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8164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祭司SP】死纏爛打是戀愛的必勝法(工會長X尤里)

***
 
 
 
踹開家門以後走進客廳,尤里西斯對無比的空蕩感到不可思議。
 
「……為什麼老媽不在?」尤里西斯關上門。
「喔。我媽和伯母約好一起到隔壁村血拼,今天不會回來了。」席諾非忍不住笑意地回答。
「我不是前一天就和她通過電話、說我會回家嘛!」尤里西斯抱頭。
「那個啊、我和伯母說你和我有約了。」席諾非拍拍尤里西斯的肩膀,像是在安慰人。
 
「……」尤里西斯拍掉席諾非的手:「去做飯。」
「這還用你說嘛──為了這一天還有同居以後的許許多多天,我早就有所準備了!」席諾非樂轉。
「同居?」尤里西斯睜大眼:「真的有和你同居的一天,我的腦子不是壞掉就是爛掉!」
「你擅長家事、我擅長料理,互補嘛。」席諾非一雙眼閃亮亮地對著尤里西斯;尤里西斯從胸前的口袋裡拿出墨鏡戴上:「你一天不噁心會死嗎?」
 
「嗯……不會。」席諾非將尤里西斯的墨鏡摘下,再塞回尤里西斯的口袋裡,一臉認真地看著尤里西斯:「有什麼事情能威脅到我的性命,只會和你有關。」
「……」尤里西斯聽了這番話,愣住,過了幾秒才忽然清醒,將席諾非踹進廚房。
 
「親愛的,我很快就好了──」席諾非鑽進廚房前先對尤里西斯揮揮手。
「幹!」尤里西斯顯露出聽見不乾淨東西的表情。
 
 
 
***
 
 
 
「啊,我飽了。」尤里西斯心滿意足地陷在沙發裡。
「……我半個小時的心血才三分鐘就消失殆盡了,而且你吃得好粗魯啊。」席諾非嚥下盤中的最後一口:「算了,你小時候也是這麼沒形象。」
「你又有形象了?」尤里西斯瞄向席諾非。
「當然囉。很多女生喜歡上我,都不是因為我的外表,而是因為我相當有紳士風度呢。」席諾非洋洋得意。
「……」我怎麼從來沒發現?尤里西斯覺得席諾非在自吹自擂。
「你看起來很不相信我的話啊。」席諾非將盤子放到茶几上,拿起紙巾擦擦尤里西斯的嘴角。
「幼稚園、小學、國中、高中都和你同班,我還不清楚你的為人嗎?」尤里西斯盡力地回想:「我覺得你一直很變態。」
 
「What──?我這樣玉樹臨風、英俊瀟灑的人被你說是變態?」席諾非一隻手掩面,另一隻手將紙巾準確地投進垃圾桶。
「對不起,我錯了。」尤里西斯一臉認真:「你不是變態。你是變態中的大變態、到達神之等級的那種變態。」
「討厭,再說下去我會不好意思──」席諾非撇頭害羞。
尤里西斯見狀,大力地巴下去:「你還有沒有羞恥心啊?我都說得這麼中肯又直接了,你還當我在誇獎你?你媽生你這種兒子還沒被氣死真是太偉大了。」
 
「好嘛,別生氣了。」席諾非站起身,拿起兩個盤子往廚房走:「今天你還有什麼預定嗎?」
「有問等於白問!」尤里西斯一肚子火難消:「都是你啦!大大前天、大前天、前天有美女想約我來個聖誕約會,都被你打斷!原本我應該會有既充實又甜蜜的夜晚,都是你害的──!」
「和我在一起,你不會有既充實又甜蜜的夜晚嗎?」席諾非站在流理台前轉開水龍頭,開始洗盤子。
「去你的!誰要和你有既充實又甜蜜的夜晚?就算是和我那位蠢弟弟搶電視一整晚都比看電視的時候被你毛手毛腳好N+1倍!」
「你都讓公會裡其他的男生搭肩了、為什麼我不行?」席諾非的語氣委屈。
「誰像你是個超級王八蛋腦子裡盡是些奇怪的思想?」尤里西斯越想越氣,陷進沙發的程度也越來越高。
「我只對你啊。」
「不要對我!我到底哪一點值得你每天發花痴!」尤里西斯越說越覺得像是自己苛刻了席諾非。
 
「──你愛使喚人、情緒大起大落、性格超級差、常常爆髒話、金玉其外敗絮其內的程度高到讓你連續被15個女孩甩掉了……我也不懂對你這種人發花痴有什麼好。」
「……」尤里西斯聽了席諾非的話,雖然認同,還是有想要扁人的衝動。
 
