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81215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網遊之簡單故事3

這款遊戲不愧是來自韓國的正宗OLG。
一閃一閃的星空、大大的滿月、一堆白白的不知名花……背景每一個細節都畫得相當細緻,和上款臭蟲公司出品的陽春國產遊戲差遠了。
原先說要把妹的未知數,也不見他真的去把妹了,只拉著我到一邊的公園長椅上坐下。

我:「你不找妹聊天啊?」
未知數:「休息,是為了把更多的妹。」
我:「你開口閉口都妹,難怪累了。」

未知數:「我是聽說那個女生在玩這遊戲,才會想來玩。」
我:「你是說發你好人卡那個?」
未知數:「我沒有一開始就被拒絕好嗎?我頂多收了半張。」

我:「這遊戲有十幾個伺服耶,你怎麼可能遇見那女孩。」
未知數:「一切都是未知數啊……耶,你跟了我這麼久,怎麼沒變成已知數?」
我:「已知數這名字比我家阿嬤穿的澎澎內褲還俗。」
未知數:「XD,和你聊怎樣都接得下話。」

「阿宇,下來吃飯了。」樓下傳來我媽的大嗓門。

我:「我要去吃飯了。」
未知數:「還會上來嗎?」
我:「我沒有你那麼不務正業。」
未知數:「這樣我有點寂寞呢。」
我:「男的你也好啊?」
未知數:「(脫褲)」
我:「幹,我要封鎖你。」
未知數:「沒沒沒,小弟弟別這樣對大哥哥我!我保證不再脫褲了,最多脫衣服好嗎?」

我沒看完最後一句,就把小黑的螢幕蓋上了……
感覺好噁心,但是莫名地有笑點。是我的笑點變低了嗎?


我下樓吃飯去了。
今天的晚餐有蘿蔔湯、燉蘿蔔、蘿蔔飯、蘿蔔泥……反正是亂七八糟的蘿蔔套餐。

「阿宇,你的臉色怎麼那麼不好?」老媽問。
「想也知道,是一個月一次的來了。」小妹咬了一口蘿蔔。

「……」我扒下一口飯,感覺有點噁心。
「我們學校的午餐今天也是蘿蔔。搞什麼啊,為什麼會一直吃到蘿蔔?」我說。
「蘿蔔成熟的時候到了,現在便宜啊。你在轉大人,多吃一點啦。」老媽緩緩地說。
「(嘔…咳咳!)我可以不要吃嗎?」我放下碗筷。

「叫你吃你就吃啦!小時候都沒有人對我這麼好、煮飯給我吃。現在我每天在廚房忙得大粒汗小粒汗的,就是為了煮飯給你吃,還要給你嫌啊?」老媽忽然開罵。
「……」我馬上拿起碗筷,大口大口地把飯划進嘴裡。


按捺住噁心還有飽到頭暈腦漲的感覺,我把書包裡沒幾本的書倒出來帶走,回到二樓想多少用功。
才把房間的檯燈打開,我就起身離開椅子,走到隔壁的書房打開小黑的蓋子。


「你明天放學的時候上線吧?我帶你去打海盜船長,lv50的BOSS,打完你一定會升到爽死--未知數」
我的私信箱裡留存這樣一封信,寄出時間是在我下線沒多久以後。

他好像以為我是來玩遊戲的,我應該和他解釋一下--我……純粹是因為人生有太多時間不得不浪費,才會進這遊戲。我對升等不是特別有興趣。
但是他既然這麼有心,我不接受也太過客氣了。


隔天放學,我一回家,放下書包,就直奔二樓的書房。
把小黑的蓋子掀開以後,我login了遊戲,打開密語頻道。

我:「安啊。」
未知數:「安,你有看到我昨天發給你的信息嗎?」
我:「有。」
未知數:「……我在這裡遇到系上的學妹,今天沒辦法帶你去了。原諒我。」
我:「喔,沒關係。」

