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9969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BL短篇】戀愛.突如其來5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
夕陽西下幾時迴,無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迴……」
 
有一日,我好不容易做完了所有的家事,在山林裡放鬆地閒逛,忽然聽見歌聲,於是我往歌聲來源的方向走。
 
走著走著,不自覺就下了山,我往沒去過的方向前進著。
我聽這歌聲很清晰,卻走了很長一段路。直到我來到一個池子邊,才看見人影。
此時是初夏,荷花開得粉璞。我不禁靠近池邊,想把這些漂亮的花看得更仔細。
 
 
「你也是來賞荷的?」站在池邊的孩子問我。
這孩子留著一頭烏黑的長髮,綁成一束放在胸前;面容秀氣,貌似八、九歳;穿著光澤絲滑的綢緞;聽他的聲音,顯然就是歌聲的主人。
 
我搖頭:「不。我在附近聽見了歌聲,便依循著過來。」
「……哇,你的聽力真好。」孩子一臉訝異:「我唱得很小聲呢。」
「村落遠著,你能到得了這裡才厲害。」我問:「那麼,你是為了什麼而來?」
 
「我逃家了。」孩子微笑:「我叫尹朝晴,朝陽的朝、晴朗的晴。你呢?。」
「白隱心,『隱心而後作』。」我簡單地道出姓名。
「……這不是《座右銘》的其中一句嗎?」朝晴一揚衣袖,坐了下來:「這名字的涵義真不錯,你的父母很會取名。」
我坐到朝晴的身邊:「我沒有父母。我是被門派裡的師父撿回去的。」
「……喔。」朝晴聽見我的回答,像是怕勾起我的傷心事,一臉愧疚。
 
「不說我了。看你穿的衣服質料甚好,你應該是有錢人家的公子,怎麼還會想逃家呢?」我問。
「要怪我的大嫂……」朝晴的臉色難看:「都是那個女人,害我被家人當成壞孩子……反正生活在大宅院裡無聊,我乾脆出來闖天下!」
「你真是欠缺考慮。要不是這個山林平靜,你出村莊一步,身上的衣服就會被賊兒扒來賣錢了、你還有可能被綁架來威脅家裡呢,一但綁成,賊兒更不會拿了錢就了事,他們會撕票!」我認真地說著。
 
「……」朝晴聽了我的話,一臉害怕:「我無處可去了,事到如今也決不回家……!我會不會不久後就遇上山賊,然後被綁票?」
「你跟著我回去吧?門派還缺一個弟子呢。」我感覺到朝晴的身上有股溫暖的氣源源不絕地湧現著。他應該是資質良好的孩子。
 
 
朝晴跟著我回門派以後,師父們非但對朝晴的來路沒有任何疑問,還開心得要命,直說要立刻鍛鍊朝晴;因為朝晴的磁場真是太棒了、是最適合練宮道與星道的天才。
 
門派裡多了朝晴,終於有人能幫忙我做事、還能陪我聊天了。
儘管朝晴是富家公子,做起粗活來笨手笨腳得很;但是幾個月下來,他過慣了、也很喜歡這樣樸實的生活。
 
 
「隱心,這次我又贏你了!」我們在做穩定氣場的訓練,朝晴和我較量誰能用靈氣先讓盤子裡的水起漣漪。
「……你真的很厲害。」我簡直不敢相信朝晴贏了的事實,因為我比朝晴多練了好幾個月的宮道與星道。
 
「你這敗下陣的人要答應我一件事。」朝晴微笑。
「什麼事?」我問。
「喚我小晴吧?我的家人都這麼做、我把你當成家人喔。」
「小晴?聽起來不會太女氣了嗎?」我由衷認為。
「可是『阿晴』、『晴晴』都不適合用在我身上嘛,只叫名字又太普通了。」
「喔。」這麼說也對。
 
我忽然想起時間。
往牆角一看,線香都快燒完了。
 
「小晴,我們就寢吧。」我站起身。
「……好!」朝晴一臉開心。
 
 
我燒了熱水提進浴室。
為了減少提著熱水壺四處奔走的麻煩,我和朝晴乾脆一起洗了。
 
洗完,我們回到房間,擠在舖了涼蓆的小床上。
月光透過窗子灑了滿房。即使沒有點蠟燭,光線仍充足地讓我能看清房裡所有的擺設。
 
 
「……待在這裡真好。」朝晴說話。
「家裡不好嗎?」我疑惑。
「不好。」朝晴的語氣乾脆:「我家為了錢,幹過很多令我完全無法接受的骯髒勾當;父母都只喜歡哥哥、不喜歡我;大嫂還莫名其妙陷害我。」
「怎麼陷害?」女人耍心機我略有耳聞,但還是對最近發生的事比較好奇。
 
