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9969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網遊之簡單故事1

我眼神呆滯地對著螢幕,順手點下去……

靠,我按成女的了。
算了,玩人妖的人有那麼多,不差我一個。

之前我玩這款遊戲的時候已經深深體會到了,這個島國的人都重女輕男。
來舉例吧--
有個女的穿三點式比基尼(可能性:一、不小心丟掉系統送的+1新手裝 二、有人玩人妖養自己的眼 三、裝可憐)站左邊說:徵公~~要養.要給武器和藥水>///<……blablabla。
另外有個男的只穿條小內褲(可能性同上……二可以去掉,感覺很噁心),站右邊說:幫帶。

請問:眾多走過來的玩家會選左邊還右邊?

本島國男多於女(這也是外籍新娘為什麼氾濫),走過來的玩家十個裡面有八個是男的。
剩下兩個女的當中,一個是人妖,另一個努力練等去了,蔑視掉求救的兩位小初心。
八位男性玩家非常自然地會選擇幫左邊那個女的,就算那女的徵公只是想要有人每個月養她,可以的話順便帶她坐飛毯來個環遊世界……

說了這麼多,我只是想表達線上遊戲的生態有多悲哀。
我還是當人妖了,大家現在可以先不用急著唾棄我。


調好了與眾不同的眼睛頭髮顏色什麼的,我進入遊戲的新手村。
別的遊戲的新手村裡還會有個新手訓練、送你幾瓶可愛的小藥水;這遊戲的新手村尤其可憐,什麼都沒有,連音樂還有背景都不好聽不好看。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從眾多遊戲安裝光碟裡挑了這麼陽春這麼爛的這一塊……也許是因為這裡有特殊的回憶吧?

我忽視了新手村裡拿小水果(多少拿來吃吃補血)的任務,就出村了。
村外馬上是幾隻小果凍圍上來。我赫然發現自己選的女角是先天性質練魔的那種。
我點開狀態,看了一下非常可憐悽慘悽涼的狀態分配表,一股作氣地把五點分了四點到攻擊、一點到體質。
於是我踢飛小果凍去--不,沒有踢。踢是我之前玩過的角色幹的事情。

這時候遇到小果凍,不應該欺負他們!
想想媽媽對我們說過什麼?不可以欺負弱小、他打你、你打113……
所以,我沒有欺負小果凍,僅僅是狠狠地又踹又揍而已。
揍完小果凍以後,幸好我沒有落到別人升了十等我連幾趴都沒有的命運。我居然升了一級。


每個遊戲裡,存活最好的方式都是組隊、加工會。
然而我既不喜歡組隊,也不喜歡加工會。
我玩過的遊戲用雙手數得出來,算少。
一直以來我都喜歡玩暴力角,不跟人交朋友……所以玩線上遊戲對我而言很無趣。
然而我卻對這戰鬥是RPG獨立式的遊戲特別懷念,即使我知道這遊戲早就爛了,還是回來了。


以前我在玩這遊戲的時候,曾經遇到一隻正太。
那隻正太是分身、本尊是玩肉博的,可是那傢伙大部分的時間都開那隻正太角色和我到處跑。
他曾經說過,會開正太是因為我比較喜歡那隻正太……廢話!組隊的時候兩個打肉博的大男人手牽手,感覺實在是很噁心!還不如一大一小來得溫馨些。

我幾乎忘記自己是怎麼認識他了。
似乎是我做一個需要鐵礦的任務,鐵礦到處撿也撿不到,商店裡更不可能會賣,那個人手邊有多的鐵礦就給我了。

我不記得他的id。我玩這遊戲的時候根本還是個死小白(多久遠以前的事情了,那時我才剛上國中呢),雖然現在也是,但是我是不是個小白不是重點。
我們簡單地點完交易,就聊上話了。
那時候遊戲公司還沒有防堵雙視窗,那傢伙說:「我要練分身。要不要我開本尊來組你,我們來一起練?」
玩遊戲能如此是再簡單不過了--我第一個念頭是如此。

平常,我應該會回絕,因為我也可以自己練起來。
但是我莫名地同意了。可能是我在這遊戲裡很少看見練正太(法師專用)的,所以對這人起了點好感吧?