我回答得很快。
雖然有點失落,但是這沒對我構成任何影響。

未知數:「謝謝你啊,你是個好人。」
我:「不要隨便發我卡。」


簡單結束對話以後,我找了一個池塘釣魚。
我原先不明瞭自己為什麼不去打怪。想了一下,我才發現,原來我是沒興趣去打怪--是因為一個人打怪沒樂趣、還是自己練太慢了,沒效率?
不管。自找煩惱不是我的人生哲學。

我把遊戲視窗縮小。回到桌面,我有些惆悵--這是我上個遊戲的桌布。
我點開MSN,在聯絡人列表為數不多的騎魔帳號中看到一個醒目的綠燈--【吾以為世界之所以有魔法,是因汝而生】by火狂
……好幼稚的句子。
對照那位一看就知道是誰的笨暱稱,我來看看我班上同學的狀態--

KAITO嫁給我吧!
基測剩二位數的時候我要每天去泡威尼斯
等不在高,有寵則靈:小飛飛好棒喔,居然幫他主人釣了婆回來
去吧亞古獸,使出種子機關槍

……不對,怎麼看都還是阿狂的好。
我現在才發現原來國小生如此地有水準、簡直比國中生好!

仔細地看過眾同學的狀態以後,我才想起來自己已經多久沒開MSN了。它幾乎要長灰塵了呢。
我把狀態自預設的隱藏調回線上。

火狂:「水樣,好久不見!」

不到幾秒,對話視窗就跳了出來。
嚇到我一個尿急……

我:「你叫我水樣感覺很奇怪。」
火狂:「你現在的暱稱是什麼--『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這要我怎麼叫你!」
我:「等等,我改。」

我回到MSN主視窗,在暱稱列點兩下,把文字全部換過--
「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火狂:「……你改這什麼越來越奇怪的東西?」
我:「這是一首漢代的樂府詩。」
火狂:「樂府詩是什麼東西?」
我:「可以拿來配曲子唱的詩。」
火狂:「這首詩是在說什麼?」
我:「你自己找。」

火狂:「你很小氣耶!連和我說一下都不肯。」
我:「我這是在讓你堅強。大不了,你上國中之後,國文老師會告訴你。」
火狂:「不管!我就是要現在聽你說!」
我:「你要我說我就說啊?」
火狂:「……好吧,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計較了。」
我:「^_^乖孩子。」
火狂:「……」

阿狂打完六個點以後,停頓了一下,繼續說話。

火狂:「我有太多事情想和你說了,不知道該先提哪件事,怎麼辦?」
我:「我現在滾蛋,你就知道要說什麼了。」
火狂:「不準!!!!!!!!!!!!」
我:「……你打那麼多驚嘆號感覺很恐怖耶。以後寫作文的時候不可以這樣做喔,因為這是不正規的寫作方式。」

火狂:「你現在在玩哪款遊戲?我要去。」
我:「你玩到8X了,放棄太可惜了吧?」
火狂:「你管我,這是我的自由。」
我:「我不管你了,我滾。」
火狂:「別走別走別走!拜託你!」
我:「有什麼話,繼續說?」

火狂:「你怎麼這麼久都沒有上即時?」
我:「忘記了。」
火狂:「你忘記我了?」

我沒有忘記他吧?只是忘記電腦裡還有MSN這個程式罷了。
我懶得解釋。

我:「對。」
火狂:「……我到你的遊戲裡找你,你就不會忘記我了。你現在在玩哪款?」
我:「你為什麼想來找我?」
火狂:「我在網路上認識不少人,你是和我相處時間最長的,也是令我印象最深刻的。總之你不在,我不習慣。」
我:「OTL|||」
火狂:「怎麼了?」
我:「沒有,我太感動。」
火狂:「那你快點告訴我,你現在在玩哪一款。」
我:「……」

