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81215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BL短篇】戀愛.突如其來6(完)

五年後。
二師弟十歲、三師弟九歲、朝晴十四歲、我十六歲。
布衣穿得習慣了,朝晴果然沒有一點回家的打算。
 
我和朝晴的感情很好。
如同朝晴把我當成他的家人、我也把朝晴當成兄弟;只是朝晴重申,他沒有把我當成哥哥,所以希望我能把他當成平輩、不要用哥哥關愛弟弟的態度來待他。
 
 
「送你。」好不容易結束了一天的修業。我回房後,朝晴將一條閃耀著銀色光芒的項鍊遞給我。
「這不是……銀帖嗎?」我吃驚。
 
銀帖是隱門的寶物,只有出師的人才有資格佩帶。
門派裡,六位師父都配戴著銀帖。
 
「是啊,今天大師父給我的。」朝晴回答。
「你居然五年就出師了……」即使從朝晴進隱門的第一個星期,我就察覺到自己距離他的層次多遠,但是我沒想到朝晴這麼快就修成正果了。
 
「你一定得收下這條銀帖,因為你再也沒有機會得到了。」朝晴的神色認真。
「什麼意思?」我有不好的預感。
「我用星道看見了不好的事情……這是現在的你看不見的。」朝晴不等我接下,擅自替我掛上銀帖。
「不能避免嗎?」
「不能。」朝晴斬釘截鐵:「我看見的,是『命運』。這和平日的小事截然不同,絕對無法改變。」
 
「……你還是不願意告訴我,你看見了什麼?」我急切地想知道,究竟是什麼事,能讓朝晴的臉色如此難看。
「不行。」朝晴說完,緊緊擁住我:「你不要再多問了……!」
 
「……」我的衣襟濕了一片。
 
這還是這些年以來,我第一次看見朝晴哭。
 
 
吹熄蠟燭以後。
我躺在床上,遲遲沒入睡。
朝晴睡了,睡得很沉,大概是因為剛才哭得太激動了。
 
我的腦子裡掠過許多思緒,浮現的全是與朝晴在一起的日子。
看見朝晴哭,我的心糾結著──我無法言喻這令人愁苦的情感。
 
我總覺得……朝晴要離開我了。
 
如果朝晴離開我,生活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我不敢想像,每天早晨沒有人能讓我喚醒;採山菜時,沒有人在我的身旁嘰嘰喳喳地說話;修練時,沒有人和我競賽;沒有人會在晚餐時夾菜進我的碗裡、沒有人會在洗澡的時候潑我水、沒有人擁著我入睡的日子……
 
每天從早到晚,朝晴沒有一刻不在我的身邊。
他是我活著的一部分了。
如果把這部分硬生拆下,我的生命再也不完整……
 
親兄弟遲早也會分道揚鑣,所以我清楚這不是親情;
友情也沒有這密不可分的關係性,所以這不是友情;
那麼我對朝晴抱持的到底是……?
 
 
 
隔日,我同平常一樣去採完菜回到門派,竟然看見眾人倒臥在血泊中。
我愣愣地將簍子放下,注意著大家的鼻息──他們都已經斷氣,除了朝晴;朝晴的胸膛還微微起伏著,氣息相當微弱。
 
我趕緊衝到朝晴的身邊:「是誰做的?」
「咳咳…不要管。」朝晴咳著血。
「怎麼可以不要管?我要替大家報仇!」我難以平息心中的憤怒。
「你為什麼……哭了?」
 
經朝晴一說,我趕緊抹抹臉,發現自己的手背上盡是熱淚:「……現在不哭,難道要等一下再哭嗎?」
 
「……」朝晴微笑:「你想知道是誰做的,就看我的命宮吧。」
聽了朝晴的話,我一愣。
 
這不就表示是和朝晴有關的人下的毒手?
 
我想再追問些什麼,卻看見朝晴那一向只映著我的身影的眼眸,漸漸閉上了……
 
 
「小晴,不要閉眼!」我搖朝晴的肩膀。
「咳咳、咳…!」朝晴被我一搖,激烈地咳出血。
 
對比起其他人的屍身上全是刀傷;我發現朝晴的衣服上染的,都是他自己咳出的血。這明顯是……服了毒。
 
 
「……死也是命運。」朝晴逕自闔上眼。
 
 
我顫抖著伸出手,去探朝晴的生命是否還留存著……
 
沒有了。
 
朝晴再也沒有了呼吸。
如同他死了,不會再回來。
 
難怪朝晴不告訴我究竟會發生什麼大事,他不想讓我死。
可是他死了,我活著還有意義嗎?
 
 
我起身回到屋裡,翻箱倒櫃了好一會兒才找到一把鏟子。
 
我不知道自己為何沒有跪在那沾滿了血的空地上痛哭、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如此冷靜,只是開始在屋子前方的平地挖坑,盡可能挖得又寬又深。
 
我感覺自己用力得地面都要顫動了。
挖得大力,坑並不會更深,鏟子甚至會把過多的力氣反彈回我的手上。
 
我希冀著地面的震動,可以讓倒在地上的大家驚醒。
但是這不可能……因為我現在就是在送葬了。
 
 
夕陽西下、朝陽東昇。
 
日復一日地挖、單調地挖、失魂地挖……我終於挖出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坑。
我把九個人的屍體放進坑裡,再花好幾日的時間填土。
 
