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光的吃沙發休息室

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
  • 27536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短篇】伏特加,互不相融 3(寒冰X烈火)



轉眼間,過了十一年。
距離十二小聖騎正式接棒的那日,也已經過了一年。

大部分的前十二聖騎都住在葉芽城裡,所以現任十二聖騎們,總是會在閒暇之餘去探探他們的老師。
烈火和寒冰也不例外。
就算一點都不順路,他們還是會在私底下結伴探望老師、向老師詢問職責與劍術的相關問題。

雖然十二聖騎一向相當團結,分成兩派只是表面上的事,可是烈火和寒冰,兩人是朋友的事,卻一直都只有他們的老師知道。
因為兩人有著默契,知道這樣的聯繫,對彼此而言相當不平凡,所以下意識地不想讓其他人深入了解。
尤其是太陽--這是烈火和寒冰首先不希望被知道的對象,因為這個人很多事。

長大之後,烈火和寒冰之間的相處,還是和小時候沒兩樣,不過是一起練劍、出任務、吃點心、聊天……
原以為可以這樣繼續安逸地過下去,終於,命運還是迎來了兩人關係發生變化的一天,就在這第十一年即將邁入第十二年的時候。
在一年的盡頭,除了領年終獎金、回老家、用假期調劑身心以外,也象徵著為了迎接新的一年,每個人都應該有所煥然……


「乾杯!」

在太陽房裡的地下室,一張圓木桌被十一個人包圍著,桌上擺放著各式不同的水果酒。
對太陽而言,自己也才「喝了幾杯」,除了滴酒不沾的審判以外,十二聖騎卻無一倖免地昏昏欲墜。

「我…還能喝……」烈火醉醺醺的,連坐都坐不正,終於在堅持了幾分鐘之後,「砰!」的一聲,倒在桌面。

「通常,說還能喝的人,都已經不能喝了。」看見烈火可憐的樣子,審判嚴肅著一張臉,拍拍太陽的肩膀,於心不忍地替烈火說話:
「太陽,烈火好歹是你的聖騎士,你就別再這樣對待他了。」
「喔?哪樣對待啊?」太陽笑瞇瞇地看著審判。
「……」不去管太陽到底把「對待」兩字跟什麼情景連結在一起,審判一字一句認真地說:「不要再灌他酒。」

「我的房間離烈火比較近,我送他回去好了。」

寒冰也已經酣熱,但是比起瀕死的烈火,他的情況好上不少。
沒等兩位老大應話,寒冰站起身,走到烈火的身後,一把拎起烈火的衣領,再簡潔有力地將烈火抱進懷中。

「烈火是有這麼輕喔?」看見寒冰好像在抱紙片一樣輕鬆的動作,太陽目瞪口呆。

「……寒冰有這麼熱心嗎?」
等待寒冰爬上樓梯,打開木門,離開了地窖,審判這才對太陽吐出疑問。

「!」看了一臉疑問的審判一眼,太陽隨即雙手放上審判的肩膀,一臉曖昧地問:「審判,你羨慕烈火被寒冰這樣對待,對不對!」
審判拍掉太陽的手:「我可沒有這麼說過。」
「你想要人關心就直說嘛!還記得小時候你是這麼可愛、這麼無助,長大之後卻變成這麼無趣的人,真是…唉……」太陽搖搖頭,攤手:「男大十八變啊--」
「……」審判很想踹太陽,可是每當他想大喊出「我踹!」的時候,就是喊不出口。

「吶,趁著把酒言歡的這時,我們就好好地交流光明神的仁慈與嚴厲,順便進入彼此的內心,盡情探討兩人的靈魂世界,在潔白的床單上譜出一段愛與美的頌歌……相信太陽不會錯的!絕對讓你又啊又嗯的,爽到上天堂喔!」太陽此時的表情該怎麼形容呢?就是「>_<b」這樣。
「!」審判終於在太陽猛然接近的時候,踹出屬於他的突破性第一腳。

***

在走廊上走了好遠的一段路,繞過幾個轉角,終於來到烈火的房門前。
寒冰一隻手轉開門把,推開門,踏著穩重的腳步走進房裡。
終於把烈火放上床之後,寒冰才洩漏出疲倦,鬆垮垮地坐在床邊。

