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9969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祭司之路10-打工的鬼王

***
 
 
 
夕陽西下。
我們沿著紀錄指針發出的光線再走了一段路,終於抵達波賽勞爾。
 
 
「歡迎光臨波賽勞爾──」
兩排女僕整齊地站在白磚長道的兩旁歡迎進城的冒險者──包括我們。
 
「是女僕耶!」亞狄恩扯扯我的衣袖。
「女僕啊……」我雖然從老媽的書櫃裡看過很多相關的書,可是今天還是第一次見識到真正的女僕呢。
膝上襪、短裙、荷葉邊、圍裙、頭飾──嗚哇,真令人興奮!
 
「我一直夢想著被這樣可愛的大姊姊照顧──」亞狄恩的語尾充滿愛心。
「是啊是啊!躺在大姊姊的大腿上睡午覺、被大姊姊餵飯……」我陷入無止盡的幻想。
 
「說到女僕,海蒂想起以前的鄰居是被女僕殺死的……好殘忍喔,用垃圾夾把直腸夾了出來。」海蒂和普隆賽斯聊天。
「把直腸夾出來?真是沒有美感,掃把捅進去還差不多。」普隆賽斯笑容滿面地回答。
……這樣也很沒有美感吧!
「不行不行,這樣不會死人!用沾滿了泥巴的雨傘就不一定了……那個人會敗血病死掉。」海蒂正經地回答普隆賽斯。
 
此時,亞狄恩捉著我袖子的手顫抖著。
嗚嗚…這兩個女人好可怕、好可怕呀──
 
 
走過很長的一段路,我們終於進了城。
整齊劃一的洋房映入眼簾、許多不同的商店和工會座落著、更有為數眾多的冒險者在街道上來往……這就是大城市啊。
 
「先去道具屋吧!我想知道那件衣服能賣多少錢。」普隆賽斯還沒說完,就踏出了往道具屋的腳步。
 
一定能賣好價錢!我由衷地覺得。
不過就算賣不了好價錢也沒關係,只要那件衣服不要繼續留在普隆賽斯的手上就好,不然晚上究竟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就連天父也不會知道。
 
 
我們進了道具店,普隆賽斯爽快地將性感睡衣遞給老闆。
地中海型禿頭的老闆愣愣地接過性感睡衣;普隆賽斯則是拿到3000g……
媽呀,3000g!那件衣服居然這麼值錢!
 
眼看普隆賽斯要離開道具屋了,我拉住她:「普隆賽斯,不賣祭司袍嗎?」
「當然是留著!」普隆賽斯認真地回答我:「我說過,遲早會用上!」
「喔……」面對普隆賽斯燃燒的眼眸,我退卻了。
 
離開道具屋以後,下一個目的地是哪裡?答案是──
 
 
「哇啊!小普姊姊吃好多喔!」海蒂一臉崇拜地看著狼吞虎嚥的普隆賽斯。
 
這裡不只是餐廳,還是大名鼎鼎的──執事咖啡廳。
 
「大小姐,帳單就放在這裡了。」一名長得很帥很帥的男生,用戴著白手套的手優雅地把帳單放上桌面,接著轉身推走餐車,留下搖曳著西裝燕尾的背影……
 
「看了這麼多帥哥,胃口大開啊!」普隆賽斯對海蒂微笑完,繼續與一大盤義大利麵奮戰。
 
 
「點了這麼多,吃的完嗎?」亞狄恩一臉疑惑地問我。
「普隆賽斯最高的紀錄是吃垮隔壁鎮的大餐館。」我小聲地回答亞狄恩:「我還深刻地記得那時候,店老闆央求普隆賽斯別再點菜,因為他們的冰箱連自家人的晚餐材料都沒有了。」
「……」亞狄恩聽了我的話,望向普隆賽斯;只見普隆賽斯優雅地轉動著叉子,把義大利麵捲起來。
亞狄恩轉頭看我:「她吃得那麼慢,看起來不像啊。」
「你沒注意到那是第15盤了嗎?」我指著一旁被清空的盤子。
 
