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81215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祭司之路11-從此分離

我坐到梳妝台前,正要拿起吹風機;
海蒂走了過來,撈走吹風機。

「艾德霖,你感覺得到小黑葛格的心情不好嗎?」海蒂拿起吹風機幫我吹頭髮。
「咦…?」亞狄恩也說過,小黑的反應好像怪怪的……連亞狄恩這蠢蛋加三級都感覺到了,該不會只有我不知道吧?
「等小黑葛格洗完澡出來,你要和他說說話喔。」海蒂另一隻手拿起梳子幫我梳頭。
「我?」不解。
海蒂點頭:「……海蒂不知道小黑葛格怎麼了。但是海蒂注意到一但艾德霖責備小黑葛格或是拒絕小黑葛格,小黑葛格看起來就很傷心呢。」

「--因為長相的緣故,小黑把我當成他一位很重要的人。」我告訴海蒂。
「重要的人?」海蒂疑問。
「是他以前的冒險夥伴,已經死了。」我解釋。
「……」海蒂低垂下眼皮:「艾德霖要好好照顧小黑葛格啊。」

「我有照顧他的義務嗎?」我不禁問。
「就算沒有,艾德霖也要和小黑葛格說清楚--你不是另一個人、你是你,請小黑葛格不要再認錯了。這樣子,以後你拒絕小黑葛格的時候,小黑葛格就不會把你的身影重疊到他重要的人身上、也就不會受到傷害。」海蒂緩緩地說著。

「……嗯。」海蒂的這番話讓我獲益良多。


「這樣就行了!」海蒂將我的頭髮吹乾梳整以後,漾起得意的笑容。
「謝謝。」我站起身。
「不會!」海蒂揮揮手:「--男孩子的心真是既纖細又脆弱啊!」
「……」你何必說這句話呢?

在我離開以後,亞狄恩隨即跳躍過來、坐到梳妝台前,雙眼星星地要海蒂替他吹頭髮。

我走到電話旁坐下。


「你要報平安了?」躺在床上看「2009新編版--殺人不眨眼!血液噴顏面!魔法劍術精隨零式EX」的普隆賽斯坐起身。
「打了嗎?」我望向普隆賽斯。
「當然打了。我可不是你這種不孝子、拖了這麼久才想起來自己還有家人。」普隆賽斯一臉對我心寒。
「我是不想承認自己有那種家人好嗎?」我激憤。

我那可憐的名字……連新注音選字都會出現「愛德琳」三字的名字,正是可惡的老媽玩RPG以後心血來潮替我取的;我會成為一名柔弱的祭司,也是慘遭老哥的陷害啊!
這…這要我怎麼去喜歡家人呢--?

「……」普隆賽斯聽了我的話,只是微笑。

我很少見到普隆賽斯不邪惡的笑容,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還有正事要辦,趕緊提起話筒,手撥起轉輪……


「嘟……嘟……」電話另一頭傳來熟悉的嘟嘟聲。

「對不起,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謝謝。」


「老媽,不要學電信公司的聲音,因為這一點都不像!」我罵。
「你幹麻說得那麼直接?」老媽回應我。

「讓我猜猜妳現在玩哪個遊戲……絕對服從命令?」我自腦海翻找相關資料。
「唉喲、絕服不夠看啦,人家在玩鬼畜眼鏡和神奇筆記本……等你回家再一起共襄盛舉喔!」老媽說得興奮。
「敬謝不敏!」上次目睹老媽不知道在玩哪款BL GAME,螢幕上蹦出的CG那馬賽剋薄得有打和沒打差不多,害我的眼睛痛了一整個星期;還有先前家裡的耳機壞了,連接電腦的三聲道喇叭於是時常傳出狀似跑 完八百氣喘不過來的男性粗重哀嚎聲,害得我不想聽都不行,只得逃到普隆賽斯家避難、有家都歸不得……一整個太悽慘了!