不知怎地,我心裡隱隱有一股感覺--如果告訴阿狂,我現在玩的是什麼遊戲,那我離開上一款就沒有意義了。
我決定先扯開話題。

我:「我有那麼好嗎?我根本沒什麼特別的。」
火狂:「你很好相處、很好帶、也會幫我解任務。我還滿喜歡你的。」
我:「你將來會遇到一大卡車比我還要好相處的人。」

火狂:「……你為什麼就是不告訴我你現在在玩什麼?
我:「再說好不好?讓我想想看。」
火狂:「這有什麼好猶豫的?還是你現在沒在玩遊戲?」
我:「後者。」
火狂:「什麼嘛,不早說。那我介紹你新的?」
我:「不了。我先下。」

還沒等到火狂說81,我就登出了MSN。
我不知怎地覺得這對話很恐怖--有人可以告訴我原因嗎?

我把小黑的螢幕蓋上以後,逃回了房間。我難得地翻開明天的小考項目,開始讀了。
我知道自己需要平復一下心情--唸書總是能令我平靜或睡著。
我懶懶地趴在桌上看英文,越看越想睡……呵啊。


隔天早晨。
我整理好儀態,吃完早餐,就出門上學了。


「正宇,哈囉!」有位女生從背後叫住我。
「……小采,早安。」
「早安!」小采相當有活力地回答我。
她一直都是如此。

這位是一直以來都住我隔壁的女生,上了國中以後更是和我同班。
我的位置和她的相隔很遠,可是她常常在下課時帶一堆數學或理化的問題想來考倒我。放學或上學的時候,她也會和我一起走。
所以班上有些人說她是喜歡我了。

別人要怎麼說,我不管。
這也不是她長得醜的問題。坦白說,她長得滿漂亮的,學業成績和我更是不相上下。
重點在於,我對她沒有任何感覺。


「你有沒有玩XXonline啊?」小采問。
「喔……」這不就是我玩的上一款嗎?我懾了一下:「有。」
「我弟也有玩喔。」小采說。
「嗯。」我應聲。

「我弟……就是小翔啦!小翔之前還玩得挺開心的,不時和我說他一天升了幾等、拿到什麼好道具、賺到幾億。尤其是前幾天,小翔吃晚飯的時候都笑咪咪的,不知道是中邪還是怎樣。」小采說得頗有聲光效果。
「妳弟多大?」我對話題起了興趣。
「小六啊。」小采回答完,又繼續和我說:「可是小翔這幾天都失魂落魄的--他之前還會邊打怪邊笑喔,現在卻忽然一點聲音都沒有了!」
「打電腦的時候會發出聲音才恐怖好不好?」我說認真的。

「先前,我看到小翔就算打死一隻比他高出十等的終極BOSS都沒什麼快樂的樣子……倒是昨天,小翔又笑著和我說話了。」小采說。
「那很好啊。」小采這當姊姊的好像很愛窮緊張耶。
「小翔他…居然問我『上邪』的意思是什麼!天啊,是誰告訴他這個的!要不是英文老師在上個星期聊題外話的時候說到,我都還不知道那首詩的存在!可是小翔昨天居然問我那首詩的意思!」小采的表情誇張。

「……」我懾住了。
完完全全地懾住。

這簡直比月考或模考還要令人驚悚。
世界上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嗎?


「正宇,你有必要嚇成這樣嗎?」小采拍拍我的肩膀。
「我……沒事。」我嘆一口氣。這只是幻覺、嚇不倒我的!
「小翔最近有點不正常--你既然也有玩XX,就幫我勸勸他好不好?」

不行!打死我不跟你弟見面!--我打算這麼回答。
「可以啊。」當我開口時,卻這麼說。

「哇,太好了!」小采跳起來:「那你今天放學的時候來我家吧?」
「呃……」我可以反悔嗎?
「你不用害羞啦!小時候你家沒人的時候,都是我爸媽照顧你們兄妹耶!你來我家就當成回自己家吧?」小采微笑。
「……」我沒有在害羞,我只是想反悔……

但是我只要張開嘴,話就梗在喉嚨裡,完全出不來……




《Continue》


怎麼……我寫得好雀躍啊(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