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9969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網遊之簡單故事5

雨下得很小,有撐傘和沒撐傘差不多,但是我覺得和阿狂一起走挺好的。
他就像在遊戲裡一樣,會不斷地說話,說得非常快,還參雜了許多主觀想法。
唯一的差別是,在遊戲裡,阿狂說的是等級、任務、怪、地圖;在現實裡,阿狂說的則是功課、人緣、家中事務……
要說我們無所不談,不然。我們不過是維持遊戲裡的模式--他說、我聽。

待阿狂一股腦地說完話,像是有些累地稍做喘息時,我開口了。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喔,可以啊。」阿狂看著我。
「你昨天為什麼能認出我?」我已經思考了一整天,還是沒有找到任何解答。就算我坦誠了等級,全遊戲裡等級一樣的人那麼多,這無法作為依據。

「心有靈犀一點通嘛!」阿狂舉起食指。
「……」我往他的頭敲一下:「你別給我開玩笑。」
阿狂被我打了以後,露出XD臉:「……你有一些很容易辨認的特質。」
「特質?」我還以為我是很普通的人。

「我玩過不少遊戲,也遇過很多人妖。人妖啊,就算說注音文、火星文、整天撒嬌,還是會令人覺得不對勁。」阿狂托著下巴思考一下:「女生在網路上雖然很多都很白目,但是也有不少有長眼睛的。甚至是比男生的眼珠還要黑的女生都大有人在……嗯!」
「……你和我說這個,合題嗎?」我誠心發問。

「--啊,我知道你特別在哪裡了!」阿狂擊掌:「你妖不夠妖!」
「什麼鬼東西?」@#$%^&*……
「你不像男生整天幹來幹去或操來操去的,也不像女生常說明天想要買梳子或鏡子之類的……大概就是這樣吧?」阿狂還在思考到底該怎麼對我解釋。

為什麼……男生整天就是要幹來幹去或操來操去?這樣會累吧?

「喔。」我聽不懂。
「總之,你和我說話的時候,我就覺得你很熟悉!」阿狂一笑。

「如果我不認你呢?」要是阿狂遇上的不是像我一樣的笨蛋,對方大概會甩尾走人吧。
「不認還是得問啊,就算不是,也只是出個糗,嘛!」阿狂終於下了一個亂七八糟的定論。

我摸摸阿狂的頭。
阿狂一臉納悶地看著我,像是不解我為什麼會摸他的頭,但是他沒有反抗或退縮。

就是這種感覺……
我覺得阿狂很像會認主人的小狗。
OTL|||

「換我問你了。」阿狂握住我的手。
「嗯?」
「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那首詩……是什麼…樂府詩?」阿狂搔搔頭。
「是樂府詩。」我點頭。

「昨天聽你解釋的時候,我覺得更震撼了呢。你是因為別的事才改暱稱嗎?」阿狂繼續問。
「不是。」我簡潔地回答。
「那是--?」阿狂的眼神充滿了期盼。
「因為你是什麼都不會的小鬼,我想刁難你,以顯示我比較有學問。」我說。

「……」阿狂踹我:「以後我不帶你了!」
「不然你是想聽到什麼回答?」我乖乖回答還要被踹,這有沒有天理啊。
「要你管!」阿狂一臉掉趴噴裝的慘痛表情。


回到家門以後。
阿狂向我揮揮手:「功課要好好做、還要記得多讀書喔!」
……小鬼有什麼資格對我說這種話呢。

我懶得和阿狂爭了,於是對他點頭。
阿狂對我笑了一下以後,跑回家裡。

我開門進屋。

「我回來了。」我說。
「哥,你回來啦?」懶懶地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小妹坐起身看我。

我放下書包,把一些書拿出來以後,就往樓上走。

「又要玩線遊了?」小妹出聲。
「……」我在樓梯口前停下腳步。
「最近看你的笑容變多了呢。是遊戲玩得順利,還是交了朋友?」小妹問。
「……兩者都有。」我回答完便快步上樓。


把書放進房間的書桌上之後,我進了書房,把電燈還有小黑打開。

我點兩下桌面上的捷徑,遊戲視窗還有輕快的音樂出現了。
帳號欄早已被系統記憶住。我飛快地在下面一欄打出密碼,按下登入。
login……


「早安。」密語頻道傳來一行字。
「……早安?」我回覆。

「你昨天做得很好喔,不過你要是練牧師的話就不用這麼浪費大紅了。」未知數說。
「這款遊戲只有一堆暴力角色,沒有牧師。」
「所以我在考慮該不該離開這遊戲了。」未知數提得突然。
「…咦?」我不是才和未知數一起玩沒多久嗎?他居然要離開了……還是因為這種鬼原因。

「沒有啦。只是我系上的功課逼緊了,再不去找同學抄筆記外加交不出報告,我就準備重修。」未知數的語氣看起來倒是頗無所謂。
「成績這麼慘了,還有閒情玩遊戲……算你厲害。」距離基測只剩13X天卻還在玩OLG的我其實也差不多。
「哪有?我的成績不慘!只是教經濟學的教授的假髮被我跌倒時不小心掀下來,那老頭公報私仇扣我分……明明就是他自己沒把假髮戴好!氣死我!」未知數抱怨。

「知道人家禿頭,在私底下笑話就好啦,怎麼還在那個人附近跌倒?」處世之道一則:不要在戴假髮的人附近跌倒。
「哇喔,原來你都在檯面下說人家壞話……我要好好提防(筆記)。」
「我才懶得對你動手。」我說真的。

