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9969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祭司之路12-守護劍士的祭司

***



「呱呱呱--呱呱呱--!」

好久好久以前的某一天,我家門外傳來陣陣鴨子叫聲。
我打開窗戶探出頭,這才見到發出呱呱叫聲的動物居然是駝鳥。
那些駝鳥正把許多行李叼到隔壁家門前……

咦!我們的隔壁終於要住人了!

穿著搬家工人制服的駝鳥們做完事了,就一起奔向山丘的盡頭。
又有一隻大燕子飛到隔壁家門前。
坐在燕子背上的幾個人,下了燕子以後,燕子就飛走了。那幾個人沒忘了對燕子揮手。

「哇,是鄰居!」老媽自另一扇窗戶看見這情形,連忙捉起我和老哥到隔壁去。

「妳好,我是愛麗森!這兩個死小鬼之中比較大的是尤里西斯、小的則是艾德霖、爸爸去經商了所以不在家。」老媽有禮貌又和藹的自我介紹。
「初次見面,我是潔希亞。我的丈夫去工作了,現在也不在家……」一頭柔順金髮的漂亮阿姨被老媽問候之後,既驚訝又開心的樣子。
「這是妳的女兒嗎?長得好可愛--叫什麼名字?」老媽注意到站在潔希亞阿姨身旁的小女孩。
那位小女孩對老媽微笑了,也對我和老哥揮揮手。

「姊姊妳好,我是普隆賽斯!」小女孩對老媽輕輕鞠躬。
「呀!好有禮貌!」老媽捧頰。
我覺得老媽之所以會覺得普隆賽斯有禮貌,是因為普隆賽斯分不出輩分……

「普隆賽斯……這不是男生的名字嗎?」老哥不解。
「中性……」潔希亞阿姨親切地回答老哥:「是一個剛毅中帶著細心的名字喲。」


我和普隆賽斯同年,老哥則是比我們大三歲。
所以我和普隆賽斯剛上小學的時候,老哥是三年級。
我還記得那時……


「小朋友們,想當劍士的舉手喔!」站在講台上的導師詢問坐在教室裡的每一位小朋友。

這是導師問的第一個職業。
普隆賽斯馬上舉手了。
她是眾多想成為劍士的孩子裡唯一一位女生;而我,是眾多想成為祭司的孩子裡唯一一位男生……

囧!


放學回家的路上。

「普隆賽斯,妳為什麼想當劍士?」我問。
「你不覺得劍士很棒嗎?可以盡情地砍怪、打寶--力量全在自己的手上!」普隆賽斯笑得爽朗。
「班上的女生都說妳笨耶。當祭司或法師就不用出太多力了,只要把戰鬥交給劍士、騎士或戰士就好。」我說。

「……」普隆賽斯抬著下巴想了一下:「我覺得那些女生才笨。」
「……?」我不解普隆賽斯的意思。

「每個人活在世上,都會有兩、三樣需要保護的事物。如果力量不被自己掌握,就不能保護任何事物了。」普隆賽斯緩緩地說。


幾天後,順應普隆賽斯的要求,我和普隆賽斯一起到三年級偷偷旁聽劍術課程。
當時那位劍術老師示範了一招會不斷噴出銀色光芒的漂亮招式;老師說,招式的名稱隨便人取,每一招當然也有個官方的名字是發現它的人取的。
普隆賽斯興奮地對我說她很想學這招。

放學時,普隆賽斯一路上揮舞著一把長劍。
普隆賽斯說那是她的老爸讚許她想成為劍士的夢想,所以給了她年輕時用的好劍。


「艾德霖,你看這樣的姿勢對嗎?」普隆賽斯殺氣十足地揮了劍。
「那把劍對妳來說太重了。妳這樣重心不穩,姿勢怎麼可能對。」我搖頭。
「刺客和盜賊才用短劍!劍士就應該拿長劍!」普隆賽斯聽了我的話,更用力地對空砍幾下。