遊戲裡除了id外,人物的頭上還會頂著粉紅色和藍色的字。粉紅色是隨便你愛怎麼打就怎麼打的字、藍色是公會名。
我記不得那傢伙的id,但是我記得他頭上粉紅色的字永遠是這樣:薏仁做事薏仁湯;他的本尊粉紅色的字則是這樣:無心插柳柳橙汁。
……由此,一直沒得稱呼那個人也不太好,我就叫他薏仁吧(那個人知道以後大概會想來PK我N次)。
薏仁的個性就和那行粉紅色的字一樣有趣,我和他滿聊得來的。這是因為薏仁不若我班上的人粗魯、整天想著衝等。
薏仁滿溫和,和我很像。

這款遊戲很需要開分身。最少要一隻等級高又暴力的做任務、一隻專門放錢的來採集釣魚打礦打水果。
我剛碰觸線上遊戲,沒有什麼經驗。薏仁告訴我這遊戲不玩分身以後會沒錢途養不活自己被公司裁員放無薪假……扯遠了。
總之薏仁說,你一定要去辦一隻分身存錢,不然無法在遊戲裡撐久。所以我毅然決然辦了分身。
那時左挑右挑先天屬性適合做法師的,僅有的兩位男角一位很娘、另外一位是正太,於是我點選了第一位女角--就是我現在在玩的那位。

「你玩人妖啊?」薏仁問。
「正太和你撞、另外一個男的比人妖還要人妖。」我回答。
「嗯……有道理。」薏仁說。

於是薏仁開本尊帶著我的分身練等去了。
走在綠油油一片的地圖裡,我們的隊伍有種姐弟在快樂郊遊的FU。
等到我的分身等級到了20,可以四處採集打補品,我們這才散隊。


「你這隻為什麼叫水漾琉璃光?」普頻傳來這一句話。是薏仁啊。
「我想想……翻字典找到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蹦出了這麼一個名字,這似乎是坐我旁邊的女生在別的遊戲用過的。
「喔喔,那我以後叫你水樣好不好?」他問。
「你叫我本尊的名字就好啦。」我說。
於是薏仁還是叫著我本尊的名字。

這遊戲的內容很陽春,遊戲目的也不知道是什麼,玩了只不過是一直解任務、拿CG罷了。CG又沒有儲存功能,拿了也和沒拿差不多。
解任務引不了我的興趣、練等打怪也很無聊。我就很討厭獨立式戰鬥,比較喜歡用劈的。
但是不知怎地,我只要閒著,就會開這個遊戲。

通常我一上線,薏仁就會密我,我幾乎每次上線都會看到他。
有一次我上線的時候,薏仁沒有密我。我打開了朋友名單就是一陣抉擇……該不該密?該不該密?
想想,我覺得自己連這種小事都煩惱,實在是很白痴。所以我密了。

「安啊。」我說。
「安。對了,我問你喔。」薏仁傳來回話。
「問啊。」有什麼好不能問的?
「你是不是女的在玩人妖?」薏仁問。
「……」=_=這什麼OOXX的鬼問題。
「是對不對?」薏仁強調了語氣地再問一次。

「是又怎樣?」我懶得解釋了。
「我們也已經認識有幾個月了。出來見個面好不好?」薏仁提議。
「媽媽說單獨和陌生人見面很危險。」我說真的。

「……我算陌生人啊?」薏仁打字一向很快,但是這行字出來得特別慢。

「我覺得不是。但是我是男的,你不用抱有任何想法了。」雖然我的確是不善於打怪配點,也常常收他的東西。可是就因為這樣,所以我像個女的嗎?
基於我偌大的疑問,我問:「你怎麼會覺得我是女的?」
「玩這遊戲的男生都很小白,就算不小白也會多少露出小白的樣子,可是你一直滿冷靜的。」薏仁快速傳來回答。
「玩這遊戲的女生都很花痴,就算不花痴也會多少露出花痴的樣子。我不記得自己哪裡花痴過。」我快速回話。
「XDDDDDDDDDD也對。」薏仁說。

於是我是男是女這件事澄清了,幸好這傢伙在自己一廂情願地誤會以前有先問我。
我倒覺得他比較像人妖勒。

「要不要約出來見個面?」有一天,密語頻道傳來紅字。
「不可能。」現實和網路這種東西我分得很清楚。

「……為什麼?」薏仁的打字速度又變慢了。

「我家管嚴,父母不放人。」我說得認真。


就這樣,這款遊戲我大概練到50幾等,身上沒什麼特別的武器裝備和道具,只不過總是穿著每一等級可以加最大的裝備。
本尊一路走暴力路線、分身做儲藏室。

薏仁很神奇。他很少不在線上,上線頻率超高,又總是比我晚下線。
其實我覺得和他見面也沒什麼不好,情形大概就像在遊戲上聊吧?總是互相吐槽些有的沒有的……
我卻沒有勇氣再去問他,到底要不要見面……總覺得那樣問真的很奇怪,很像我在虧妹似的。