「啊啊啊啊啊──!」亞狄恩見鬼般地捉住我。
「你看看普隆賽斯的兩旁,那才叫『吃得慢』。」我指著小黑與海蒂。
 
左邊,小黑,悠悠地喝了一口紅茶,再小心地把蛋糕上的草莓吃掉;右邊,海蒂,微笑著餵給奧里亞一口西米露。
 
 
「……亞狄恩,你看呆了?」我見亞狄恩的視線沒有再從海蒂身上離開。
「……」亞狄恩被我一拍肩才回神:「…沒、沒有啊。」
「你喜歡海蒂?」異性相吸很自然,不過海蒂怎麼看都只有13、4歲,總覺得沒什麼吸引力可言。
「怎麼可能?我喜歡的是大姊姊!」亞狄恩嚴重地反駁我。
「噢,沒有就好。」我說:「海蒂遲早要離開這個隊伍,你別把她看得太重了。」
「……嗯。」亞狄恩回答得遲疑。
 
「艾德霖,你不餓嗎?」小黑見我還沒動刀叉。
「很餓。」我回答:「但是我先把吃飯的精神拿來懷疑你為什麼在吃東西。」
「吸血鬼的味覺退化了,吃這種甜膩的東西反而覺得新鮮。」小黑回答完叉起一塊蛋糕:「要吃吃看嗎?」
「……啊?」這麼說起來,吸血鬼不是不能吃飯,只是味覺遲鈍,而且不會餓;這樣一來,吸血鬼吃飯不就是一種浪費食物的行為?不是為了生存才進食嘛。
 
我還在思考,就嚐到了甜甜的奶油。
咦……?
我把視線自思緒拉回現實,看見小黑坐到我的身旁,把一小塊蛋糕放進我的嘴裡。
我咬了幾口,總覺得哪裡怪怪……
 
「啊啊啊──!你幹麻餵我!」我強忍住因為被男人餵食所以噁心的衝動。
「以前我也是這樣餵主人,有什麼不對嗎?」小黑歪頭。
「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你和你主人的關係不單純啊啊啊──!」我抱頭。
我被人餵食的回憶僅限於老媽和老哥啊!我希望下一個人是女朋友耶,居然被小黑破壞了!
「艾德霖……生氣了嗎?」小黑一臉自責。
「呃…我沒有!」我總覺得自己反應過度了。
 
「喔喔──男男受受不清!」海蒂指著我和小黑。
「海蒂,『男女授受不清』的意思是──男生把物品交給女生的時候,不能碰觸女生,不然兩人的關係會被誤解……妳不能隨便亂用喔。」普隆賽斯細心地對海蒂解說。
海蒂搖頭:「海蒂說的不是『有手字旁』的『授』,而是『沒有手字旁』的『受』,意思是兩個人都很像受,不知道該怎麼分辨……」
「耶耶!有這種用法?」普隆賽斯和海蒂聊起來。
 
當我愣住時,小黑逕自拿起手帕替我擦嘴。
 
「小黑…呃……謝謝了。」仔細想想,這只是小事,我沒什麼好責備小黑的。
「……」小黑停下動作,與我四目相接:「下次還能餵你嗎?」
「不行!」我義正嚴辭。
「……」小黑愣愣地點頭,失望地回到座位上坐好。
 
「小黑的反應好像有點奇怪。」亞狄恩說。
「哪裡奇怪?」我問。
亞狄恩搖頭:「沒什麼……你沒有注意到的話,就是我多心了。」
 
 
出了執事咖啡廳以後,天空已經全黑、街燈亮了起來。
普隆賽斯尋覓起旅館。
 
「海蒂,不先找你的父親,沒有關係嗎?」我總覺得耽誤太久了。
海蒂搖頭:「把拔至少會在這裡停留一個月,海蒂不急。你們來這裡應該是為了轉職,可以先做完任務再幫我找。」
 
「啊哈,找到了!」普隆賽斯好不容易有所發現,連忙往旅館的方向衝。
 
「咦、怎麼跑掉了?」亞狄恩問我。
「找到旅館了……我們快跟上,不然晚上就要一起睡公園了!」我回答。
 
 
 
***
 
 
 
房間很快就訂好了。
普隆賽斯轉著鑰匙輕快地上樓,我則是一直東張西望……
好豪華的旅館啊,有溫泉、SPA、紀念品商店、酒店……
不過我們不是來玩的,應該沒有機會去探個仔細。
 
 
房間門一打開,內有大沙發、電視、大床、落地窗的超大房間映入眼簾。
普隆賽斯關上門之後,把包袱全丟在門邊;小黑和亞狄恩看了以後照做、我也把背包丟在門邊……於是門口變得像垃圾掩埋場。
 
「現在開始分配領土!」普隆賽斯吹哨子。
咦?領土?
 