爾後……

「啊啊,小普想成為劍士啊?」老哥得知這件事以後,眼睛閃爍光芒。
「你幹麻這麼開心?」我總覺得自己害了普隆賽斯。
「沒什麼沒什麼--!」老哥笑咪咪的肯定沒好事……

老哥快速奔回房裡,抱出一隻粉紅色的大史萊姆,再跑到隔壁敲門……


「潔希亞姊姊,小普在嗎?」老哥把大史萊姆藏在背後,沒有讓潔希亞阿姨看見。
「在二樓,我叫她喔。」潔希亞阿姨沒有對老哥詭異的笑容多做懷疑,就往二樓喚了聲:「小普,尤里和艾德霖來找妳喔--」

「喔--!」普隆賽斯迅速跑下木製階梯,來到老哥的面前:「尤里哥哥,有事嗎?」
「提起妳的劍,我們去外面說。」老哥一副黑道尋仇的樣子……普隆賽斯,妳總會有些戒心了吧?
「好!」普隆賽斯跑回房裡提起劍,再跑出來……好吧,對普隆賽斯有所期待是我的錯。


「我已經從艾德霖的口中得知妳的想法了……我讚賞妳!」老哥拍拍普隆賽斯的肩膀,接著把粉紅色的史萊姆放到草地上:「我特地帶了這隻史萊姆來讓妳練習劍術!」

COW…告非!這隻分明是你老師出的回家作業!
你隨便用菜刀砍死用廁所清潔劑毒死鶴頂紅拿來試個毒都行!(咳咳、套句劉墉伯伯的副標題,「我不是教你詐」……)可是老哥你偏偏把作業丟給一位小你三歲而且學劍術不到一個星期的小女孩?

「OH MY GOD!」老哥,你太沒天良啦!
「OH YOUR GOD……」老哥附和我一聲之後,揍我一拳:「你沒事在發什麼神經啊?」

「你怎麼能把作業丟給普隆賽斯!」超級有良心的我不惜大義滅親也要幫普隆賽斯一把、替她昭雪!(地獄少女,你在哪裡--?)
「我這是在幫她堅強!而且我有說,她可以隨時求救。」老哥說得輕鬆。
「這就和『對不起,我因為塞車所以遲到了;你明明是走路過來,怎麼會塞車?』一樣瞎嘛!明明就是你懶得做作業還敢說是幫人堅強……」萬一普隆賽斯受重傷,老哥會不會被抓到法院審判,結果被判一個最低本刑五年以上的重刑啊!(喔耶,這樣我也開心!)


「呃啊啊啊啊--!」不遠處傳來普隆賽斯的尖叫聲。

「咦咦?」我看我看。

此時的普隆賽斯被粉紅色的史萊姆壓倒。
史萊姆黏黏滑滑的,在人家身上古溜古溜的磨蹭真的很噁心,以致於普隆賽斯一臉驚恐,好像有人砸大便到她身上似的。

「老哥你快去幫忙啦!」我大指。
「她沒有叫我啊。」老哥喝茶。
「……」殘酷無情的傢伙,小心生小孩沒XX。


「天女散花!」普隆賽斯大喊。

「咦耶?」老哥大驚。
「這不是劍湖山!這不是劍湖山!」我掩嘴。

普隆賽斯用劍把大隻史萊姆甩開,接著憎惡地跳起來,往史萊姆重重地劈下去……頓時,自劍尖泊泊噴出的銀光把史萊姆燒得像是「洞」一書的封面--很多洞。

「這女人是怪物嗎……?」老哥傻眼。
「怎麼說?」我看老哥。

「我們班是劍術資優班。可是老師在教這一招的時候,沒有半個人學會。」老哥說完以後,看著我:「孩子,小普她有前途……自耕農的理念在於自耕自用,所以從今以後我要好好的培育小普!」
「然後你把她拿來用?」我歪頭。
「……」老哥踹我:「不是!我要把你留著給普隆賽斯用!不然你這廢柴才出村莊沒幾步,就被一群狂奔的肯泰羅輾死了!」

「幹!你有話好好說嘛,踹我下面幹麻?你要害我以後不能生喔?」我大罵。
「來幹啊來幹啊,大爺我就在這裡,你有本事來幹啊--啦啦啦!」老哥對我做鬼臉。
「……」幹幹幹幹幹!


