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8051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祭司之路13-兄弟情深

我們在旅館餐廳吃高級西式自助餐做早點--旅館虧大了!因為普隆賽斯幾乎把一整張長桌上的菜色全部吃完,水果、果凍、蛋糕、優格、餅乾……什麼亂七八糟的甜點更是無一倖免!
我看著一臉滿足的普隆賽斯,不禁覺得神奇--她怎麼一點都不胖?
我們畢業前的最後一次健康檢查,普隆賽斯居然只有50公斤……COW腰了,這小姐把飯都吃進迪拉克之海還是多啦A夢的百寶袋裡去了?

「現在我們朝各個職業公會出發!」普隆賽斯快速步下旅館的樓梯。
「不用到各個公會。」我說。
「啊、對喔。」亞狄恩連忙接話:「我們去總工會接大型任務,各個職業工會就會承認我們的實力了!」
「?」普隆賽斯不知道這件事。
「是啊!我們走吧!」海蒂挽起普隆賽斯的手。

於是我們匆匆忙忙地走出旅館大廳。


現在是上午八點。
街上的每一家商店都開門了,各種職業的冒險者們開始在街上擺攤,還有許多冒險隊在人群中穿梭。

「我找找,總工會、總工會……」普隆賽斯尋覓著城內眾建築物中最高的那一座。

我說明一下。
總工會是統率所有職業工會的工會,它包辦了許多服務,例如傳送、尋人、難度較高的任務轉手、寄包裹等等,是城市的核心,同時也作為市政府。
為了方便冒險者前去,總工會絕對是城市中最高的建築物(這樣才醒目、好找)。其他建築物按照法律規定,高度不能超過總工會。

「找到了!」普隆賽斯指著一棟有尖塔的建築物。
「走吧。」我跟著普隆賽斯一起往建築物的方向跑。

我回望一下。
小黑跟上了,亞狄恩的速度卻有點慢……幸好小黑有牽住亞狄恩的手。
之前我和普隆賽斯與亞狄恩戰鬥時,亞狄恩的速度飛快,現在卻有一點不行……是因為翅膀。
要是有那種讓亞狄恩的翅膀長回來的任務就好了,不過怎麼想,都覺得機會飄渺。

穿越車水馬龍的街道,我們很快到達目的地。


「歡迎光臨伊緹雅分部波賽勞爾區總工會。」有兩位女僕站在門口兩側招呼我們。

我瀏覽了櫃檯的各自服務項目,看見任務相關服務的櫃檯位在所有櫃檯的正中間。此時正有兩位冒險者自櫃檯離開。
我走到牆邊閱覽任務欄,從難度最簡單找到最難……咦!一封來自鬼王的綁架信!

「艾德霖,你發現了什麼?」亞狄恩走到我的身旁。
我將綁架信自任務欄上拆下,和亞狄恩一起看了一會兒。

--『中央大陸最有名、資產最多的商人,伊貝爾,現在在我手中。
想要救出老頭子再回中央大陸領賞的人,請拿著藍色殼的烏龜來交換。

P.S:只許女人、老人或小孩前來,不許結伴同行
鬼王』

「鬼王……是奧斯丁?」我愣。
「藍色殼的烏龜……」亞狄恩把頭上的奧里亞捉下來看個究竟:「這隻就是啊!」
「難度AA級的任務拿來轉職綽綽有餘了。」普隆賽斯也過目了一下。
「伊貝爾是海蒂的把拔喔。」海蒂說。
「喔……」難怪我覺得「中央大陸的商人」這敘述很眼熟。

「蛤!」我嚇:「所以把奧里亞變成烏龜的人真的是妳爸了!」
海蒂一笑:「這樣很好啊,你們既能替海蒂找到把拔,又能做轉職任務。」

「我去。」普隆賽斯說。
「我是小孩,我可以去!」亞狄恩舉手。
「……」亞狄恩是老人吧?