「……」
看著烈火熟睡的樣子,寒冰的心中有些複雜的情緒。
寒冰有時會在夜晚前去拜訪,而烈火已經睡著了,他就能不經意地注意到烈火的睡容--例如,若是練劍特別辛勤的一天,烈火就會像今天一樣,睡得尤其酣熟。
自此,寒冰就特別喜歡在夜晚繞進烈火的房間;他告訴自己「我只是來拜訪的」,然後正大光明地留在床邊,多看了熟睡的烈火好幾眼。

然而,最近的烈火總是不大熟睡,翻來覆去的。
寒冰試著去問,卻什麼都問不出來,也就不打算再問了;畢竟,烈火若想讓他知道,自然會說出來。

寒冰不過問,並不代表他不關心。
他最近一直煩惱著--心底有件躺了很久都無法解決的重事,正是這一件。

「太陽……對不起……」
「?」良久,聽見烈火含糊的字詞,寒冰彎下身,想聽得更清楚。
「我以為你也很討厭我……可是…那不都是以前的事了?」
「……」寒冰拿出手帕,替烈火拭去出現在眼角的點點淚滴。

「原來如此,你跟我一樣。」

寒冰和審判有芥蒂,烈火和太陽也是。
就是最近和太陽起了糾紛,才總是無法入睡吧?難怪剛才太陽會一直對烈火灌酒,這根本是報復!
寒冰嘆一口氣。

寒冰不想再打擾烈火,希望烈火能有個久違的好眠,於是站起身。

「咦?」
才踏出一步,寒冰的大衣下擺就被抓住,頓時被拉回床邊。
回頭一看,烈火已經張開眼,卻相當朦朧,看樣子還在半睡半醒之間。

「奇克斯,你需要的人不是我,是太陽。」寒冰試著抽開自己的大衣。

烈火的眼皮很沉重,才睜開不過一、兩分鐘,又疲累地闔上。同時,烈火放開了寒冰的衣服,進而捉著寒冰的手。
烈火沒有任何言語表示,寒冰卻感覺得到,烈火正需要人的陪伴。

「是我嗎?奇克斯……」

「告訴我一聲。」乾脆坐了下來,這次,寒冰離烈火近了許多。他沒有抽手,而是彎下身,想聽奇克斯的回答。
「…伊希嵐?」奇克斯再次睜開眼,這次清晰許多,像是終於從艱苦的夢境中回到現實。

「拜託你……奇克斯,我想聽你的回答。」無法解釋的激動浮上心頭,寒冰又問了一遍。
「嗯?我很喜歡你啊。」烈火回答得毫無尷尬或遲疑:「……你的樣子怎麼這麼難過?我有對你做出什麼失禮的事嗎?」

寒冰沒有再說任何話,而是完完整整地低下身,壓上烈火,再吻住。

「唔…嗯……」

身體很快就變熱了,烈火瞇起眼,重重地呼吸著,還嗅到寒冰身上特有的甜點香氣。
喝了太多的酒,使得烈火當下無法想太多、沒有顧慮到自己和寒冰都是神的僕人,這種事情是不被允許的。

「--嗚……唔…」

呼吸短促而艱難。
整間房裡的空氣,頓時被加溫了數倍。
烈火進而將舌頭伸進寒冰的口裡,與寒冰攪動、纏綿著。

「…呼……呼--…」

寒冰緊緊抱著烈火,熟悉的體溫,使他想起自己小時候曾經緊緊抱著烈火。
等了這刻很久,卻又從來不敢奢望……
這次,他真的不會再放開了!

寒冰舔舐著烈火的口腔,嚐到了香氣濃郁的蘋果酒。

一切發生得自然,卻又因為已經壓抑好幾年,而充滿無法平息的悸動。
寒冰卸下烈火的披風,烈火也解開寒冰的外套。
直到兩個人都幾近窒息,才放開彼此的唇。

「等等…伊希嵐?」這麼劇烈的一吻,讓烈火清醒了。
烈火注意到現下發生的事,忽然感到很可恥,於是想停止這一切。

寒冰專注地看著烈火,良久,羞赧地低下頭:

「對不起,請不要拒絕我……!」

「……」烈火原先想說的話,雲消煙散了。

--只有這一刻也好,反正…不會有人知道。
--是男人就不要像個婆婆媽媽,一直鑽牛角尖了!

烈火不禁回抱住寒冰。


【Continue】

乖寶寶看文的地方(?)下一篇(也就是完結篇)會被剪掉9/10,原因應該不用我說……
到時候,我再隱蔽地(?)貼網址吧=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