 
地上的血污逐漸消失了。
山林安靜得像是從來沒有生命在此消逝。
 
看見自己的手上還沾著紅褐色的污漬,這提醒了我,還有事情等著去做呢。
 
回到屋裡,我好好地梳洗了一番,思考了很多事──也許是未來怎麼走下去、也許是學宮道與星道的意義……
 
我翻閱起師父們珍藏的典籍。
這些典籍是隱門一代一代傳下來的。六位師父們撰寫的修練心得,也讓我在閱讀完以後獲益良多。
我日夜都沒有休息,只是不斷地翻書,又在老師父的房裡找到許多隱門珍藏的道具。
 
 
我走一根橫木過河谷、砍柴、每天繞整座山跑十幾圈、吃得非常少、做一切能鍛鍊體魄的事……
 
隱門的開創者就是自冥想中發堀了宮道與星道的精隨,於是我決定冥想。
 
隨著冥想的時間越來越長,我忘記自己是坐著的。
我可以在閉上眼以後看見許多星辰的運行、感覺自己從來不存在。
 
 
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
 
我在感受到法術大有長進的一刻,到屋外觀星,才知道自從大家死去,已經過了兩年。
我將氣息注入盤裡的水,看水的流動、水面上浮現的影子,總算找到隱門為何被滅的原因──朝晴的離家……
 
 
朝晴離家以後,朝晴的哥哥,夕晴,再也沒有一夜能安心入眠。
尹府的各位都勸夕晴別再想朝晴的事;朝晴在外許久了,可能早就不在人世。
夕晴的妻子,靖瑤,見夕晴日漸消瘦,於是自她有錢的娘家差了幾十名大漢日夜不休地找尋朝晴的蹤影,終於在五年後發現座落地點偏僻的隱門。
 
夕晴知道找著朝晴了,相當高興;靖瑤表面上開心,心中卻痛恨朝晴還活著的事實,因為朝晴失蹤的幾年來,夕晴從來沒正眼看過靖瑤、總覺得是靖瑤惡劣的態度把朝晴逼走。
 
夕晴跟著靖瑤一起找到隱門以後,直認為是隱門拐騙走朝晴,於是生氣地要幾十名大漢把隱門滅掉。
隱門本來就是修練心法而非武術,又勢單力薄,無法敵過突襲,六位師父還有兩位師弟都死了。
 
夕晴要將朝晴帶回家;見夕晴的開心流露,靖瑤的怒氣頓時膨脹,命人將夕晴捉起來,又拿著毒藥逼迫朝晴一定要吃下,否則就讓夕晴沒命。
 
本是讀書人、無法抵抗的夕晴要朝晴別聽靖瑤的話。
靖瑤於是親自用劍將夕晴砍到重傷,要朝晴把她的威脅當真……
 
朝晴最終服下了藥,倒在地上無法動彈。
 
靖瑤看見夕晴淚流滿面,想起自己在尹家受了五年的冷落,遂將夕晴殺害,接著將夕晴的血抹上自己華麗的衣裳,一身狼狽地回到尹家,對尹家的人撒謊,說夕晴在和她一起到山林遊玩的途中被山賊殺害了……
 
 
知道全盤真相,我痛惡這個女人到了極點。
我隨即套上黑衣,在夜晚時突襲進尹府,直到報仇了才回到山林。
 
再抄起鏟子,我將埋葬了屍體的坑挖開,跳了進去,走到朝晴的身旁。
我回想著書中寫的內容,將從未離身的銀帖貼上朝晴的額頭,再運行著真氣……
朝晴的元神被收進銀帖後,我把坑填了回去。
 
希望朝晴可以用他現在的面貌再世為人。只要能點亮朝晴的轉世那生命裡的明燈、引領他平穩地走向未來,我願意付出一生!
 
 
我看見一顆明亮的星辰興起,便將朝晴的元神拋向那顆星……
 
接著,我冥想了四百年,途中不斷地運行著真氣。
當我感應到朝晴終於要轉世為人,就走出山林,往明亮星辰的移動方向前進。
 
 
我來到現世時相當驚訝……大家穿的衣服都和我不一樣了。
 
冥想時不需要進食,所以我懷疑在這四百年裡,我的身體只運作了存活所需的生理機能,也停止了成長。
可是更不可思議的,是我的樣貌年輕了兩歳……身體更是纖弱得像發育不完全的國中生一樣──我鍛鍊了兩年的身材全部消失、連身高也變矮了。
 
我非常好找工作,因為到哪裡都會被稱讚長得很可愛或很帥……因人的眼光而異。
 
許多店家對我的年齡能不能工作有疑慮。
當我拿出幾十年前辦的身分證,就沒有人再懷疑我是否能工作了(取而代之用見鬼的表情來面對我)。
 
長久下來,我做了各種類的工作,總算存了一定數量的錢財。
 
 
又過了一段日子……
我注視著千萬星辰的移動,注意到朝晴已經出生了。
我看著朝晴的命宮,得知朝晴的母親是誰,再看那名女性的星辰究竟移動到哪裡……
 
 
 
「這位太太,希望妳的兒子長得帥而且頭腦聰明嗎?」在路邊擺了一個算命攤的我攔下朝晴的母親。
……我這樣說話,很像推銷員呢,會不會被白眼?
 
「…希望希望!」朝晴的母親一臉雀躍地直盯著我的臉。
呼,幸好我沒有被拒於千里之外。
 
「這個孩子性尹對不對?」我佯裝掐指一算(其實我不用算也知道)。
「哇!大師居然知道!」朝晴的母親雙眼變成星星。
 
我能理解她說我厲害的原因,但是她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握住我的手呢?
 
 
「那麼,請務必讓他留長髮、名字叫做朝晴……」我說。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