「你這兒子真是不孝順、怎麼過了這麼久才打回來?小普的媽媽和我說她女兒半小時前就打回家了,讓我好羨幕……」老媽的語氣落寞。
「想當年我因為弄斷了你香奈兒的口紅,所以被你拿著開山刀追殺……直到這一刻,我還是第一次感受到原來老媽你愛我--」我痛哭。
「老媽?才不是呢!我是姊姊、是姊姊喔--!」老媽撒嬌著。
「……」我惡寒。

「對了,昨天尤里寶貝有打電話,說是要去波賽勞爾執行任務!你不是在那裡嗎?」老媽一提。
「什麼尤里寶貝!」靠,不要把兒子叫得那麼噁心好不好?
「人家在問你問題耶--到底是不是在那裡啦!」老媽惱怒了。
「是的沒有錯……」我回答得虛脫。
「那我期待你們的兄弟重逢囉!哎呀,有一點小害羞--」老媽呈現扭捏狀。

「……」由於電話另一端的老媽一直做謎樣尖叫,於是我停頓一會兒:「你平常很少提到老哥耶。是老哥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哎呀呀,你有所不知呢,隔壁家的席諾小親親和我們家尤里求婚了--!」老媽說得開心。

「……」我想一下:「幹!席諾非不是老哥以前同班18年的同學現在中央大陸首都騎士公會的公會長嗎?」
「是啊,有什麼不對嗎?」老媽疑惑。
「幹、那是男的!你兒子被男的求婚,你那麼高興是要死人了?不怕咱家沒香火啊?」我罵。
「人活著就是要追求快樂,還管香火做什麼?呿呿呿--」老媽洋溢著被潑冷水的憤恨。
「你夠了……啊!族譜有沒有在你手邊?」聊了這麼久,我這才想起正事。

「要幹麻?」老媽反問我。
「幫我找一下,九百年前有沒有一位長得和我很像的祖先……拜託妳了!」
「好啊!」老媽答應得乾脆。


一會兒後……

「有呢,長得和你簡直是一模一樣!但是是長髮喔,一整個超有氣質的、真是個美人--對了,他沒有後代耶,該不會去搞BL了吧?」話筒裡差點飛出愛心。
「叫什麼名字?」果然和我想得一樣……這真的很好猜耶。
「錫亞……對了,你為什麼要找族譜?」
「這個難解釋,等之後回家再說。」老媽看見我帶小黑回家,應該會高興到與牆壁玩相撲吧?
「好吧,聽你的……等你喔--!」老媽的語氣黏膩。
「夠了!妳不要這麼噁心!」我都以為自己在打0204了!

「你好兇喔……尤里到底是怎麼教你的、居然把你養得這麼偏差!」老媽嘆氣。
「幹。你這老媽不好好做教養工作、居然把小嬰兒丟給五歲小孩;你要這個沒受正規照顧的小孩怎麼不偏差!」我怒。
「好啦好啦,人家剩最後一張CG沒拿到,很忙喔,先這樣了,掰掰--!」老媽變得雀躍。
「再見……」我疲累地掛上話筒。


「艾德霖,你在和誰講電話?」亞狄恩坐到我的身旁。
「老媽。」我回答得慘澹。
「哇喔,娃娃音耶……長得漂亮嗎?」亞狄恩再問。
「我長得像我媽。」
「哇哇,那你媽一定是超級大美人!」亞狄恩豎起拇指。
「……」我該高興還是痛哭?

「咦、我和老媽聊了多久?」我想起一件事。
「大概四十分鍾……你在擔心電話費?沒關係啦,這家旅館挺豪邁的,一樓服務台的立牌上寫打電話不用錢耶!但是這樣不會很容易破產嗎?」亞狄恩揮揮手。
「沒有……我在擔心小黑。」我望向浴室。
「怕小黑一氧化碳中毒?」亞狄恩問。
「熱水器不在這裡,你覺得還會一氧化碳中毒嗎?」我反駁。
「不會。」亞狄恩搖頭。
「我在擔心五個小時都等不到小黑洗完頭。」我認真。


經過一番暗黑光束的掙扎(何?)以後,我決定探探小黑的情形……


「小黑,你被長髮淹死了沒?」我敲敲門。
「還沒……可是我洗不完哪!」小黑哭訴。
好、好可憐--明明是男生卻花40分鍾都洗不完一顆頭!

