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8051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祭司之路14-小黑怒了

我們很快地從彩虹瀑布奔回旅館,正好趕上旅館關門的時間。
上樓,開門,開燈,丟背包。

「咻--safe!」我揮汗。
我已經N年沒跑步過啦,真是力不從心……唉,人老得好快。
「打者出局!」小黑說。
「安打安打全壘打!」普隆賽斯說。
「……」我無言地把門關上。

「時間不早囉,誰要先洗?」普隆賽斯問。
小黑把亞狄恩輕輕放上床以後,望向普隆賽斯:「妳不先洗嗎?」
「不急。」普隆賽斯回答:「你們都洗完,我再看看亞狄恩會不會醒來。他沒醒,我就『幫』他洗了。」
「……」我現在就去把亞狄恩叫醒吧!

「主人…不是不是!艾德霖,我們一起洗吧?」小黑對我展露出花一般燦爛地笑容。
「那個……我想和亞狄恩一起洗耶……」我持續朝床的方向移動,卻沒能成功踏出半步,因為我的手臂被小黑勾著。
「啥--!艾德霖有這種執著--!」普隆賽斯張大嘴。
「!」啥…啥執著?說得太容易令人想歪了吧!
我趕緊望向對我還不太了解的奧斯丁和奧里亞,對他們用力地搖頭。

奧斯丁訝異地看著我,掩嘴:「天哪,你要對熟睡的小男孩做出什麼禽獸不如的事情!」
奧里亞的眼神充滿了詫異:「……艾德霖,我知道愛是不長眼睛的,所以我不會阻止你。」

「……」你們兩個誤會得太嚴重了吧?兩兄弟都朝那方向去想是怎樣!
再這樣下去這部小說會開滿薔薇,到時候這就不叫輕小說了,我這主角會頓時身價暴跌啊啊--不行!不能發生這種事!

更重要的是,我是支持純天然的人,我只想和上帝造下來純天然的女人在一起,不想做搞BL這種不純天然不屬於自然法則而且使用不天然孔竅的事情!
純天然的事情,有的--未成年的海豚都會和同性互相打OO,把特(but)--我不是未成年的海豚!
老媽看過的某小說裡宣揚過一句--「男人就是公孔雀,只有後面能用到,還得先灌過再說……」這說法我不接受!

想想,女人多好啊?美女們身上往往帶著令人心醉神迷的香氣、她們抱起來軟軟的,還個個有著水汪汪的大眼和櫻粉色的小口……唉唉,想到我都害羞了--
唉……
嗚嗚嗚--!天父快救救我啊!我不要搞BL這種充滿邪惡氣息的東西、不敢做出需要打馬賽克的事情!

「我我我……」我只是不想和小黑洗才會做出這種非常選擇啊!
「艾德霖,我們一起洗吧--」小黑已經自普隆賽斯的背包還有我的背包裡拿出換洗衣物和睡衣。
我望向普隆賽斯。
「一路順風,路上小心!」普隆賽斯對我揮揮手。
「……」要一路順風什麼?

於是我被小黑拖進浴室,浴室門被關了起來。


我看著小黑,愣一下。
嗯,我不是禽獸,不至於會看到小黑赤身裸體的樣子就撲向前發洩獸慾吧OTL(禽獸:你汙辱到我們了)。

「艾德霖,你怎麼愣愣的?」小黑踏著輕快的腳步轉開熱水以後,走回我的面前。
「沒沒沒…事!」離我遠一點離我遠一點!

小黑一臉懷疑地看著我,好像完全不相信我沒事。
坦白說,連我都不相信自己真的沒事。

小黑托著下巴想了一下,開始解我的衣服。

「小黑小黑小黑做什麼做什麼做什麼--」我往後跳一步。
「那件祭司袍看起來很難脫,我幫你……」小黑的動作遲疑,似乎是對我的反應疑惑了。
「你自己的衣服看起來才難脫好不好!」我大指。
小黑的衣服有一件襯衫、一條繫在領口的緞帶、一件燕尾皮背心、一條皮帶、一件長褲……
「有嗎?」小黑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像是為了驗證我說的話,開始褪開衣物。

--先把背心的扣子打開、再把襯衫的扣子打開、還要把絲帶拉開、又要把皮帶解開……
幹,很慢耶!再這樣下去大陸都要打過來了!

「我幫你!」我一整個無法忍受小黑的龜速,按捺不住地幫小黑解起衣服。
「可以是可以,可是輕一點吧?襯衫很脆弱的,這樣釦子會脫落。」小黑捉住我的手,制止我的動作。
「……」我點點頭。怪怪了,這情景怎麼有些詭異。
小黑於是把手放開,讓我繼續幫他脫衣服。

好不容易把小黑那一身繁複的衣服脫完了折好了放到一旁了。我拉開腰間的馬甲綁帶,整件祭司袍便鬆了開來。我再一躍身出來,脫衣服的速度足足比小黑快了2的10次方秒。
我趕緊衝向前把快要令浴缸滿水的水龍頭關掉。

「進去吧。」我說完,首當其衝地掉進浴缸,差點沒溺死。
小黑聽了我的話,也進了浴缸,把玩浮屍遊戲的我自水裡扶起。

我坐起身以後,瘋狂地把整瓶沐浴乳全倒進浴缸裡(飯店:天哪,那沐浴乳是凡賽斯的,怎麼能這麼浪費地用--?)。
清澈的水頓時充滿香氛的白色泡沫。
小黑捧起泡沫,看了一下,就吹走了。

……這泡沫不是用來看的,是用來洗的好嗎?
想著想著,我起了好玩的想法--小黑剛才讓我這麼慌張,真是不可饒恕!我也要讓他慌張一下!