「城堡屬於領主。所以床是我、海蒂和奧里亞的。」普隆賽斯看著舒服的大床邪笑。
「不公平,奧里亞是男的!」亞狄恩跳跳。
「哎呀、這位小妹妹要過來一起睡嗎?」普隆賽斯拍拍床。
「……」亞狄恩在長長的沙發上縮成一團球。
 
「接著是沙發,誰要?」普隆賽斯問。
「我!」搶答。
「一次兩次三次成交!」普隆賽斯搥矮櫃:「艾德霖,那張沙發就交給你們了。床和沙發都有三個人佔著,很公平吧?」
 
聽了普隆賽斯的話,我傻眼地望向小黑和亞狄恩。
亞狄恩和我應該擠得下一張沙發,但是小黑……他好歹有180,一個人都不一定睡得下一張沙發了,何況是和我們擠?
 
「我想打地舖。」小黑瞬間向普隆賽斯反應。
「不行!你今天幫我弄爆那麼多寶箱,一定累了,要好好休息!」普隆賽斯正色。
 
「那我打地舖好了。」我說。
「不行,沙發是你標下的,你要對它負責。」普隆賽斯依然正色。
……靠,我是要對沙發負什麼責任?
 
「那我打地舖。」亞狄恩一提。
「不行,發育期的睡眠品質很重要,小朋友不適合打地舖。」普隆賽斯微笑。
普隆賽斯很明顯在睜眼說瞎話──200多歲了哪有發育期可言?
 
「……」
我、小黑、亞狄恩對看一眼。
 
「擠不下!」我和亞狄恩同時吼普隆賽斯。
「看是要抱在一起還是疊在一起囉。」普隆賽斯托眼鏡(她哪來的眼鏡?)。
 
我看亞狄恩。
亞狄恩看我。
 
「腦袋有洞的人才會和這傢伙抱在一起!」我指著亞狄恩。
「誰要和這不男不女的傢伙疊在一起?」亞狄恩指著我。
「幹,你說誰不男不女?」我拎起亞狄恩的衣領。
「當然是你啦,頭髮留得那麼長外加一點男子氣概也沒有外加想要成為祭司的傢伙!」亞狄恩也拎起我的衣領。
「我這叫美型好不好?而且你自己還不是娘得要命,我都懷疑你為什麼沒有長胸部……對喔,過了保存期限,乾癟掉了所以沒有。」我哈哈。
 
「……」亞狄恩拿出法杖。
「……」我抽出短杖。
「你們要打,今天晚上就去睡公園。我會仁慈地附贈一份報紙給你們做棉被。」普隆賽斯出聲。
 
亞狄恩伸出手,我和他握一握。
 
 
經過一番商量以後,我、亞狄恩、小黑把房間裡餘下的另外兩張沙發與最大的沙發搬動成一排。三位彪型大漢終於能擠在一起了……
咦,不是彪型大漢嗎?
 
 
「誰要先洗澡?」普隆賽斯問。
「依妳這麼霸道的蘇門答臘虎加孟加拉虎的個性居然會先問過我們?」我大驚。
「是啊,有什麼不對呢?」普隆賽斯一發閃亮亮微笑攻擊。
「……」我被刺瞎了。
 