「可以幫你剪掉嗎?」我握起剪刀。
「不--就算小黑是同性戀也不能這樣被對待、更何況小黑不是!」小黑哭得更大聲了。
「……」我活動剪刀柄:「我是說剪掉你的頭毛、不是說剪掉重要的地方。」
「喔……」小黑鬆了一口氣:「門沒鎖,請進。」

我轉開門把,踏進浴室。


「……」我掩面。
「?」小黑望向我。
「我……OTL!你還是洗滿五個小時吧!」我轉身。
「啊啊?」小黑髮出疑惑的聲音。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覺得一絲不掛又一身濕的小黑這麼刺眼這麼不可直視這麼中通外直不蔓不枝不可褻玩焉?
我趕緊逃出浴室,關門。


「呼--呼--」我大口喘氣。
「你不是要剪掉小黑嗎?」亞狄恩看著我狼狽的樣子,不解地歪頭。
「……」你到底是要剪掉什麼?

我把剪刀交給亞狄恩:「換你去啊!」
亞狄恩愣愣地接過剪刀,與我同樣地去敲門、走進去、接著羞掩面地奔出來。


「呼--呼--」亞狄恩大口喘氣。
「你為什麼逃出來了?」哈哈,你果然和我一樣沒種。
咳咳…不小心罵到自己。
「COW!頸子這麼細肩膀這麼窄腰這麼細皮膚這麼白外加最可惡的居然長這麼高……這還是男人嗎?」亞狄恩大罵。
「他不是男人啊,他是男吸血鬼。」我說。

「讓我來吧。」普隆賽斯看不過我們兩人的廢柴行為,索性搶走亞狄恩手中的剪刀,大剌剌地走進浴室--

「讓普隆賽斯進去好嗎?」亞狄恩呆呆地望著浴室門被打開又關上。
「哈利路亞、阿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小黑要被看光了,為他默哀一秒。」我雙手合十。

大約一個小時以後,普隆賽斯和小黑一起出了浴室;
小黑一臉風輕雲淡,普隆賽斯則是漾著滿足的笑容(好、好恐怖!)……我不懂普隆賽斯為什麼在浴室裡待得這麼久(不是剪個頭髮就搞定了嗎?)。


海蒂剛才幫我吹頭髮的時候,我幾乎把心裡的話都說出來了,這招應該滿好用的。

於是我把小黑拉到梳妝台前坐下:「小黑,我幫你吹頭髮!」
「啊……可以啊。」小黑有些愣。

「喔喔,艾德霖學我!」海蒂坐在床邊看我。
「你又沒有申請專利,怎麼能說我學你?」我對海蒂使眼色。

我打開吹風機,開始替小黑吹頭髮……

「小黑,先前我們約定好了,到這裡之後你要和我說主人的事情。」我提。
「是啊。但是我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你想聽關於主人的什麼事?」小黑看著鏡中的我。
「告訴我主人離去的前一日發生了什麼事。」這是我一直以來想知道的--為什麼主人會離開小黑?