「小黑,我幫你洗!」我說。
「嗯?」小黑一臉不解。

哈哈哈,不用不解,我用行動來告訴你!

我湊近小黑,把一些溫水澆到小黑的身軀上,再把泡沫輕抹上去。
我盡量把力道放輕了,指尖在小黑的肌膚上停留了稍長的時間,甚至是劃著圓圈,再以幾近遊移的慢速度試圖挑起小黑的不適感……

「……!」小黑顫抖了一下,把我推開。
「XDDDDDDD不用害羞--」我把小黑捉了過來,把泡沫自小黑的頸子抹到鎖骨、肩膀、手臂、胸膛、小腹……

江西啊!小黑看起來還頗文弱的,沒想到掩蓋在繁複衣料下的身材居然比我緊實又有料!
好啊,原本我只是想玩玩的,這下非得好好懲罰小黑不可了!

「唔…嗯……」小黑輕瞇起眼,身軀有些癱軟,我趁機把他壓到了牆邊。
「聽你的聲音很享受嘛,都不用動手的感覺如何呢?」我壞壞地在小黑的耳邊問。
小黑剎時睜大了眼,嘴巴微開,呼吸得有些急促:「我…我沒有!」

我想想,老媽看的那些小說裡通常受方說了拒絕的話,攻方會怎麼做?
直接硬上嗎?靠!我又不是GAY,才不幹這種事!
幫對方打OO……呃,這也是有一點禁忌關係了。
到底應該要怎麼做才能讓對方感到既害羞又屈辱呢?真是的,早知道那些招數有朝一日會用上,在家裡的時候我就乖乖聽老媽說完元稹X白居易、趙匡胤X李煜、漢 武帝X衛青、唐太宗X魏徵、諸葛亮X周瑜、夫差X句踐之類的傳奇故事悽美情史啊--(主角的歷史老師+國文老師:是誰教這個人歷史和國文的?去罰站!)


「我聽到一些聲音耶,裡面怎麼好像有些騷動?」普隆賽斯打開門。

「……」
「……」
我和小黑一齊訝異地望向門口。

「喔喔!」普隆賽斯看了我和小黑一眼,雙眼變成星星,好像是中統一發票的表情。普隆賽斯離開一秒以後帶著相機回到門口,朝我和小黑拍了一張。

「……」
「……」
我和小黑對看一眼,互把雙方推開。

「慢慢來,不用急喔。雖然我覺得柏拉圖式戀愛比較美,但是我不反對這麼激烈的訴求。」普隆賽斯說完,把門關了起來。

「……」
「……」
我和小黑同時愣住。

小黑看了我一眼以後,眼神飄移,神色難堪。
我從來沒有看過小黑露出這種表情,他該不會是……生氣了?

小黑隨即打開蓮蓬頭,把全身上下的泡沫都沖了乾淨,以戰鬥澡的速度在五分鐘內把自己擦成乾乾的吸血鬼,穿上衣服,走出浴室。

啊。
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啊--!
不會吧?我把小黑惹怒了、我讓小黑不爽了?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我也趕緊把自己弄個全身乾淨清爽,穿上衣服,離開浴室。
踹開門以後,我做好與小黑謝罪的心理準備。
我的目光在房內掃視了一番,卻沒有瞧見小黑的身影。

「小黑呢?」我嚇。
「在陽台被冷風吹。」普隆賽斯回答:「你們剛才到底在做什麼啊?看小黑的臉紅成那樣,好可疑耶……你真的有欲求不滿到這樣嗎?」
「我只是作弄作弄小黑、一時好玩嘛!」我冤啊--
「好吧……祝你幸福。」普隆賽斯攤手完,繼續坐在沙發上懶懶地看她的書。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我把小黑惹怒了該怎怎怎麼辦?
我慌忙之下,拿起電話,撥回家中……!


「嘟……嘟……嘟……」
「喀」一聲,電話接通了。

「艾德霖,你又打電話回來了,姊姊好開心喔!」老媽發語。
「老媽老媽,大事不妙啦!我@#$%^&*……!」我以超高速把整件事敘述完。

「……」老媽聽完以後,停頓幾秒:「--艾德霖,你真是我的乖兒子,賞你個GJ!這時候呢,就應該要……」
「應該要……?」我屏息著等待老媽的回答。

「BL最美、推倒相隨!你就把那位可口的受君推倒在床上,輕輕褪開他的衣物,在頸邊和胸前綴下甜蜜的吻,再轉移陣地,把手慢慢下移,握住受君的(嗶--消 音x2)。接著呢,你把指尖沾點(嗶--消音x3),溫柔但不緩慢地(嗶--消音x2)……呀--!我家艾德霖終於長大了要做這種事了!我這為人母的好欣 慰啊!」電話另一端傳來陣陣尖叫聲。
「……」我把電話掛掉。


天哪天哪天哪!我一定是腦袋有洞才會打去問老媽啊啊啊!
她講的那些事情要是我會的話就比扯鈴還扯啊啊啊啊!
她講那些什麼鬼什麼鬼什麼鬼啊!我做得出來就不配當祭司啦!(眾:你早就不配當祭司)




【Continue】


COW……我糟糕了=口=
下一話要想辦法讓小黑和艾德霖合好才行,不然再這樣下去我腦子會腐爛得更嚴重(抱頭)
我好想寫糟糕外篇啊啊--為什麼越禁忌的發展我就越想寫呢?(猛撞牆)
大家記得要好好克制我一下,在回覆的時候把我罵醒,不然我整個人就是超級爛泥一攤了 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