「不行,要讓艾德霖去。」海蒂說得認真:「萬一發生戰鬥,神聖屬性的艾德霖才有勝算。而且鬼王那個附註,分明是想讓他們那一方佔絕對的上風,屬性不利的小普或是亞狄恩形單影隻地去並不安全。」
「……」亞狄恩我還不敢說,但是我斷定這種黑吃黑的事情讓普隆賽斯去最安全了。

「可是艾德霖不是老人、也不是小孩、更不是女人啊。」沉默已久的小黑說話了。
「小普不是還留著一套祭司袍嗎?海蒂覺得應該會很適合艾德霖。」海蒂回答得快,像是早就有了預謀。
「……」小黑聽了海蒂的話,拍拍我的肩:「艾德霖,我想看你穿那件高開衩祭司袍的樣子。」
「你夠了!」我怒。

「海蒂說得很好。艾德霖,你身為本作的主角,現在是出頭的時候了。」普隆賽斯用激勵的語氣和我說話。
「別的作品裡男主角出頭都很帥,為什麼我就得這麼糗!」我不滿地吼:「你看我這麼MAN,有可能穿女裝嗎?」

普隆賽斯、亞狄恩、小黑、海蒂一致地無言。

「總之我穿女裝一定會笑破大家的肚皮,我才不要!」我轉身。
「艾德霖,海蒂的爸爸被綁架了,你要站在海蒂的立場想想。如果愛麗森阿姨被綁架了,對方規定只能由女生去送贖金,你會不會去?」普隆賽斯問。
「我……!」我會直接打110……
不!無論如何我都親自去教訓膽敢綁架我老媽的壞蛋一群,前提是他們還沒被我老媽好好地教訓……

「你會去,對吧?」普隆賽斯的表情嚴肅:「所以你現在就幫幫海蒂吧。」

畢竟海蒂一加入這支隊伍時,我們就說了會幫她……
「好啦,我去!」可惡!

「這樣才是好孩子,對吧?」普隆賽斯對海蒂說。
「就是啊,艾德霖好帥喔!」海蒂握起雙手。
「……」看在妳們稱讚我的份上,我……就不計較了。


廁所內。

「艾德霖,別動。」普隆賽斯替我束上祭司袍的馬甲。
「嗯……」我靠著隔板。

被擠在這麼小的隔間裡,這還是間女用廁所,讓我倍受傷害……不,我已經決定要忍氣吞聲了,因為這是成為祭司的必經之路(最好是)!

「…啊啊啊--好緊啊--!」去他媽的祭司袍啦,為什麼是馬甲式?
「你在叫春喔?小聲一點啦。」普隆賽斯巴我頭。
「幹,可不可以不要繫馬甲啊!」我簡直要窒息了……嗚--
「你如果想光著屁股出去,就別繫馬甲啊。」普隆賽斯說完,又拉了一下馬甲的綁帶。
「啊啊啊--!」不能呼吸了不能呼吸了不能呼吸了!


「呼、呼、呼……」我狼狽地出了廁所。

「……艾德霖,你好漂亮!」小黑一看到我,馬上撲了過來。
「!」我被抱住:「小黑…放開……」
「艾德霖,你看起來很虛弱呢。怎麼了嗎?」小黑問。
「……」我把小黑推開,指了一下自己的腰:「幹!居然在水桶腰上套馬甲,妖壽啊……」

「你有水桶腰嗎?我從來沒看出來。」亞狄恩走近我:「倒是……你這樣真的很漂亮。」
「……你和小黑眼睛都有問題!」我大罵著秀出自傲的二頭肌:「我這麼粗壯的人,能以『漂亮』形容才有鬼啦。」
「行了,別秀了,我知道你的手臂很纖細。」亞狄恩拉下我的手。
「……」我不想說話了……馬甲讓我好難受。

「你過一會兒就會習慣那身衣服了。」普隆賽斯靠著牆看我:「你現在帶著奧里亞出發吧。相信鬼王既然想要回奧里亞,就能解除奧里亞的詛咒。」
我點頭。
「拿去,好好照顧他喔。」亞狄恩把懷中的奧里亞交給我。
我還是點頭,因為我沒力氣說話了。

於是我帶著奧里亞步出總工會,往出城的方向走。


「喵喵喵、喵喵--」奧里亞比手畫腳的。
「行了,你說什麼我也聽不懂。」我摸摸奧里亞的頭。
「喵--」奧里亞一直戳我,像是很想和我說話。
「……見到奧斯丁以後,你大概就能說話了,所以現在先別急。」我說。


就算出城的路不遠,我還是很疲憊。
不是因為那件祭司袍套在我身上太勉強了,而是……

「咻咻--小妞,好可愛啊!」不知道是誰在給林北吹口哨。
「美眉,給不給虧啊?」給不給虧?我虧你一百遍啦幹!
「要不要當我婆?給藥水給錢給裝備喔。」喔喔,這個可以考慮。
「美麗的小姐,我在你深遂的眼眸中看見自己熱戀的心、我的手指想撫觸你那吹彈可破的肌膚……」下一個!
「『赤い糸』 なんて絵空事,でも下心でさえ信じたいの--」好了,不用唱了,我聽不懂。