***



「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都給你提。」主人把一袋又一袋的衣服交給我。
「好!」我手忙腳亂地接過袋子以後,費了好大一番功夫,總算提穩了,也隱隱感覺到一些重量……

「你怎麼買了這麼多衣服?」衣櫃一向空虛得可憐的主人,今天怎麼心血來潮地添購了?
「你不說冷我都覺得冷了,這些當然是給你的。」兩手空空的主人輕鬆地往回家方向踏出步伐。
「給我?我怎麼可能穿這麼多?」而且我對衣服沒什麼興趣啊。

「錢是我的還是你的?買了,用途你管不著。」主人的語氣一向強硬。
「那我不會穿喔。」我說。
「你是主人還我是主人?我收留你又養你又給你吃穿耶。」主人討起恩情來。
「雖然我被你收留又被你養又吃你的穿你的,但是我每天跟著你出來跑任務、回家還要被你差遣,總是掃這個擦那個拖那個抹這個,這樣還不夠嗎?」我回嘴。

「……」主人愣了:「想當初我和你認識的時候,你一句話都不敢不聽我的,現在卻總是愛和我吵嘴。」
「十年了,你覺得我們不夠熟嗎?」
「啊……十年啦?」主人微睜大眼。
「不是嗎?」我很確定啊。

「……是十年。」主人露出少有的沉穩。


「你是不是有心事?」我總覺得主人奇怪,像是在思考著什麼、還反常地把任務收入全拿來買衣服。
「明天你就一個人在家了。」主人看著我。
「可以是可以……任務簡單到不需要我跟著?那我可以幫你做。」
「…不用你管!」主人一吼。
「……」我隨即閉嘴。
怪怪,我哪裡觸怒了主人?

「--哪有主人給寵物養的道理?當然是我賺錢養你啊。」主人的心情忽然變得惡劣。
「是,我知道了。」我不敢再多說。

任務似乎不簡單、主人卻要我待在家,這只有一種可能--任務很難、難到主人不想讓我涉險。


主人不擅長說話,所以在路途中沒有再開口。
我們之間的氣氛因為沉默而凍僵;我看得出主人的臉色怪異,像是想說聲抱歉,卻無法表達。
我沒有責怪主人的意思、也沒有生氣,因為我知道主人一向如此--他是口頭惡劣的好人。


回到家以後,我把幾袋衣服放到沙發上,戰戰兢兢地走到主人的面前:「主人,如果任務很難,請務必讓我跟隨。」
「不難、對我來說只是一小塊蛋糕。」主人沒有看我。
「……」主人與我說話的時候,通常會直視我、現在卻沒有看著我的眼睛,看來是說謊了。

既然主人不讓我隨行、我就偷偷跟上!--我暗自下了決心,不敢再說出任何令主人不愉快的話。

幾刻後,主人把紙袋裡的衣服全倒了出來,把我拉到穿衣鏡前,為我一件又一件的試……
看著這樣的主人,我不解了--他是太顧慮我了、才不讓我跟去嗎?如果我對此表達不滿,他會不會讓我跟隨呢?
想了一下,我覺得還是先別多做動作。不然被主人發現了任何端倪,我就不好偷跑了。


「主人,能問你一個問題嗎?」我坐在主人的身旁。
「問啊。」主人翻閱著書。

「什麼任務即使威脅到你的生命、你也想挑戰?」我問得謹慎。

「……屠龍。」主人將書放到一旁,說得咬牙切齒。
「看來你是有苦衷了。」我說得篤定。
「……」主人看我:「知道北大陸以前有很多龍嗎?」
「知道。」記得父親和我說過,有很多來自中央大陸的商人到北大陸捉龍,為得是扒龍爪、龍牙、龍皮做魔法商品。

「當時有很多人到北大陸捉龍,龍於是逃到離北大陸最近的麥恩蘭來……龍對人類有著數不完的怨恨,所以大肆破壞村落。」主人低頭:「這裡以前很繁榮、有很多市鎮和村莊,但是全部被一隻龍噴出的火破壞了……連我的家還有家人也是。」

「……」家和家人在一夕之間消失的痛苦嗎?我能體會這種心情。

「這座城堡是我去打魔王時和魔王要脅來的封口費。這裡除了這座城堡外,再也沒有任何建築物了,連添購日用品都要跑個一、二十公里,實在不方便到了極點;但是我不忍心走、不想離開這個充滿回憶的地方。」主人說得緩慢。