「妳先洗吧。女生不是比較愛乾淨嗎?」亞狄恩說。
普隆賽斯搖頭:「我和海蒂會洗很久。」
「……」亞狄恩望向我和小黑。
 
「艾德霖,我……」小黑看著我。
「你想先洗?」我問小黑。
小黑搖頭:「……我想和你一起洗。」
 
「……」
「……」
「……」
「……」
兩女一男一烏龜傻眼。
 
海蒂馬上把電視打開:「浴室裡有什麼聲音,海蒂都聽不見,所以艾德霖可以叫大聲一點喔。」
 
「小黑…你……就算不挑食也不用這麼徹底吧?」亞狄恩拍小黑的肩膀。
「不然和你一起洗,好嗎?」小黑轉頭看亞狄恩。
「!」亞狄恩與小黑四目相交,幾秒後,應聲倒地。
……什麼叫小黑不挑食啊?我也長得很帥啊!我老哥都那麼帥了,我這老弟總不會差到哪裡去!
 
「艾德霖,凡事總是有第一次。」普隆賽斯在我的耳邊輕語。
「……」我顫抖:「妳不要在我耳邊吹氣!還有啊,我們家雖然有兩間浴室,可是樓下那間是老媽專用;所以在我老哥離家以前,我每天都和他一起洗澡呢。」
 
「那就更好啦,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上手。」普隆賽斯擊掌。
「四回手遊走、五回槍暴走……呃,海蒂什麼都沒有說!」海蒂接普隆賽斯的話。
 
「在熱氣迷濛的浴室裡裸裎相見啊,這小說真是刺激……」普隆賽斯在我的耳邊繼續輕語。
「……!」我又顫抖一下,連忙回絕小黑:「小黑,我鎮重拒絕你的邀請!(當然你是個美女就另當別論了、就算有人拿刀抵著我,我也要和你一起洗啊)」
 
小黑淡然地搖頭:「沒有……關係、我只是開玩笑!」
 
「什麼嘛。只是開玩笑,害得海蒂那麼期待。」海蒂嘟嘴。
……我的天父啊,海蒂究竟在期待什麼?
 
「既然你們不洗,我和海蒂就先去洗了。」普隆賽斯說完,關掉電視:「海蒂,我們一起洗!」
「好──!」海蒂捧頰。
 
「……!」亞狄恩扯我的袖子:「哎呀,聽起來真危險。」
「你怎麼這麼快就醒了?」我覺得亞狄恩清醒的時機很奇怪。
「煙霧裊繞的浴室裡傳出陣陣銀鈴般甜美的嘻笑聲……」亞狄恩轉圈圈。
「孩子,請不用對女生的身體多加妄想,那根本就沒什麼。」我小聲地對亞狄恩說:「我有帶O漫來喔,你就不用冒著生命危險偷看女生洗澡了。」
「喔喔!」亞狄恩張大眼:「艾德霖,過去我真是誤會你了。你真是夠MAN!」
 
「哎呀,我也好想看看喔……」
「要斟酌點啊,SM太刺激了,會讓人害羞……啊。」我注意到插入話題的人是誰。
 
「你很不要命嘛,居然帶那種下流的東西來冒險?」普隆賽斯笑得燦爛。
「我也是個大人了,當然會思春啊!你不要我do it yourself、難道要我出去犯罪嗎?這要關好幾年啊!」我理直氣壯。
「啊啊,人家好怕了──!」普隆賽斯假意地掩嘴。
「……」誰敢碰普隆賽斯,誰就會捧著頭和天父懺悔……深知普隆賽斯彪悍的我,可沒興趣幹出玩命的事。
 
「好了……你們給我出去。」普隆賽斯打開門,把我和亞狄恩拎出門外。
「小黑呢?」我望向沒被普隆賽斯盯上的小黑。
「他沒你們那麼下流,所以不必出去。」普隆賽斯回答。
「……」小黑是玻璃吧?所以對女生沒興趣……
「小黑,我和艾德霖出去了,你要一起來嗎?」亞狄恩探頭。
小黑搖頭:「我累了,想在房裡休息。等普隆賽斯和海蒂洗好了,我再去接你們。」
 
「掰掰──!」我對小黑揮手。
「再見!」小黑對我和亞狄恩揮揮手。
 
於是,門被普隆賽斯關上。
 
「我們要去哪裡?」亞狄恩問我。
「我有暗蓋一點錢在身上,我們去樓下的酒店好了。」我說。
「喝酒?不行啦,你和我都不算大人。」亞狄恩一臉為難。
「靠,我18了你200多歲還不算大人?」我拉走亞狄恩:「被女人趕出房的鬱悶絕對要靠酒紓解!」
 
