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7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網遊之簡單故事7(完)

我們大致把這一區的海葵清光以後,神洛終於升等了。
若是快升了,越級打怪應該不用幾隻就能搞定,可是我分明捉了好幾隻來讓神洛打最後一下。
怪怪,他是因為其他地方都逛過了,才來這裡嗎?
這裡又沒什麼好逛,要逛的話該去附近的櫻花大道或是掠影涼亭才對。

瀟湘夜雨:「你終於升了,我好累,想閃人了。」
神洛:「等等!」
瀟湘夜雨:「我正在等。」
……怎麼了?

神洛:「你是不是玩過XX,用的暱稱和這裡一樣?」
瀟湘夜雨:「你認識我嗎?」
神洛:「……」

看著對話欄出現那六個點,我能感覺到花茶有多哀怨了。
讓我想想--我在XX認識的人,只有薏仁和阿狂,前者的id我早就忘記很久了……

瀟湘夜雨:「咦,你是之前在XX帶我的人!你後來怎麼沒玩了?」

我終於想起來了!
說話時淡淡的語氣有點像。
我老了,記性不好,真的看到id也想不起來。

神洛:「嚇死我,總算沒有找錯人。」
瀟湘夜雨:「找我?」
神洛:「好久以前我在XX等你何時上線,但是你後來都沒上了。XX我也已經玩了很久,覺得升等很簡單,沒什麼挑戰性,所以來玩芭樂島囉。」
神洛:「在官網的放榜名單看見你的時候我嚇一跳,想直接密你,又覺得怪怪的,所以來你這等級有可能混的地方等。」
瀟湘夜雨:「你等了多久?」
神洛:「一個星期。」

那不就是從一放榜等到現在?
為什麼要花這麼多心力而不直接密……不管,他在上一款遊戲裡也已經這麼怪。

瀟湘夜雨:「在這裡呆了一星期只有三十幾,太扯了。」
神洛:「我的本尊等級比較高,和這隻不同名字。創這隻是為了讓你認出來,才用XX裡的名字。一開始我看你說話這麼熱絡,還以為你知道是我,沒想到你居然認不出來=_=|||」

我念頭一轉。
瀟湘夜雨:「對不起了,花茶。」
神洛:「……你叫我什麼?」
瀟湘夜雨:「為了把你記得更牢一些,以後我決定都這麼叫你。」
神洛:「……」
花茶的反應很奇妙,像是不爽,但是沒有多做反抗。

雖然是網路上相識不久的朋友,花茶還是讓我惦記著,儘管被我私下亂取綽號……
沒想到在這裡可以遇見舊朋友,太好了。就算未知數離開,我也不會無聊了。

說到未知數,也不是再也不會見到。他說他會常打電話。
看來,我有三個朋友了。

「想想也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你國三對吧?」花茶一提。
「是啊,你呢?」我問。
「我高二,但是不打算拼這個寒假。」花茶說:「就算知道該讀書,我也不知道要讀什麼,乾脆放著不讀。」
「嗯……這個寒假我也不想讀書,那我們一起打混吧。」說至此,我覺得自己很沒良心。其他國三生埋頭苦幹又上補習班的時候,我居然在玩OLG。
「你是要考基測的人了,怎麼能打混?」花茶連忙回應我。

「阿宇--下來幫媽媽一個忙!」老媽忽然在樓下一喚。
……找我做什麼?

「花茶,我要先下。」我說。
「太快了。」花茶抱怨:「我們好久不見了,是老朋友相聚耶。」
「我說過要和你一起瞎耗整個寒假,所以你不用擔心見不到我第二次。」一說完,我闔上小黑,奔到一樓。

「阿宇,去幫媽媽買醬油。要御釀大瓶的,不要塑膠罐那種!」老媽一邊說,一邊把錢交給我。
「喔。」我接過錢,穿上鞋子就打開門:「我走了。」


雜貨店就在這附近。
因為平時總是要走很長一段路上學,所以我的腳程頗快,一下就到了。
拿起醬油到櫃檯結帳,和老闆閒聊了幾句以後,我提著塑膠袋走了。

光陰似箭,咻咻--
沒多久,我回到家所在的巷口。

我聽見一陣琴聲--是D大調的《卡農》。
因為期末考的音樂範圍有「頑固低音」,所以我認得這樂曲。
也許是我太少出來了。我從不記得自己在這附近聽人彈過鋼琴。

我起了好奇心,順著鋼琴聲走,漸漸來到自家附近。
我在小采的家門前停下腳步。
是小采在彈嗎?她怎麼從來沒有在音樂教室那台年紀老到可以當大家老母的鋼琴前展露身手?


