了名叫「疆海廳」的宴會廳。

門很大不用說,水晶燈上那些哪是水晶?閃閃發亮的根本是鑽石燈!
還有一大堆價值不菲的畫掛在牆上,像是聖母像啊、清明上河圖啊、裸女圖之類的……咳咳!

我要改變計畫!
我不用帶老哥走,等夜深人靜時,我來款走這些好康的就好……噓--你們不准說出來喔。


現場的人女生都穿燕尾服、男生都穿澎澎裙……說錯!是男生都穿燕尾服、女生都穿澎澎裙。
一群人坐在人皮沙發上,開開心心地吃吃喝喝,還有些人在柔美的燈光與音樂催化下雙雙對對相擁起舞。

老哥呢……?老哥你在哪裡?
我四處張望著,完全沒有進食或跳舞的興致。


「--嘿哇來練舞功,哇來去無影蹤、嘿哇來練舞功,哇就是女神龍!」忽然,一陣台語的搖頭音樂大聲地撥放出來。
嚇死我!我平常都在聽對胎教好的古典音樂,什麼時候接觸過這種歌了?

「王子殿下--啊啊啊--!」現場頓時響起一陣噪耳的少女尖叫。
咦?席諾大哥來了?他在哪裡?

稍微轉頭,我就看見偌大的樓梯上走下一位身穿西裝、披著絨毛披風、戴著皇冠的耀眼傢伙。
COW……童話故事裡的王子出現時都是在放弦樂或是吹喇叭(別想歪喔),現在卻在放「練舞功」。
下次的宴會,我去建議那些宮廷樂師練嗩吶,我再順便獻幾朵大菊花好了。比較氣派!


席諾大哥走下樓以後,不沿著紅地毯走,反而走偏到騎士團的方向。
喂……在一個廳裡也會迷路,要不要叫御醫們幫席諾大哥在腦裡裝個GPRS導航?

少女們滿懷期待地以為席諾大哥是要找自己,就嬌滴滴地讓開路。席諾大哥卻視女性們無睹地走過去,使得女孩們一陣咒罵。


「這位漂亮的人兒,你叫什麼名字?」席諾大哥走到一個人面前,單腳跪下,接著捧起那個人的手背吻下。
--什麼?What?哪尼?騎士團裡總不會有女生吧?

我趕緊自一群人中跳出來,把視線盡量放遠。
只見被席諾大哥吻的人,一頭紫色的及腰長髮綁成馬尾,一臉被大便親到的噁心樣子……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為什麼我會有這種見鬼見外星人的反應我也不知道啊!
我大概是昨天連哈雷路亞還有阿彌陀佛一起唸了,眾神才會保佑老哥到這種樣子!
席諾大哥哪裡沒有看見一堆嬌嫩欲滴、任君採拮、軟玉溫香在懷的露背小可愛女孩子們,偏偏看見老哥這你採他他就踩死你的傢伙!


「尤里西斯!」我反射動作地衝向前把席諾大哥推開,護在老哥面前。
「艾德霖?」老哥看見我,一臉驚訝。

「……你是誰?」席諾大哥看著我,一臉不爽,好像是我壞了他的好事一樣……呃,這到底要壞什麼好事啦(掩面)--
總之…現在回頭還來得及!當玻璃這條路是辛苦滴!一下子沒弄好可能還會脫肛……咳咳咳!

「我是他的……朋友!」由於故事裡我和老哥並沒有「兄弟」這層關係,所以我改口。


「狂妄的小子,怎麼能推王子殿下?」幾名侍衛跳出來,把席諾大哥扶起身,接著把我架住。
冤枉啊,我哪有推席諾大哥?我連保鮮膜都沒準備好,隨便推人會得病啊啊。

「放開艾德霖。」老哥說得咬牙切齒。
「他對我不敬,我怎麼能這麼簡單就放開他?」席諾非看著老哥。

「…要怎樣,你才不再追究艾德霖?」老哥問。
「很簡單……」席諾非笑得燦爛:「你從此做我的心腹騎士。」

母牛腰咧!這什麼卑鄙的話!
這就和竇娥冤裡那反派老爸加兒子一樣卑鄙嘛!小心你嘴唇變成紫色!

「尤里西斯,萬萬不可!」我喊。
老哥老哥老哥,你知道要是你真從此每天待在席諾大哥的身邊,比跳火坑還危險嗎?

「……」老哥對我搖頭以後,回覆席諾大哥:「好,我答應你。這就放開艾德霖吧。」

席諾大哥聽了老哥的回答以後,一陣淫笑……
可惡!席諾大哥要是敢動到老哥一根頭毛,我就踹進房讓他蛋破人亡!

「把人放開。」席諾大哥一聲令下,幾名侍衛就對我鬆手。
席諾大哥一得到老哥的允許,馬上牽起老哥的手往樓上走,只差旁邊沒人喊:「送入洞房!」……

怎麼辦?我得想辦法救老哥!
但是我是個很熱愛天父卻又很怕回天家的人,不敢妄自行動……
我眼睜睜地看著老哥被帶離開……
我真是太無能了。


席諾大哥離開以後,全場一陣譁然。
騎士團的人圍上來問我詳情。

「艾德霖,那就是你的哥哥?」小黑問。
我點頭。
「你為什麼不認他?」另一個人問。
現實裡他是我哥,可是這裡不是啊……唉喲這個我該怎麼說。


宴會期間,我仿效普隆賽斯的健康大食運動,把桌上一堆高級菜色全部掃空,大吃特吃以發洩我心中的怒火順便耗損皇宮的錢。
--席諾大哥,想不到你居然是這種霸王硬上弓的人,這真是太糟糕了,嗚!