有一天,我的電源線被藏了起來。原因是父母看我一直玩電腦,已經不爽很久了,今天終於起而攻勢,不想讓我再碰電腦。

我有預感--很久很久,我都沒辦法再上來這個遊戲了。
公會、任務什麼的,我多少會捨不得。但是我覺得最掛念不下的,竟然是薏仁。
不過我沒有因此多吃四神湯什麼的,只不過是有得偷玩的時候就上上這個遊戲,看稀疏好友名單中那位總是亮燈的人有沒有亮。
但是,我好幾次上來,薏仁都沒有亮燈了……怪怪,他不是一向在嗎?


薏仁是我在遊戲裡交過最好的朋友,趴都會讓我吸,裝備也會丟給我。
以前我都不知道有他在多好,現在沒有了他才知道痛苦……
如今,我重創了角色,好友欄空空如也。
我只是拼命地做任務,勉強才在第一天爬到20幾等,玩起來有些生疏。

「你要不要當我婆?我會養喔。」密語欄傳來這樣的訊息。

@#$%^&*……我努力按捺下想和人幹架的衝動,看一下密我的小子是何許人也。
火焰狂工:Lv85、暴力型、身上揹著火箭筒……好吧,我知道他很厲害。

「我和你又不熟。」我回話。
「我和其他人也不熟啊。」此人打字飛快。
「沒事上來找婆幹麻?還要養人,麻煩。」我說得實在。
「最近有活動,在某村的教堂,現在去結婚就可以拿衣服。」火焰狂工說。
「要花多少?」我問。
「1E。」對方回答。
「靠,嫌錢太多。」我現在身上只有15000耶,一億是15000的幾倍?
「好吧,你不要就算了。」火焰狂工說。

於是我步出村莊,繼續做任務拿經驗去。
依照著記憶,我走了可以連續解到很多任務的方向,把這個島大概繞了一遍。
在解完島的尾巴那邊的美人魚任務的時候,忽然有四隻水母跑來圍毆我。

普通的水母不用怕,但是這四隻全部都是3X等的……一起來欺負我這2X的是英雄好漢嗎?
我想逃跑還逃不掉。水只能一回合喝一次,不喝水就會被幹掉……幹,那些是我辛苦了好久才得到的經驗值還有裝備,怎麼能說噴就噴?
我沒有別的抉擇了,只能慢慢浪費藥水,偶而用絕招來回敬,奮鬥十幾回合也才幹掉四隻當中的一隻。

現在還剩下三隻水母猙獰著看我,我卻已經沒有水好喝了……我倒。
看來要噴煙火了。

此時,忽然有一個人參戰進來。
那個人有著一頭對比色不正常的超級閃亮金髮,用火屬性的暴力絕技一回合8XX滴血打死一隻水母,三回合就把水母全打完了。

「謝了。」我說。
咦咦,這不是剛才那個人嗎?
「不會啦。你不找人帶你練嗎?這樣玩很慢耶。」火焰狂工回應。
「沒差,我只是無聊玩一下,不打算長久。」而且我現在就已經覺得無聊了。
「我可以帶你,要不要?」火焰狂工好心地提議。
「喔好啊。不過我要先和你說,我是男的喔,升等了也不會撒嬌。」我先聲明。
「是人妖啊……好,沒關係。」火焰狂工爽快答應了。

才剛說好要一起練,火焰狂工就點了我的交易。
我點ok,接著交易欄上出現了滿滿的物品--
火箭筒這殺傷力變態的物品自然出現了(轟過去一次一千多滴,打雜碎怪浪費)、還有弓箭(弓箭殺傷力=自己的攻擊力+弓本身的攻擊力=作弊一般殺傷力強又隨處可得的好武器,法師練等常要靠這個)、皮甲(防+7)……

我不客氣地收下然後全換上了,之後練等是如魚得水地輕鬆。
有人帶就是不同。但是我不想坐在一旁用哭泣的表情要人帶,就和普頻區頻那些女人一樣。

這個島已經打得差不多了。我們去了和這座島相連的另一座島。
簡單解了任務加上我吸路途中的趴,很快地,我上到3X等。




《Continue》


這是拿來解悶的小短篇XD
因為是短篇,所以會在最近盡力寫完。
會拖到其他篇的出文,例如祭司、天子。
不過一直寫同樣的東西真的很煩,所以我需要轉換一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