「叮咚」我按一聲門鈴。

不過幾分鐘,門被打開了。

「正宇,稀客稀客--」小采笑著把我迎進她的家門。
「忽然跑過來,會不會打攪了?」我問。
「不會不會!我還有幾題不會的段考題目--你歷史不是很好嗎?我不想等到寒輔才檢討了,你教我吧!」小采自顧自說得興奮。
「呃……好。」教會她,我也沒有損失。

我被小采拉進房子最裡部的書房裡,那間房距離我上次到訪的客廳並不遠。
才走到門口,我就看見書房裡有一架鋼琴。
坐在鋼琴前的人是阿狂。

「哈囉。」我出聲以後,走進書房。
琴聲嗄然而止,原先專注於琴譜的阿狂連忙轉頭看我:「你怎麼在這裡?」
「這是我家附近,我在並不奇怪。」我緩緩地回答阿狂的蠢問題。
……我這樣打斷人家陶冶性情的時刻,和人聊起來是不是不大好?

「想不到你會彈鋼琴。」我不禁說。
「你鄙視我?」阿狂用「來者不善」的眼光看我。
「這才是筆視。」我拿起夾在胸前口袋的筆,把筆放在眼前看著阿狂。

「……我會鋼琴,不好嗎?」阿狂眉頭微皺。

我搖頭:「你哪隻耳朵聽見我說不好?」
「兩隻。」阿狂說。
「屁。」我口都沒開,他耳朵哪裡能聽見。

「你們很像兄弟吵嘴呢。」久久沒有說話的小采開口了。
「兄弟?我才不要他做我的兄弟!」阿狂一聽了小采的話就是強答。
「為什麼?」我很令人討厭嗎?
「別問了!」阿狂的語氣聽來有些不耐煩。
「……」好,我閉嘴。
「阿宇,我…不是這個意思……」阿狂像是以為自己觸怒我了,眼神漂啊漂的,找不到一個定點。

「原來你是在練琴,怪不得MSN上沒看見你。」為了避免氣氛尷尬,我轉了一個話題。
「琴是媽媽還有姊姊逼的,我可沒有多喜歡。」阿狂說:「你上MSN找我嗎?」
「只是無聊打開而已。」我應聲。
「什麼嘛……」阿狂別過頭。

「阿狂,你很奇怪喔。」一直大驚小怪的。
「有嗎?」阿狂看著我。

「正宇,你為什麼叫小翔『阿狂』?」小采忽然問。
我正要解釋,就被阿狂擋下:「不准說,說了我就哭喔!」
「你去慢慢哭吧,誰管你啊。」如果是小女孩和我說這種話,我還會多加理睬。

阿狂見威嚇我沒用,於是轉頭威嚇小采:「姊,你不準問!」
「為什麼?」小采一臉好奇地看著阿狂。
「你問的話,我就再也不彈鋼琴給你聽了。」阿狂說得快。
小采剎時止住話,可見阿狂這威脅還滿有用的。

「阿宇,晚餐時間到囉,要不要留下來吃飯?」阿狂像是想轉移話題,於是問我。

晚餐……
啊!

「…我是出來跑腿的,我得先走了!」我注意到自己的手上還提著醬油,連忙轉頭快步走向門口。
「正宇,我送你。」小采說完就追上我,替我開門。

「你會叫小翔『阿狂』,是因為他在網路上的暱稱,對不對?」小采在關上門之前說一句。
「你怎麼知道?」我看著小采。
「我是小翔的姊姊,怎麼會不知道他的暱稱是什麼?」小采微笑:「我看小翔對你頗熱絡的,居然邀你吃晚餐--就算是同學到家裡,小翔也從沒開口留人呢。你是不是小翔在線上遊戲裡掛心的人?」
「不是。」我回答得直接了當。
「也對…!」小采托著下巴:「真的是為了你茶不思、飯不想的,感覺很奇怪啊。總之……你記得要好好關心小翔、要是他陷得太深,你要拉他一把喔!」
我點點頭,踏出小采的家門。