「……你不是國三嗎?我多留級幾年,等你來上我讀的大學,我們來當學長學弟?」未知數忽然說。
「可以啊,你讀哪裡?」要是能這樣,當然不錯了。但是我覺得不可能。
「中大。這裡的城品有封套的書都可以亂拆,漫畫和小說都能隨便看!」未知數回答。
「……」去火車站搭客運只要十幾分鐘就能到了呢。
「怎麼啦?」未知數問。
「我住中壢。你呢,住宿舍嗎?」
「是的,俺住在附近有條百花川流過的華麗宿舍中,那裡還浪漫得能在陽台捉月亮。」

我想想……前陣子因為地科課程,我們全班被帶到中大去校外教學。
那時候,我沒有在中大看見任何河川,倒是看見一條臭水溝,那條溝的名字正是「百花川」。
宿舍嘛,只有兩棟,一棟因為積太多灰塵所以是灰色的、另外一棟積了很多灰塵所以還是灰色的,不知道未知數住的華麗宿舍是哪一棟。

「要見面嗎?」未知數問。
「咦?」這提議還滿有可能實現的。
「我去找你也行喔。不過你如果住大廈,記得要吩咐一下警衛杯杯,叫他不要攔下穿風衣的可疑人士。」
「……我家是平房,但是還是我去找你好了。時間?」我一下就決定去見面。反正我是男生、也已經國三了、見面地點又不可能離自家太遠,沒什麼風險可言。
「這個假日吧?星期六或星期日,選一個。」
「星期日,因為星期六要補課。」
「對喔……自從我上大學之後,教師節放、青年節放、兒童節放、忍者龜生日也放……有放假沒放假差不多了,我都沒在記哪天有放哪天沒放。」

聽了他的話,我超羨慕的……

「既然我不久後就不玩了,你多少陪陪我吧?我們去逛逛!」未知數緊接著說話。
「你的學妹咧?」讓我一個男的陪,好玩嗎?
「女人心,海膽針。她遇到一位等級比我更高的,跑啦╮( ̄口 ̄|||)╭」
「……」海膽針?

「要不要,一句話?說要的話,我不會虧待你、說不要的話,我就綁架你(嘿嘿嘿--)。」
「那我說要或不要都差不多嘛。」我下線的話,看你怎麼綁架。
「有差啊,說要的話我會溫柔一點。」

「去你的。」我已經很久沒說髒話了。
「XDDDDDDDDDDDDDDDD夠帥,再多罵一點?」
「……」M一個啊你。


我們在海底會面了。
才出商店,就有人用普頻對我和未知數說話。

「頭飾給賣嗎?」有位女法師問。
「不給。」未知數快速回覆。
「三十萬好不好?」女法師報價。

我聽了價錢,著實嚇一跳--這遊戲裡的錢還滿大的,那位法師居然一開口就是三十萬!可見這頭飾除了造型是一隻鳥之外,還有其他價值。

「對不起喔,我們也是練魔的,滿需要這個。」
「呃,不會…謝謝你們!」被未知數回絕以後,女法師快步離開,最終消失在人群中。

「三十萬耶,你怎麼不賣?」我問了白痴問題。
「錢再賺就有,每個遊戲裡錢都是最好取得的。但是活動物品不同,賣了可能一輩子都回不來。」未知數對我解釋。
「喔。」原來如此。
「而且你不覺得這很像情侶裝嗎?增添了價值耶!」未知數接著說。
「……從活動結束到今天,我看見有戴活動頭飾的兩人一組通通是男生。你說這是情侶裝,這遊戲不就是GAY當道?」好噁心的感覺……難怪來這裡都把不到妹。

「當然不是啦,我只是開開玩笑嘛。」未知數答覆我。
「你很愛開玩笑喔。」而且盡是笑點很莫名其妙的玩笑。
「其實……我是個沒梗的男人。但是為了你,我努力地把梗生出來!(好痛--快要血崩啦)。話說回來,我不會再把頭飾拿下來了。」
「嗯,我也是。」畢竟市價一定會繼續飆高,不戴可惜。


今天是星期四、明天是星期五、後天是星期六、大後天是星期日。
在學校歷經連續兩天的瘋狂考試還有趕課以後,我身心俱疲。
未知數要了我的手機以後,他也給了我他的手機。我們喬一個時間,約在火車站南門見。

星期六晚上,我和未知數一起去打傳說中的海盜船長。
海盜船長是一位有大鬍子、跛一條腿、戴一隻眼罩的可憐船長(自從小飛俠的故事出爐以後,全世界的海盜船長都是一個媽生的)。

以屬性而言,我用冰的對付一位水屬性的應該不太有用。
在我試用冰錐術,一轟下去就是5、600滴血以後,我赫然發現這船長其實是普通系……或者,本遊戲的戰鬥模式根本不該拿來和神奇寶貝相提並論。

就這樣,未知數都還來不及出手,lv80的船長就被lv49的魔法師殺到發光發熱了。
我連自己是什麼時候還有怎麼幹掉船長都不清楚。
我只不過是很緊張很怕死很怕噴裝很怕掉趴地用冒汗的手心狂按藍水還有絕技罷了。


未知數:「你很厲害耶。接下來不用我陪,你也能輕鬆地繼續玩吧?」
我:「要是你再回來,就換我帶你以回饋社會了。」
未知數:「呃啊,我不回來了。我才不要被你當成回饋社會的工具!」
我:「……」




《Continue》


如果進度能像這樣繼續順利進展的話,十章以內應該能結束>w<
來祈禱一下,希望這個不要變BL……(跪)(←太遲了!)
忽然很想問,如果這是BL,大家會支持哪一對?(你夠了!)
希望大家多多回文喔!回覆是創作者的原動力=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