過了十分鍾。

我極力地加快腳步,還是有一堆眼睛沾到蛤蜊肉、認不出大爺我是男人的人一直緊隨在後方全然無法甩掉!
我索性停下腳步,轉身面對他們。
投射到我身上的,是一堆炙熱到好像要把我燒成洞洞的愛心視線……噁心死了!
我趕緊把一堆即將貼上我的愛心揮掉。

「給個e-mail吧?」
「還有手機!」
「我們去吃新年大餐!」
「美眉,給葛格疼疼--」

他mother去你們的BB彈!
我對他們露出嫌惡的眼光。

「……」群眾抖了一下,一致地退開好幾步。

很好!別再給我跟來了!
我開心地轉身繼續前進,不禁哼起歌來。


路人漸漸變少了。
尤其進到烏龜森林以後,我就沒有再看過人。

走了幾步路以後,奧里亞忽然發出一陣好強的光,刺得我眼睛睜不開了。
奧里亞掙開我的手,跳到地板上。
幾秒後,強光散去。
奧里亞恢復成之前我曾在這座森林中看過的人型--有著小麥膚色、銀髮還有琥珀色瞳的人。

「奧里亞,你…怎麼變回來了?」我驚訝。
「附近有道幾小時前才架出來的淨化結界--這通常用來防止被魔法師施加力量、敏捷、守備強化的人進入,沒想到今次在我身上起了好功用。」奧里亞和我解釋完之後,退後幾步對我說話:「艾德霖,沒事吧?我看你走得很辛苦的樣子。」
「沒事的話我就是25腰……」等到任務完成,我一定要好好蹂躪糟蹋這件他媽的祭司袍!

「……」奧里亞聽了我的話以後,淺笑一下,接著攙扶住我的肩膀。
「我是無力到路都走不好嗎?」我說得哀怨。
「那是事實。」奧里亞說:「你可以靠著我沒關係,這樣也能為等一下發生的戰鬥預留體力……我是認為大王不會找你麻煩。」

「大王?奧斯丁是你的上司嗎?」
反正奧里亞都說了,我乾脆把重量都壓上去,讓奧里亞拖著我走。他看起來倒是不吃力。
小黑也是這樣。不論普隆賽斯丟多少物品進小黑的背包,他都能負荷……
難道載重量大是魔族的必備條件?

「不是。」奧里亞緩緩回應:「他是我哥哥。只是冥府很重視地位,我不應該直呼他的名字。」
「喔。」難怪這兩個人都長得欠扁的帥,仔細看還真有點像。

直視了我一會兒後,奧里亞說話:「方才你被那麼多人追著的時候,我很怕有人會對你動手呢,幸好你平安地走過來了。」
「謝謝你的擔心。」大不了誰過來,我踹他們下面……
「……」奧里亞聽到我的回答,笑得有些靦腆--嗯,他和奧斯丁果然是兄弟,會突然害羞這一點簡直一模一樣。

「汪汪!」一片祥和的氣氛被幾聲吼叫聲破壞。一隻烏龜拿著火箭砲從草叢中衝出來,擋住了我和奧里亞的去路。

「好啊……老子我正想好好發場脾氣!你給我納命來!」我正要舉起杖,奧里亞卻擋到我面前。
「怎麼了?」我看著奧里亞。
「讓我來。」奧里亞的手一揮:「死靈爆彈!」

數不清的銀色光球自四面八方襲過去,碰觸到烏龜就是一陣爆炸還有火焰焚身,使得烏龜來不及叫破喉嚨就死了(破喉嚨:誰叫我?)。
「哇靠,好強啊!」我讚嘆。
奧里亞轉身面對我,得到我的稱讚以後,看起來似乎挺開心。

「你要不要留在我們的隊伍裡?」這麼強的人離開了實在是可惜啊!
奧里亞愣了一會兒:「我放心不下大王。」
「如果我讓鬼王入隊,你會不會留下?」我問。
奧里亞遲疑地點頭。