回到家以後,老媽問我醬油是去美國還是澳洲買的。


幾天後,寒假開始了。
經過漫長的結業式以後,小采和我揮手道別,要和其他女孩一起逛租書店去了。
我呢,只能回家了。

我稍稍加快腳步,大約十幾分鐘以後回到家。
一放下書包,我往隔壁走,正好遇見像個痞子一樣制服穿得不整、把書包拖在地上走的阿狂回家。

「你回來啦?」我打招呼。
「我回來干你什麼事?」阿狂一臉疲累地看著我。
「SOGA快開了,要不要一起去?」我問。
「真是沒地方去了……沒辦法,看在你問得這麼誠懇,我就陪你去!」阿狂聽見我的話,眼睛剎時亮了起來,趕緊推開家門,扔下書包,和我一起奔出小巷,直往S牌百貨前進。

路途中。

「你怎麼忽然想到找我一起去逛?」阿狂抬頭看我。
「不好嗎?」我很想回他「我為什麼想找你逛,干你什麼事」。
「你哪裡聽到我說不好了?」阿狂自然地反問我。
我指著自己:「耳朵。」
「幻聽啊你、別去SOGA了,你比較需要先去看醫生!」阿狂大指。


今天是許多學校放假的日子,路上到處見得到奇異果、水手服等各色制服。
我和阿狂一起到達S牌百貨時,離11點還有五分鐘。

高掛在SOGA牆上的咕咕鐘響起,各國的娃娃們自鐘裡出現。
此時,許多人聚集到百貨門口定睛看著咕咕鐘,甚至是拿起手機拍下娃娃們演奏的畫面。


「他們在做什麼?」阿狂指著聚集的學生們。
「等開門或是看鐘表演。」這鐘響我已經看了無數次,早就不感到稀奇。

「為什麼全國的百貨公司都是十一點開?」阿狂莫名其妙地問了。
「因為外星人自仙女座Gamma星系搭飛碟來把全部開百貨公司的地球人洗腦,要他們11點才開始營業。」我答覆。
「……」阿狂睜大嘴。

「早安,歡迎光臨--」三個門口被打開了,許多員工站在門口歡迎湧入百貨的客人們。

「對他們說早安會發生什麼事?」阿狂看著不斷對客群鞠躬的員工們。
「他們會尷尬或是被嚇一跳或是以為你是來搭訕的怪叔叔。」我說。

「……我們走!」阿狂聽了我的回答以後,沉默一下,隨即向前跑。
「等等我、我不像你這麼過動可以跑這麼快!」我想追上阿狂。
「你的腿這麼長是用來裝飾嗎?」阿狂進了百貨以後站在空曠的地方等我。

我加快腳步走到他身邊:「等等要去哪裡逛?」
「哪裡都可以,和你在一起就好!」阿狂一邊說一邊思考:「遊戲裡也是這樣啊。在哪一張地圖從來不是重要的事!」
「……」地圖攸關怪的等級、任務的難度、有沒有商店、有沒有重生點耶,阿狂確定這真的不重要嗎。

「電梯太多人了,我們走手扶梯。」阿狂牽起我的手。
「去跨年就不能搭手扶梯了,否則頭皮會被捲進去。」我緩緩地說。
「跨年?那是好久以後的事了,先別想得太遠--」阿狂說到跨年,提起另一件事:「對了,我們好像是過年之後才在網路上認識的!要是可以和你一起過下個年、下下個年、下下下個年……該有多好啊!」
「叫我別想太遠,你卻已經想到八百年後去了。」阿狂的邏輯思考大概有問題。


……我似乎找到了「耗費巨大無比的心神、成果很美」的一件事可做,我也毅然決然地投入那件事情裡了。
不論中途發生什麼事,我不會中止它。




【END】


有人想看後記嗎?如果大家有興趣,我就把自己為何會寫這篇文、構思來自何處一併說一說。
沒人想看就算了,我省力不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