「……所以,你明天要去屠龍嗎?」我問得篤定。

「……!」主人抬頭看我,眼睛張得大。

「你明知生命消逝,就無法再找回來、為什麼還要去賭命?」我知道自己相當激動,所以儘量平緩語氣。
「你不懂……」主人別過頭。

「我懂!我的家人是一夜之間被殺光的!和你的境遇哪裡不同呢?」我的語氣嚴厲。

「……」主人回頭看我,表情猶豫。

「……我活得比你久、吸過的血比你吃過的飯多,我絕對比你還要懂!」我說。
「--我非做不可!龍的數量這麼少,這一次好不容易被我接到任務了,說什麼我都不放棄!」主人說得急迫。
「那就讓我和你一起去。」我認真。
「……你沒有理由跟著我去。」主人皺眉。
「我要去!」我沒有讓你去送死的理由!大不了龍攻擊你的時候,我跳出來做你的擋箭牌!

「我是主人,你不能違抗我的命令!」主人堅決。
「一生中違抗一次也好、我說要去就是要去!」我的心意已決。
「你為什麼要讓我這麼擔心?我一定會回來、我說會回來就是會回來!」主人說得慌忙。


「……」我握住主人的手:「--你是我在這世上唯一的親友。沒有你,我就什麼都沒有了。」
「……」主人的手也覆住我的手:「到你的房間吧。」
「咦?」這時候到房間做什麼?


上了二樓,我跟著主人走到走廊的最底部、來到我的房間。

主人緩緩地自櫥櫃裡拿出一副全黑的棺材……

「怎麼會有這個!」天哪,主人果然是打算領死了,居然連棺材都準備好啦!
「前幾天解決完任務之後,看到路邊有人賣這個,我覺得很帥,就買回家當作送你的禮物;不知道要擺哪,乾脆放進你的房間,你還從來沒發現……現在夠驚喜吧?」主人立起棺材靠在牆上。
「所以……拿這個要幹麻?」我不解。
「忽然想起來,吸血鬼不是都睡這個嗎?你進去試試看,如果size不OK,我明天再順路拿去換。」主人說。
「……!」棺材的材質看起來很好呢!

我以前在家裡睡的棺材是父親用過的、可是今回我有屬於自己的棺材了!
我興奮地走向棺材,把棺蓋打開,再縮進棺材裡……
啊!好有死人的感覺啊!


「喀!」

「……!」我聽見不對勁的聲音,趕緊打開棺蓋……
打不開?

「主人,你為棺材上了鎖?」我驚訝。
「你睡著之後,鎖就會自動打開。你要是醒來,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了。」主人回答我。
「X的,我一睡就是幾百年耶!你讓我睡幾百年?」我罵。
「我回來的時候就幫你解鎖。」主人說得悠哉。
「誰知道你究竟是回天家還是回這個家?快打開!不然我殺你全家!」我使用好久以前父親教給我的威脅。

「我全家都死了……你是要把他們全復活了再殺一次嗎?」主人似乎對我的話感到好笑。
「總之你快給我開門--!」既然說也說不聽、我只好用蠻力了……看我的黑夜詛咒!

我隨手聚集了幾球黑色雷電,就往棺蓋轟下去,不料……
棺蓋連動都沒動一下。


「呵啊--」主人打哈欠:「這是針對睡夢中會亂施死靈魔法的吸血鬼製作的棺材,你怎麼攻擊都沒有用。」

「主人!再這樣頑固下去,就算你活著回來我也要讓你去見天父!」我威脅。
「請吧……我也活得夠久了。」主人說完,我隨即聽見腳步聲……


主人要離開了?

「主人,別走啊--!」我向外頭呼喊。
「你別擔心……我一定會回來。」主人說得輕。


「……」……我不相信你一個人對付得了龍啊!
我對你的承諾沒有信心……


主人…快回來!現在想清楚還來得及啊!
主人……聽我說話、不要走!




【Continue】


小黑第一人稱~(樂轉)
期待大家的感想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