「是誰這麼狂妄,想讓我入他的隊伍?」熟悉的聲音自正上方傳來……是奧斯丁?
奧斯丁隨即倒掛著出現在我面前。
「呃…啊啊啊啊!鬼啊!」離這麼近幹麻啊!
我揮動短杖,「乓!」一下地PIA飛奧斯丁。

奧斯丁飛了大概兩公尺遠,很快地爬回我面前,對我發怒:「妳來找碴啊?一見面就打人!」
「大王,不要這樣對他!」奧里亞出聲。

「咦。」奧斯丁轉頭,正對上奧里亞:「……歡迎回來。」
「大王用的方法難得聰明,但是你要是早幾天擺淨化結界,我就能自己回到你的身邊。」奧里亞淺笑。
「我也是逼問了伊貝爾這老頭,才知道原來淨化結界還可以去除詛咒。」奧斯丁對奧里亞攤手完,轉身面對我:「不說題外話了,妳是來要回這老頭的?」
「哪個老頭?」我四處張望。

奧斯丁讓出前方的路。
我看見不遠處一位有鮪魚肚的老頭被以SM的方式雙腳開開地綁在椅子上……
這…不是我想要回的人。

「妳幹麻一臉想吐的樣子?是不是請快點回答。」奧斯丁問。
「是,這位就是我想帶回的人!」我努力地令自己的嘴角不抽蓄。
「妳沒必要露出這麼不甘願的樣子吧?」奧斯丁溫和地笑了一下,抬起我的下巴,與我簡直沒有距離。
「!」我拍掉他的手。
「譁,好凶……」奧斯丁一臉驚訝:「我看過這麼多女人,這還是第一次有人用這麼討厭的表情看我。」
……廢話!我不是女人,會吃你那一套嗎?

「大王,我說了,你不要這樣對他。」奧里亞似乎看不過去了,連忙擋到我的面前。
「喔?我還沒看過你這樣保護人呢。」奧斯丁一臉有趣地打量起奧里亞的動作:「你中意這女的?」
「沒有。」奧里亞回答得快。
奧斯丁把奧里亞輕推開,對我說話:「妳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趕快把人帶走吧。」
「我想和你打一場。」我說。

「……」奧斯丁一臉訝異:「妳……真奇怪,冒險者們都唯恐避我不及,妳卻找我打?」
「你如果輸給我,就加入我的隊伍!」我說得自信。
「……好!」奧斯丁笑了:「我接受妳的挑戰!」

我退開一步,拔出杖:「神譴!」
「居然偷跑!我還以為女人都是傻蛋,這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卑鄙的……」奧斯丁巧妙地避開我的杖瞄準的位置。
從天而降的狂雷被奧斯丁躲開了。

嘖嘖嘖,女人的確大部分都是傻蛋,但是偷跑這招可是普隆賽斯教我的!

「聖十字之陣!」我一喊,十字型的聖光就從我的杖裡射出來,緊緊捆住奧斯丁。
「荊棘之戀!」奧斯丁一吼,大量黑色荊棘從地面突刺出,把我的聖光打碎。
奧斯丁手一揮:「闇夜彌撒.霧式!」
從奧斯丁的掌心裡爆出來的黑霧包圍了我。
我用力揮杖,想把霧打散,霧卻不為所動……

「唔嗯…!」一陣陣麻痺與疼痛感自我的手腳湧出來。我看看自己的手,赫然發現上頭出現許多大片淤青。
「初級治癒術。」我把杖高舉,藍色的光便傾倒出來灑了我一身,痛覺立刻消失。

「打夠了吧?」我才聽見奧斯丁的聲音出現在後方,奧斯丁就擒住我。
「嗚……!」幹啊,不要抱我的腰!撇開噁心不說,你知不知道我快要窒息啦……不要和馬甲一起謀殺我!
我正想開口大罵,忽然一陣暈眩--COW,奧斯丁對我手刀!

幾刻以後--


「艾德霖,醒醒……」奧里亞搖搖我的肩膀。
「……」我今天睡得好像有點多喔。

我搖搖晃晃地坐起身……
嗚哇!這裡是什麼地方啊!好大的房間、還有我躺的這張沙發也好舒服!