宴會結束以後,大家各自散去。
我回到房裡,龜縮在床上。


我對著房裡一扇窗往外看,看見一粒小小的,像是曼陀珠薄荷口味一樣圓圓的月亮高掛在天上。

「月亮啊……我都已經看了你十幾年,你怎麼不換個樣子?」我痴痴地望著月亮。
「你管我!」月亮罵我。
「……」我原本想像李白一樣和月亮稱兄道弟的,可是月亮好兇喔,我還是不要和他說心事好了。

我翻身縮回床上,發呆。

根據老媽曾經說過的「BL宮廷文100大定律」,只要配角夜晚的時候離開房間,一定可以在走廊看見兩個王爺在打啵(也不管旁邊是不是有立「大殿重地,請勿打啵」的牌子)、到花園,也一定能看見皇帝和侍衛在卿卿我我……
既然我在房裡那麼無聊,乾脆出去亂看好了,看有沒有什麼新鮮的。

我手持一絹扇,肩披一長衣,信步走進花園--我哪裡來這些鬼東西?
現實的情況是,我不管那麼多了,穿著睡衣就偷偷跑出來,也不管老媽說過「男孩子絕對不可以穿得拉塌就在外面隨意走動,不然會被拖到一旁草叢裡搞BL」這恐怖警告(說實在的,走廊沒有草叢啊)。


「我看見你的時候,第一眼就喜歡上你了。你長得可真美……」
「去你的,你是眼殘嗎?你怎麼不說阿諾史瓦辛格生得真性感?」
「他是性感沒錯啊。不說別人了,小寶貝兒,我會給你幸福的。」
「喂喂喂、別過來!你再過來我就叫公安囉!」
「嘿嘿嘿--這裡都是我的走狗,你叫破喉嚨也沒用的……」
(破喉嚨:怎麼大家都愛叫我?)

我才走到花園附近,就聽到好熟悉的聲音在對罵。不,正確來說,只有一個人在罵而已。
我趕緊蹲進一旁的草叢開始偷窺(小朋友們不要學喔)。

正在吵架的這兩個人是我意料中的人。
席諾大哥大概是得不到老哥的心,所以現在想要生米煮熟飯了,就這麼直直逼近老哥--怎麼辦!我應該衝出去救老哥嗎?

「幹,我就叫你別過來了你還過來!」老哥給席諾大哥一計上勾拳。
「囧,我是靠臉吃飯的你還打臉,你太過分了!」席諾大哥摸一下自己腫起來的臉頰以後,捉起老哥的雙手。
「不然要我打哪裡?你喜歡別人踹你傳宗接代的地方嗎?」老哥才說完,就往席諾大哥的要害部位踹。
「噢、嗚--!」席諾大哥倒了下來。

咦咦,我看戲看得正開心時,怎麼在地上摸到一條童軍繩?
我把繩子丟到老哥的腳邊。
老哥正尋覓著有沒有物品能把席諾大哥綁起來,見到童軍繩就是一臉欣喜,連忙把席諾大哥綁起來。


「艾德霖,你出來吧。」老哥往我藏身的樹叢一望。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我乖乖地走出來。
「我剛才一直聽見變態的竊笑聲。」老哥說。
「……」我無語。

「我怎麼這麼倒楣,進了王城,還三番兩次遇見你。」老哥發語。
「……我們是兄弟,感情應該很好。難道你不想遇見我嗎?」我說。
「看見你就煩,不行啊?」老哥沒好氣。
「我也是看見你就煩!」我算是賭氣地回答。

「……」老哥沉默了一下:「你該開心了。以後我會一直待在席諾非的身邊,你不會再看到我。」
「我剛才只是開玩笑!」我改口:「如果我不想看見你的話,我上王城找你做什麼?你真的是因為不想看見我才默默離開嗎?」
「你入戲太深喔?這世界的劇情是什麼,我們就要演什麼。要不要離開是我能決定嗎?」老哥皺眉。
「啊,對喔。」可是聽見老哥說不想見到我,我還是有些苦悶……

我忽然想到:「我們一起回家鄉好不好?你趁席諾非大哥還在昏迷的時候,和我一起翻牆出皇宮。」
「不要。」老哥毅然回絕。

「為什麼?你這麼喜歡在這裡每天被席諾大哥騷擾嗎?我一直覺得你待在中央大陸太可憐了,想不到你竟然是自願的!我真是看錯你了!原來你喜歡這種噁心巴拉死纏爛打忠犬攻!」我劈哩啪啦說了一堆。
「……誰喜歡那種人了!」老哥一拳扁我。
我接住老哥的一拳:「那…你為什麼不和我一起走?」
「我是騎士耶。騎士是傳承自中古世紀,相當有精神與操守的職業,才不做這種偷雞摸狗的舉動!」老哥緩緩地說:「我明天要找席諾非決鬥。贏了,我就和你一起自正門離開皇宮。」




【Continue】


有夠拖戲XD|||
我我我…我在拼命了(顫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