「大嫂叫丫環在她奉茶時推我。那時,我被推出去撞到了大嫂,以致於大嫂端的熱茶灑到哥哥的手上、讓哥哥不能赴京趕考了!」朝晴說的氣憤:「我還是在經過那個女人的房間時,偶然聽見那些計謀才曉得我是被陷害的!不然我會自責好久。」
「你沒有解釋嗎?」我問。
「有啊、我拼了命地解釋!可是父母見大嫂生得漂亮、人又溫柔,不像會做這種事的人,居然說我在侮蔑大嫂……可惡!我到底是哪裡惹到那個女人了?」朝晴簡直要噴火了。
「你和你大哥的感情好嗎?」我忽然想到一點。
 
「很好啊。自小父母就很少管我、哥哥把我照顧得無微不至,簡直比母親還周到了。」朝晴漫不經心地回答。
「大哥有沒有為了你而拋下你嫂子的經驗?」我再問。
「還不少。最嚴重的一次,應該是在他們結婚宴請賓客的時候;我和哥哥賭氣、不進屋,哥哥於是到花園找我、把新娘晾在廳堂裡一下午。」朝晴說著說著,眼睛越睜越大:「──啊,難怪那個女人要陷害我!她分明是記恨我、和我吃醋嘛!我真搞不懂女人的心裡在想蝦米碗糕……」
 
「等你釋懷了,我就陪你回家一趟。你可以和家人表明不想住在家裡、我再帶你回來。」
「不要!我說不回去就是不回去!」朝晴嘟嘴。
「……好吧,腦袋和腳都長在你身上。我無法強迫你。」說完,我轉身,將被子拉起來蒙住臉。
 
「隱心……你生氣啦?」朝晴戳戳蓋在我身上的被子。
「你聽我的語氣像在生氣?」我悶在被子裡說話。
「不像。」朝晴回答得快。
「那你還問。」朝晴如此過份聰明的孩子,沒想到也會有問蠢問題的時候。
 
「那……隱心,把被子打開、再陪我聊聊嘛!」朝晴又戳被子。
「不要。明天我還要洗衣、做飯、砍柴、採菜、擦地……事情可多了。不早點睡,體力會不夠。」
「隱心──我會幫忙你做事嘛!」朝晴喚我的聲音黏膩。
 
「……」我對那一聲聲「隱心」起雞皮疙瘩:「蓋上棉被就是睡覺。你聽過蓋棉被純聊天這種事嗎?」
「現在你陪我聊天,我就不只聽過,還真正見識到了呢。還是說,我們來做別的事?」朝晴的話才說完,就從背後抱住我。
 
「朝晴…你在做什麼?」我顫抖。
「哎呀,床上就是要做那種事……」朝晴笑了。
「……」我往後一個肘擊。
 
「啊、隱心!你在做什麼?」朝晴趕緊縮手。
「自我防衛。」我答得理直氣壯。
 
「隱心,我在開玩笑、你也不知道?」朝晴的語氣抱怨。
「君子無戲言,你該知道。」
「我才不要當君子!況且原來的句子應該是『君無戲言』。那是專指王者。」朝晴聰明地指正我。
「我期望你未來能成為王者。」
「……我這種人,不可能成為王者。」朝晴的語氣氣餒。
 
「怎麼說?」我看朝晴深思熟慮,相當適合做領袖呢。
「如果我有擔當,就會乖乖唸書、不會逃家。」朝晴嘆氣。
「原來你逃家還有其他的原因啊。」我還真沒想到。
「但是我覺得留在這裡,能學到更多……至少比得過讀無聊的四書五經!」朝晴說得雀躍。
 
「……」聽了朝晴的話,我真開心:「好啦,該睡了。」
「嗯。」朝晴回答。
「……你怎麼還抱著我?」我的背上貼了一個人。
「把你當成家人啊!我對你可是比對哥哥還親熱喔,我都不曾這樣抱過哥哥呢。」
「免了。」我覺得好笑。
 
 
朝晴果然是孩子,儘管練功資質特優,一言一行仍散發著孩子氣。
我很喜歡他。
他黏著我,就像我多了兄弟,但是又不至於讓我產生是親兄弟的錯覺。
 
……如果沒有認識朝晴,我待在這裡就只是單純的修業;但是我現在萌生了一個想法──我要好好地照顧朝晴,直到他能在武林獨當一面。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