「奧斯丁,你不是窮到要去賣身嗎?怎麼還有個這麼豪華的據點?」我不禁問。
「什麼賣身啊,明明是作男公關!」奧斯丁回答完以後愣愣地看著我:「咦,妳知道我的名字?」
我把頭髮用手挽起來:「認得出來嗎?」

「……艾德霖?」奧斯丁一張嘴張得老大:「原來妳是女的!」
「我不是女的!」我罵。
「是嗎?」奧斯丁想了一下,走近我,把兩隻手放上我的胸膛,摸了幾下:「嗯……真的什麼都沒有,感覺好空虛啊。」
「……」我一拳把奧斯丁揍飛:「幹,你想摸就能隨便摸喔?很噁心耶!」

「艾德霖醒了,讓他回去吧?」奧里亞前去把奧斯丁扶起身。
「醒了就放生?我又不是流浪動物之家。」奧斯丁優雅地大笑。
「我還要帶人回去和同伴交待耶!」我對奧斯丁說。
「放心啦,那個老頭我已經放回去了。」奧斯丁說得輕鬆。

「你幹麻留著我?我有利用價值嗎?能吃嗎?」我指著自己。
「你打贏了我,就可以把我帶走;反之,我打贏了你,就能把你帶走。」奧斯丁攤手。

「大王,天下何處無香花,何必孤戀一枝草?」奧里亞一臉怪異地拍拍奧斯丁的肩膀。
「你想到哪裡去了?我沒有那種癖好!」奧斯丁輕敲奧里亞的頭:「我是看你滿喜歡艾德霖,才把他留下來!」
「我也沒有那種癖好,OK?」奧里亞大囧。
「既然你們都沒有那種癖好,可以讓我回去嗎?」我問。

「你很不錯呢。」奧斯丁坐到我的身旁,捏了捏我的臉:「你明明是祭司,聖光卻有點紊亂,倒是精氣相當穩固……你是個當死靈法師的料,要不要留在這裡?」
「……」我的天父啊,我果然不應該走祭司這條路!嗚嗚--

「你有女裝癖的話,冥府還有更多火辣的衣服能讓你試喔……」奧斯丁邪笑。
「女裝癖你個蛋包飯啦!」我往奧斯丁呼一拳。

「COW!」奧斯丁往後跌向沙發:「你很愛動粗耶!」
「我分明沒有想穿這他mother衣服的意思,你居然說林北有女裝癖……!」我想再呼一拳。

「艾德霖,別再打了。」奧里亞捉住我的手。
「我知道你想袒護哥哥的心,但是不揍人我無法平息憤怒啊啊啊!」我想掙脫奧里亞。
「大王天生是M。你再打下去,我怕大王會愛上你。」奧里亞以平穩的語氣說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趕緊收手,躲到奧里亞身後。

「……奧里亞,請別在你大哥面前正大光明地說你大哥的壞話。」奧斯丁坐起身以後,很快地癱軟了。
「我只是開玩笑。」奧里亞看起來超級正經,完全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嚇死了!我從在這裡遇見奧斯丁開始已經打了他好多遍,我不要他愛上我啊啊啊啊!」我抱頭。
「對不起,嚇到你了。我只是不希望你再對大王動手。」奧里亞說得愧疚。
「這比螞蟻咬還要不痛不癢,要是我不爽,早就轟這傢伙一個稀巴爛,還要你替我勸誡啊?」奧斯丁搖搖頭。
「……」我飛踹奧斯丁。
「嗚--!」奧斯丁從沙發上摔下去。

「艾德霖……」奧里亞拎住我的衣領。
「周X打黃O,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咩。」我對奧里亞說。
「好吧。」奧里亞放手:「你繼續打,沒關係。」


「此路非我開、此樹非我栽,但要退路去,交艾德霖來!」一個無敵熟悉的聲音從外頭傳來--是普隆賽斯!
「……找得到這裡?太厲害了。」奧里亞拍拍手。

「砰!」一聲,大門被普隆賽斯踹破。亞狄恩、小黑、海蒂跨過一片門倒下揚起的煙霧與灰塵跑了進來。
普隆賽斯緊接著威風凜凜地走進房裡,她手腕上的紀錄指針正投射出藍色光線到我的身上--難怪他們找得到我!原來是因為我穿的這件祭司袍……這是寶物啊。(紀錄指針last update:尋覓寶物光線)

「奧里亞……你恢復了?」普隆賽斯遲疑地看著奧里亞。
「是因為外頭的結界吧?效力相當強呢,不是普通人有能力架出來的……鐵定是那個人的傑作喔。」海蒂望向奧斯丁:「這位大葛格就是鬼王對不對?」