隔年七月。
綠草如茵。百合在潺潺流水旁盛開。
拂面的南風夾帶著絲絲花香。


「普隆賽斯,妳有想要的禮物嗎?」我問。
「禮物?幹麻問這個?」普隆賽斯愣愣地看著我。
「……」妳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今天嗎?沒、沒關係,最後給你個驚喜也好。

「讓我想想……應該是尖晶石。」普隆賽斯頂著下巴想了一下。
「尖晶石?能吃嗎?」我壓根沒聽過啊。
「你吃得下去就吃吧……尖晶石非常稀有,外觀是火紅的橢圓形石頭,還有著鑽石的切面。重點是,尖晶石有增強魔力的功用!」普隆賽斯和我介紹尖晶石的樣子就像推銷員。

「妳從哪裡知道這麼多?」我納悶。
「老師在講你沒在聽……總之尖晶石對我的劍法有幫助!」普隆賽斯說得肯定。
「那是拿來增強魔法的,對劍術有什麼用?」我持續不解。
「一般的劍術只是比比動作,頂多爆出劍風。要有光、有龍、有火、有雷爆出來,就要運用到魔力。」普隆賽斯回答我。

於是……

「老哥,我們一起去打尖晶石吧!」我對老哥誠懇地鞠躬。
「尖晶石……」老哥聽完我的話,隨即捧腹:「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屁!」捧肚短命啊你(台語)!

「要打到尖晶石…就…就……和你這一臉受樣的人長大不搞BL一樣……不可能嘛!」老哥笑到躺在地上打滾。
「還敢說?你自己還不是一臉受樣!」我踹老哥。

「……幹!」老哥爬起身來甩我一巴掌:「去你媽的臭小子敢踹大爺我!」
「去我媽?你他媽的你媽就是我媽啦!你知不知道貝多芬是被人甩巴掌才聾掉的?你怎麼能隨便甩我巴掌!」我猛地往老哥的小腹揍一拳。

「告非了你,大爺我從你包尿布時把你拉拔到大,現在翅膀硬了就反抗了是不是?被甩巴掌聾掉的人是愛迪生啦!你什麼都不知道就在那邊叫叫叫是在哭爸哭媽還是哭夭啊!」老哥惡狠狠地扯我的臉頰。
「老子今天不好好教訓你一下……老虎不發威就把林北當病貓了是不是!」我回扯老哥的臉頰。

於是我們扭打成一團,七七四十九天過去都還分不出勝負……

咳咳咳!沒有啦,打了一個小時而已!


河谷邊。

「你考慮得怎樣啊?」我提著紙袋的手快要鬆開了。
「啊啊啊--大人啊,不要丟掉我的A漫B漫C漫D漫E漫啊--!」老哥抱著我的大腿哭泣。
「不好啦,怎麼能把這種戕害人心的物品繼續留著呢?身為你的家屬,我不能不管好你喲--」哇哈哈好爽啊!
「老弟,對不起啦--走…走!咱們去打尖晶石!」老哥又是一陣哭泣。
「好啊,你終於妥協了……幹!你不要在我褲子上擦鼻涕啊!」我拿裝著滿滿不可思議刊物的紙袋海K老哥。


「吼吼獅,居住在山洞中,是難得一見低等而且會掉尖晶石的怪物。現在,非常LUCKY的--恭喜這位先生中了一百萬,還能把休旅車和美女帶回家。」回去整了裝備以後,老哥說起怪物圖鑑裡的資訊。
「我知道,就在這裡面對不對!」我和老哥站在山洞前。

「我要去流浪了,請不要來找我……」老哥轉身。
「你要和我一、起、打、怪--!」我捉住老哥的衣服。

「討厭啊、你不要捉著我的衣服!我的內褲要露出來了!」老哥羞掩面。
「誰要看你那夜市399買四件的內褲是豹紋還金魚的?我們快進去啦!」我罵。

走進山洞以後,我看見一隻大大的灰色條紋獅子縮成一團在睡覺。


「老哥你拿這是什麼?」我看老哥慢慢地接近獅子。
「金門特製的砲彈菜刀啊!愛用國貨咩。」老哥轉頭對我比個b。
「這樣太殘忍了吧?不會被保育團體抨擊嘛?」我張大嘴。
「你不說、我不說,有誰會知道?」老哥說得神秘:「從今以後這就是我們兩個之間……愛的小秘密了!」
「噁噁…咳咳咳--我呸!」我眼冒金星頭暈嘔吐胃酸過多。

「吼--!」獅子突然醒來。


「COW!」老哥嚇得縮到我身旁。
「你你你…快拿菜刀砍下去啊!」親愛的天父願人都尊祢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不教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祢的直到永遠……阿阿阿、阿們!