「我就是無法對你抱持著『朋友』的感覺。」席諾非將盤子洗完、擦乾、放進櫥櫃裡,再把手擦乾,緩緩走回客廳,坐到尤里西斯身邊。
「……國小三年級以前不是都那樣嗎?」尤里西斯不解。
 
「你沒辦法了解這種奇怪的感覺……明明我不需要對你付出這麼多、也知道完全得不到你的回饋,可就是會想付出。
舉例來說,小時候,我每個月的零用錢都在放學和你一起回家的時候被你A去買飲料;直到現在,我每個月的薪水還是會被你A去買(嗶──消音)片……」席諾非說到句末,被尤里西斯痛毆。
「去你的!的確是買了、你還不是有看!」尤里西斯揍席諾非:「而且要不是你總是阻撓我交女朋友、把我的女朋友嚇走,我會到現在還需要靠打(嗶──消音x2)和看(嗶──消音)片解決生理需求嘛?」
「你有那種需求的時候我也可以幫你…咳咳、不對!你先心平氣和地聽我說完啦!」席諾非一臉害怕地阻擋著尤里西斯的攻擊;尤里西斯聞言,才收回出鞘的劍。
 
「還有……以前看見你和別人混得那麼好、只把我拒於千里之外,我就忌妒又羨幕那些男生啊!」席諾非像是在訴苦。
「有什麼好羨幕……」尤里西斯想起國小往事,覺得自己當時居然和那些男生整天玩「先姦後殺、再姦再殺」之類的遊戲真是極度白痴。
「漸漸地,我無法離開你了──一天沒見到你就覺得鬱悶、能見到你居然成了上學最大的動力、不知怎地想一直喚你的名字、因為很想和你獨處所以總是期待著放學……」席諾非的表情越來越少女。
 
「……」尤里西斯戰慄地往旁邊坐許多步。
 
「總結,不是我天生玻璃,因為我只對你有感覺。」席諾非說得輕。
「……像你這麼專情的人,一定能找到很好的女孩做終生的伴侶、幹麻非得要我。」尤里西斯有些動搖。
「都追十幾年了,怎麼可能在這一刻放棄呢?」席諾非微笑。
「被你煩了這麼久,我可是一點都不好過、簡直要精神分裂了!」尤里西斯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對你說了N次的喜歡,全部被退回……我也活得好辛苦啊。」席諾非嘆一口氣。
 
「……」尤里西斯聽了席諾非的話,忽然感到羞窘。
「聖誕快樂。」
「……你幹麻忽然說一句無關的話?」尤里西斯覺得情緒被打亂了。
「外面下雪了,所以忽然想起來。」
「喔?」尤里西斯聞言,往落地窗望出去。逐漸變暗的天色裡夾了為數眾多,像花絮一樣紛飛的細雪。
 
「要是那幾位美眉約你的時候沒有被我抓個正著,現在和你一起看雪的人就不是我了。」席諾非懶洋洋地趴在尤里西斯的身旁,看著自空中落下的雪片越來越大。
「fuck,認識你我真是命中帶煞!」一想到旁邊本應該坐著美女,現在卻是男的,尤里西斯就不悅。
 
「和漂亮美眉比,我哪裡不好呢?」席諾非問。
「沒有保養眼睛的功能、身上沒有甜甜的香氣、沒有前凸後翹的身材、沒有讓人想摸一把的衝動……」尤里西斯細心的回答還沒完,席諾非坐起身,將尤里西斯的臉轉向自己,湊近。
 
 
降雪使溫度下降了;尤里西斯完整地感覺到了席諾非的體溫,非但不覺得冷,臉頰還燒燙著。
席諾非見人兒沒有反抗,將尤里西斯擁入懷中。
 
良久。
 
 
「……你幹麻親我?」尤里西斯驚覺自己的心跳加速了,趕緊推開席諾非。
「不想聽你繼續數落我囉。」席諾非賊笑。
「是你先問我的!」尤里西斯瞧見席諾非的笑容裡藏有其他的意味,知道席諾非說的只是理由。
「你也沒有躲我呢,真是萬年難得一見。」
「剛剛只是愣住了!」尤里西斯著急地對席諾非解釋。
 
 
 
 
【END】
 
 
不小心寫了奇怪的東西(炸)
附上公會長的圖一張與不小心畫得太幼的尤里哥哥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