「你們好,我是鬼王,名字是奧斯丁。」奧斯丁站起身,向普隆賽斯和海蒂輕鞠躬,忽視了小黑和亞狄恩。
「你好。」普隆賽斯向奧斯丁點頭:「請讓我們把那位小姐帶回去,我們的隊伍很需要他。」

「小姐……噗。」奧斯丁聽了普隆賽斯的話,一陣悶笑。
我拿杖巴奧斯丁的頭:「你笑屁啊!」
奧斯丁倒地。

「小黑,你把鞭子收起來吧,鬼王被打倒了。」亞狄恩對小黑說。
「這樣啊。」小黑把血鞭收了起來:「打贏了有封口費好拿嗎?」
喂,小黑……有封口費好拿的是魔王,不是鬼王喔。

「想要從我這裡把人帶走,就打一場!」奧斯丁站起身:「我感覺得到你們的實力還不錯。尤其是那位魔族同胞……你的殺氣騰騰呢。」
「多謝誇獎。」小黑再次拿出血鞭:「要打嗎?那就容我不客氣了!」

小黑才說完,鞭子就朝奧斯丁轟了過去。
奧斯丁靈巧地東閃西躲,不論小黑的速度再快都無法追上奧斯丁簡直消失的身影。
小黑索性扔開血鞭,手往奧斯丁一揮:「王水獻祭!」
黑色的海浪從奧斯丁的身後崛起。奧斯丁察覺不妙,一閃身。不到幾秒時間,被海浪覆上的地面,呈現一片燒焦的死黑……
好可怕的絕招!

「還有我呢!」普隆賽斯越過小黑,把劍劈向奧斯丁:「鳳凰展翅!」
從劍裡騰出的火舌頓時吞噬了奧斯丁,奧斯丁在關鍵一秒跳了開來,身上還是多了些燒傷,著實吃了普隆賽斯一個悶虧--硍,海蒂不是說神聖屬性才有勝算嗎?我看普隆賽斯挺行啊!

「冰崩!」沉寂許久的亞狄恩緊接著拿杖對準奧斯丁。
奧斯丁所經之處插出許多尖銳的冰錐,其中一枝穩穩刺中了奧斯丁。

「大王!」奧里亞似乎意識到自己不能再袖手旁觀了,手對空比劃了下:「地獄火!」
灰色火焰朝普隆賽斯還有亞狄恩撲了過去。
普隆賽斯和亞狄恩都閃開了,不料灰火自行改變方向,硬是想燒著普隆賽斯和亞狄恩。

「升龍獨霸!」普隆賽斯用劍身擋下一部分的火焰。自劍裡衝出來的龍與火焰碰撞後爆出金色光芒,剩下的火就雲消煙散了。
另一邊的亞狄恩看見普隆賽斯如此反擊,也緊握起杖:「煞冰雨!」
細碎的冰雹自亞狄恩的杖裡噴出來,一碰到灰火就融化成水,一下子把火撲滅了。

「……沒事吧?」奧里亞把奧斯丁從冰錐上拔出來,一臉憂心地攙扶著奧斯丁。
「沒事…咳咳!」奧斯丁站起身。他的背上多出一個泊泊流血的空洞,讓我覺得很痛,當事者的臉上卻沒有任何痛苦的表情。

「我們不想再打下去了,你還是把艾德霖還給我比較明智。」普隆賽斯嚴肅地說話。
「我偏偏不想聽你們的命令……」奧斯丁說完,退後幾步:「黑暗之眾.骷髏式!」
奧斯丁一喚,房裡頓時籠罩陰森的黑暗之氣,眾多骷髏破壞地板,自地底爬了上來……

「黑夜詛咒。」小黑手捧起許多黑色雷電球,朝骷髏轟過去,為數眾多的骷髏剎時散架,沒多久卻自行復原了……!
骷髏們個個手拿大刀,撲向我方的眾人……怎麼辦、怎麼辦、好緊張!