「你不是剛才才說保育團體會抨擊嗎?」老哥一臉為難。
「好吧,老子我不管了……看我的神譴--」我舉杖。
「老弟、老弟…!」老哥拍我的肩膀。
「幹麻啊?」我無奈地轉頭。幹,我的姿勢很帥耶,幹麻破壞人家的興致?

「你拿錯了。」老哥指指我手上的東西。
「幹……這怎麼是通馬桶的?」我嚇得把手上的東西丟掉。
「……」老哥一臉鄙視地將我的短杖交給我,我這才得以重新施展神術:「看招--神、譴--!」


白色與藍色交錯的雷電轟進洞穴裡,啪滋啪滋地把獅子電得唏哩嘩啦……
嗯,看樣子是解決了。

「吼吼吼吼吼!」獅子幾秒後又站起來,表情極為兇猛……
媽媽呀,這隻獅子是不是MC來啊?幹麻那麼凶?(羞赧的吼吼獅:討厭啦,人家是公的耶--)


「現在就看我的了!」老哥將兩把長劍抽出來交疊為X型:「制裁膺十字!」

劍氣形成的旋風自老哥站立的地方爆出。老哥隨即猛地衝向獅子,將旋風轟向獅子;獅子頓時被重重彈到石牆上,灰色的身體被深深烙下X型的燒焦印子。


「所以這樣……打完了咩?」我歪頭。

「獅子獅子,有種來咬我啊!」老哥轉過頭來對獅子拍拍屁股。
「……」我無言了。

「看來是掛了,這還真簡單耶。」老哥淫笑著靠近獅子(天哪),看見獅子短短的脖子上鑲著一顆紅色的閃亮寶石,於是把寶石取下:「接好!」
「喔!」我把老哥丟來的寶石接住。


「吼吼吼吼吼--」疑似獅子叫聲再現。

「咦…不是…打死了嗎?」我僵硬地轉頭,只見洞穴深處有好幾雙眼睛目露凶光。
「愛情三十六計,只是一場遊戲……」老哥悠哉地唱了一下歌,緊接著拎起我的衣領:「好了…我們……快逃!」
「自出生到現在,我還是第一次和你有相同的意見啊啊啊啊啊啊!」我抱緊身上的包袱,和老哥一起往洞穴外逃。


逃回村莊以後,老哥在普隆賽斯的家門前把我放下:「今天是小普的生日,對吧?」
「你知道……」我愣了一下,接著……

把老哥痛毆!

「那你為什麼不乾脆一點和我一起打怪!」我騎到老哥身上,對老哥使出阿修羅霸王拳!
「我剛剛才忽然想起來咩……喂喂!不要打臉啦!」老哥想把我甩開,卻毫無辦法。
「怪了,外面在吵什麼……」普隆賽斯打開家門。

「……打擾你們啦?」普隆賽斯往我和老哥看。

「打擾什麼?」
「打擾什麼?」
我和老哥同時問。

「你們……繼續吧。」普隆賽斯關上門。


怪怪,我們怎麼了嗎?
我望向老哥。
老哥也望向我。

「……」老哥把我從他的小腹上踹下:「你給我快點帶著禮物去說生日快樂!」
「對不起了,我總是沒辦法陪你……」我掩面。
「快去!」老哥把我踹進普隆賽斯的家門。

我被踹進房子裡之後。

「尤里哥呢,怎麼不進來?」普隆賽斯問我。

「(台語)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生在世只有二字--就是情還有義……」我正氣凜然地唱著。

「……」普隆賽斯一臉詭異。
「這是送給妳的!祝妳生日快樂!」我從口袋裡拿出得來不易的尖晶石。



***



「唔嗯……」我搔搔頭,坐起身。
怎麼會想起了這麼久以前的回憶……是夢啊。

房裡很暗,大家都睡著了,只有普隆賽斯若有所思地站在落地窗前。


「普隆賽斯,妳怎麼了?」我出聲。
「……你怎麼在這時候醒來?」普隆賽斯看我。
「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只是如此。」我搔搔頭,忽然注意到普隆賽斯手握著的物品--紅紅的、亮亮的……

是尖晶石!