 
一樓。
酒店在各個區域中擺放單人沙發與小茶几、照明採打光方式,不大亮也不大暗、高掛的音箱撥放著音量適中的爵士樂、人不太多。
 
我和亞狄恩坐到吧檯前,酒保朝我們走了過來。
 
「兩位要喝什麼?」酒保的一頭黑色長髮披散在肩膀上、削尖的臉頰、一對劍眉、黑髮遮去一邊眼睛、另一邊眼睛下有顆淚痣……總而言之是位邪氣的帥哥。
 
「柳橙汁。」
「牛奶。」
我和亞狄恩齊聲回答。
 
「真好玩,來酒店不喝酒。」酒保笑得很帥。
 
「……」亞狄恩看我:「你不是說鬱悶就要喝酒嗎?」
「想了一下,酒精殘害身體,還是柳橙汁健康……你還不是一樣!」我看亞狄恩。
「想了一下,我還是著重於發育而非紓解鬱悶。」亞狄恩抱胸。
 
「柳橙汁和牛奶來了。」酒保把柳橙汁推給我、牛奶推給亞狄恩。
「多少錢?」我問。
酒保搖頭:「算我請你們。」
「啊啊,酒保大哥是個好人!」我不禁握住酒保的手。
「……」酒保剎時臉紅:「沒…沒什麼!」
 
「怪了,你長得這麼帥,應該去演偶像劇啊,怎麼在這裡當酒保?」亞狄恩湊過來。
「我的正職不是酒保、是鬼王。」酒保回答亞狄恩。
「鬼王是統帥黑暗生物的BOSS囉?」我放開手。怎麼好像在哪裡聽人提過?
酒保點頭:「你們叫我奧斯丁吧。」
 
「奧斯丁,鬼王平常要做什麼?」亞狄恩喝一口牛奶。
「被冒險者挑戰、綁票人、找教會的碴之類的。」奧斯丁回答。
「哇,聽起來真反派。你在這附近出沒?」我問。
「一整天都待在彩虹瀑布附近,偶而因為缺錢來這裡打工……我也常去城裡的另一家酒店工作,不過不是作酒保,而是男公關。」
 
「喔喔喔──男公關!」亞狄恩的雙眼發亮:「就是穿西裝打領結陪貴夫人喝酒的輕鬆職業嗎?」
奧斯丁點頭:「以被點檯的次數算錢,人氣高還會加薪,而且小費很多;一個月去幾次,就不用擔心吃穿了。」
「哇哇!我也想去賺!」亞狄恩握拳。
「……」這是什麼詭異的對話?我喝一口柳橙汁。
 
「看你們的樣子應該是冒險者……為了什麼目的而來?」奧斯丁問。
「我們來轉職。」我回答。
「喔,要轉職的話,就不要個別去職業工會了、直接到總工會接大任務吧?只要破關,工會就會認可、發給你們裝備了。也能找個時間來挑戰我,我不會放水喔。」奧斯丁微笑。
 
「不放水喔……」那我們有沒有認識鬼王都沒差嘛。
「……」奧斯丁見了我的表情,有些為難:「不然……少放你們一次大型死靈魔法,這樣夠乾脆吧?」
「啊啊,你真是超級好人!」我又握起奧斯丁的手。
「……」奧斯丁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不要再送我好人卡了。」
 
「俗話說:『好人修電腦、壞人床上搞』。奧斯丁明顯不是『修電腦』那一型啊,他長那麼帥!」亞狄恩說。
「……」我看著亞狄恩:「我們大概都是修電腦那一型了。」
「唉──」亞狄恩拍我的肩膀。
 
「你們別那麼喪氣,天下的女人那麼多,不怕你們遇不到。」奧斯丁安慰我們。
「……」我看著奧斯丁,一陣低潮:「帥哥請不用安慰我們這些長得不夠帥的人。」
「唉喲,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嘛?我也想靠臉吃飯啊!」亞狄恩抱怨。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