「澄音星火。」

澄音……星火?
我望向聲音來源處,發現說話的人是海蒂!
海蒂張開雙手,灑了許多光亮的星星到骷髏們身上。
骷髏被小炸了一下,似乎沒什麼大礙,又舉起劍繼續朝我們攻來,此時……

「為什麼--你們如此悲傷?
為何要執著,或憤怒?
回家吧,故鄉在遙遠一方,也許在夕陽落下那一方;
歸去吧,家園在邀遠一方,也許在海平面那彼岸;
懷抱著感恩、快樂將簇擁,多少苦痛都能承受……」

海蒂一唱,被擊中的骷髏們開始發光,方才消失的星星又全部復原且附著到骷髏們身上。
骷髏剎時散架,沒再復原過了……

「海蒂,你雙修啊?」我愣。
「不學點第二專長怕會被裁員嘛。」海蒂攤手。

承受了我方許多暴力攻擊以後,忽然來個頌歌讓奧斯丁和奧里亞很驚訝,兩個人都愣住了。

「王水獻祭!」
「銀光絢射!」
小黑和普隆賽斯同時一喊。
黑色的浪潮從奧斯丁的身後襲來、銀色光芒形成的許許多多利刃往奧斯丁射過去。
奧里亞赫然清醒,連忙把奧斯丁推開。

幾秒間。

「……!」奧里亞躲過銀光絢射,卻沒避開王水獻祭。
身上的衣服被燒得破破爛爛不打緊,倒是身體佈滿了高度灼傷這點才嚴重。
奧里亞身上的許多傷口現正爆著瀑布血,甚至是冒煙,這使得奧里亞倒了下來,痛苦地闔上雙眼。

「!」
現場的眾人皆是驚訝。
「奧里亞…!」跌倒在地的奧斯丁站起身,隨即撲向奧里亞。

「你……該承認自己輸了。」普隆賽斯說得有些顫抖:「要不是奧里亞替你擋了那兩計攻擊,你早就昏迷不醒。」

奧斯丁沒有聽普隆賽斯的話,僅是把奧里亞扶起身:「奧里亞、奧里亞……沒事吧!」
奧里亞沒有反應。

「艾德霖,幫我。」奧斯丁望向我。
「喔好!」我走向奧里亞:「高級治癒術!」

藍色的光柱自我的杖裡射出來,籠罩了奧里亞。沒多久後,那些光芒化成許許多多的光點,轉眼間消失無蹤。
呼,幸好我剛剛都只是在旁觀,才有力氣一下子施放這麼多聖光。

奧斯丁顫抖著緊握住奧里亞的手。
幾秒後,奧里亞緊閉的眼皮動了幾下。
低下頭的奧斯丁抱起奧里亞,良久……

「我答應放人。」奧斯丁說:「不是因為你們打敗我,而是因為艾德霖救了奧里亞一命。」

「我可以提出一個要求嗎?」我問。
「你儘管說。」奧斯丁回答我。
「你和奧里亞加入我們的隊伍。」我說。
「……」奧斯丁的雙眼睜得老大。

「大王……」奧里亞說話的聲音相當微弱。
「怎麼了怎麼了?」奧斯丁一臉「我什麼都順你」的樣子。
「加入吧?」奧里亞勉強迸出一句。
「他們把你傷成這樣,你怎麼還想加入他們?」奧斯丁一臉不悅。
「普隆賽斯和小黑原本是想打你,又不是打我。」奧里亞說得認真。
「……」奧斯丁想哭又哭不出來的樣子。

「所以,加入吧?」我再次問奧斯丁。
「……加入就加入!」奧斯丁怒吼:「這都是奧里亞說了,我才願意的!」

「我們又沒有求你加入,你囂張什麼?」普隆賽斯大罵。
「普隆賽斯,你不覺得奧斯丁很強嗎?」我說。
「什麼?鬼王要入隊啊,我太開心了!」普隆賽斯大喜。
「……」現實的女人啊。

「艾德霖,鬼王不讓你回來呢。」小黑對我的決定甚是責備。
「他們雖然把我留著,可是對我還不錯啊。奧斯丁還挨了我好幾拳。」我回答:「是你們一進門就開始世界大戰,我都還來不及解釋耶。」

「是我出手得太魯莽了……奧斯丁,對不起。」亞狄恩聽了我的話以後,望向奧斯丁。
把奧斯丁的背弄出這麼大一個血洞,亞狄恩確實該道歉。
「沒什麼。」奧斯丁沒對亞狄恩太計較,口氣聽起來像是在說:『你還小,不懂事,我就原諒你。』

「所以奧斯丁和奧里亞入隊囉?」海蒂一問。
「是的,定案了。」我回答。
「那海蒂能放心離開了。」海蒂說。




【Continue】


11400多字耶,不知道大家看得爽不爽XD,算是新年特別大方送(?)
為此我不寫新年賀了@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