「喔。」普隆賽斯將手握的尖晶石項鍊塞回衣領中。
「我還在問妳耶,你怎麼看著窗外……在規劃作小偷的路線嗎?」普隆賽斯怎麼看都是那種幹大筆的。
「現在的小偷都劫富濟貧,正義得很;我這用蠻力破壞上鎖寶箱的劍士還不夠格。」普隆賽斯聳肩。

「……」我沒有認真地聽普隆賽斯的回答,因為那個夢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普隆賽斯,我能問妳一個問題嗎?」我說。
「嗯?」普隆賽斯眨眨眼。

「每個人活在世上,都會有兩、三樣需要保護的事物……妳想保護的事物是什麼?」我問得認真。

「……」普隆賽斯微睜大眼。
「……」我等待著普隆賽斯的回答。



***



普隆賽斯接下尖晶石的時候……


「謝謝你……!」普隆賽斯一臉感動。

我搖搖頭。
妳也該謝我老哥……嘛,老哥都沒有進來,真是的。

「我會好好地保護這顆尖晶石!」普隆賽斯把玩著尖晶石,目光沒有再從這上頭離開。

往後的日子,普隆賽斯都戴著這顆尖晶石,沒有再離開它了。
看見普隆賽斯這麼寶貝、呵護著尖晶石,我感到開心……


「咦,小普把尖晶石串成項鍊了?」老哥一臉驚訝。
「是啊。」有什麼不對嗎?
「不把尖晶石鑲進武器裡,不會有任何加成效果……她那麼聰明,不可能不知道吧?(這麼好的道具卻不用、好浪費啊!)」老哥的嘴變成O型。

「……」聽了老哥的話,我依稀感覺到--普隆賽斯寶貝的,不是那顆尖晶石,而是這份禮物帶來的心意。



***



良久……

「……你。」普隆賽斯緩緩說出答案。
「我?」我?我?我?我嗎?
普隆賽斯點頭。
「……我有這麼沒用嗎?需要人保護?」啊啊我好傷心啊!

「需要人保護並不是沒用……你有用的地方在那裡。」普隆賽斯看著窗外。
「哪裡?」順著普隆賽斯的視線望過去,只有無限延伸的風景。

「未來啊。」普隆賽斯回頭看我:「我保護你,直到你變得強大的那一日,就換你保護我了。」
「……」我有用的地方在……未來?

「最初,因為能掌握力量,所以我想成為劍士。但是只有力量是無意義的,還要有用途--我決定守護你!我希望你有朝一日能成為祭司、祭司長、大祭司、主教、甚至是……」
「賢者。」我接話。

「嗯!」普隆賽斯點頭:「為什麼高階的祭司們即使不擁有強大的力量,還是受人尊敬呢?」
「因為……」我想了一下。


--『艾德霖,聽我說。』

記得有次我的期中考成績爛透了、爛到我放學時一路哭著回家。
一回到家,我就往房裡躲、往被子裡窩。我不想讓媽媽看見我哭的樣子、知道我考得不好。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被子被掀開了……是老哥掀開的。

『都是你…都是你害我成了服事!我根本沒有神術天份、你怎麼能讓我走這條路!』我揍老哥。

『……你就這麼討厭當祭司嗎?』老哥神情嚴肅地捉住我的手腕。
『討厭死了!祭司就只能躲在別人的後面,不強也不帥!』我吼。

『祭司有力量,而且是非常強大的力量……』老哥輕抱住我。
『?』什麼力量?

『是守護人心的力量……知道嗎?你遲早會成為高階祭司,到時候你會比任何一位劍士、騎士、戰士這些有蠻力的人還要受尊崇。因為許多人的心,都被你守護著。』老哥將語氣放得輕柔。


「因為他們守護大家的心。」我緩緩地回答普隆賽斯。
普隆賽斯對我點頭:「--總有一天,你也能成為大家的心靈寄託。到時候,我守護你的生命、你守護我的心靈,好嗎?」

「當然好!」我回答。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